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咕咚#《顺懂女孩们好,想问广大考生,头上长角时候该怎么亲对象,急死了,在线等》(短/完)



*一个十分钟的脑洞,全是瞎编的。

顾顺长了一只角。

银色的,微微上翘。不太长,但很尖,手指碰一碰还有点痛。长在他的额头上,和他清爽的黑发搭配在一处,好像也没那么违和。

陆琛给他做了个全身检查,身体各项指标都达到了要求的标准,各个器官运转正常。那么为什么会长出这样一只角呢?

体内残存中二因子的庄羽说:看起来像科幻电影里的角色,你是不是要变异了啊?

呸,什么变异,会不会说话。顾顺挑眉道:“你见过像哥这么帅的变异人?”

真不要脸。

热爱读书的徐宏忽然说:“顾顺,我觉得你这样有点像獬豸。”

什么是獬豸?大家好奇起来。

“它是上古神兽,能辩是非曲直,识善恶忠奸。遇到奸臣,就用角把他撞翻,然后吃进肚子里去。”徐宏一边在纸上写下这两个字一边解释。

副队长真是又温柔又可靠。

鉴于顾顺目前情况特殊,杨锐特批他这几天可以不用训练。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件事在舰上不胫而走,并且由“顾顺长了角”发展成了“顾顺成了上古神兽獬豸”。

大家惊呼:顾顺这么厉害的吗?

当事人顾顺不知该开心还是该无奈,明明我在某些方面一直很厉害啊。

他在舰上的阅读室里看书,一个小护士忽然溜到他身边,举着一张和男友的合影,悄悄问:“顾顺,你说我们俩配吗?”

顾顺瞥了一眼:“你自己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

“什么?”

“你心里一直在说配配配啊。”

小护士一惊,瞪大了眼睛,慌里慌张的跑了。

顾顺不明所以,他说的是实话啊,他确实是看见了那个女孩子的心里,一排“好般配好般配快说我们好般配”飘了过去。

……。

………等下!

所以我为什么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在顾顺尚且震惊的时候,消息的版本更新为“顾顺能够看清大家的心事评断是与非”。

顾顺真是太厉害了啊!大家膜拜。

于是大家都蠢蠢欲动起来。

第二个来的是张天德,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说:“你能不能……。”

“帮你看看佟莉在想什么?”

“靠!”张天德脸红。

顾顺狡黠一笑,顺着训练场地方向看过去,佟莉在做射击训练。他眨眨眼:“她在想,我就把这个靶子当成石头好了,一击必中。”

张天德:“……。”

“你在害羞啊。”

“你闭嘴!”

第三个来的是陆琛,他带着的是他家狗的照片。

“这是我儿子,叫……。”

“天狗?”

“我去,厉害了。”

“你心里面都是它。”

“是啊,我可想死它了。”陆琛期待的搓手手:“你说它想我不。”

“哥看不了照……,”顾顺停住话头,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只活蹦乱跳的狗:“我靠……,我看见了……,它很想你,说你再不回来可能要……,它说你注孤生啊!陆琛!你什么时候有对象了!”

陆琛撒腿就跑。

儿子太关心他也不是好事。

很快,消息的版本有更新了:“顾顺还能看清不在身边的人的心思,有图就行”。

顾顺真是太神了。

明明被批了假,结果比训练还要忙还要累。

“啊啊啊顾顺给我看看我和我女朋友有没有可能结婚吧!”

“顾顺你看看我男朋友对我是真心的吗?”

“顾顺看我看我!你看看这个男孩子喜欢什么类型啊!”

……。

喂。

獬豸是惩恶扬善的,不是月老啊。

可是天生乐于助人的顾顺也不好意思走开,一一帮人家分析了个遍,结果就是一天了也没能去训练场看看自己的小观察员。

晚上筋疲力尽的回到宿舍时,小观察员李懂已经洗完澡了,正坐在床上看书。

“你回来了啊。”李懂和他打招呼。

顾顺埋进床里:“诶呦,累死哥了,干了一天月老的活儿,明儿就跟杨队说我要归队。”

“可是你这样子会方便吗?”

“没事儿。”顾顺抬眼看向李懂,正要跟人说今天干月老的不容易,忽然发现一行字从李懂心里跳了出来。

——好可爱的角啊。

——好想摸。

嗯?????

顾顺眼珠一转,于是笑道:“李懂,我的角有点痒,你帮我看看怎么回事儿啊。”

李懂瞧着他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一下子用书挡住自己的脸。

“我都听他们说了!你能看见别人的想法,我不要过去。”李懂一本正经。

“诶呀,哥看了一天都要瞎了,真看不动了,骗你是狗行不行?”顾顺佯装可怜。

李懂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乖乖的走过来了,顾顺看见他心里长了翅膀的小李懂兴奋的飞来飞去,很是满足。

哟,口是心非,还挺皮。

李懂的手很温热,顺着角传进顾顺心里。

“上面有好多花纹啊。”

“是吗,我没有细看过。”

“疼吗?”李懂低声说。

——突然长出这只角,会不会很难受?

——以后怎么办?

顾顺愣住了。别人都关心他这角的用处,只有李懂在意他疼不疼。

他的心忽然柔软下来,为这一份早已存在的热烈情感,忽然之间似乎有了回应。

这只角还挺好。

“你喜欢这只角吗?”顾顺忽然问。

“啊?”李懂一愣,随后皱眉道:“你不是不看了吗?”

“我真没看,你心里想的是喜欢我的角吗?”

还真不是,李懂反应过来了。

但顾顺怎么可能不看,小观察员心思一动一动他看的分明着呢。

——以后怎么办呢?

——不过,无论他有没有这只角,我都很喜欢他。

犯规了啊,李懂。

小观察员全然不知情,还在轻轻摸着他的角,偶尔温柔的吹一口气,问他还痒不痒。

顾顺忍不住了,翻身把人压在身下,低声问:“你是不是喜欢哥啊?”

李懂一愣,脸一下子红起来:“你……!你!”

“哥真没看你的心事,”顾顺笑嘻嘻的:“这事儿写在你脸上,写在哥的心上呢。我也喜欢你啊,懂儿。”

情到深处。

亲一个吧。

………。

………………。

“顾顺……,”李懂涨红了脸:“你……,你别试了……,这个角的位置太正好,怎么偏头也………。”

也亲不到………。

顾顺:……靠。

要不就是亲不到,要不就会戳到李懂。

他再也不要这个角了!


獬豸不能看姻缘。

顾顺能,最会看他和李懂的姻缘。




Fin.

今天yys抽卡,看着鬼灯的角,忽然思考起接吻的问题。于是从一个画面,写了一个段子。瞎写的,溜了溜了。

评论(17)
热度(414)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