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无处不爱》(01/02)

无处不爱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ABO/破镜重圆/先婚后爱。

*军盲,私设如山。

 

*CP:顾顺×李懂。

 

*感谢阅读。

 

 

01.

 

*BGM:Counting Sheep -- SAFIA

 

 

                     重逢分两种,一是鲜花,二是牛粪。

 

*

 

五区东城巷里有一间火锅店,锅底油的很,蔬菜种类不全,也都是不新鲜的货色,丹尼尔对这种食物完全没有兴趣,无论顾顺怎么和他吹捧他都不屑一顾。但是此时此刻,他宁愿去吃火锅,也不想和李懂大眼瞪小眼。

 

“你要喝水吗?”

 

“滚。”李懂头也不抬。

 

“这两个小时里你对我说了七十九个滚,我还是个未成年人,你这样很不利于我的身心健康。”

 

“毛没长齐就跟了顾顺一辈子也算完了,还搞什么身心健康建设?”

 

丹尼尔耸肩:“好吧,我们都很欣赏他的不要脸。”

 

“我不想和你聊天聊顾顺。”

 

“我也不想,但是我把你放了会被他当靶子的。”

 

“你让他来见我。”

 

“……我们还是聊天吧。”

 

李懂皱了皱眉,丹尼尔又开始满嘴跑火车。果然人类在某些方面具有强烈的共通性,拥有湛蓝色瞳孔的外国人八卦起来也颇像围着菜市场打转的无聊大妈。然而这对于他来说太有利了,未成年人果然是未成年人,除了跟顾顺学不要脸以外什么也学不来。李懂悄悄的伸出手摸了摸反绑在他手腕上的粗麻绳,只要再一点,他就能把它割破了。

 

丹尼尔虽然看起来要比他高,但戒备性并不强,也许是这支队伍里上下宠爱的小孩子,看起来并不是很有经验。胜利天平更偏向自己。李懂将袖口藏着的小刀片又向前伸了伸,然而在碰到麻绳的一刹那,丹尼尔突然倾下身,朝他靠了过来。

 

“你果然这么干了。”丹尼尔露出一个有些苦恼的表情,他抽走李懂手里的小刀片:“是因为我们这是头次见,所以没什么默契吗?你害的我赌输了,要给顾顺二十块钱的。”

 

李懂面无表情:“我对和小孩子培养默契毫无兴趣。”

 

“好吧,可能你比较喜欢和顾顺培养默契——,呃,我说的不对吗你为什么踢我?”

 

“滚。”

 

“八十了——,是顾顺告诉我你会这样做的,他说你这么干过好多次,”丹尼尔把玩着刀片:“你每天都把刀藏在袖口里吗?不会觉得危险吗?我觉得正常的科学家是不会在自己的袖口里藏刀……。”

 

大门忽然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动。

 

李懂抬起眼。

 

真是来得巧不如来的早,操。

 

顾顺穿着一身黑衣,将伞收好后立在了墙边。他的手里拎着一个纸袋,一面走一面掏出来一个盒子。

 

“丹尼尔,我有没有告诉你反派往往会死于话多?”顾顺把那个盒子扔给丹尼尔,随后走到李懂身边,他微微倾身,从李懂的手中抽出第二片小刀片,他笑着看向丹尼尔:“收好你的蟹肉汉堡,记得把饭钱和这堂课的学费一起给我,叫声爸爸可以打半折。”

 

随手把刀片往后一扔,顾顺补充道:“还有你输了,二十,这个不打折。”

 

丹尼尔扁了扁嘴,忽然做了个鬼脸:“李懂长得可真好看,就像你们中国古话说的那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顾顺,”李懂皱了皱眉:“他的中文谁教的?”

 

“我自学成——,好吧是顾顺。”丹尼尔摊手:“你觉得我夸的不够好?”

 

“那是形容女人的,哥再教你一个,李懂这张脸叫,——倾顾倾顺。”顾顺低声笑道:“看在你夸的比较真情实感的份上,二十免了。”

 

“妙极了,”丹尼尔笑起来,在李懂冷漠的注视下,他耸耸肩稍微收敛了点表情:“好吧,顾顺,祝你和冰山美人百年好合。”

 

他一面和蟹肉汉堡玩抛起落下的游戏一面哼着歌走了出去,还不忘把刀片踢的远远的。仓库大门开启时传来一阵淅淅沥沥的雨声,而在他离开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不过,”顾顺又从纸袋子里取出一杯热牛奶,他一面撕开吸管包装一面说:“你在哥心里是无价的。”

 

“哦,”李懂放弃挣扎,向后一仰头:“多谢啊。”

 

“纯牛奶,喝一口。”

 

“乳糖不耐。”

 

“真的吗,”顾顺蹲到他面前,将吸管递到李懂唇边,眼睛晶亮,在灰暗的仓库里像一道火光:“可是我们没离婚之前,你每天晚上都要我煮牛奶给你喝。难道七年过去了,你因为没有我的照顾,变成了一个脆弱的小朋友?”

 

李懂带着微笑咬住了吸管,猛喝了一大口:“如果我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理智的人质,应该明白,在能基本确认食物安全的情况下,保证进食进水,保存体力,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但是——。”

 

“顾顺,你把我当人质了吗?”他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想清楚点。”

 

“也是,一区的精英科学家应该跟五区的雇佣兵应该无冤无仇才对,不过,”顾顺垂下眼,盯着吸管上的咬痕,低低笑道:“我们可不一样啊。”

 

他侧过脸,轻轻理顺着李懂的头发,后者别过脸不想看他。这反应在他预料之中,让他的心微微一钝,却仍然保持着桀骜的笑容,顾顺说:“我是你前夫。”

 

 

*

 

上午七点整,赵博士的团队从一区出发,前往六区无人区进行野外实验。

 

二零三五年,社会资源和自然资源消耗已经达到顶峰,政府不得不划分出五个区域,按顺序投入不同等的资源。社会精英们理应享有最高最好的待遇,成为一区住民。而五区鱼龙混杂,已经是政府监管外的区域。只要没有动乱,政府对于这里将始终保持不闻不问的状态,任凭这里的下等居民们繁衍生息。

 

按照既定计划,他们将在下午三点到达六区。李懂将穿着白大褂,带着护目镜,在无人区取泥土样本,举着盛着晶莹液体的小试管。而一切结束之后,他还得回到家去给儿子准备可乐鸡翅,做一名像曾子一样合格的父亲。

 

但计划始终是计划,如果一切能按着计划走,他现在就不会被顾顺绑在这里。

 

“你赶紧给我松开。”他终于有些烦躁,瞪着正在吃冰淇淋的顾顺。

 

“真不行,”顾顺转转勺子:“我还没搞清楚到底是谁袭击了你们,给你松了你跑了,万一再来一批我还没来得及去救你,不就很尴尬?”

 

“那你出去两个小时干嘛了?”

 

“买饭啊,你知道在五区买个蟹肉堡热牛奶多难么。”

 

“这对于你来说,其实是小事一桩吧,”李懂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两个小时,你是重新回了那片森林吧?”

 

在靠近五区的森林外,团队遇袭。李懂名义上是科研人员,实际上主要任务是保护研究所人员的安全。赵博士现在是研究所的半条命。然而突然的袭击,带着一堆重要资料的赵博士却失踪了,而他本应该去搜寻,哪怕只能捡到赵博士的空烟盒,他都觉得要比现在和顾顺在这里对峙要强的多。

 

“你还跟以前一样,我说什么也不信。”顾顺笑了笑,把吃空的冰淇淋盒扔进垃圾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映过他棱角分明的面庞,闪电的轰鸣将他的声音盖得模糊不清:“你从来都不信我,所以就算我告诉你这杯热牛奶在五区卖三百块钱,你都不信。”

 

“你有值得我信的地方吗?如果你有,现在你应该在一区的——。”

 

“懂儿,”顾顺打断他,他仍然用相当亲昵的称呼呼唤他,可是声音却浸染沧桑:“我会送你回去,但并不是现在。”

 

他走到他面前,轻轻帮他松了绑,然后在李懂将要做出反抗的一刹那把他整个人摁在了椅子上,缓慢的摩挲着李懂的手腕上麻绳勒出的痕迹,他的手心一片冰凉,而李懂的手腕却是一片灼心的滚烫。

 

他贴近李懂的耳朵,微微叹息。

 

“不是现在,”他说:“不是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你的现在。”

 

李懂深吸一口气,他垂下眼,看见顾顺的小臂内侧纹着一只蓝色的飞鸟。

 

很久之前,久到他们还享受着结婚证带给他们的福利和快乐时,李懂记得,那里应该是一只腾空的蛟龙。

 

 

02.

 

*BGM:Don’t Leave Me -- BTS

 

                     生存是打怪升级,爱情是除了听天由命,还靠后期努力。

 

 

*

 

如果说六区是荒无人烟的代名词,那么五区就是脏乱差的典型。

 

李懂坐在仓库门口的小凳子上看着丹尼尔洗车。大雨刚刚结束,天空却没有被雨水冲洗后的纯净,仍旧是黯淡无光。空气中浮动着一股腥气。不单单是雨水,还有血液的气息。李懂皱了皱眉,他素来讨厌这种味道。

 

“这儿离刑场挺近的。”丹尼尔说。

 

“刑场?”

 

“嗯,黑市的刑场,他们刚刚处决了一个倒卖信息素的人。你去过黑市吗?”不等李懂回答,丹尼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一定没有去过,一区是不会有黑市的。我听说在一区,资源都是分配的,荣誉越高,身份越显赫,得到的就越多。”

 

“你不觉得你问一个国家机构的人关于黑市的事情,他会很难给你解释清楚?”

 

李懂笑道。丹尼尔果然是个没什么实战经验的人,他猜测他还只是这支雇佣兵的预备人员。一区怎么可能没有黑市,里头贩卖的东西或许和五区有些差别,但肮脏程度绝对是不分上下。

 

“好吧,”丹尼尔耸耸肩:“看起来我只能听你给我科普原子质子和以太的奥妙。”

 

“你还知道以太?”

 

“顾顺告诉我的,他说你以前每天都围着这些东西打转。不过我也知道许多事情,不用别人告诉的那种。”

 

“举个例子?”

 

“我该叫你嫂子。”

 

李懂抄起一边的水杯扔了过去,丹尼尔接了个正着,顽皮笑道:“顾顺喜欢凶的,我要去告诉五区暗恋他的所有人——,从alpha到omega,他人气很高。”

 

“顾顺有没有教过你一句中国的古话,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李懂说着站起身,朝着丹尼尔走去。

 

“还真没有,什么意思?饭怎么能乱吃了,不会坏肚子吗?”

 

“或许,看个人体质。但是乱讲话,就不止坏肚子那么简单了。”

 

“会怎样?”

 

“会死。”

 

李懂面无表情,趁丹尼尔没有反应过来,他劈手夺下少年手中的水管,对着丹尼尔喷了过去。然而丹尼尔如同有预料一样猛地低下来身子,只做了简单排污还带着腥臭气味的水毫不客气的全喷到了他身后的顾顺身上。

 

“虽然顾顺没教过我这句,不过他教我一句愿打愿挨。”丹尼尔笑嘻嘻的跑了。

 

李懂甩下水管拧上了水龙头,再回头时顾顺正在甩头上的水,他把手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脸瞬间皱成一团。

 

“好大的欢迎礼,我觉得我们该礼尚往来一下,”顾顺张开双臂走过来:“来抱一个。”

 

“滚,臭死了。”

 

“看来丹尼尔今晚没饭吃了,”顾顺笑道:“如果你讨好我一下还有得吃,不然你那份也飞了。”

 

李懂完全没兴趣和他开玩笑,他坐回凳子上:“修好了吗?”

 

遇袭的时候他们和研究所总部的联系信号就彻底中断了,而在交火中他的通讯器也出了故障。

 

“还没。不过就快了,”顾顺自觉站到离他远一些的地方:“羽毛挺聪明的。”

 

“我很赶时间。”

 

“不珍惜和我的时间吗?”

 

“顾顺,”李懂抬起眼面色平静的注视着他:“我们离婚七年了。”

 

顾顺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也是。”

 

*

 

七年能有多久?

 

种下的作物能开花结果好几轮,精装修过的房屋满满都是人生活过的破坏痕迹。历史书能再厚上几十页,那时alpha和omega还实行婚姻匹配系统,哪像现在,一区包办,五区滥交。

 

七年听起来有点长,实际上过起来却相当迅速。感情能再时间的跌当中生生灭灭,存留,停止,几乎都是一刹那的事情而已。这一刹那可以用快乐和幸福来定义,同时也能被疲惫和烦躁形容,究竟怎么来表述,主要看当事人的心意。

 

李懂很少去回忆这七年,他觉得顾顺也应当如此。当他们一人拿一本离婚证从高楼中走出,在路口毫不犹豫的分别时,他认为他们两个人都应该有不再相见的意识。他讨厌欺骗,就像顾顺讨厌那些条框的束缚一样,这是一个道理。他很早之前就思考过,完全不搭调的两个人怎么会被婚姻匹配系统配到一起,就像思考资料上写着爱看古典歌剧的顾顺怎么婚后完全是个朋克爱好者一样。他疑心这是系统判定的失误,但七年后他明白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他懒得再去回想那过去的一些,唯有看见儿子李准的面容时才会生出一些恍惚和许多复杂的情绪。这种感觉会让他对于自己始终坚信的一些事情发生动摇,他认为改变应该是朝着所期望的好的方面发展,但儿子却用长相越发酷似某个人的方式来告诉他,有时候改变就是让你在面对熟悉的实物时,改变曾经的心境。

 

将喜欢磨成厌倦,把爱磨成恨。七年似乎足够了。

 

守好自己的一切,让对方无法抢走,立下这样的决心意志,七年似乎也足够了。

 

就算顾顺还像从前一样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淇淋,那也不能证明他还是从前的顾顺。就算他根本没有乳糖不耐症,依旧把晚上的一杯牛奶当做日常必需,那也不能证明他还是从前的李懂。变化是相互的,这种事不分你我。

 

*

 

他们从五区出发那天依旧是阴天。李懂向研究所报告了现状,但有意隐瞒了关于五区和顾顺的一切。他不愿在和他扯上关系,他坚信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碰面,在这短暂而漫长的余生中。

 

车载音乐放的是某支小乐队的爱情歌曲。

 

“我记得你以前开车爱听相声。”

 

“你记错了。”李懂说:“我开车从不听歌,麻烦你看点路,不要再看我了。”

 

“你不看我也能知道我在看你吗?”

 

“我不是瞎子,也不说瞎话。我不骗人。”

 

他余光瞥见顾顺扶着方向盘的手一僵。

 

“好吧,”顾顺低声道,他侧过头看了看天:“好像又快要下雨了。”

 

天色一片昏沉,卷起的狂风略过公路两边的树木。五区的公路破的不成样子,车开的很颠簸,倒退的景色混乱不堪。李懂忽然意识到,在这七年里,顾顺是一直都在看着这样的风景吗?

 

压抑,低沉,充满死亡气息。

 

他皱了皱眉,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去在意这样的事。他只好重新闭上眼,有些事情或许不去看就不用去在意。车内再度陷入沉默,乐队的歌快要结束时,车身忽然又剧烈的颠簸了一下。

 

“你能好好看路吗?”李懂转过头。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一种带有错愕情绪的表情浮在顾顺的脸上。

 

车上的信号格忽然极速消失。

 

李懂顺着顾顺的目光看过去,心里只有一句我靠。

 

那是个什么东西……。

 

身形高大,虽然佝着腰背,但粗略估计也至少有两米左右,它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土和枯枝残叶。浑浊的双目缓慢的转动着,不断有粘稠的液体从它的身上滚落,渐趋露出森森白骨。它横亘在路中间,呲出了巨大的牙齿。

 

“李懂……。”

 

他听见顾顺压低了声音喊他。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但绝对不是海绵宝宝和派大星,”他说:“听着,我的车改造过,一会儿我喊三二一,你就拉着我的手,跟我一起跳出去。”

 

他转过头,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懂。

 

“跟我一起。这一次,相信我。”



TBC.


因为写的太烂,此时此刻作者本人无话可说。

所以你们比较喜欢这个版本还是旧的?主线差异不大,但设定差异巨大,很多地方也就都不一样了。

旧版在这里:


以及网易云歌单“咕咚无处不爱”日常更新,大家听听歌,文就随便看看算了……(。


评论(24)
热度(33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