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恋爱碰碰车》(章十二/完结篇)

恋爱碰碰车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校园paro,有私设,争取五万字内结束,争取不坑。


*感谢阅读。


*CP:顾顺×李懂

*BGM:心愿便利贴 -- 元若蓝 吴忠明


请配合BGM食用!万分感谢!


前文走:


                  把你的喜欢,每一天,复习两遍。惊喜的预言,我的天,通通应验。你和我的心愿便利贴,贴心里面。收集感动,给以后怀念。



❤12❤

 

*

 

大学放假的时候,高中生们还在书海题海中埋头苦读。作为优秀毕业生,他在回到家的第二天就收到了班主任的短信,问他有没有时间,来学校做个报告。

 

“其实很简单,就说说你高三的时候是如何努力读书的就行,励志一点,夸张些也行,主要是为了激励大家。”

 

李懂想了想自己的高三。那时候他在干什么呢?刚升上高三不久,在秋老虎还肆虐的日子里,浓郁的夕阳之下,他第一次和顾顺说上了话。此后就是甜蜜与伤痛并行的日子。他曾一度以为顾顺喜欢佟莉,为此曾经陷入过无尽的难过和纠结之中。后来顾顺和他说,想和他成为朋友,于是他的心开始狂跳起来,那是十七年里他的心跳的最快的日子。他们在金拱门里一起看书学习,顾顺很聪明,讲一遍就能明白,他总是笑嘻嘻的,说懂你说哥聪不聪明?聪明,你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是我最喜欢的人。他的腿受伤的日子,就坐在顾顺的后车座上,看过漫天的流云和金光流波的河面,他的头靠着他的背,像是靠着一座山。靠山吃山,心满意足。

 

寒假的时候,他还和顾顺一起去了游乐园,那些快乐是永远无法被遗忘的,他们一下子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在旋转木马上吃草莓味的棉花糖,在摩天轮的最高点上谈起了梦想。顾顺说,我想成为英雄,李懂说加油,可顾顺一定不知道,很早以前,他就已经成为了李懂唯一的英雄。他为什么会看中那只熊猫呢,因为它的表情像极了顾顺,每一个夜晚他都把那只熊猫放在枕边,于是就可以想起顾顺在打中之后回过头,给他的灿烂笑容。

 

他们一起玩了碰碰车,每一次相撞,都是爱情的碰撞。人撞上爱情,果真与撞车不一样,这是一场不能避让闪躲的情感,因为一旦远离,都是一次错过。寒冬里喝冰可乐却一点也不觉得凉,因为心脏是那样滚烫。他们并肩坐在长椅上,李懂将自己的过往毫无保留倾诉出来,不是为了让顾顺同情他,不是为了说明他的可怜,那些隐秘的心事,是他最脆弱的一面,他愿意毫无保留的向顾顺展示他的每一面,是因为他信任他,他爱他。

 

而这一切,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消散,尘埃落定。

 

李懂站起身,走到窗边,窗外是浓重的夜色,那棵树在与他不曾想见的岁月深处,自己开花,又自己飘落。他们是在哪一枝树杈上相拥的呢?李懂一瞬间有些茫然和恍惚。他能够感受到,顾顺曾在他的发上落下一个吻,而他没有戳穿,也没有表露出紧张与雀跃,他只是说了句危险,然后就把那些甜滋滋的情愫都收进了内心的最深处。

 

这棵树上,他一共和顾顺说过两次危险。

 

一次是因为顾顺那个亲吻,让他几乎要藏不住自己对他的情感。这是危险的。

 

而另一次,是他不能接受顾顺再靠近他了,一点也不行,只要能够感知到顾顺的气息,他的心脏就是一阵疼痛的收缩,世界上苦的是良药,甜的都是毒。

 

李懂垂下眼,然后问了老师具体的时间,回了句好。

 

 

*

 

他重新回到这所高中,不可避免的陷入回忆的浪潮。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没有什么变化。二食堂还是总带着炒面的香气,实验楼后面的小亭子旁边是校训石,昨日落了雪,已经被扫到了路两边,长街与千堆雪,或许在某种意义上存在着一些隐秘的情感。

 

校领导对李懂很热情,没人不喜欢李懂,他懂事,安静,成绩良好。可是这样优秀的他,却还是要成为一场荒唐的玩笑里,那个不讨人喜欢的主人公。他走进礼堂,那时候他总坐在第一排,回头张望很久,才能看见最后一排低头玩手机的顾顺。有一次他碰巧见到了顾顺的班主任把顾顺逮了个正着,中年人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毫不客气的拎走了他的手机,顾顺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那时候……,他们才大一。现在坐在第一排的孩子们都是谁呢,最后一排的,又是否有偷偷玩手机的人呢? 

 

他坐下身,像老师说的那样,和所有学霸一样,说起他们千篇一律的学习故事,台下又有昏昏欲睡的小孩子了,老师经过他们身边,用力一拍,吓了个机灵。李懂心里憋笑。目光环视着台下,却忽然一愣。

 

坐在最后一排的……,是……,顾顺?

 

他差一点不知道说到了那句,但他反应快,又迅速圆了回来,然而他再也不敢去看最后面的人了。那是顾顺吗?可他为什么还穿着校服?又或者那是和他长相相似的人?可是那个笑容,李懂比谁都熟悉,温柔的,又有些张扬。

 

讲完之后学生们开始提问,有个看起来很不正经的男孩子摇摇晃晃站起来,不怀好意的笑嘻嘻的说:“学长,你高中就只有学习吗?没喜欢过人吗?”

 

李懂一愣,老师们的脸色也是一变,这天底下果然有坏小孩,会揭开他的心事,他的伤疤。一旁主任低声说别理他,回头我让他班主任削他。李懂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把话筒挪近了一些。

 

没关系,这些话他早晚都要说,都要说给顾顺听的,这不过是时间问题,反正——,他想,我总得告诉他,他曾在我的青春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喜欢过。”他说:“我那时候,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但是……,他从没喜欢过,所以,就只能错过了。”

 

底下的学生们都露出了相当惊讶的表情,似乎没有想过如此优秀的学霸也有过一段不堪回忆的残破的情感往事,再静默了一刻之后,几乎失控的开始七嘴八舌的问起这段过去来。李懂也不恼,倒是主任很生气的拍了拍桌子:“你们干什么呢!得寸进尺!你们问那么有什么用,能有人李懂学的好吗!”

 

他话音刚落,后排却传来一个李懂永远不会忘记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你们错过了呢?又怎么知道他没喜欢过你呢?”

 

果然是顾顺,他在无数个惊讶的目光中站起身来,他的校服还是那么干净,可衣领下隐藏着一个路飞,那是他高二时候的杰作。他的目光像含着水一样,晶莹的晃动,他说:“他一直在等你,无论用多少年,付出什么代价,他都只想和你在一起。”

 

“顾顺?”先反应过来的是主任:“你怎么在这儿?”

 

顾顺的大名三中谁不知道呢,学生们纷纷侧目,议论不止,顾顺站直了身子,学着冯巩的语气:“亲爱的主任!我想死咱们三中了!”

 

在那冲破屋顶的笑声中,李懂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讲座结束之后学生们渐渐离开,李懂和校领导们道别后,颇有些躲避顾顺的意思,一个人钻入人潮,可刚走到门口,却碰到了个小个子的女孩子,她怀里抱着一个粉色的盒子,看起来相当紧张急切,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和她站在一起的女孩子还不停拍着她的背,似乎在安慰她什么。在看见李懂的时候,她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很明亮。

 

“学长!”她兴冲冲的跑过来,可声音又一下子小了下去,有点怯怯的:“你、你今天讲的真好……,我、我和玲玲都受益匪浅呢!然后,然后我、我想把这个东西给你!”

 

她把那个盒子举到李懂面前:“这是我自己做的,希望学长不要介意,那个我、我也会努力考上A大的!请学长相信我……,学长,学长你喜欢的人既然已经错过了……,那还请你能……。”

 

她的眼神湿漉漉的,一瞬间让李懂有些恍惚。

 

在那懵懂的岁月里,他也用过这样的目光,望着顾顺。

 

原来还有人……,喜欢过他啊。

 

是那种真心实意的,喜欢他。没有大冒险,也没有玩笑话。那么,为什么直到现在他才遇到呢,一叶障目,或许那时候,他一整颗心里都是顾顺吧。

 

可他不后悔。从不后悔。

 

那一晚,罗星和他说了很多顾顺的事情。顾顺的确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坏小孩”,他只是没有那么突出的成绩,有点沉迷游戏,爱逃课而已。他之所以想要这样做,是因为他也像罗星和李懂一样,在感情方面,有着巨大的缺口,他只有做这些事情,才会笑,才会有勇气掩盖起那个缺口带给他的伤害。

 

“他爸当时出轨,一个男人出轨,与妻子离异,给他带来的应该是什么呢?”罗星笑了笑:“应该是不信任吧。他比任何人,都不相信感情。他觉得自己没有感情,没有心。”

 

所以那时候……,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李懂的情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注入了无数滚烫的情愫。而当他意识到了以后,或许也是充满怀疑的,因为他知道了李懂敏感脆弱的一面,他一定害怕过,自己都不信任的情感,会不会伤害到李懂。

 

再后来,他们就分道扬镳了。

 

A大的二本学院,怎么会好考呢?尤其是对于顾顺这种几乎完全没有基础的人来说,就算李懂曾给他补习过,也没办法完全拯救他,更何况后来李懂离开了。他在那些岁月里,承受着什么呢?情感上的悔恨和诘问,自责与悲哀。每一个午夜梦回,都是李懂的笑容被他亲手撕碎,然后他挣扎着醒过来,把那只小熊猫抱在怀里,像极了母亲离开后,那个脆弱的小孩。他说错了太多话,也做错了太多事,他选择性遗忘了陆琛的劝告,有时候,局外人比当事人看得更通透,可是他却在那公交车上,在李懂把头靠在他肩上睡着时,让那一阵风,把一切都吹走了。

 

他只看眼前,忘了想以后。而李懂不是,他需要对未来对出许多规划,才能减少一些伤害。

 

罗星说:“李懂,我真希望你不要原谅他,永远都不要。你该反感他,该恨他,该远离他,一辈子都让他活在痛苦中。你都不该和他再联系,更别说什么在一起。”

 

可是罗星又说:“但是,人这辈子,能遇见几个合拍的人呢?”

 

合拍是什么呢?是他们都对感情有那么多的缺口,那么多的敏感脆弱甚至是怀疑,可是他们还是对彼此动心了。

 

 

 

李懂垂下眼,轻轻接过那个女孩的盒子,看见那女孩儿一下子露出欣喜万分的表情,他笑了笑,轻声道:“谢谢你,你要好好努力。快回去上课吧。”

 

“谢谢学长!学长再见!”

 

女孩子拉着朋友跑远了,有一段距离了,还能听见她们叽叽喳喳雀跃的声音。

 

每一个人的青春中,都有这样一段岁月。明亮,单纯,那颗心只为心上人而跳动。有时候,感情不一定都能顺顺利利的说出口,或许是因为时间,或许是因为某些隔阂,可是这种感情,终究是不能忽视的,在多年后再次回忆起来,或是重逢时,想起那样的悸动,笑着说一句,我喜欢过你,就是对这一生唯一一次的青春最好的缅怀。

 

除了厚厚的书本,写满了批改的试卷,没完没了的思想教育,怎么也不会做的应用题,乱七八糟的英语单词古诗词,还有一些,只有少年人才明白的喜欢。

 

李懂摩挲着那个小盒子。

 

他想,顾顺,我喜欢……。

 

是喜欢,还是喜欢过,还是,会一直喜欢呢?他已经不会再去纠结这些问题,一切都在这一刻,被他永远的释怀了。

 

“放过你自己,也放下那些不好的事情。有时候,从头来过,是让你本应该拥有的欢喜和圆满重来一次,这一次,小心些。”

 

罗星笑着说。

 

他把一切都放下了,但会永远记得他对顾顺的情感,从十五岁开始,到十七岁受了很大的伤害,再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彻彻底底让那只为心上人跳动的心停止运行。他不会忘的,他希望,他真心的又贪心的希望,顾顺不要忘了,他喜欢他。

 

 

*

 

他虽然是有意躲着顾顺,但没料到还真是没见到他。李懂叹息的笑了笑,他在礼堂里高谈阔论的抒了那么大一段情是为什么呢?他漫无目的走在学校里,不经意间走过了自己的班级,他轻轻顿了顿脚步,想到很久前,他坐在里面,顾顺在外面,那时候薄暮温暖,少年浑身都是柔和的光明,他们遥遥对望,相视一笑。

 

如今想来,真是——,“千里外,真是遥遥啊”。

 

因为下过雪的原因,体育课都改到了体育馆里,操场上空无一人。沙坑上盖了一层雪,倒有种沙漠落雪的感觉。他慢慢的走上看台,又想起那时候他腿受了伤,只好坐在这里等顾顺比完赛。

 

他说:李懂,你可以来看我比赛吗?

 

李懂说:好啊。

 

他表面上风平浪静,其实快要因为顾顺的邀请而开心死了。可是他在人群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能想象到那个画面。扔标枪有什么诀窍呢?顾顺说:首先你要把标枪斜放在掌心上,曲臂举枪在肩上,要注意角度,略高于头,还有助跑……,他说了很多,李懂却只顾望着他那张扬自信的眉眼。

 

他还曾想用公式给顾顺计算一下最好的角度,可是顾顺说,这靠天赋,靠后期的努力,还有运气,他们的臂膀紧紧的挨在一处,那么热,又那么让人舍不得挪开半分。

 

顾顺一定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标枪选手了,他的天赋是让李懂爱上他,他后期的努力是对李懂做的那些让李懂几乎快要将爱意脱口而出的事情,他的运气呢,他不需要运气,因为李懂早就已经把一颗心都给了他。他的标枪扔的真准啊,就那么直挺挺的、相当用力的戳进了他的心脏,即使鲜血汩汩落出,李懂都不觉得痛,只觉得幸福。

 

他自嘲的笑了笑,站上看台,雪花在脚下发出一阵声响。他举起手机想要拍一拍这个曾到处都是顾顺气息的地方,风很轻,很凉,雪很白,把世界晃的明亮,远处有几只飞鸟,点过枝桠,留下一阵簌簌的落雪。顾顺是否也曾看过这样的风景呢?李懂不自觉的的伸长了手,脚也慢慢探了出去。

 

“小心——!”

 

嗯?

 

李懂一愣,好像是顾顺?他没走?那我怎么没看见他?李懂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他下意识的一回身,却忽然脚下一空——。

 

最后留在视线里的是顾顺惊慌失措朝着他跑来的身影。

 

*

 

“好了。”

 

陆琛收好东西,笑道:“李懂,你这都快成我医务室常客了,毕业前摔一下子,毕业后还来一下子。”

 

李懂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旁顾顺却很严肃的说:“那是给你面子。”

 

陆琛:嚯,感激涕零,感激涕零。

 

李懂一阵尴尬,但陆琛似乎并不在意。顾顺蹲下身子,左右看了看李懂的脚腕,轻声问:“疼吗?”

 

一瞬间他们似乎又回到了十七岁,顾顺还要替他打抱不平呢。

 

他又看向了李懂放在一边的那个小盒子,忽然有些不满,但似乎又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该表现出这样的情感,可他又执念颇深,于是只好小心翼翼的说:“你可不可以不要收下它?”

 

李懂一愣:“这是人家的一片心。”

 

顾顺垂下头想了想,然后又笑道:“那你把我的心也收下行不行。”

 

李懂一瞬间不知如何作答,因为那真挚而小心的表情,充满期待又有些哀伤,从前他就是用这样的目光看向,顾顺的啊,怎么如今还换了过来呢。但陆琛及时出现,他从门外探出头,道:“顾顺,你过来。”

 

“……干嘛?”

 

“快点儿啊,”陆琛突然阴险的笑了笑:“不然我把李懂的药全扒下来。”

 

李懂:?????

 

顾顺轻轻站起身,然后深深的看了李懂一眼,没有疲惫,也不生挫败,他还是那个少年,只是稍微少了点自信,少了点张扬。在感情上,他终于明白不自信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但他却是没有自信,能像以前那样挥霍情感。

 

 

 

顾顺不情不愿的出了房间,无语道:你干嘛。

 

陆琛笑道:知道后悔了?

 

顾顺:“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不全是,”陆琛又把窗子打开了,这一回是冬风,凉意十足,可陆琛的话却让顾顺感受到一阵烂漫春意:“我只是想说,你也明白他是个很好的孩子了吧,所以,既然已经错过一次,这一回,就把你那些做派都藏起来吧。”

 

“不藏,”顾顺说:“我都扔了。扔的干干净净的。”

 

“他是个好孩子,所以——。”陆琛静静凝望着他的眼睛。

 

“我知道。”

 

顾顺笑了笑。

 

“我等着便是,我会等,——无论用多久。”

 

 

*

 

虽然李懂很强烈的表示了拒绝,但顾顺还是不由分说的半搂着他,让他坐在自己的自行车后座上。

 

李懂扬起头,顾顺的脊背还是如同他记忆中那样宽厚,带着浓浓的少年人的气息。曾有无数个清晨和傍晚,他都在这个后座上,望着顾顺的脊背,和后颈上的薄汗。

 

有次他还开玩笑,问顾顺后座上还载过谁,顾顺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严肃的说:“就你一个人。”

 

真的吗?那时候他没敢问,可心脏的雀跃却是无法忽视的。

 

在微冷的冬风中,顾顺忽然说:“我的后座真的只载过你一个人。”

 

李懂一愣,没料到顾顺也想起了这件事。

 

“我以前想过,只载我的心上人。”顾顺笑道:“我没食言。那时候,我是心甘情愿要载你,和什么大冒险之类的都没有关系……,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那时候我还不懂自己喜欢你,但是载你,我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又不违背我只载心上人的想法。”

 

顿了顿,他又说:“李懂,对不起。我以前,有很多事全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我后悔,也难过,但我……,是真的喜……。”

 

“顾顺,”李懂忽然出声打断他:“我想去游乐园。”

 

顾顺一愣,然后轻笑道:“好。”

 

很久没有来了,没想到游乐园现在正在重新装修。顾顺扶着李懂在外面转了转,李懂忽然说:“你知道我那时候为什么喜欢那只小熊猫吗?我觉得他,长得很像你。我抱着他,就像是在抱着你。”

 

顾顺心中一阵苦涩:“以后你可以直截了当的抱我。”

 

李懂没有回答,他又指了指碰碰车的场地:“你又知道为什么我会喜欢这个吗?因为那是我妈带我来玩的,我给你讲我爸妈的故事,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从不在意把自己的脆弱告诉你。只是因为我喜欢你。”

 

“懂儿,”顾顺忽然不由分说的轻轻握住他的手:“你知道吗,我小时候,也像你一样不快乐。”

 

他的讲述比罗星听说的版本更细致一些。如果有朝一日,人们愿意相互撕开伤口外一层层绷带,互相舔舐疼痛和脆弱,说出心里话,靠在一处取暖,那么这意味着一种怎样的情感呢?

 

回去路上,顾顺从街边买了一把烟花,然后递给李懂:“许个愿吧。”

 

“不会成真的,”李懂说:“我经历过。”

 

顾顺却轻轻地垂下头,在他的额头上温柔的吻了一下。

 

然后他说:“那么,我陪你等,多久都陪你。”

 

 

*

 

星期六天光大好,李懂拉开窗帘时却发现窗台上放着一只小熊猫,和当初在游乐园里拿到的那只,一模一样。

 

他一愣,拉开窗,小心翼翼的拿过来,才发现小熊猫尾巴上绑了个小香囊。他轻轻拆开,里面是顾顺写的纸条。

 

“顾顺向你问好,今天也要快快乐乐哦。”

 

星期日,拉开窗,又是一只一模一样的熊猫,今天的香囊里放的纸条写的是:顾顺熊猫需要李懂的抱抱,不然今天一整天都会很不开心的!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那些纸条有的在撒娇,有的在叮嘱他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他是真的把熊猫当成自己了吗?李懂失笑,倒有点好奇顾顺是什么时候过来放的熊猫。

 

于是当晚,他像往常一样,九点关了灯,可是却并没有真的入睡。过了将近半小时,他都快要睡着了,忽然听见窗户上一声轻响。是石子打过来的声音,顾顺在试探他是否睡着了,他不能试探的太早,那样或许会吵到李懂。

 

他或许以为今天的李懂也如往常一样进入了梦乡,却不知道这时他翻身坐起,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下床,打开灯,拉开窗帘。

 

还有点惊悚,正对上顾顺的脸。他坐在树上,拿了根鱼竿,掉着只小熊猫。

 

李懂:“……。”

 

顾顺:“……。”

 

李懂打开窗,拿过小熊猫,看向顾顺。那青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像很久前路过李懂班级时那样:“哈哈哈……,好巧。”

 

巧个屁,你在人家家窗前。

 

李懂挑挑眉:“今天顾熊猫要跟我说什么?是竹子不好吃,还是牛奶不好喝?”

 

顾顺笑了笑:“他想说,他想你,想得睡不着。”

 

他话音刚落,远处却忽然炸开一朵烟花。是那个公园又开了烟花大会吗?烟火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夜空一片灿烂,星空璀璨,颜色绚烂。

 

李懂忽然垂下眼,然后低声道:“那么,现在见到了本尊,他还想吗?”

 

顾顺一愣,他的喉头忽然一阵哽咽,眼眶也热了起来,他轻笑道:“想,他永远想你,永远爱你。”

 

 

“抱我下去。”李懂深吸一口气,忽然很严肃的说道。

 

“啊?”

 

“啊什么,我要看烟花,我要许愿去。”

 

李懂一本正经。

 

他看见那棵承载这他们青春的树上,顾顺的眼睛忽然变得有些潮湿,潮湿的透亮,里面浸泡的喜悦都在发烫。

 

他想起很久前,顾顺也曾如同今日这般,什么也不能阻挡的,来到了他的窗前。

 

或许,他永远都不会放下对顾顺的喜欢了。

 

那场荒唐的大冒险,到如今,竟然成了一场成全。

 

他看见顾顺慢慢的笑了起来,那对虎牙又变回了那幸福美好的模样。然后顾顺朝他轻轻伸出手,他说:

 

“来,我们去许愿,去许一个永远在一起的心愿。”

 

 

*

 

如果有朝一日,人们愿意相互撕开伤口外一层层绷带,互相舔舐疼痛和脆弱,说出心里话,靠在一处取暖,那么这意味着一种怎样的情感呢?

 

成熟的心脏重新变为幼稚而天真的模样,这又意味着一种怎样的情感呢?

 

那是恋爱碰碰车相碰时,会产生的悸动。

 

人们把它称之为——,“爱情”。



End.


完结啦。星哥还是助攻啊2333,昨晚吓你们的嘻嘻。


5W+字,写的很满足,有很多情感,其实是我经历过的,所以现在想起来,还能感受到那些陈旧的甜蜜和哀伤。本来想写傻白甜,不知怎么倒是分析起感情观了。


会精修,然后会放出来精修后的集合版。有两篇番外,一篇是两个人收养的小孩子和她爹她爸的日常,会交代那些狐朋狗友啊喜欢李懂的许悠的事情,还有吃糖组。还有就是星哥的故事,会把咕咚之间一些事交代的更清楚(比如星哥终于和顺打了一架……)。

最后一章BGM选的《心愿便利贴》,很符合他俩在文里的心境了。

感谢大家的阅读、陪伴和支持!永远爱你们,爱咕咚!


想出一个本,然后做一个印量调查。

链接是这个:

https://m.weibo.cn/5379668736/4218904756305940


名字暂定《春日宴》,内容包括乐乎里所有已发布的咕咚文的精修版,还有几篇师生/种田之类的梗,大概会有15w~20w左右的字数吧。然而我也不确定到底能不能做出来…(?)如果没人就当无事发生过…投票截止到月末,感谢大家❤。


我们下篇文再见啦!

评论(26)
热度(31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