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彦丞#《绯闻男友》(03)


绯闻男友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总裁俊×明星丞,现代AU,同性可婚设定,私设众多,中篇连载,情敌变情人+先婚后爱。

03.

*

从性格角度讲,范丞丞不是一个喜欢回忆过去的人。无论过去是好是坏,他都并不愿意沉溺其中。这和范奶奶从小的教育有关,他习惯性朝前看。

但林彦俊的出现很显然是要和他的习惯对着干。他坐在副驾上,与林彦俊保持着得体的距离,流动的空气却让他们在无形中靠得那样近,因为林彦俊身上的草木调香水味道是如此的明显,而他记忆深刻,这一款香水是林彦俊高中时候就在用的。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事还不曾变过,它们未经更改的状态有的在他预料之中,而还没有展示给他的,他猜测,或许也不曾变过。

在范丞丞二十八年的人生里,他自觉自信慢慢能够掌控所有的事情,但涉及到林彦俊时他常常强迫自己不去思考,因为他知道掌控难度的大小,故而从不以身试险。然而此刻有关于“香水”的问题,还是让他有点管不住自己向来发散的思维,围绕此事想了很多,而究其根本总结起来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是林彦俊习以为常,二是林彦俊故意为之,其目的就在于提醒他,有些事还一如当年不曾变过,无论现下他们是何种状态。

他倾向于第二种。在这样的香味中,他想起了很多。高中时候,他在这样的气息中写过等比数列的公式,整理过《犬夜叉与白雪公主》的剧本,还把冰镇可乐递给过林彦俊,瓶身上都是水珠,挂满了他的掌心,沿着纹路又滚进林彦俊的手心,那看起来就像是他们完成了一个短暂、急促且极具“偷情”之妙的牵手动作,当然这个“看起来”是范丞丞脑补的。

范家老宅不在城区,开车到那里大概要一个小时,此时车程过半,他俩对话紧围绕在如何正确应对范家姐姐和范家奶奶之上。范家女性都是一等明白人,火眼金睛极有可能看出他俩的破绽。但林彦俊看起来颇为放松,在车内悠扬的钢琴曲中微笑道,别担心,相信我。既然他都放了话,范丞丞也不再说什么,就摩挲着自己的衬衫袖口继续思考有关于林彦俊香水的种种事情。

他这一摸就出了问题。

那枚宝蓝色的袖扣,就稳稳别在上面。初晨的光从车窗外散落进来,映照出灿烂的光彩,好像无边的大海上浮动的金辉,或是浩瀚宇宙中一晃而过的星光流影。

又好像昨晚林彦俊突然造访时,那汇聚在他身后的楼道的光亮。他换了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左耳有一枚小小的耳钉,在碎发之下只流出一点璀璨,好像一颗无主无名却耐心等待的星体。他就站在门边,朝着范丞丞露出很轻的笑容。

*

范丞丞决定将此枚袖扣列入人生黑暗单品列表中。上一个惨获此待遇的是他出席某品牌发布会时佩戴的领结,看见媒体出的图时,他觉得自己看起来像是一颗大白兔奶糖。

昨晚林彦俊说“开门”时他是真的愣了半天,还以为是个蹩脚的玩笑,结果极富节奏感的敲门声让他意识到,现实世界里是真的有催命铃的。

他慌里慌张地松开肉肉从地上跳起来,小家伙颇为灵巧飞上了他的肩头,范丞丞忙着整理着装也顾不得此事,反正肉肉站得很安分。

……但他忘了这家伙嘴不安分。

深吸一口气,以壮士扼腕之决心打开门,范丞丞一秒切换上颇显演员高素质的得体笑容。门外林彦俊也笑容浅浅,两人各怀鬼胎打了个照面,礼貌互问一声晚上好。林彦俊作为林氏大公子继承人,范丞丞知道自己问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会显得自己很无知,因而决心先动手为上,开门见山道:“有事吗?”

林彦俊递过来一个花纹精致的包装袋,范丞丞瞥一眼袋子边角的小LOGO,就知道是价格不菲颇符合林彦俊“霸道总裁”身份的东西。他眨巴眨巴眼:“什么意思。”

“送给你的,”林彦俊说,“今天太匆忙,忘了给你了,过来送一趟。”

范丞丞在“您客气了”“您破费了”“您这是何意”等多种回复中犯了难,理智告诉他一定要保持高冷做派,但一时大脑当机给出的答案颇为愚蠢。

他说:“给我的?什么东西?干嘛的啊?”

话一出口他肩头的肉肉登时放声歌唱起来,此三连问很显然被它那不大灵光的脑袋误以为成歌曲念白。它摇头晃脑哼着口哨,其卖力程度可谓开创新历史,似是唯恐听众们不叫好一般。范丞丞一阵尴尬,正要替自己和肉肉挽尊,林彦俊却先开口了。

“久别重逢,一点薄礼,就不要客气推脱了。”林彦俊眯着眼睛看了看欢呼雀跃的肉肉,又垂下眼意义不明的凝望范丞丞,“更何况明天是以订婚对象的身份去,身上总要有些能证明我们亲密关系的东西。”

“你的是宝蓝色的,”他指着自己那一枚橙色的袖扣,微笑道:“同一款。”

范丞丞一愣,林彦俊又把包装袋往前递了一递:“收下吧,明天戴上。”

他恍恍惚惚伸手接住了,里面那一枚包装精致的宝蓝色的袖扣令他不住地思考着这个礼物究竟代表着怎样的含义。也许是成年人之间某一种利益相同时的约定,也许当真是重逢后象征性的礼貌见面,又也许是因为林彦俊还记得那个皇冠,所以这枚他虽未谋面却已觉得无比熟悉的袖扣代表着甜蜜的——

个鬼。

范丞丞在心里嗤笑自己一声,随后抬起头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那就多谢林先生了。”

“明天还要这么叫我?”林彦俊挑着眉看他,在肉肉兴高采烈的歌唱声中,世界原本显现出的是极其吵闹恼人的模样,但林彦俊开口时反倒——

“叫彦俊吧。”他说,“或者像高中时候那样,你很喜欢喊我阿俊哦?”

——反倒更吵了!

范丞丞高中时候曾因为林彦俊是台湾人而对台湾腔生出许多兴趣,故而沉迷过一段时间的台偶剧,他语言天赋极强,善于模仿,有一阵子不喊林彦俊“学长”,倒是一口一个“阿俊”喊得挺欢。林彦俊小时候家里人都这样喊他,长大后听见非亲属这样喊他虽说不上古怪,但也觉得奇妙。他闻声便垂眼轻笑,范丞丞觉得他并不介意,喊得更雀跃了,戏剧社其他人见状也模仿起来,一时间活动室处处是各地语言变化而成的样式丰富的蹩脚台湾话,林彦俊无可奈何扔眼刀,大家这才禁了声。隔一会儿范丞丞小心翼翼凑到他身边,轻声说,学长……你生气啦?

林彦俊看他一眼,不说话,但样子并不像生气。于是范丞丞再次壮着胆子喊了声“阿俊”,声音软软的,怕别人听到他压低了声音,裹着甜软温热的气息。林彦俊又笑了,说,嗯。

那时范丞丞以为自己于林彦俊而言多少有些不同,但知道看见林彦俊推开自己朝着吴悠跑去,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意义上的与众不同。

时隔多年后“阿俊”这个称呼再度出现在他们之间,代表的意义其实与从前相比已经有了区别,视而不见还是不去承认,又或是刻意忽视而选择接受?这也是个问题。

不过范丞丞无意过多思考,夜深了,他那善于发散的思维也需要休息。于是他颔首道:“还是喊彦俊吧。”

林彦俊表情也没什么变化,他也点了点头,随后道:“丞丞。”

像很多年前一样。

声音低沉,两个字,都是阳平调。

原来小说里写过的那种“倏尔寂静”的场面都是真实存在的啊,范丞丞想。只是这个场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实际上留在他耳畔的还是肉肉的口哨声。

他迎着林彦俊的目光,想了想,觉得得让周锐多给他一天假。礼物这东西,亲近人还讲究礼尚往来,他和林彦俊更得有场互送仪式。于是他又道:“你想的周到,我最近匆忙,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礼物。你有什么心仪的东西可以微信告诉我一下,然后我……”

“我不着急。”林彦俊打断他,“反正我们会结婚的,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范丞丞:“……”

他可真是怕死“来日方长”了,方长岂能是他们想日就日的?哪有此等好事,真就能在一起那么久。

他摸摸鼻子:“嗯……也对。”

“所以我还蛮期待能收到你精心准备给我的礼物,”林彦俊又说,“或者,如果你不小心忘了,希望你别介意我开口讨要。”

“……哈哈哈怎么会忘。”

一来一去过招中,肉肉的口哨声终于到了结束时刻。范丞丞心说这口哨你也听了咱俩也无话可讲了,是时候自己圆润滚了吧?他正要开口送客,林彦俊却迎着肉肉求夸赞的目光鼓了鼓掌:“哼得蛮好听的,你养的吗?”

“对,是我——”

“林——”

范丞丞话音未落,肉肉却因为来访者的掌声亢奋起来,唯一会的一句人话立马就要出口。范丞丞心里咯噔一下,用二十八年里最快的速度掐住了肉肉的嘴。

“林彦俊你看我家这只鹦鹉,”他一本正经道,“网红腮红鸡,毛色锃亮,声音动人,就是脑子不灵光,但做个伴挺好的。”

林彦俊眯着眼睛笑了:“蛮好看的——不是说好叫我彦俊么。”

肉肉的宝贝器官被范丞丞掐住了,登时求生欲爆棚安静下来,范丞丞默默收回手:“哈哈哈是的是的,那这么晚了我就不……”

“林——”

“林林总总的美貌我看了太多,可是我与他在鸟群中对视后便觉得可谓是一眼万年啊,”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痛绝对是肉肉的代名词,范丞丞再度掐住它的嘴,保持微笑道,“真的,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鸟,清新脱俗,我对它一见钟情啊。”

“嗯,蛮有趣的,是你会喜欢的类型。”林彦俊说。

放屁,范丞丞心想,还不是因为像你扮过的那只鸡。但这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的,遂在松开肉肉的嘴后,他再度准备开口送客。

但肉肉的脑子真的不灵光。

它再一次,扯着嗓子,中气十足,声音嘹亮地开口了——

“林——”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范丞丞此时心如止水,面无表情地掐住了肉肉的脖子,“就比如我家这只,肉肉,傻,但可爱。我觉得你要是无聊,也可以养一只作伴的。”

他不等林彦俊开口,继续道:“彦俊,现在天太晚了,我就不送你了,我这一个人住家里太乱也不要请你坐坐了,咱们明天再见吧那就慢走不——”

“一个人住?”

林彦俊忽然说。

范丞丞一愣:“啊,对。”

下一秒他反应过来了,脑补出了前因后果不免气闷。怎么,林彦俊还以为自己和他似的金屋藏娇?协议结婚是为了找个“正宫”打掩护?

这认知让他心中一恼,更何况肉肉的性命还被他掐在掌心,再不放手真的会被掐死。他也不再客气,看也不看林彦俊一眼,扔了句“再见”就要关门。他是真的烦躁,不懂为何自己已经二十八岁,在与林彦俊有关的问题上还幼稚似十八。 明明他已经演了这么多年的戏,在林彦俊面前,却似乎演不出他想要的那种样子。但是——他究竟想演出什么模样呢?恍惚中,他发现自己似乎说不出个所以然。很显然,没有比这更令他心烦的事情,仿佛他还是当初那个在林彦俊面前露出傻傻笑容的笨学弟。

范丞丞咬着牙,却在关门那一刻,听见林彦俊轻笑着说了一句“晚安”。

……他难安啊。

被命运扼住喉咙的肉肉奋力挣扎,在林彦俊离开后意识到自己似乎迎来了希望的曙光,嗓子里蹦出两声细气的尖叫。范丞丞把它放上架子,冷眼道:“站好!”

肉肉登时安静如鸡。

范丞丞被它那小心翼翼脆弱不安的样子搞得瞬间心软,无奈顺毛道:“儿啊,爹掐你是为了你好。”

顿了顿,望着肉肉懵懂无知的眼神,他凄凄惨惨戚戚地哀叹道:“要是刚刚那人掐你——就是真的为了杀你啊!莫让爹白发人送黑发人,肉肉,你可长点心吧!”

*

无论前一日发生了什么,今天还得按部就班去见范奶奶范姐姐。仆人接过钥匙去停车,范丞丞便领着林彦俊往宅子里走。他抬起头看了林彦俊一眼,正欲开口,对方却先笑道,我不紧张,你也别担心。

“高中时候不是经常一起合作演出么,”林彦俊垂眼看他,“这点默契,总是有的咯。”

他又提起了过去。范丞丞抿着唇,露出了一个很浅又很匆忙的笑容。

他和林彦俊见过面后就把自己所谓的“有了想要结婚的恋爱对象”的事情告诉了奶奶和姐姐。范氏和林氏从前是有过合作的,范奶奶自然对林彦俊这一继承人充满了兴趣。加上近年来林家权力中心不断向林彦俊转移,老一代掌权者当然对新生力量怀着期待。范家姐姐听说这件事后倒是笑道:“你小子了不得啊,怎么和人家好上的。”

“我个人魅力无限大。”

“哦?”范姐姐压低声音笑了,“希望最好如此。范丞丞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骗我和奶奶,你就——”

范丞丞一抖,连带着肉肉也跟着觉得周身空气一凉。


管家等在门边,见二人过来躬身道:“范总和小姐正在会客厅等着。”

范丞丞点了点头,正要上楼,身后的林彦俊却轻而不由分说地拉住了他的手。他们十指相扣。

这一次是真的,完成了范丞丞高中时幻想过的那个“牵手”动作。

他一愣,听见林彦俊说,走吧。

身边管家笑得了然,道:“请。”

*

范家奶奶和姐姐似乎并没有等太久,范丞丞被林彦俊牵进去时范姐姐正笑着给范奶奶捏肩,两人到当真想要见自家人似的随意。问题是林彦俊还不是自家人啊,范丞丞腹诽,他盯着林彦俊无比自然的动作,心说咱俩谁才是范少爷啊。

进了门,范丞丞脆生生喊了声“奶奶”,林彦俊鞠了一躬:“范总范小姐好,我是林彦俊。”

范奶奶眼睛一亮:“诶呀,这就过来了呀。我腿脚不方便,没亲自去接你们,刚到吗?”

林彦俊微笑道:“范总您太客气了,小辈哪有被长辈迎的道理。您最近身体怎样?我听丞丞说您最近特别爱吃莲雾,昨天安排人运过来一些,估计下午就到,应该蛮新鲜的。”转过头又同范家姐姐颔首致意,“范小姐。”

范丞丞一愣,我说过?

但奶奶最近还真的很喜欢吃莲雾……他敛着眼,不曾想林彦俊为了演好这场戏把准备工作做得这么足。

范奶奶弯了眼睛:“你有心了。”

随后又假似嗔怪般笑道:“林公子,丞丞同我讲,这回是领着订婚对象回来的。”

林彦俊登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奶奶,姐姐,你们好,喊我彦俊就行。”

喊得无比自然亲近。

连握着范丞丞的手,都是力道适中,掌心温热,半分异样没有。

范姐姐笑道:“我早就听说彦俊一表人材,今天见到了果真如此,却没想到白白便宜了我这个傻弟弟。”

范丞丞:“……”

拉着他的手却是紧了一下。

“能和丞丞在一起是我的福分。”他听见林彦俊这样回答,声音低沉,带着温柔的声调,“我和丞丞,很合拍。”

——我和丞丞,很合拍。

那宝蓝色的袖扣忽然成了漩涡,而这句话就是引力,范丞丞被扯了进去,扯回了那遥远的高中时代。 他忽然有些恍惚,忘了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拿出那枚袖扣,别到自已的衬衫袖子上,也忘了林彦俊看见他的衣袖时,是否露出了一个笑容。

但那遥远的过去,他记得很清楚。

在某一个阳光浓郁的午后,林彦俊望着他的眉眼,依旧用低沉却温柔的声音说,我和丞丞,很合拍。

那时候的世界,才是真的如同小说里写的那样,倏尔安静,被拉长的光阴变得无比漫长且浪漫,全世界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而寂静当中,自己的心跳声,又是如此的清晰。

TBC.

久违的更新,5200+。
之前一直忙报考的事,又腰疼了几天,拖到今天才更新很抱歉……

好爱我的小男孩。

评论(32)
热度(333)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