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枫糖红豆》(章十二)

枫糖红豆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校园paro/师生/有私设/五万字左右完结。
 
*CP:顾顺×李懂
 
*感谢阅读。


前文走:


★12★

 

BGM:为你写诗 -- 吴克羣

 

*

 

清明节假期结束后夏天也算是正是登场。星期三那天最高气温甚至达到了三十度,李懂不得不找出了一件宽松轻薄的衬衫。

 

他坐在办公室里翻看昨晚布置下去的作业,窗外是一阵清新的风,扬起一阵落花,降落在他的窗台上。跳跃的麻雀或许和去年那个冬天肩上沾了落雪的是同一只,这一回它踩过飞扬的花瓣,看起来格外开心。罗星坐在他对面抱怨班上总有不听话的学生,让背下来的课文屁也记不住。

 

“你说我们班怎么就没有跟你们班顾顺一样对语文相当上心的类型呢?”

 

“你那是没看见顾顺的英语成绩,徐宏都怀疑人生了。”

 

正说话间忽然翻到了顾顺的作业。昨晚留了一张试卷,在默写题上,顾顺如是写道:

 

1、东风夜放花千树,我欲携懂入我户

 

2、双兔傍地走,我和李懂手拉手

 

3、春花秋月何时了,李懂是我心头好

 

李懂:“……。”

 

罗星还在羡慕李懂运气好,遇上顾顺这么个努力学习语文的学生。而李懂却是啪的合上了卷子,一本正经的望着罗星,严肃道:“其实顾顺本质上也是个混蛋,对语文持亵玩态度。”

 

这话说的罗星不明所以,但李懂没有再解释,而是兀自低下头继续看作业。可是他却又不受控制的,缓慢地伸出了手,盖住了自己微微发烫的耳尖。

 

 

下课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李懂整理好教材和试卷拎着水杯出了办公室,迎面却正碰上刚下了体育课的一班的学生。初夏的热气浅浅的笼罩在少年人们的身上,吴悠正和几个女孩子手挽着手说悄悄话,见了李懂正要打招呼,背后忽然出现的重量却硬生生的让李懂刚抬起的手被摁了回去。

 

“李老师好!”

 

紧紧勾住他脖颈的少年浑身滚烫,还有一点潮湿。少年人身上带着清新的味道,这回又带了点汗水的气息。他的声音饱满的降落在老师的耳畔,随后脱缰一般的往老师的心底里面钻。

 

是顾顺,他刚刚打完篮球,校服外套搭在肩上,蒸发出夏日里特别的热气。

 

李懂被他揽了个满怀,不得不先微微抬起头来,无奈的笑道:“没大没小。”

 

“老师人超好,才不在意呢。”

 

同行的几个男孩子都哄笑起来,顾顺轻轻松开了他一些,将话题引到了刚刚那场酣畅淋漓的球赛上。有时候男孩子们也是够八卦的,七嘴八舌的问起老师之前有没有打过球赛,下次要不要一起,顾顺兴致高昂,眉眼都是飞动的骄傲,说着自己三步上篮力挽狂澜的英雄事迹,绘声绘色逗得整个楼道都回荡着青春的笑声。

 

李懂微笑起来,听着他们兴冲冲的讲述。与此同时他微微侧眼,吴悠早已消失了。

 

真是小孩子的心性。

 

在恋爱里,完全是个占有欲极强的小兽。

 

快进班的时候顾顺故意拽着他走在后面,李懂用眼神问他想干嘛,而那男孩儿带着顽皮的笑意,微微偏过头,然后在他耳边用带着缱绻热气的低沉嗓音,轻声道:

 

“老师,你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好好看,我好想抱你。”

 

“好想亲你——。”

 

“我好喜欢你。”

 

他每一个气音都太热了,实在是太热了——,热过窗外那清新的风,灿烂的太阳,热过溽暑将近的空气,热过一切——,唯独热不过,他那颗满心都是爱的心脏。

 

抒情言论结束的一刹那也走到了班门口,顾顺眼睛一转,如愿以偿的看见了成年人因为他这直白露骨的热情表白而微微皱眉,露出了刻意隐藏羞意的表情。他狡黠的笑起来,完全是个坏孩子的模样,将双手枕在头后,他笑着拖长了声音:“上语文课了——。”

 

真是坏孩子啊。

 

刻意加重“语文”两个字,是怕老师不能会意吗。

 

李懂在他之后走进班里,还在说话玩闹的学生们说着老师来了纷纷坐回位置上,表面上摊开了书本,其实还在继续偷偷进行着方才的对话,吃一些小零食。他轻轻把教材放在讲桌上,一旁的抹布上残存着一层粉笔灰,他慢慢吞吞的拿起一根粉底,从中间折断,指尖无意识的摩挲,蹭上的灰白色将他的手指纹路一点点凸显出来。

 

他回过神来,微微抬眼,便正对上顾顺的眉眼。

 

那男孩儿也在看着他,用甜蜜且热烈的目光。

 

只这一刻也好,李懂想,能够让那份少年人独有的热情,寻找到合适的表现方式,寻找到合适的抒发对象,然后一点点最后再全部的自由的表露出来,只这一刻也好。又或许还需要很多个这一刻,但是没有关系。

 

总有一天,会燃烧殆尽的。

 

但在那之前,他都会陪在他身边,直到少年终于明白爱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懂温和的笑起来,轻轻敲了敲黑板,他说:“上课。”

 

 

昨晚的作业依次下发,顾顺高高举起手:“老师,没有我的!”

 

李懂继续板书,头也不回:“可能被我忘在办公室了,你自己去找。”

 

他不用看也知道,顾顺一定露出了欢喜的笑容,他大声的回了一句好嘞,那声音就像一大颗魔法宝球,滚落过的地方都能开出花朵,唤醒所有沉睡的生命。

 

过了一会儿他喊了报告乖乖坐回位置,摊开试卷捂嘴偷笑。老师在台上念着参考答案,张天德有一句没有听清,便凑过去看他的试卷,可顾顺却在一瞬间扣住了自己的试卷,挑眉道:“干嘛。”

 

“我看一下那个成语的解释,没听清,你给我看一下。”

 

“哪个?”

 

张天德指了指那道题,顾顺偏头看了一眼,随即把自己的语文积累本递了过去:“你自己翻,我之前记过了。”

 

“太麻烦了,你给我看一眼你卷子,”张天德无语道:“你不会没听课吧,我不信。”

 

“不给看。”顾顺翻白眼。

 

“你神经病啊,你卷子金子做的?我看一眼就变成银的?”

 

“对啊,你这不挺明白的,还问。”

 

争辩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讲台上的李老师忽然敲了敲黑板,他的衬衫衣角随风轻轻飘荡:“顾顺,你念一下下面这道题你的答案。”

 

被点到名的人应声而起,又挂上那欢喜的笑容了。张天德一脸懵,这人怎么变脸这么快?所以他真的是在听课?用一脸傻笑?顾顺真是太神奇了。

 

他或许在这一刻想不起自己刚谈恋爱时的模样了。

 

所有陷入爱情的人,都是神奇的。所有的悲伤快乐,在这场恋爱关系确定下来的一瞬间,便都有了归属,情绪的牵引,处事的方式,全部都因这场恋爱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旁人只看得见这些变化,却只有局中人才明白这些不过都是为了这一场爱情。扬起了老师衣角的风现在落在了顾顺的试卷上,纸张的一角微微飞舞,像是怀着一颗幸福的心脏,歌唱着一场浪漫深情。

 

光影落在默写题旁边。

 

温柔的李老师用红笔画了一只萨利小鸡,摆出了生气的模样,上面那句写:“小混蛋。”

 

下面一句写:“宵夜想吃什么?”

 

心细的成年人将他的试卷单独扣留在办公室,让这一场不为人知的恋爱故事里又多了一丝神秘且浪漫的色彩。他不怪罪他在试卷上写下的幼稚情话,甚至还相当配合他,给他一个同样甜蜜的回答。未成年人如同寻宝般找寻这一张写着爱情誓言的试卷,而那些情话交流的方式,像极了追寻自由爱情的大胆的人。

 

这一切对于顾顺来说,已经胜过了过去千百年里,所有的浪漫故事。

 

 

*

 

“下次不许再这么干了。”

 

“好,好——,”顾顺拖长了声音,将下巴抵在桌上,哗啦啦翻着英语单词书,笑嘻嘻的说:“我知道了,跟你保证,没有下次了。”

 

李懂从厨房探出头来,轻轻敲了敲他的头:“你给我好好背。”

 

顾顺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青春期——,y-o-u-t-h——。”

 

李懂静静地凝视了他一阵,随后重新开始忙活起少年人的宵夜。他们是存在着年龄差的恋人,同时也是师生,作为负责的男朋友和老师,李懂觉得自己有义务在各个方面帮助和照顾顾顺。生活也好,学习也是。少年人沉浸于恋爱中时很容易变得更加盲目而热烈,由此忽略相应年纪里应当担起的本职工作。所以作为一名合格的大人,他理应在其中起些作用。

 

如果徐宏能够看见此时此刻努力学习英语的顾顺,大眼睛里可能会溢满感动。他可能会觉得这是顾顺良心发现或是决心改变自我创造未来了——,但是,虽然有这么个意思,事实上倒也不尽然。因为对于顾顺来说,他意识到他这样做一来能够让李懂满意,二来,也是他在为他们的未来考虑。

 

小李老师怎么说也是名牌大学出来的研究生呢。

 

他虽然仍是少年心性,可终究不再是过于幼稚的年纪,他已经到了该考虑未来的时候。在他喜欢上李懂的时候,他就开始意识到这件事,而当李懂在他的怀里,对他说,“顾顺,我同意和你在一起了,以恋人的身份”时,他就必须,完完全全的投入到对于未来的规划和设计中去。能够跨越过年龄的差距,对于他而言已经是一件相当值得庆幸的事情,而除此之外,他不希望在于李懂有任何的差距。

 

他需要足够努力,变得足够优秀。

 

他想成为与李懂般配的人,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有充足的和他在一起的理由。

 

这样的想法让他整颗心都变得无比滚烫,疯狂的跃动,让他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起来。小顾顺擦着眼泪说,你可算是长大了,呜呜,我好欣慰啊。

 

其实他很早前就长大了,在决心义无反顾的追寻这份爱情时。

 

只是,在很多时候,——比如此刻,穿着宽松居家服的老师在为他忙前忙后的准备宵夜,并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的笑容时——,在这种时刻,他便会觉得表现出一些与年纪相当的模样,便显出他尚未长大的模样,或许也不错。

 

他可以热烈的撒娇,莽撞的索求,倚仗着大人在年龄方面的敏感和温柔。

 

他肆无忌惮的凝望着老师的身影,桌上老师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顾顺侧过眼去,上面显示的是“外婆”。

 

李懂平时都是叫“姥姥”的,怎么备注是外婆呢?

 

他有点疑惑,而厨房里李懂也听见了声音,问他是谁,顾顺拿起手机回答道:“是姥姥——,你怎么给备注的是外婆啊,是不是最近看剧看的?要我帮你接吗,我好久没见过姥姥啦。”

 

厨房里忽然安静了一下,李懂擦着手匆匆走出来从他手里接过手机:“我去接一下,你看着点儿锅里的粥。”

 

“啊,好,那你帮我跟姥姥问个好。”

 

成年人没有回答,朝着洗手间走了过去。

 

他似乎不太想让我和姥姥讲话?顾顺皱了皱眉,难道是……,姥姥要他去相亲?于声家的小闺女被李懂以“工作太忙”为理由婉拒了,不代表之后就不会有张声的小闺女赵声的小闺女啊。顾顺一下子生出一些危机感。不行,李懂现在已经是有男朋友的人了,顾顺想,我护食的很,我一定得想点什么办法。

 

少年人心思凌乱,而成年人已经挂了电话走了出来。他面色如常,顾顺却憋不住话,问道:“怎么了?”

 

“家里有点事儿,你过来盛粥。”

 

顾顺乖乖跟上去,说的话却很不乖:“你是要去相亲吗?”

 

李懂一愣:“什么?”

 

“你背着我去打电话肯定是有事儿瞒着我,”他笃定道:“你是要去相亲吗?我不同意。作为你的男朋友,我不同意。”

 

“噗,”李懂笑了起来:“相什么亲,是我家里一个远亲,找不到工作,托我帮帮他。”

 

“那你为什么不在我面前打?”

 

李懂递给他一只白瓷碗,闪动着剔透而纯粹的光芒。

 

“顾顺,”他说:“有时候,成年人之间的事情是很坏很脏的,我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纯粹温和,我也有许多羞于启齿的事情。但是,我不想让你听到或是看到,仅此而已。”

 

少年人微微垂眼,他比老师高了小半头,看起来像一位超级英雄。

 

他低声回答道:“没关系啊,你要相信我总会长大的,总会和你去面对一切的。所以不要担心我,也不要忽视我。”

 

*

 

李懂平日外出基本上都是带着隐形的,在家里才会带上黑框眼镜。他是典型的童颜类型,因而在黑框眼镜的映衬下倒是更像一个与顾顺一般年纪的少年。太有欺诈性了,顾顺偷偷想,这分明不是二十六七的人该有的模样。不过,如果他们真的年纪相当,会不会……,李懂会不会更好追求一些,他们的恋爱会不会更为炽热呢?

 

宵夜是芳香四溢的水果粥和形状可爱的小包子。

 

“一会儿再背,先吃饭。”

 

李懂把他的作业和单词书整理好放到一边去。

 

“好香啊,你用的什么?”

 

“苹果,水蜜桃,还有一点柠檬汁。”李懂把包子推过去一些:“吃点这个。”

 

顾顺笑嘻嘻的眨眨眼:“你喂我。”

 

李懂失笑,捏捏他的鼻尖:“别闹,快吃。”

 

“那我喂你好了,”少年不由分说的举起勺子凑过来,眼睛里像是点着一盏长明烛般,光芒璀璨:“张嘴,啊——。”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

 

“可你始终都是我对象啊。”

 

他理直气壮义正言辞,而成年人终于松动了眉眼,凑过来含住了那一勺甜蜜的水果粥。

 

或许,若是他们年纪相当的谈了一场恋爱,会有更多更为纯粹的悸动,少年人之间的欲语还休都是赤诚和滚烫的热情,有时软的像一颗棉花糖,有时候都是刺。可是如今这样,或许也不错。

 

李懂永远是柔软的,可以包容一切的柔软。

 

柔软到,一下子就把一切叫嚣的情感,柔化成了细水长流。

 

 

顾顺眨眨眼,温柔的大人睫毛在镜片后一颤一颤。他忽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终于不受控制的伸出了手,轻轻地却坚定的握住了老师的手腕。

 

他凑了上去,将一切无声的喜欢落在那片唇上。

 

 

*

 

“老师,我跟你讲一件事。”

 

“……快背单词。”

 

“讲完再背好不好。”

 

“……。”

 

“懂儿老师,”少年人狡黠一笑:“下次接吻时,可以摘了眼镜吗,它咯着我,害得我亲你亲的好不方便。”

 

 

 

若他不能成为这天下第一个吻他的人,就让他成为他余生里唯一的,能亲吻他的人。

 

TBC.


仍旧忍不住放出来……,要不干脆放完算了……(生出了窗本之意。

评论(21)
热度(184)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