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恋爱碰碰车》(章十)

恋爱碰碰车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校园paro,有私设,争取五万字内结束,争取不坑。


*感谢阅读。


*CP:顾顺×李懂

*BGM:初遇  -- 四季音色


             从此以后,海浪沉默,风也静止,我路过所有的景色都成了灰色,唯独曾与你一起看过的云霞,还如同十七岁那年的烟花一样,璀璨无瑕。


前文走:


❤10❤

 

*

 

“……!”

 

李懂皱了皱眉,忽然停下了咀嚼的动作,筷子微微松开一些,一小块儿胡萝卜丁又落回盘子里。他垂下眼,总觉得不太对劲。

 

对面的罗星注意到了他的异样:“怎么了?”

 

“……没什么,”李懂笑了笑,摇了摇头,又把那块儿胡萝卜丁夹了起来:“可能是错觉吧,总感觉这一阵子有人在盯着我。”

 

“说不定是哪位小姐姐看上你了。”罗星笑嘻嘻的。

 

“……赶紧吃,一会儿还要去图书馆还书。”

 

他俩又说了几句琐碎的日常,末了又安静下来继续吃东西。罗星是他在A大的第一个朋友,巧合的是罗星是他们隔壁学校的,同样也是保送来的。李懂听过很多次他的名字,两个人在全市大联考中,今天你第一明天我第一了很久,但一直没有见过面,没料到念的是同一个系,开学还被分到一个宿舍。A大寝室都是两人间,两人在门口打了个照面,一问名字倒有点网友面基的感觉,还生出了一些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感觉。一起吐槽了今年高考数学的变态程度,又讲了些申请保送时的趣事,年纪相仿的男孩子很快建立起了友谊。

 

大学生活和高中其实区别不大,只是更为自由了一些。但在学霸云集的A大,大家还是循规蹈矩的更多一些。李懂亦然,没有课就去图书馆看书学习,上课下课,开心了去吃一食堂的铁板饭,累的不行就在二食堂的面摊上点一份牛肉拉面。罗星的生活也很规律,与他基本无异。上了大学,去了远方,就能够把过去的一切都抛在脑后,通通遗忘,在陌生人聚集的地方,谁也不了解谁的过往。

 

李懂已然做好了将过去全部抛弃,重新过好每一天的打算。这个重新代表着所有的平稳生活,此后他只会努力学习直到毕业,然后考研,找工作,结婚生子,直到终老。而十五岁的心动,和十七岁的大胆告白,被他收紧了大大的箱子里,在通往未来的路上,这个箱子将会被他远远扔下,并且不会再回想。

 

虽然日子一直平稳前行着,可李懂这几天总有些奇怪的感觉。他对于外界的一切都相当敏感,包括那种热切强烈,死死黏在他身上的目光。他来了A大也有一个月了,但没有结仇或者得罪谁,而这一个月也没有得到任何来自异性的示好。这让他很奇怪,同时这个目光也很奇怪,它出现的相当突然,甚至让他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这个目光寻找他很久了,在找到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他。

 

……不会是变态吧?

 

……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油腻猥琐的跟踪惯犯?

 

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啊,也没做什么事情……,怎么偏偏就……?

 

他没由来的一阵烦躁,饭也吃的仓促粗糙。等到和罗星一起出了食堂,进了图书馆,他还是觉得那道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然而回头看了好几次,都没有在往来的人群中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罗星听他描述一番,倒是也严肃起来了。

 

“难不成是偷窥狂之类的?”

 

“我也不清楚……,反正,感觉不太好。”

 

“没事,反正咱俩天天一起走,要真是个变态我帮你揍他咯。”

 

他俩说笑了几句,李懂却又觉得不对劲儿了。诶……,怎么感觉这道目光更强烈了。

 

“我怎么也觉得背后发冷,”罗星忽然说:“不会是被你给吓着了吧。”

 

“……我也不知道。”李懂无奈。

 

到底是谁呢……?他落座,摊开书,却半天也看不下去一个字。那道目光似乎微弱了一些,但存在感还是很强,李懂强迫自己忽视它,埋头书本。

 

*

 

顾顺慢慢的坐在了地上。A大的图书馆都是木地板,靠近墙边的位置放了一排坐垫,方便同学们随时随地都能够阅读。

 

真是人性化啊,顾顺想。这样人性化的环境,是不是会更温暖一些呢?会不会更重视个人的心理和情感呢?如果是真的人性化,真希望来到这里的人,也都是善良且温暖的,这样的话,或许李懂就不用像从前那样小心翼翼的生活着了吧。或许,他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沉默了,让人总是觉得他很难接近,以至于都没有什么朋友。

 

……不对。

 

顾顺皱起眉,瞪着罗星的背影。

 

他有朋友了。除了我们那段荒唐的友谊之外,他又有了一段新的友谊,他有了新的朋友,有了一个不叫顾顺的人,走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吃饭,一起上课,甚至到了图书馆都并肩坐在一起。他再也不会只给顾顺一个人讲题了。

 

那么他现在还需要顾顺吗?他还喜欢顾顺吗?他生出一种恐慌,难以言明的患得患失的情感将他淹没,他从来不在意别人是否爱他,可他却对于李懂对自己的情感生出一种强烈的执念。李懂不理他、不回应他,他都觉得没关系,他愿意用一生来弥补自己的错误,来求得李懂的原谅,来修补这段受了重伤的爱情,可他不希望李懂忘了他,不爱他。李懂不能忘了他,也不能不爱他。

 

他在感情中那种令人担忧的自私又浮现出来了,但他很快意识到了这其中的不合理。为什么李懂不能忘了他,不能不爱他呢?做了错事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李懂没有恨他怨他,没有给他一巴掌,反而还付了奶茶钱,这或许是他对顾顺最后的爱了。

 

顾顺轻轻的从钱包里找出那张五十块,已经被他叠成了一颗心,边角被磨的有些白了。他的指尖描摹着这颗心的形状,仿佛那是李懂的心脏一样,只要他一点点的温柔的触摸,他就能重新回到那颗心里。

 

他静默了很久,又把目光投向了那边并肩坐在一起看书的人身上。

 

……大爷的,怎么偏偏是罗星。

 

从前种种不好的情感又纷涌上来。他伸长了手臂随便拿过了一本书,打开盖在了自己的脸上。缝隙中透出一些细碎的光亮,却又有许多阴影倒映进他的瞳孔。窗外是十月份微凉的风,吹过白色的纱质窗帘,将他包裹其中,风中有花木的香气,让他无端想起李懂家旁边的那棵树。

 

高高的,枝叶繁茂,夏日苍翠,冬日里落着雪,偶尔有麻雀点过枝桠,于是惊起许多雪花来。他和李懂在那棵树上,有过一个短暂却真诚的拥抱,而他还曾无比贪心的,在那少年清香的发上留下了一个慌张的亲吻。

 

可是夏天的叶子会在秋天变黄飘落,冬天的雪花在春光里融成了河,那棵树上萌生的朦胧爱情,也在主人公离开之后,被塞进了时光的洪流里,冲刷而过的世界,没有大发慈悲的保留下那些情愫的涌动。

 

不过。

 

夏天和冬天都会重新来过。

 

在四季的更替中,他相信,总有一刻,他能再把李懂搂在怀里,而这一次,他不会再松开手了,无论李懂说有多么危险,他都会笑着告诉他:别怕。

 

*

 

“给我吧。”

 

李懂小声说,然后接过罗星整理的书单,又拿起自己整理的那份,轻轻站起身朝着层层书架走去。图书馆的窗户都大开着,秋风虽然有了些凉意,却让他觉得心情舒畅。或许这跟那道目光消失有关系。

 

果然是我的错觉吧。他自我安慰着朝着放外国文学的书架走去。

 

可刚进入了借书区却被拦了个正着,——一双腿伸的很直,挡住了他的去路。

 

李懂在心里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是谁在这儿靠着墙睡着了,也许是化学系做了好几天实验的学长,又或许是中文系某位正在投入创作的同级生?他的目光下落,却忽然有些发愣。那人穿了一双帆布鞋,他熟悉这种设计风格,熟悉这昂贵的牌子,——这是顾顺最喜欢的牌子。这种认知让他徒然生出一阵无措。为什么隔了这么久,关于那些封存的过往里的种种细节,他仍然还挂在心上。

 

甚至心脏也忽然剧烈的跳跃起来,那些落寞的期待和沉痛的悲哀一点点涌了上来。

 

窗外是十月份不再那么刺眼的太阳,落进来一阵带着香气的秋风,扬起的白色半透明窗帘层层叠叠,遮挡住了坐在地上的人的半个身体。他看不见那人的脸,那窗帘像翅膀,也像托着拇指姑娘的花瓣。

 

他在这一刻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甚至失去了继续前行的力量。明明是无比清爽的风,却让他的大脑一片混沌。忽然之间,那人身上落下一本书,似乎他把这书盖在脸上,阻挡过一阵光,而在这时,风忽然停止。

 

人却醒了。

 

翅膀展开,花朵盛放,在那柔和的光晕中,露出来的,是顾顺的脸庞。

 

他似乎是被突然落下的书惊到了,醒来时还有些茫然,却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原来他的眉毛还是这样,有些浓,眉峰尖利,眉尾偏粗。

 

“……!”

 

李懂下意识的迈出一步,却是直愣愣的从顾顺腿上跨过去,他为什么总是这样不理智呢,只要涉及到了顾顺,他就变回了五岁的孩子,一切全凭情感行动。

 

然而他的动作只进行了一般,顾顺却是彻底惊醒了一般坐直了身子,甚至是快狠准的抓住了李懂的脚腕。那么,其实顾顺也是不理智的,在那些关于李懂的事情上,他会以三岁孩子的行事方式来处理。

 

“你……,放开!”李懂压低声音,咬牙切齿。

 

然而顾顺的脸上却是无数种情感流过。惊喜,慌张,急切,悔恨,还有少年人的悲哀,它们混在一处,成了他沙哑的声音。

 

他说:“懂儿……。”

 

“……我好想你。”

 

李懂一僵,却忽然听见罗星刻意压低和努力控制却怎么也藏不住惊讶的声音:

 

“顾顺?你怎么在这儿?”


TBC.


过渡一下下。

竟然有种短期内完结不了因为追懂路漫漫的感觉。

评论(18)
热度(169)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