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咕咚#《为崽而战,因你而爱》(一)

为崽而战,因你而爱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现代AU/虽然是科研人员设定但跟科学毫无关系/有私设。

*为崽而战打得太累了,写个爱情故事纾解一下,希望《阴阳师》官方能给我打钱。

 

*CP:顾顺×李懂

*BGM:Cling Cling -- Perfume

 

*尊重每一位科研人员。感谢阅读。

 

 

                     在世上所有的巧合中,你是唯一的命中注定。

 

 

(001)

 

李懂有点烦躁的瞪着手机,筷子卷了点面条却一口也不想吃,末了又一根根滑回了碗里。喧闹的食堂让他的心更乱。

 

罗星在鱼香肉丝盖浇饭艰难的挑着零星的肉丝,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研究所食堂的大妈比他上大学时候的食堂大妈还要抠门。李懂烦躁的一口面也不吃,他见状不免问道:“怎么了?”

 

“对面烧条。”李懂叹了一口气,索性直接放下了筷子,他举起手机把屏幕朝向罗星方便对方看得更清楚:“磨了十多分钟了,还在自动,也不退出。”

 

作为玉藻前应援寮的大佬,李懂肩负着无数外甥和外甥女的希望,努力刷勋章冲榜。他阵容练度高,御魂搭配好,善于预判和数值计算,因此每一局打得都很有节奏,也很速度,只有打得快才能打得多,才能更迅速的提高分数冲进排行榜。因此他每次最怕的就是对面拖着不退,剩下个奶和输出苟一苟他还能理解……,但对面还剩个半血辉夜姬残血阴阳师却仍要继续开着自动和他全员存活的队伍打下去,就让他有点不高兴了。

 

“哈哈,打不过大佬就只好拖慢大佬上分速度了。”罗星笑了笑。他从前也是平安京一位大佬级别的阴阳师,不过参加了一个研究项目之后就A了游戏,当初还是他把小学弟李懂拖进坑的,那会儿李懂还是靠一只山兔和座敷童子抱大佬大腿的小萌新,想不到现在也是榜上有名的乌帽子大佬了。

 

李懂很无奈:“这也太……,诶,对面把自动关了。”

 

他瞪着眼盯着屏幕,对面取了个诗意且浪漫的名字“愿逐月华”的辉夜姬已经不朝着李懂的小数珠脸上扔蓬莱铁柱子了,她安静平和的坐在大竹筒上,李懂很不懂对面此时此刻的套路,而大概过了十几秒,这位ID为“虎牙鲸”的朋友发了条消息:

 

“对不起啊。”

 

“刚刚有点儿事儿,大佬久等了。”

 

“呃……,怎么我就剩一只辉夜姬了……。”

 

“扎心.jpg。”

 

李懂无语,心说你开了自动还能剩下只辉夜姬已经很不容易了,人家小姑娘苟了这么久也很不容易的好不好。

 

对面似乎大爆一次手速,在李懂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回复他的时候,对面又发了一句:“我看你有点眼熟,你是春区那个大佬吧?跨区好友了解一下?”

 

他分数高,在全区都能排上榜,但他本身并不关心全区的排名,因而只知道自己区的几个比较厉害的玩家。没想到别的区竟然也有人知道他,李懂一下子有些尴尬,他又让罗星看了看对话,道:“你说我加不加?”

 

“加啊,一起玩呗。”罗星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几根肉丝,现在看起来有些欣慰般的满足:“看他态度挺诚恳,估计是真的有事儿忘了还打着游戏呢。”

 

李懂点了点头,然后接受了对面发来的好友请求。

 

[好友]虎牙鲸:好啦,我退了。耽误你这么久,不好意思啊。下次见。

 

[好友]虎牙鲸:山兔蹭蹭.jpg

 

对面发完消息就迅速退出了,李懂大概看了眼自己的战绩,好在排名没有掉。斗技时间也快结束了,他懒得再开一局,于是放下手机开始乖乖吃饭。

 

罗星挑眉笑道:“大佬凯旋回饭桌啦?”

 

李懂一下子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摸摸鼻子:“我为大舅挨打嘛。”

 

“你不玩了,我就跟你好好说件事儿。”罗星忽然放下筷子,变得相当严肃,他很少如此,平日里更多时候他都是嘻嘻哈哈平易近人的。这模样让李懂一愣,下意识的也放下筷子,然后颇为谨慎的问了句怎么了。

 

罗星带着歉意凝视着他的双眼:“我不能和你一起做这个项目了,因为导师那边让我和他跟进另一项研究,不过我已经和上面申请过了,明天研究所那边就会给你派新的搭档过来。具体是谁,我还不清楚,但一定不会比我差到哪里去。”

 

顿了顿,他心中生出一阵老父亲要放儿子一人去闯荡江湖的感觉,酸涩,又有些望子成龙的寄托。他微微站起来,倾出上半身,用力拍了拍已经呆滞的李懂的肩膀:“加油啊,李懂同学!”

 

 

(002)

 

晚上回到公寓的时候李懂还有点懵,他晕乎乎的开了门,晕乎乎的开了灯,然后扑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罗星和他道别的样子。

 

罗星是他大学时候的学长,他能进这个研究所,就是罗星的引荐。对于他而言,罗星的存在就是兄长,甚至是慈爱的老父亲,他关照李懂的生活起居,带李懂在平安京开荒,之后还主动带李懂做一个研究项目。可是现在,他却要离开了,说舍得,说不难过,怎么可能呢?罗星要去新的研究基地,机票就在下午,想不到中午那顿饭倒成了他们的散伙饭。李懂有些懊丧,早知道中午就不该打游戏了,他应该好好请学长吃一顿的。

 

可罗星临走时都还在照顾他,他隐藏了即将到来的离别,还在李懂匹配到一个3300积分的大佬时帮李懂参谋了下阵容。虽然他A的早,但一直关注着,在有些时候,比李懂还会揣测对面要翻哪个式神的牌子。

 

打游戏打游戏,李懂你就知道打游戏!他有点郁闷的捏了捏手里的布朗熊玩偶,一阵叹息。口袋里的手机忽然传出一声提示音,他慢吞吞的打开,好吧,又是《阴阳师》在通知他去为玉藻前挨打……。打什么打,他随手把手机扔到了茶几上,侧躺在沙发上沉思。

 

罗星也不知道明天要来的李懂的新搭档是谁。他和罗星合作很久了,在研究中工作分配很合理,相当有默契,而且共同话题很多。做实验是一件很无聊很枯燥的事情,要求精力高度集中,往往一整天都在工作,饭也顾不上吃。等到实验结束了,人已是高度疲惫的状态,但他和罗星还能说些玩笑话来宽慰彼此苦不堪言的脆弱的心脏,再去大排档来两盘金针菇一大把羊肉串,扎啤一撞,便不觉得有那么难受了。

 

可是这些事情都不会再有了,也不知道新的搭档能不能接受他的网瘾少年身份,是否也会和他一样喜欢研究所食堂的砂锅三鲜面,如果他不苟言笑,那每天在实验室里两个人岂不是死气沉沉的……,长久下去,会不会疯了呢?或许,他的新搭档还可能是一位相当清高有风骨的书香门第的贵公子,相当龟毛洁癖,对所有大排档厌恶至极,只喜欢摆盘精致的鹅肝煎扇贝。

 

他越想越多,越想越乱,他的小脑袋里全都是对未来的种种揣测,一颗心都因为未知的事情而变得沉甸甸的,混乱不堪。烦闷中手机忽然又急促的震动起来,他起初完全不想管,但接连不断的声音似乎就是故意针对他,要毁他清净,要让他彻底崩溃。李懂无奈的坐起身,随便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点开了新讯息。

 

是微信群里,他被疯狂@了几十次,所有人几乎都在说:兔牙大佬,您快看榜单!您被刷下去了!

 

这是玉藻前应援寮建的一个微信群,李懂是被同区好友拉进去的。这个群里基本都是各个区里八段以上的玩家,大家凑在一起研究阵容和御魂搭配,研究如何快速刷勋章。李懂平时工作忙,回复不多,但打得认真,这种闷声干大事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相当讨喜,每天打完架群里他在群里都会被大家疯狂赞美吹捧一阵,李懂很不好意思,他最不擅长的事情就是回应别人的夸赞,好像说谢谢太生疏高冷,说你也很厉害又显得有些敷衍随意。深思熟虑之后,李懂选择用一只害羞又激动的萨利小鸡的表情包来回复,这时候群里人又得疯狂吹爆他了,说兔牙大佬在战场上不动声色就能十步杀一人深藏功与名,但下了战场就变成了一个超级甜蜜超级可爱的小男孩。

 

李懂垂泪:谢谢你们没把我错认为女孩子。

 

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头像和ID太具有迷惑性了。他是《LINE TOWN》的忠实观众,最喜欢的就是那只叫萨利的小鸡,因为他们有同款厚嘴唇。李懂把这只小黄鸡设置成了游戏头像,而他的ID也因为自己有一对兔牙而取作“萨利有兔牙”。

 

话说回来,什么叫……,他在榜单上被刷下去了?

 

他打了这么多天,终于挤进了全区前十五,在后面几天他还得努力刷进前十,如果可以,他还想争个第一,哪个男孩子不是争强好胜的呢。李懂皱了皱眉,这排名也没有那么好刷,满世界的御馔津和雨火流,一局怎么也得七八分钟,把他刷下去的人打得也太快了吧!

 

李懂在群里问了句:谁?能不能发张截图给我。

 

谁能回绝大佬的请求,很快有人把把他刷下去的人的游戏信息截图发了过来,并且很快有人跟着说了一句:天啊,我们夜区的鲸鱼大佬!

 

鲸鱼?怎么感觉中午还见过“鲸”这个字?李懂皱了皱眉,点开截图,在看清楚对方的ID后,他嘴角一阵抽搐。

 

……还真是他啊!

 

上面那人的头像是一只布朗熊,穿着鲸鱼玩偶服,看起来不像是官方图,说不定是自己或是哪位太太画的。这头像和这个“虎牙鲸”的ID,李懂太熟了,他俩中午才打过一盘,甚至加了个跨区好友。

 

群里面开始疯狂讨论起这位“虎牙鲸”大佬了。李懂只知道自己区的大佬,对于别的区的排名算是一概不知,他只有在这种全区火拼排名的时候稍微关注一下。

 

“鲸鱼大佬有67个6星,简直是肝帝!”

 

……我有69个呢。

 

“他一速多少啊?我听我夜区的朋友说有274!”

 

……也只比我快了1点。

 

“他好多御魂都是极品吧!他空间挂的大舅满暴击三百暴伤啊朋友们!我劝这位辉夜姬寮的大佬善良!”

 

……大舅是我们寮的!你养这么极品干嘛啊!

 

李懂揉揉眉心,一团火在他心中烧起,人们将这团火成为斗志。任何一个不服输的人都被这团火烧滚烫,烧得沸腾。群里在讨论这位虎牙鲸大佬的同时,不忘继续催促李懂赶紧去揍人,“兔牙大佬你就是我们的电我们的光我们唯一的信仰啊!”

 

他默默发了萨利鸡比心的表情,然后怀着罗星离开带给他伤心和重新把排名刷上去的斗志,点开了《阴阳师》。虎牙鲸明明中午烧条输给了他,晚上竟然跑的比他还快,不行,他想,此仇不报非君子。

 

然而刚登上游戏就收到了许多好友消息,基本都是在跟他说冲榜的事情,因为来自虎牙鲸的那几条就格外吸引李懂的注意。

 

[好友]虎牙鲸:大佬,怎么不在线?

 

[好友]虎牙鲸:大佬,刷魂十吗?

 

[好友]虎牙鲸:现在我要抓一个大佬带去魂十打钟点工,没有食茨玉就别来.jpg。

 

[好友]虎牙鲸:不在线啊……,好吧。

 

这些是下午时候发来的了,那会儿他正送罗星去机场。

 

他上线之后,这个虎牙鲸又发消息给他了。奇怪,我们都不是亲友,还跨区,他怎么会这么准时的看见我上线呢?李懂忽然一惊,这人难道一直在暗中观察他?

 

[好友]虎牙鲸:兔牙大佬来啦,晚上好啊!

 

[好友]虎牙鲸:大佬,我不小心把你打下去了,嘿嘿。

 

[好友]虎牙鲸:司机.jpg。

 

李懂无语。你跟我炫耀个屁,不是我中午把你揍到就剩一只辉夜姬的时候了。

 

但他还是一名很友好的玩家,于是他默默回复了一个给大佬递火的表情。

 

[好友]虎牙鲸:下午怎么没来?

 

我又不知道你想组我刷魂十,李懂腹诽,很随意的回了句下午有事,就点开为崽而战的窗口去匹配了。

 

但虎牙鲸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结束话题,看起来他好像憋了一下午的话要跟李懂说,他很快发来一句:怎么啦?发生什么了?

 

李懂无语,烦不烦啊……,然而他永远是这个游戏里最有素质的那一批,还是礼貌的回复道:“没什么。”

 

[好友]虎牙鲸:哦……。

 

[好友]虎牙鲸: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

 

[好友]虎牙鲸:好疼.jpg。

 

……。

 

…………。

 

你烦不烦啊。

 

你这人真的很皮诶。

 

他不提还好,一提就让李懂想起和罗星的分别,那是他合作了好几年的好搭档好学长,说走就走,搁谁谁也受不了,李懂本身是个敏感的性格,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个项目做的不够优秀,导师们才让罗星离开去做更有意义的项目,不陪李懂浪费时间。他的心又抑郁起来了,那些斗志雀跃着跑远,还冲李懂扮鬼脸,笑嘻嘻的说,丧起来。等他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上错了式神。

 

虎牙鲸的消息又发过来了:大佬?还在吗?

 

我不在了!李懂心烦意乱,匹配到的玩家兴高采烈说着天啊是同区大佬吗我好喜欢您啊,李懂回了个谢谢的表情就退出了。他现在是彻底没了心情和力气打下去了。

 

“在。”

 

他草率地回复了虎牙鲸。

 

[好友]虎牙鲸: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废话,你搭档走了,还很可能是因为你,不知道明天来的是什么生物,现在排名还被你刷下去了,刚刚又让了一局,请问谁心情会好呢?

 

他叹了口气,回复道:“还行吧。”

 

[好友]虎牙鲸:工作不顺利?

 

李懂犹豫了一下,算了,虽然这个虎牙鲸很烦,但似乎现在很想成为他的倾诉对象。于是李懂回复道:“嗯……,我一个很好的工作伙伴走了。”

 

虎牙鲸:这样啊……。

 

虎牙鲸: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看开点。

 

萨利有兔牙:……他对我很重要的!

 

萨利有兔牙:亦师亦友,更像我的兄长,而且他走了很可能是因为我做的不够好……,就算再来一个新的,感觉也不会一样的。

 

虎牙鲸:新的也会成旧的啊。

 

虎牙鲸:你要相信你自己,说不定……,新来的那个才是最适合你的?

 

怎么可能?李懂知道自己的水平在研究界就是一颗寂寞的小野草,多亏了罗星始终没有放弃他,给他浇水施肥,他才慢慢成长起来,可就算是有所成长,他在很多方面做的也不够好,甚至有些不自信,容易影响到罗星。他对自我的认知显得有些脆弱,因为不自信,在试验中他也很容易紧张,这些都是科研人员的大忌。

 

他和罗星都磨合了那么久,那新来的那位呢?

 

唉,真让人头大啊……。

 

萨利有兔牙:你不明白,我自己的状况我自己清楚。

 

虎牙鲸:自信一点啊,大佬。痒痒鼠你都玩这么6,怕什么工作嘛。

 

虎牙鲸:兔牙大佬,这世上一定有一个与你无比合拍无比登对的人,你只是还没有遇到他呢,说不定,他就在下个路口转角处哦,转角遇到爱,哈哈哈哈。

 

虎牙鲸:幸运套环.jpg。

 

李懂一愣,没想到这个虎牙鲸说话倒是还挺……,小言风的。他说的话很温和,也很有开导作用,不是长篇大论,却贯彻了“浓缩就是精华”的原则。他的心忽然有些温热,那些烦躁被冲洗掉了,他伸长了手臂,把临阵脱逃的斗志挨个拽了回来。

 

萨利有兔牙:谢谢你。

 

虎牙鲸:大佬开心了就好!

 

虎牙鲸:那我先下线了,明天也有工作。斗技还剩半小时了,大佬赶紧去打两盘,不然明天刷不下来我哈哈哈哈。

 

……好贱。

 

刚才觉得这人温和是错觉吧。一定是。

 

虎牙鲸又发来一个布朗熊道晚安的表情就下线了。李懂这才想起,自己忘了问问他是不是也喜欢《LINE TOWN》。那么,就下次碰上的时候聊一下吧。他浅浅的笑了笑,终于又变回了那个斗技场上叱咤风云的兔牙大佬,开始了嚣张的揍人上分之旅。

 

 

(003)

 

第二天李懂是第一个到研究所的,他昨晚特意早睡了,没等零点免费一抽,也没有熬夜看科研杂志。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新来的搭档是玉皇大帝还是王母娘娘,是富家子弟还是科学狂魔,他至少得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他乖乖的坐在办公室里看新发的科研期刊,等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敲门声想起来了。所长杨锐推门进来,他一向对年轻人都很器重,尤其是他觉得很有潜力的李懂,虽然李懂还没完全发光,但他始终相信李懂是一块儿千年一遇的璞玉。他拍了拍李懂的肩膀:“跟你说个事儿。”

 

“罗星跟你说了吧?他原来的导师非要把他调过去做另一个项目,你这边呢,最晚到十一月末,得出成果,但是你自己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我们就从上头给你申请了一个新的搭档,”杨锐说:“没问题吧。”

 

李懂认真道:“您放心。”

 

杨锐满意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小子绝对行,人现在在会议室呢,你跟我过去,认识他一下。”

 

他乖乖跟在杨锐身后,听杨锐说起了他的新搭档。名牌大学毕业生,留过学,双学位博士,哪篇论文在国外发表过,哪个研究项目后来得到了产品开发造福一方百姓……,好吧,李懂想,我知道这是一位很厉害的搭档了,只希望他不是一个严苛的老学究。

 

等进了会议室的门,便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青年正坐在沙发上,翻看他们研究所的宣传册。他的头发有点短,显得很是干练,高眉骨,高鼻梁,下颌线条硬朗分明。听见开门声,他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张扬而充满自信的笑容,小虎牙热情的很。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晃动着清亮的光芒。

 

他放下书,站起身来,李懂这才意识到这人起码比自己高了差不多十厘米。他慢慢走过来,伸出手,声音低沉:“杨所长,这位就是我的新搭档吗?”

 

“嗯,这是李懂,就是之前和罗星一起搭档的那个,”杨锐把李懂推到身前来:“这是顾顺,你的新搭档。”

 

李懂眨眨眼,说了句你好,然后伸出手搭上顾顺的掌心。青年人的手心干燥而温暖,五指有力的劝住了他,相贴的皮肤升起一阵热度。

 

“你好,我叫顾顺。”他眉眼弯弯。

 

“李懂。”

 

“你之前……,和罗星合作?那说明你有点头脑,”顾顺忽然垂下眼,笑意变得颇有深意:“一会儿的实验,可别让我失望,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

 

慢慢地,他收紧手,李懂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被他握住了。

 

……真拽。

 

李懂在心底毫不客气的给顾顺贴上了这个标签。好吧,厉害的人都拽,他能理解,只是顾顺这个类型,不符合他昨晚对新搭档的任何一种畅想。

 

你拽,你就有理吗?他想。

 

管你是谁,气势上不能输。于是李懂也毫不客气的抓紧了顾顺的手,然后他微笑道:

 

“你也是,我们拭目以待。”

 

一旁的杨锐很惊讶二人关系竟然有了如此突飞猛进的发展,那是不是这个项目成果出来的时间可能会提前?啊,年轻真好。但如果李懂知道了此时此刻所长的内心活动,恐怕只会说:您误会了!这分明是剑拔弩张啊!

 

他是如此定义这一场初遇的。

 

却不知道他的模样,落在顾顺的眼里,都是十二分的可爱。

 

 

(004)

 

    顾顺确实和李懂之前遇到的研究人员都不一样。实际上,在外行人的印象中,科研人员们都是带着厚厚的眼睛,衣服穿的一丝不苟,发型分毫不乱,不苟言笑。若是进入了一种境界,未免又有些杂乱,从爆炸头到两个星期没换过的衬衣,废寝忘食孜孜不倦,有了重大的突破,从厚厚的资料和草纸中扬起头,兴奋地尖叫起来,绕着研究所跑上十圈都不带呼吸错乱的。

 

好吧,脑补的有点过。其实他们都是正常人,像李懂,还是《阴阳师》的大佬级别玩家呢。

 

再看股顺,杨锐说他什么来着……,哦,他好像还是巴西柔术的蓝带。李懂眨眨眼,偷偷看向正在整理办公桌的顾顺,宽肩长腿,衬衫和白大褂一尘不染,明明是最普通的衣着,却能勾勒出充满力量的肌肉线条。我也有肌肉啊,李懂想,然后悄悄捏了两下——,唉,好吧,没有顾顺那么精壮的感觉。

 

顾顺与其它研究员的区别还有他那总是笑嘻嘻的有些不正经的模样,看起来倒像是还没毕业的年纪,可其实已经是研究成果丰硕的人了。顾顺在窗台上放了一盆仙人掌,李懂好奇的问了句:“这是你养的吗?”

 

“嗯,”顾顺轻轻点了点那上头的一朵小花:“这是我们家铁柱子。”

 

……?????

 

名字这么清新脱俗的吗?!

 

“为什么要叫铁柱子啊……?”

 

“哦,你看啊,”顾顺煞有介事,相当认真的比划起来:“你看他这么高,像不像个柱子?你再摸摸,硬邦邦的,有没有铜墙铁壁的感觉?综合以上两点,哥觉得铁柱子是一个相当适合它的名字,闻名思物。再说,贱名好养活啊。”

 

李懂觉得最后一句话才是真相。

 

整理了个大概,顾顺随意的看了看李懂的桌面。李懂的桌面要比大部分男孩子更整洁一些,书本资料分门别类,上面还带着一个彩色的小标签用作区分。作为一名《阴阳师》大佬级别的玩家,他的桌上自然还有些周边,比如玉藻前的立牌,和一只小小的茨球。李懂其实有点不好意思,但是顾顺的目光似乎并未在上面做过多停留。李懂心情复杂,唉,凉了,我的新搭档不跟我一样,干阴阳师这一行啊。

 

他的桌子上还有个小鱼缸,里面放满了五彩的装饰石头,顾顺说:“没养鱼?”

 

“死掉了。”李懂叹了口气:“前两周的事儿,不过养了很久了。”

 

“没去买新的吗?”

 

“最近挺忙的。”

 

“这样啊,”顾顺想了想:“你住研究所分配的公寓吗?”

 

见李懂点了点头,他笑道:“那正好,咱俩一路,哪天一起去买两条,我也挺爱养小金鱼的呢。我之前养过一只,长得有点凶,我给他起名杀意。”

 

“……沙溢?”李懂脑海中浮现出白展堂来。

 

“那可不,内心充满杀意。”

 

小心沙溢起诉你侵犯人家姓名权。李懂想。他们搞这一行的,其实都爱养点花花草草猫猫狗狗,让枯燥的研究生活变得丰富多彩一些,鲜活的生命里总是孕育着无限的能力,能够为他们排忧解难,成为一种心灵上的慰藉与寄托。

 

这时顾顺又拿起了李懂早上看的几本科学杂志,他真是不客气,动我的东西都不问问我吗,太自来熟了。李懂想,这时候他会偷偷怀念罗星。在与新搭档磨合结束前,他或许都会常常怀念起罗星了。顾顺随便翻看了几眼,然后低声笑道:“你爱看这个?”

 

“关注科学潮流,了解新时代科研动向。”李懂一本正经。

 

可是顾顺却还是笑了笑,就随手把那些杂志都扔在窗台上了。他挑挑眉,看着李懂一下子有些不满的眉眼,轻声道:“你怎么那么不自信,非得跟着别人的步子走?你就没有想过,有天你会成为比他们还要优秀的科研人员?”

 

李懂一愣,顾顺却已经微微前倾,低下身子,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李小懂,你以后就跟着哥好好干,哥教你,带你,告诉你怎么成为一名优秀的科研人员。罗星太宠你,那可不行,哥要锻炼你,给你好好上课。”

 

顿了顿,他眯了眯眼,像一只老狐狸,对小白兔志在必得:“第一学期免费听,第二学期哥可要收钱了,你说好不好,嗯?”

 

他们靠的很近,呼吸交织在一处,竟在那一刻成了滔天热浪。

 

顾顺的眼睛太亮了,一瞬间竟让李懂恍惚起来,他是不是很久前见过这样一双眼睛,在过往的纷繁岁月中,这双眼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时间,重新在他的心里迸发出灿烂而令人心动的光亮。

 

李懂呆愣了一下,随机在顾顺的轻笑声中回过神来。他的耳尖迅速蹿上一丝不易觉察却无比滚烫的粉红色。用力拨开顾顺的手,李懂瞪了他一眼,愤愤转身,没好气的说:“我去实验室了,你自便!”

    

顾顺“噗”的一声,没憋住,笑了起来,他靠在桌子上,盯着李懂怒气冲冲的背影和被他大力甩上的门,目光忽然变得柔和起来。他最擅长和李懂这种有点直脾气的人打交道,三言两句就能问出他的住处,找到一起上下班的理由,而之后,他还有的是办法,和他一起吃饭,一起读书,一起做很多事。

 

而他为了能与他一起做很多事,已经等了太久了。

 

现在,他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

 

找到你了,他想,萨利有兔牙大佬。


TBC.

为崽而战真的累,咸鱼在3000分上下徘徊……大家跨区好友了解一下?

本来是个1w字的短篇,结果下午在图书馆码的时候,因为太冷而控制不住情感成了一个可能3W字左右的文。

这篇也会收到《春日宴》里。


暂定春日宴里会收录:

《顾顺利与李懂事》、《努力加餐饭》、《睫上雪》(就是《云月心怀》)、《岁岁安》、《恋爱碰碰车》和2-3篇《碰碰车》的番外,还有这篇。

以及没有发过的这些,题目都是暂定的,但最后到底会不会有,还是……一切以实物为准,但字数一定在15W以上:

《西兰花田喜事》(村官顾顺×支教老师李懂)

《恰东风》(原作向,顾顺恋爱心路)

《千树万树梨花开》(破镜重圆)

《晴雨·情雨》(书生顾顺×鬼魂李懂)

《诗人·世人》(鬼魂顾顺×研究生李懂)

(对这两篇是一对儿……)


可能会有《岁岁安》的正文,也可能会有一个文工团的故事。

大概就是这些啦。印调到月末,画师和题字的朋友已经找到了,如果不糊的话,或许暑假前能生出来???(拖延症的自我质疑)希望那时候大家不要忘了我orz。


印调走这里:https://m.weibo.cn/5379668736/4218904756305940

感谢大家><!

评论(18)
热度(143)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