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咕咚#《恋爱碰碰车》(章九)

恋爱碰碰车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校园paro,有私设,争取五万字内结束,争取不坑。


*感谢阅读。


*CP:顾顺×李懂

*BGM:Before You Were Gone -- Xeuphoria


前文走:


请听BGM哦!


❤09❤

 

*

 

“我靠,顾顺,你到底行不行啊?”

 

“可不是,这半个学期加一个寒假,开学都半个多月了,你到底能不能追到李懂啊?看人家张天德,寒假和佟莉手拉手上补习班呢。”

 

“看来也有你顾顺做不到的嘛哈哈哈。”

 

顾顺无奈的摔下耳机,想了想又抓起来对着麦喊道:“还能不能好好吃鸡了?你们到底是让我狙人还是讨伐我追人追的不快?懂不懂慢工出细活啊?”

 

那头狐朋狗友们发出一阵巨大的笑声,在波动的电流中显得混乱不堪,敷衍似的说着不能没了顾顺这个狙击手快好好玩,其实还是吐槽了一两句他追李懂追的太慢。这场大冒险起初是一个玩笑,但却因为对象是顾顺和李懂而让所有人从头到尾都在关注着。没人不好奇万人迷学渣该如何追求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学霸。

 

顾顺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这阵子李懂都在忙保送的事情,不能每天都帮他补习功课了。而他的腿已经好了个彻底,也没再麻烦顾顺继续接送他。他知道李懂这种做法不是在诚心躲他,而是真心实意的处处为顾顺着想才这么做的。他对顾顺总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秘温柔和小心翼翼,可这份真诚总让顾顺的心一颤一颤。

 

如果他知道我是在骗他,只为了这一场纨绔子弟们的大冒险……。

 

他忽然一阵烦躁,随口说了句不玩了,也没管狐朋狗友们的反应就自顾自的关了机把自己摔到了床上。他拿起手机,桌面是寒假时拍的捧着烟花的李懂,那浓墨色的夜空之下,少年人面颊一片光明,一片温热,笑容浅浅的,却是恰到好处的欢喜。

 

他来回划着界面,打开微信刷了刷朋友圈。李懂的朋友圈只有很久前分享的一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除此之外什么也没了。他点开对话框,却忽然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可是关上了,却又觉得难受,一肚子的话都无处可去,憋得他生疼。张阿姨敲了敲他的门,问他晚饭是想喝汤还是鲜榨果汁。

 

沉思了一会儿,他的大脑中忽然浮现出咬着吸管的李懂的模样。顾顺眼前一亮,先把这些烦心事放到一边,他有些期待的问道:“阿姨,你会不会做奶茶?”

 

自制的奶茶要比奶茶店里糖精冲泡的品种味道更香醇一些。顾顺喝了一大口,喉咙里都是甜蜜的热气。李懂是否也曾像他一样灌下一大口奶茶呢?那滚烫的甜蜜冲荡过他的心脏,他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想起李懂温柔的明亮的眼睛,想起他给他补习时平稳的声音,想起他坐在他的后座上,头靠在他的背上,那么温热。他想起他靠着他的肩膀,睡得那样安稳,而不久前,却还在医务室忍着痛质问他为什么不好好追求佟莉。他又想起他们在树上那个简单的拥抱和他那个不成形的亲吻,想起游乐园里,他那明明笑得很开心,末了却又有些落寞的模样。

 

那片烟火之下,李懂许了什么心愿呢?他不得而知,而他光顾着看李懂,竟然忘了自己也该许一个愿望。现在补上不知道来不来得及,阿弥托佛哈利路亚,我希望——。

 

那不再是他的大胆的决定了,这是他最大心愿了。

 

顾顺想,如果李懂拒绝了他的告白,他或许会伤心,在那些朋友面前也会有一阵子失了面子的感觉,但他一定要好好和李懂说,不要因此就不再和他做朋友了。他喜欢和李懂相处的每一刻,即使从此以后无关爱情,能够继续并肩,他也会无比满足。

 

而如果,——如果李懂答应了他的告白,那么他将在那一刻和以后都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人,冬天里的碰碰车碰出了他们的爱情,而那盛大的烟花让他们的爱情升温。他会隐藏起这一场大冒险的荒唐与错误,从此以后,好好地、认真地、全心全意的去喜欢,去爱李懂。他想要用自己所做所为来告诉李懂,他不必在讨好任何人,不必在小心翼翼的与别人相处,因为无论他做什么,他都永远爱他。

 

年少的十七岁,所有的诺言都显得青涩却郑重。那些懵懂的情感有朝一日也将成为一场关于爱情的传奇神话,而他和李懂会是里面最幸福的主角。

 

而在他做了这个决定的第二天,李懂约他放学去学校外面新开的奶茶店,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顾顺说。正好,顾顺想,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他坐立不安,期待着放学的时间,最后实在按耐不住内心的种种激动雀跃在最后一节自习课翻墙跑了。他开始无限制的畅想他们心意相通的那一刻,用力的温暖的拥抱,他一定会把李懂抱的紧紧的,就像在母亲离开后每一个黑暗寂静的夜晚,他都搂紧了他的钢铁侠玩偶,一瞬间成为了最为勇敢大胆的人。

 

爱情一定会让人无所畏惧,在陷入爱的一刻,他就已经成为了天下第一。

 

他进了奶茶店距离放学还有二十分钟左右。轻车熟路帮李懂点了杯抹茶口味的,又给自己要了杯焦糖的。他独自坐在位置上,却也不觉得孤独,李懂在他的心脏里发热。

 

他忽然觉得今年春天来的格外的早,而他将在这漫天的春光中等一个人,天地间花枝盛放千万盏,原以为是女夷下凡,却原来,是李懂来到了他的身边。

 

*

 

李懂进来之前顾顺已经把电话拨给了那堆狐朋狗友,他这场大冒险到底还是完成的,虽然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他的告白仪式,但有人见证也不算一件坏事。李懂的身上还是那浅淡的柠檬洗衣液的香气,还有冬日末尾的清冷气息。他坐在他的对面,眉眼弯弯。

 

“我有一个好消息,想和你分享,”李懂开门见山,他轻轻捧住奶茶,阵阵抹茶香气让他越发开心,原来顾顺早就记住了他喜欢的口味:“我保送A大的通知下来了。”

 

“啊?”顾顺一愣:“什么意思?”

 

“就是,我高考考A大,不需要那么高的分了,比分数线低六七十都没有问题。”李懂兴冲冲的:“我能去A大了!”

 

“我靠,真的吗!”

 

顾顺眼睛一亮,学霸就是不一样,李懂实现了他的梦想,是因为他的聪明和他百分之五百的刻苦努力,他理应得到如此回报。他起初还很激动的夸了半天,末了又觉得不对,我靠,他去A大我怎么办?我不想异地啊。

 

那我,……勉强努力,说不定能考到A市别的学校?不能太差,让人家知道学霸李懂的对象成绩那么差肯定不好。不行,我得努力。顾顺一瞬间脑补出了往后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他围着围裙给李懂炒西红柿鸡蛋炝拌土豆丝,壶里煮着抹茶味道的奶茶。而李懂拎着一筐衣服,怒气冲冲的说:顾顺,你怎么又堆了这么多内裤不洗啊!你个混蛋,给我滚过来!

 

尽管他现在还没有把自己的心意说出去,却是生平第一次,有了目标,不再是“要么”和“要么”,而是,“我一定”。

 

他夸的太夸张,李懂笑着打断了他,然后轻声道:“除了这个,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嗯?”

 

李懂垂下眼,无意识的摩挲着杯壁,他看起来不再像方才那样兴致勃勃欢天喜地,反而又小心翼翼起来了。他还是把背挺得很直,似乎这样会更加自信一些。他低声道:“顾顺,我……,希望我说了之后,就算你不能接受,也不要……,疏远我。我不是怪胎,我只是……,只是……。”

 

他忽然变得犹豫起来,眉眼笼上一层浅淡的雾气。学霸也会有茫然无措语无伦次不够冷静自持的时刻,他抬起头,静静地望着顾顺的眼,竟像一只年幼的小兽一般,眼神潮湿:“好吗?”

 

顾顺愣住了,下意识点了点头。但是为什么李懂说的话,很像他的腹稿?

 

李懂见了他点头的动作,终于又浅浅的笑了起来,然后他声音温和起来,像是一汪清澈的湖泊,他说:

 

“顾顺,我喜欢你。”

 

“从我十五岁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我从来没有妄想过能与你发生些什么,所以直到今天,我都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因为梦太久了,我甚至希望它能成真,就算不能,就算要我现在醒来,也……,没关系,我不会难过的,反正我……。”

 

他的声音很安静,也很平稳。

 

可是,每一个字,都带着一点期许,和很多不抱希望的哀伤。

 

李懂抬起头,望着顾顺的眼睛,他说:“所以,你喜欢我吗?”

 

喜欢,顾顺喜欢李懂。李懂那么好,那么可爱,顾顺怎么会不喜欢呢?李懂,——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

 

可在那一刻,顾顺却没有来得及说出这些话。因为他没有料想到,自己那个仓促的愿望,竟然真的实现了!李懂也喜欢他,像他喜欢李懂一样,也是这样的情感,李懂喜欢他——!他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扑棱着翅膀的天使长了李懂的面容,飞入他的心脏,用力的亲他,说爱他,催促他快点回应。

 

告诉他啊,顾顺,快点,说你也喜欢他。

 

李懂还是小心翼翼的望着他,他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攥紧了拳,却忘了手里正抓着手机,于是在他开口前,远处那些朋友们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他不小心开了免提。顷刻之间,天地全部安静了。

 

他看见李懂的脸,越来越白,越来越冷。原来冬天并未结束,那些寂寞苍白的雪花都在李懂的面上,心上。

 

“我靠顾顺你太他妈牛逼了,真把李懂搞到手了啊?”

 

“哈哈哈哈哈我服了,你赢了顾顺,这种等级的大冒险都能完成,我心甘情愿请你吃饭哈哈哈!”

 

“厉害了老顾!你快问问李懂,真喜欢男人还是也无法抵挡你这万人迷的气质啊?哈哈哈,老顾你就是个大写的六!”

 

……。

 

…………。

 

 

男孩子的脸,果然也可以很白很白。就像那时在医务室里一样,当这个男孩子心事重重,或者受了某种伤害的时候,他的面容将会变为近乎透明的,凄凉的白色。

 

在可能存在的某些伤害里,其实任何一种,在很多时候,都是致命的。

 

他看见李懂的眼神彻底黯淡了下去,李懂那么聪明,那么敏感,只言片语他就能够明白事情的始末,明白自己的一颗真心在别人眼中是多么天真愚蠢的存在,异想天开,不自量力。他迅速的站起身,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五十块扔在桌上。然后他仓促而悲哀的笑了笑,他说:奶茶钱给你。我先走了。

 

然后他没有再给顾顺机会,让顾顺还能闻到他身上那柠檬的清新味道。

 

“草!”

 

顾顺用力摔了手机,然后追出门去,身后店员还没来得及说给他找钱,少年人的身影已经消失,留下奶茶店门口上的风铃寂寞的回响。可李懂还真是个短跑冠军,他追过去的时候,他已经跑出去很远,打上了车,风似的消失了。

 

“李懂——!”

 

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所有人都能够看见追在路上的顾顺,风那么凉,可他的眼睛却又是那样的红。一切都从他的身边疯狂流失了,可他什么也抓不住。这一刻,他重新回到了孩提时代,回到了母亲离开的那一天。

 

那时候,他就像现在这样,追不上拎着行李箱的母亲,可母亲没有回头,始终没有,她没有一眼是望向顾顺的。她就这么走了,留下小小的他,一个人在街上嚎啕大哭。

 

那是大人们的纷争和错误带给他的伤害。

 

可是多年后,他竟然如此残忍,如此肮脏,把这种伤害,成倍的加在了李懂的身上。

 

追一个人很难吗?不难,看看张天德,他那么喜欢佟莉,那么用心的对待佟莉。所以你看,只要你有心,不光顾着感动自己,就算不能终成眷属,也不辜负这一颗真心。

 

可顾顺起初是没有心的,他怀着这样一个龌龊的心思和可耻的玩笑,接近李懂,拨动李懂的心弦,让他心潮涌起,而朵朵浪花都是顾顺。现在,李懂告诉他,他喜欢他,可他却让他知道了,这只是富家子弟们酒醉聚会时,一个凄冷而令人作呕的玩笑罢了。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厌恶自己,肮脏可耻,半分脸皮也没有。而他有这样的情绪,也不过是因为,在这场以玩笑开头的爱情故事里,他也当真了,也动心了。他从不是赢家,他们两败俱伤,而他甚至要更让人恶心一些。

 

顾顺以为自己是一个收获万千宠爱的人,而过往的一切让他对此不甚在意,所以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心。可他其实是需要的,他也是有心的,而且这颗心其实模样端正,血液翻涌无比滚烫。他如此真诚的动心了。而李懂呢,他从小得到的爱,是那么的浅淡稀薄,所以他的心是那么的敏感脆弱,却又那么纯粹且温柔。他的心也动了。

 

可一半是爱情,一半,却是伤痛。

 

顾顺从来都是在享受着别人给他的爱,而吝啬于去爱别人,只想爱自己。可李懂,则是很努力的渴望着爱,他很努力的去爱着别人,却忘了爱自己,忘了自己是可以收获爱的。但是人不仅要努力爱自己,还要学会去爱别人。人还不仅要相信且用力的爱别人,更要相信,自己有被爱的能力,和遇见奇迹的本领。

 

顾顺几乎无法再呼吸,他倒在地上,看见天上朵朵流云,终于再也无法控制的闭上眼睛,任鬓角一片潮湿。

 

*

 

啪嗒。

 

啪嗒啪嗒啪嗒。

 

李懂终于回过神来,他呆坐了半个小时,面前习题册一个字也没有写上。窗户传来一阵一动,他站起身,却发现树上坐着顾顺,正卖力的用小石子敲他窗户。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轻轻拉开了窗。

 

“怎么了?奶茶钱我已经给你了,你还有事情吗?”

 

他声音凉凉的,像是夜里的风。

 

“我……,”顾顺抿了抿嘴唇,道:“对不起。”

 

他在树上望着李懂的背影,望了好半天才敢敲他的窗。李懂的肩膀垂的低低的,顾顺忽然意识到,李懂的肩膀虽然瘦弱,人也单薄,可他总是把背挺得很直,或许就是因为他的心脏是滚烫的,即使有什么脆弱的不成熟的心思,也不会有任何一分龌龊腌臜的情感。

 

他早该明白,没有人该拿李懂开玩笑。因为李懂的爱情是如此的纯粹,而他们污浊,玷污了这位爱情的圣人,打碎了圣人成为凡人拥有热烈情愫和斗志的可能,李懂是心甘情愿下凡来爱,却被伤了个彻底回了天上。

 

这一场荒唐的游戏,毁了一场爱情,甚至是李懂往后再去爱人的能力。他们毁了他的心。他们撕碎的不仅仅是李懂这场很有可能是没有结果的暗恋和终于圆满的雀跃,他们如此张牙舞爪的宣布他是在做梦,这不单单是在凌辱他,更是凌辱了他的整个青春。从此以后他没有青春了,他不再是十七岁的少年,从此以后的几十年中,他都是一个鳏夫。

 

这世上有许多种伤心的爱情,无疾而终是一种,爱而不得又是一种,最疼痛的应该就是心心相印,却人为制造出了那么多的伤害和误会,由此连一声珍重都道不出来。李懂只有十七岁,以上三种已经全数经历,从此以后,再也不相信任何爱情,只相信自己眼瞎。

 

这些认知让顾顺无比悲伤悔恨。

 

可李懂平静的说道:

 

“痴心妄想变成泡影,你没有错,不必道歉。”

 

顾顺心口一钝:“懂儿……,你听我……。”

 

“顾顺,”李懂忽然打断他,然后面色平和的笑了笑:“太高了,你在树上,太危险了,下去,回家吧。”

 

太危险了。

 

你坐的那棵树,离我太近,太危险了。回家去吧,这样什么都结束了。

 

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匆匆走到床边,拿过那只游乐园里打来的小熊猫玩偶,他用力扔进了顾顺的怀里。

 

“我突然发现,我一点也不喜欢熊猫,因为它长得,谁也不像。”

 

说完他用力关上窗,拉上窗帘,留下窗外树上,抱着小熊猫的顾顺,在清浅的月色下,独自沉默。

 

 

*

 

顾顺已经三天没有见过李懂了。

 

联系方式都被拉黑了,去大院也见不到人,庄羽一问三不知,他最后迫不得已找到了佟莉。佟莉似乎还不清楚他俩的事,有些疑惑:“看你俩玩得不赖,他没告诉你啊?”

 

“……最近事情多。”

 

“其实他以后都不来了,”佟莉说:“你不知道吗,他保送A大,后来好像又申请了一个什么什么奖,直接就能入学了,高考随便考考就行了,然后他就不来了。唔,一会儿我还得去帮他收拾收拾学校里的东西。”

 

佟莉一面说一面想着得找张天德来帮她一起收拾,却没有注意到,顾顺的脸,也彻底白了。

 

男孩子的脸,也会很白。

 

这一次,是碰碰车散架,烟火幻灭,是为了那岌岌可危的爱情,和越走越远的心上人。

 

TBC.


爆肝。要不就……这么结束吧……我好像HE不回来了啊(突然嚎啕。

评论(35)
热度(146)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