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枫糖红豆》(章十三)

枫糖红豆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校园paro/师生/有私设/五万字左右完结。

 

*CP:顾顺×李懂

 

*感谢阅读。


前文走:


★13★

 

*BGM:When You Sleep -- Mary Lambert

 

 

                  我做了一个梦,缱绻间,与你修得共枕眠。

 

*

 

顾顺起初计划着在五一期间和李懂一起出门旅游,奈何小长假从来都是高峰期,他只得作罢,但仍然缠着温柔的老师,直到老师答应他和他在暑假期间一起去看海。

 

“不过暑假开学你就高三了,得加倍努力。”

 

“我知道我知道,”顾顺从后面抱着李懂,他的下巴埋在李懂的颈窝,看起来像一只巨型犬:“你放心好了。”

 

他呼吸温热,喷洒在李懂的皮肤上。小孩子有天生的优势,尤其是在年龄方面,有充足的条件和理由来博取成年人的关爱。只是这种索求,不仅仅可以出现在恋爱关系中,兄弟父子,同样可以。

 

……同样可以。

 

但李懂从未拒绝过他无度的索求。在既定的分开的结局到来前,他想要尽可能的多给顾顺一些甜蜜和幸福,多满足顾顺一些。

 

因为这场恋爱在他生命里是以倒计时的方式存活着的,即使他们之间仍然保持着如此热烈的关系,也保不齐哪天会来一场兜头冷水。但他希望时间可以走慢点,又希望倒计时感觉结束,让一切早日归零复位。

 

在顾顺还没有意识到,一个成年人灵魂深处的不堪之前,一切都该早点结束。

 

 

 

星期四星期五月考,依旧是中午考完就放月假。顾顺从星期二晚上就开始兴冲冲地计划他们的约会。李懂不得不把他的手机收走:“你先给我好好复习。”

 

“正常恋人都是会约会的啊,”顾顺把笔立在桌子上,推倒又立起,循环往复开起来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但他仍然用星光璀璨的眼睛注视着李懂,那里藏着许多的期许:“你不想和我一起出门约会吗?”

 

“五一的时候不是回姥姥家看咕咚了吗?”

 

顾顺扁扁嘴:“那不能算,大家只把我当成你的学生而已啊,更何况还有人给你介绍女朋友,而你都没有说什么拒绝的话。”

 

他看起来有些不满,下巴抵在椅子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李懂:“我说的约会,是我们一起,以恋人的身份出门。就算是简单的看看电影吃吃饭也行,只要对象是你,只要我们像所有的普通情侣一样就行。”

 

李懂叹了口气,浅浅笑道:“好吧,这件事我道歉,但我的确不是很方便去……,回绝他们。还有,约会可以,不过要等你今天复习完再计划。”

 

“我知道你有很多无奈的事情,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顾顺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他终于满足的笑了起来,但他将这些喜悦偷偷收进了心脏深处的恋爱记录瓶里,继续他那青春气息洋溢的告白:“我可以和你分担很多事情,只要你愿意,你允许,而不是一味的躲避和逃离我,我什么都愿意和你一同面对。”

 

未成年的初衷或许是说出一句甜蜜的誓言与真心实意的劝慰,但成年人却只把这些当作幼稚的情感流露,这种情感是无知的,对于未来的一切毫无估计和计划。李懂走近他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好,谢谢你。不过现在你还是个未成年人,主要工作是先成功完成这次月考。我去给你煮牛奶。”

 

他没有等待少年人的回答而转过身自顾自的离开,以至于没有看见那男孩儿凝望着他背影时露出的如同秋日暖阳照射下深潭般的目光,没有看见那男孩儿轻轻伸出手,摩挲着他曾触碰过的衣领。

 

而事实上,即使他不曾看见这些,他也能猜测到或是感受到。因为这些隐秘而挣扎的情感,在某一刻是那样的相似,就如同,顾顺的衣领明明是那样的平整,可他仍旧无法克制的伸出手,如同掩盖下一切整理好一切一样的触碰了他的衣领,彷佛如此便可以忽视汹涌的心潮。

 

他刚刚走出房间,身后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再回神时,顾顺已经从他身后将他紧紧揽进了怀里,少年人的小臂坚硬,线条流畅,心脏紧紧贴着他的背,跳动生出的热气钻进他的四肢百骸。

 

他的头发蹭过他的皮肤,像是要拂去所有的尘埃。

 

“李懂。”

 

他叫了他的名字,意味着这一刻他不会再把他看成自己的老师,看成一个大人,他在争取,在宣判,在通知他,自己和他一样是一个男人,是一个可以为了爱情献身的男人,是一个希望在这场恋爱中获得平等地位的男人。

 

顾顺收紧了手臂,湿漉漉的热气在李懂耳边晕开。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他轻轻阖上眼:“愿意和你面对一切的,喜欢你。”

 

李懂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看见一阵浅薄而潮湿的雾气从他的心口里飘了出来,化成了一阵同残荷一起叹息的雨。

 

“嗯。”

 

而他只是声音低沉,如此回答。

 

*

 

星期五下午的时候,顾顺在办公室陪着李懂判了一下午的试卷。窗外是五月初的阳光,柔软而温热。

 

办公室除了罗星和他,剩下的老师都离开了。李懂是素来尽职尽责,而罗星则是因为没有对象也不用考虑家庭,单身的人想要获得生活快乐,要么就是及时行乐要么就是埋头工作,毕竟一中有着“当天考完当天出成绩”的变态规定,罗星愿意假装敬业一下。

 

不过,罗星抬起头看向对面一直盯着李懂养的仙人掌:“大侄子怎么来了?”

 

“跟李老师一起关爱空巢老师。”顾顺笑嘻嘻的说。

 

“反了你?信不信我看见你卷子给你作文打不及格?”

 

“作文是我们李老师判的,”顾顺转过头看向李懂,像个等待夸奖的小学生一样,笑容雀跃:“对吧?”

 

“还真是。”

 

罗星咂舌:“得,一班老师领着一班学生欺负五班空巢老师,真是太惨了。为了补偿我,顾顺你下楼给我买杯绿茶去。”

 

“有跑腿费吗?”

 

“你还找老师要钱?你很皮啊。”

 

李懂憋不住笑了起来,从钱包里翻出零钱递给顾顺:“我要一杯百香果,你可以给自己买杯圣代,不过只许买小份,不然会坏肚子。”

 

顾顺把钱推了回去,站起来伸个了懒腰,他又将手搭上老师的肩膀轻轻捏了两下:“我请你,罗老师那份改天要再给李老师请回来啊。”

 

他嬉笑着跑了出去,还朝着罗星做了个鬼脸。

 

门关上了,办公室又恢复了宁静。窗外的阳光忽然燥热起来,鸟鸣声也变得怏怏的。李懂缓缓收起微笑,罗星低声道:“真是个孩子,无论心变得多成熟,看起来都是无忧无虑的样子。”

 

“其实做个小孩子也挺好的,”李懂说:“人们总是很羡慕小孩子。”

 

“但做一个小孩子也有很多苦衷,就像现在,他想把你们的关系昭告全天下,可惜并不能,”罗星抬头看向他:“你们在一起了,是吗?”

 

“没打算瞒你,因为知道瞒不住你。我还在想哪天你会跟我说你发现这件事了呢,比我预想中的早了点。”

 

“他看你的眼神太炽热了,烧的我都快中暑了。建议你们小心点,毕竟现在的人心思乱的很。”

 

“的确乱的很,大人孩子都是。”李懂停下笔,他摩挲着手中的试卷,这字迹他再熟悉不过了,是顾顺的。男孩子的字不算太清秀,却工整有力,一笔一划刻在他的心上:“所以,还得请你哪天帮忙扔点冰块儿进来。”

 

“现在不算是王母娘娘了,还有这么大压力?看来跟小孩子谈恋爱还挺辛苦。”

 

李懂知道罗星还记得放寒假时的聚会上他的自嘲,他浅浅笑了笑,慢慢转过脸,恼人的柳絮消失在春末,而夏天的到来不可阻挡。世界上所有顺应时势的东西的到来,或许都是不可阻挡的。

 

“我想做他的喜鹊了,帮他搭一座桥,送他去属于他的好地方。”

 

“没想过那地方有可能应该有你吗?”

 

“想过,但是——,很快,他自己就会明白,我根本不该出现在那个地方,”李懂收回目光,给顾顺的作文打了个中规中矩的分数:“那是独属于他的,我没有资格去。”

 

*

 

空巢老师罗星担任起上传成绩的重任,其中缘由顾顺并不关心,此时此刻他坐在李懂的副驾上,只关心他们的晚饭去哪里吃。

 

“上次张天德跟我说恒北街新开了一家粤菜馆,你喜欢吃粤菜吗?我从微博上看了看评价还行。要不去吃自助?我有优惠券。或者还是去德庄?你想吃什么?”男孩子兴致勃勃的盯着他。

 

“都行,你看一下有没有什么电影是你想看的。”

 

“看最晚的那场行不行?有个悬疑片,午夜场,刺激,看不看?”

 

“可以啊。”

 

“那如果你害怕了可以钻进我的怀里,”顾顺笑嘻嘻的张开双臂:“这是你的男朋友的职责。”

 

“那要是你害怕了呢?”

 

“我不会害怕,因为我要保护你,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害怕的。不过如果你想鼓励我变得更勇敢些,你可以亲亲我。”

 

大男孩儿挑挑眉,得到了老师在他额头上轻轻的温柔的一个弹指。

 

最后是去了商业区某家商场的美食区的一间主题餐厅,顾顺还在长身体,李懂点了不少招牌菜。顾顺摸出手机一张张的拍照,看起来兴致很高。餐厅人已经很少了,他们坐在一个灯光偏暗的角落里,并不引人注目,而这也就给了少年人很好的犯罪时机,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他微微倾身蹭掉了老师唇边的酱汁,然后一点点舔干净。

 

少年人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亲昵和热情令李懂微红了脸,他侧过头,轻咳了一声。

 

“没有人看见的。”顾顺信誓旦旦。

 

“但也不能在公共场合做这种事情。”

 

“可是我喜欢你啊,”那男孩儿说的理所当然:“所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什么都想做,老师太好了,太可爱了。”

 

他毫无条理的表白,每一句话却只会让老师生出一些凄凉的犹豫不舍和挫败。然而成年人素来会收敛感情,所以他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继续给顾顺夹菜。

 

“你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也会这样照顾对方吗?”顾顺忽然说:“煮宵夜,夹菜,无论对方做了什么幼稚甚至是有些无理取闹的事情,你都永远这样温柔,永远都是包容一切的模样。”

 

李懂大概回想了一下:“或许吧,我记不太清了。我只谈过一次恋爱。不过,既然是恋爱的关系,温柔和包容是应该的,只要不失去原则就好。”

 

“那你会为我失去原则吗?”

 

晦暗的灯光下顾顺的眼睛一闪一闪。

 

“我已经为你失去原则了,”他回答道:“你比我小,是我的学生,还是个男孩子。”

 

他看见顾顺的嘴角一点点弯了起来,那对虎牙像是跃动的音符,弹奏着欢快且浪漫的乐章,恨不能告诉全天下此时此刻主人的喜悦之情。

 

“你就是这样——,就是因为你一直这样,所以我除了越来越喜欢你之外毫无办法。”顾顺凝望着他:“而且我还会嫉妒,为什么在我之前,就已经有人得到了你这份喜欢呢?是谁啊?能告诉我吗?”

 

“你又八卦老师啊?”

 

“这可不是八卦,我是在关心我男朋友的情史,恋爱中的人都是如此。”

 

“是我学姐,”李懂想了想:“我大三的时候和她谈的恋爱,但是后来她出国了,所以也就分手了。”

 

“她好看吗?”顾顺说:“和我比。”

 

“为什么要和她比?你是男生,她是女生。”

 

“你以前说过喜欢人是不分对象的,”顾顺一本正经:“所以,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的性别差异,而是——,你曾喜欢她,而现在喜欢我,那么你更喜欢谁一些?”

 

他眼睛眨也不眨,分明是在等李懂说一句是你。

 

而成年人微微笑了起来,他摁下自己开始收缩的心脏,将里面溢出的酸涩一点点装了回去,掩盖住那些忽然纷涌的疼痛,他低声道:

 

“我更喜欢,真正站在我身边的人。”

 

 

*

 

午夜场同时上映了一部科幻大片,但顾顺和李懂对于这种电影都有点兴趣缺缺的意思,因而还是同之前商量的一样买了那部悬疑电影的票。放映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顾顺把位置选在了正中间,他们并肩靠在一处,荧幕的光亮打落在他们的脸上。

 

故事讲的是一个恋父情结的女孩策划的一场完美杀人事件,为了永远的拥有自己的父亲,她几乎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有几个地方实在太过血腥恐怖,配乐更是诡异非常。顾顺小声道:“你害怕吗?”

 

“还好。”

 

“那你什么时候会害怕?”

 

“干嘛?”李懂失笑。

 

“我想抱你啊。”顾顺理直气壮。

 

李懂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轻轻伸出了手,顾顺敏锐而迅速的握住了。李懂听见他满足的轻笑了一声。

 

快到结局时顾顺忽然问:“这也能过审,是不是说明我们的电影事业进步了?”

 

“也许是。”

 

那些在正常人眼里看似畸形的爱,其实本质上都是爱,仅仅是因为爱的对象不符合人们的常规认知,就被打上肮脏和变态的名号,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所谓文明的社会之下对人性的践踏和伤害吗?电影的最后女孩子紧紧抱着父亲的尸体失声痛哭,她说我终于拥有你了,永远的拥有你了,可你却再也听不见我说爱你了。

 

顾顺有些唏嘘:“太遗憾了,你有没有觉得她爸其实也喜欢她?”

 

“或许吧,不过故事终究是故事。”

 

“的确,不过,”男孩儿侧过脸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好在我们之间不是一个为人议论或观看的故事,而是人生中真实发生的一切。”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们在一起了。”顾顺握紧他的手,星空下两个人并肩朝着停车场走去,一路上是夏初清凉的风和缠绵的路灯,光亮将他们的身影合并在一处,世界忽然间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感觉太真实了。”

 

顿了顿,他又道:“你会觉得我是因为什么缺爱或者恋父才和你在一起的吗?不论你是否曾这样想过,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就是因为喜欢你,和我本身的过去毫无关联。你相信我吗?”

 

“……,”李懂对上他的眼,微笑道:“嗯。”

 

“那,你相信我喜欢你三年了吗?”

 

顾顺停下脚步,微微垂头,用他明亮的眼睛安静的凝望着老师:“我上初三的时候,你用我们班讲一场公开课。我是年级里出了名的差生,然后你提问了我。”

 

李懂默默的收紧手指,少年的叙述与他听过的版本渐渐重合,只是更为浪漫,也更为……。

 

真诚,而盈满了爱意。

 

“你说,‘很好,这是我教这一课听过的最好的答案了’。我想你没有骗我,也不是为了让这一场公开课完美无缺,因为你的眼睛太温柔了。”

 

“但我也不是因为你的夸赞而动心的——,而是,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曾做过一个梦,梦里的人是谁我看不清,但我记得他从光芒里走来,点亮了我所有的孤独的日子,他很温柔,很善良,他拥抱了我。”

 

“我曾以为这只是一场梦而已,但是后来,我遇见了你。”

 

顾顺深吸一口气,然后他低下身,紧紧的抱住了李懂。成年人被他收进怀里,如同一件珍宝。李懂微微抬眼,看见了一片灿烂的星辉,街边的垂柳像是一场依依惜别的梦,不愿意挥别那些沉默却珍重的情感。

 

“李懂,”顾顺说:“不要离开我,永远别。我不能……,没有你。”

 

他的声音落在五月的夜风里,越飘越远,飘回了宇宙,飘回了天边。顺着成年人暗中搭起的鹊桥,飘到了成年人眼中,独属于少年人的地方。

 

 

*

 

“那是他初三时候的事情了。他头一次回到家那样开心,他说妈妈,我的梦好像成真了,我遇见了一个老师,特别的好,特别的温柔。”

 

“他说,我好喜欢这个老师,他说他叫,李懂。”



TBC.


快了,就快……了,本来今天就该……,但太晚了,就……,祝大家好梦。

评论(21)
热度(177)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