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恋爱碰碰车》(章七)

恋爱碰碰车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校园paro,有私设,争取五万字内结束,争取不坑。


*感谢阅读。


*CP:顾顺×李懂

*BGM:Moshi Moshi -- Poppy


前文走:



❤07❤

 

*

 

大院用地暖,一到冬天屋子里热腾腾的,熏的李懂脸泛出暖烘烘的粉红色。他安静的洗着碗筷,模模糊糊听见姥爷又在客厅唱那些老一代的剧目。顺着窗外看过去,姥姥晒着冬天里难得的太阳,和几个老太太说笑着。不远处有几个玩闹的小孩子,他还看见了佟莉,背着书包跑出大院,应该是去上补习班了。女生真是奇怪,上补习班也能笑的这么开心吗?

 

这是与平日无异的一天,虽然现在已经是寒假,但李懂的生活仍然是按部就班,不起波澜。

 

他擦干净最后一只碗,口袋里的手机忽然轻轻震动了一下,然后是第二下,随即连续起来,那种震动连接着他的心脏,荡漾出一阵莫名的情绪来。他的动作一下子变得很着急,匆匆擦干手,他点开了新消息的界面。

 

是顾顺。

 

果然是顾顺啊。

 

他的微笑不受控制,又像是明白主人的心事,浅浅的却充满柔情的浮现在他的脸上。顾顺的微信头像是一只浑身彩绘的鲸鱼,吐出的泡泡拥挤进入李懂的心脏,发酵出奇妙的味道。

 

顾顺:早上好啊,在干吗?

 

顾顺:我刚刚晨跑完,发现学校旁边新开一家早餐店,包子超好吃。下次带你一起去。

 

顾顺:人呢人呢?

 

顾顺:懂?懂懂?咚咚咚,懂懂在吗快开门啊!

 

顾顺:你的小可爱急需你的亲亲.jpg

 

顾顺:你是不是有别的狗了.jpg

 

顾顺:没有你我不能fu吸了啦.jpg

 

上面又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李懂的心软成一朵云一滩水,他轻轻敲击着屏幕,回复道:我刚刚在洗碗。

 

顾顺:再不理我我去你家里了啊!

 

顾顺:……你理的也太是时候了!

 

顾顺:真贤惠[奸诈/][奸诈/][奸诈/]。

 

李懂:贤惠是这么用的?看啊是大傻子.jpg

 

顾顺:唉,你又嫌弃我傻,那麻烦您救救我这个傻子呗,给我开个窗吧~

 

李懂一愣。开窗?什么开窗?他的心忽然一跳,可顺着厨房窗户看过去,还是方才的那些景象,于是心脏又沉稳下来。果然,他在乱想什么啊?

 

顾顺的消息却马不停蹄又赶了过来:冷死我了,快点,我在你房间那扇窗户下。

 

李懂的房间和厨房是两个朝向,他从厨房方向看过去的景象当然和从房间看出去的不一样拉链,原本沉寂下来的心脏忽然又开始剧烈的跳动,甚至要比之前更为剧烈,千万种情绪从他的心脏开始发散流淌,然后汇聚在一处,几乎要冲破他的声门,凝聚成为顾顺的名字。他深吸了一口气关上厨房的门,路过客厅时,又有些慌张的停下脚步。

 

他果然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拥有这个年纪独特的莽撞和雀跃,即使平日中他总是要比同龄人看起来成熟一些,但是成熟的心脏也会为特别的情感而重新变为幼稚而天真的模样,人们把这种情感称之为——。

 

“姥爷,中午不用叫我吃饭了,我要复习。”

 

他学习时往往都是忘乎所以的投入状态,家里有饼干之类的小零食,因此有时候把自己锁在房间一天里,他的姥姥姥爷也不会说些什么,反而会为他的如此钻研的态度而满意,“千万别和你爸一样”是他曾经在部队的姥爷对他最常用的教诲。

 

姥爷点点头,继续唱他的曲子。李懂伸手轻轻碰了碰心脏,然后缓缓推开房间门。

 

那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即使暖气很足,也显出一派冷意。可是这间房,很快,只需要他拉开窗,便是春色满园了。

 

大院里都是二层楼,楼外种着一排树,许多年下来已经窜的很高,粗壮的树干和繁茂的枝叶掩盖了半扇窗户。李懂轻轻站到床边,就看见顾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坐在一根粗壮的枝桠上。

 

他们明明不过几天的时间没有见面,李懂却忽然生出一种久别重逢的暖意,那是潮湿而温热的情感,氤氲过他的面容,让他的五官都融化成了一阵风。顾顺抱着树干,在与他目光相遇的时候,露出了一个深深地笑容,那两颗虎牙争先恐后的和李懂问起好来。他呼出的气息凝成浅淡的雾气,慢慢渗透进李懂的心脏。

 

仿佛是推开极乐城堡的大门,李懂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和满心的诚意,拉开了窗。

 

“虽然你微信上理我的时机让我很不满意,”顾顺说:“但没什么能阻挡我来找你——。”

 

“早上好。”他笑道。

 

这一瞬间,他是那个翻山越岭,上闹天宫下斩蛟龙的英雄,是那个跨越了荆棘森林打败了黑魔法女巫的英俊王子,他是那个普普通通却又如此特别的男孩儿,他穿过城市冬日里浅浅的阳光,穿过层层雾气,穿过车水马龙汹涌人潮,他爬上这课年头久远的大树,望着另一个男孩儿的窗,只是为了告诉他: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来找你。

 

只是为了和他道一声:

 

早上好。

 

这将成为李懂人生中,胜过一切问候的话语。会幻化成所有珍重的道别,幻化成所有甜蜜的问号,又会成为一句情话,比世上所有的奶茶都要甜蜜的,独一无二,只有他一人才明白的情话。

 

*

 

这不再是平凡的一天了,特殊的人赋予了它特殊的意义。

 

顾顺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带李懂出去玩。他知道虽然李懂的姥姥姥爷疼爱他,但是对他的管教却相当严格,在备战高考的日子里,自然更不能准许他出去浪上一把。但是,托李懂的福,顾顺的期末成绩也是相当的够格。无论如何,都得好好感谢人家一下了。于是,——顾顺的原话是:“但哥是谁呢,自然有的是办法带你出去”。

 

好吧,这办法也是有够土的。

 

他要带人家学霸跳窗上树。

 

这是幼稚又无趣的小孩子才会想出这样的方式,还好意思说是办法。这是成年人们的看法,可对于十七岁的少年们来说,这是一场惊心动魄却甜蜜满意的,真正意义上的“大冒险”。——这可比那所谓的输了游戏所以要追求学霸的“大冒险”,真诚而美好的多。多年后顾顺如是说道。

 

成熟的李懂也会做这样的事吗?顾顺起初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讲出自己的想法的,他并没有很肯定李懂会答应他,但他还是很真诚的讲出了想要和他一起出去玩的打算。就我们俩,行不行?我会保证你的安全,我把你送回家,不让你姥姥姥爷发现。他做出了一系列的保证,一瞬间竟然是如此天真的模样。而李懂只是轻轻歪着头,望着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在他的发言结束后,他忐忑的望向李懂。

 

李懂眉眼弯弯:“好啊。”

 

真是甜蜜的男孩儿。

 

他盘腿坐在地上,那升腾的热浪将他包裹在其中,收紧他的心脏。顾顺望着李懂慢慢穿好毛衫和外套的背影,看着他装好钱包和学生证,看着他回过头,对他说,我收拾好了,咱们走吧。

 

他只觉得这个目光和这句话让他浑身都滚烫。这和地暖的高温是不一样的,一种是生理上的,一种却是内心深处的。

 

顾顺对于上树很有经验,这得益于他从小学开始的逃课经历。他踩着窗台,一翻身就跳到了树上,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希望李懂能读懂他眼中的关切,能够全身心的信任他,就像能够在他身边平和入梦一样。

 

“来。”

 

李懂轻轻搭上他的手,他们曾用一瓶矿泉水交融了体温,这一刻,肌肤相触,掌心相贴,真是个大进步,他们亲密无间的握在了同一处。李懂学着他的动作,缓缓的翻上窗台,在顾顺轻轻的拉动下,向前一跃。

 

他是如此的大胆,如此的不顾一切,而这不过是因为他无比清楚,他即将落入哪里。

 

顾顺的衣服上带着清新的香气,唔,是哪个牌子的洗衣液的味道呢?李懂一瞬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那微凉的面料贴上他的肌肤,而顾顺的双手顺势穿过他的腋下,将他整个人都揽过来,层层的枝桠触碰着他们的身体,李懂忽然无法自持一般,试探性的,也环了过去。

 

这一个相贴的圆环,人们把这个动作称之为拥抱。

 

它是如此漫长,又是如此的短暂。顾顺垂下眼,他的下巴痒痒的,因为李懂柔软的头发轻轻磨蹭着他。他微微动了动头,可他的嘴唇刚刚碰上那柔软温热而带着浅淡香气的头发,李懂就轻轻动了一下,他腰上一松,李懂收回手,朝他仓促的笑了笑:“快下去,太危险了。”

 

那时候顾顺是看不懂那个笑容里隐藏的粉红色情怀的,那是羞涩,也是满足,不过他的脑子里只剩下那个似乎是亲吻又似乎不是的奇怪动作了,有点遗憾,又很奇妙。他深吸一口气,笑道:“好。”

 

他要带李懂去的是游乐园。

 

*

 

或许情侣、一家人和小姐妹更喜欢来这里,哪怕是冬天很多项目都不开放了,他们也能找到许多乐趣。因而少年人的组合显得有些奇妙,可是他俩却不甚在意,只是说笑着,并肩走在一处。

 

过山车会掀起一阵凉风,而摩天轮的最高点住了许多甜蜜的恋爱童话。李懂看中了一只小熊猫的玩偶,顾顺挑眉一笑:“这还不简单。”

 

他微微低下身子,端起玩具枪,轻轻眯起眼来。身后是不少围观的人,似乎都对这个少年是否能战胜这把被无良商家改装过毫无准头的枪很感兴趣,而顾顺只觉得内心一片安稳,好像在李懂的目光下,他永远是安稳的。

 

瞄准,三二一,扣扳机。

 

完美。

 

“我厉害吗?”

 

在人群的叫好声中,他第一件事就是回过头,对李懂一笑。他的身后是冬日里柔化了三百度的太阳,温暖是浅淡的,光明是浅淡的,可是在有心人的眼里,却是如此滚烫,如此灿烂。

 

“厉害。”

 

李懂笑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收到这种游乐场里的玩偶,”李懂拨弄着小熊猫的耳朵:“从前都没有打中过,你好像很擅长?”

 

“巧了,这也是我第一次打中。”顾顺也伸出手摸了摸小熊猫的头顶:“我不擅长这种事,但一想着一定要送给你,一下子就成了神枪手。”

 

他说出这样的话,好像是深思熟虑的,又好像是情之所至,或者二者兼有,但李懂却只是说:“你真会说话。”

 

“那得看对象是……。”

 

“诶,顾顺!”李懂忽然拉了拉他的衣袖:“我们去玩那个吧?”

 

顾顺一愣,他看过去。

 

——恋爱碰碰车。

 

*

 

成熟的心脏会为什么特别的情感而重新变为幼稚而天真的模样呢?人们把这种情感称之为——。

 

爱情。


TBC.


珍惜甜蜜,甜蜜是短暂的。

精修时我要修的更甜蜜(。


即将完结,会有新坑,大家想看哪个,请在评论区毫不犹豫的告诉我吧>< 说一个就好,到下次更新前我统计一下,就写大家评论最多的吧……没人我就哪个有灵感写那个。


1、破镜重圆的短篇

2、《岁岁安》那篇设定的正文(指路:岁岁安

3、以佟莉小姐姐的视角写的大学故事,年代靠前,运动员(大概)和舞团独舞者纠缠的很多年

4、先婚后爱配合破镜重圆的ABO

5、书生×伞妖 (真想写成金○梅)


除了4基本上都有部分存稿 4只有脑洞2333 总之如果大家不介意 请评论告之吧><

评论(41)
热度(179)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