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咕咚#《枫糖红豆》(章十六/完结章)

枫糖红豆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校园paro/师生/有私设。

 

*CP:顾顺×李懂

 

*感谢阅读。


前文走:


★16★

 

*BGM:一千零一个 -- 杨千嬅

 

                       许一个心愿,与你相恋,用千年万年兑现。

 

*

 

十月一的假期结束了,月考和家长会如约而至。

 

去年还在同情高三的学姐学长,没想到今年自己成为了被同情的对象,广大高三生只觉得凄凄惨惨戚戚。教导主任在台上训话,十月渐凉的秋风吹落几片叶子,学生们埋着头说悄悄话。

 

李懂坐在办公室里翻看成绩单,听着其他老师聊天。话题从菜价飞涨跑到了又要带高三生,有位老师慨叹着:“唉,人真是越老越觉得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马上又有送走一批小屁孩儿了。”

 

“哈哈,老赵你舍不得小朋友们啊。”

 

“三年了,能没个感情吗?只能说时间太快,感觉好多事儿还在昨儿呢,今儿就要挨个送走了,都长大咯。”

 

“是啊,想想去年,冬天那会儿还有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呢。还有小李他们班,那个叫顾顺的,不还英雄救美了吗?这一回好像考进了年级前五十?变化太大了,是不是啊小李?”

 

李懂捏着成绩单的手一僵,他抬起头笑了笑:“嗯,是,他变化挺大的。”

 

罗星看了他一眼,转头道:“话说陈老师你们班不也有匹黑马吗,我看她作文几乎拿的满分啊,写的真不赖,挺有深度。”

 

话题很快顺着罗星所指的方向转移了,李懂向他投去了一个充满感激意味的笑容,又重新低下头看成绩单。这是班内的,顾顺考到了第八名。顾顺本身语文成绩就很好,数学和理综中偏上,各自有了些进步。而英语素来是他的弱项,这一回虽然没有考出140分以上的傲人成绩,但较他之前的分数也是进步神速了。他的英语曾是拖累他的弱项,这一回分数提升上来,名词也像腾云驾雾一样往上蹿。李懂猜测此时此刻徐宏一定想给顾顺颁一个感动一中奖。

 

从他和顾顺在一起之后,顾顺的成绩就一直在稳步提升着,但没有想到,如此飞跃竟是在他们分手之后。果然,他和他分开,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啊。

 

然而顾顺的话却在他的脑海中回响起来。

 

那男孩儿握着他的手,说着承担,说着勇敢,说着会变成优秀的人,真正成为站在喜欢的人身边的人。那一句一句敲打着李懂的新房,滴落的汁水凝固成了顾顺的名字。

 

他曾将他退出那个房间,带着微笑,说着再见。那之后在学校里,他依旧像从前那般对老师表现出半分过度的亲昵,可是他看他的眼神,却如同一只蛰伏在暗处的小兽,如同要踏上战场的征夫,如同扑火的飞蛾,义无反顾,为所思所爱,仗剑江湖。

 

他同他说再见,语气却不像是在道别,是在和他许诺,告诉他,我们会再见的,某一日,终会再见。

 

思绪渐趋混乱起来,李懂沉默着把成绩单轻轻收进办公夹里,光芒散落,在他的桌面上铺开一片光路。

 

他转过头,看见窗外的秋风中,阳光直射,并不动摇。

 

 

*

 

今天难得没有遇上难缠的病人,也并不需要加班,林曼丽心情还算不错。她计划着回家早点泡泡澡就休息,却没想到推开门打开灯,正对上坐在沙发上盯着门口的儿子,他似乎是在等她。

 

“关着的灯干嘛?作业做完了?”见顾顺点了点头,她又道:“那你在这儿干嘛呢,还不去睡觉。”

 

顾顺站起身:“我在等你。”

 

“等我干什么?没有零用钱了吗,我不是告诉你银行卡在电视柜里了。”

 

顾顺不答话,而是把一张纸递给了她。林曼丽低下头,看清了这是一张成绩单,而顾顺的成绩在相当靠前的位置。

 

“是要我夸你吗?”她把成绩单递了回去:“这是你应该做的。”

 

“我不在乎你夸不夸我,我只是想在和你说这件事之前,更有资格,更有条件和能力。”顾顺面色平静却严肃。

 

“你想和我说什么?”

 

“下周一上午九点,家长会。”

 

“嗯,还有吗。”

 

顾顺静静地凝望着她的双眼,如同看穿一切。

 

“你知道我和李懂在一起了,然后去找了他,让他和我分手,对吗?”

 

林曼丽坐在沙发上,喝水的动作顿了一下,但她依旧保持着淡漠的笑容:“是啊,怎么了?想不到你们老师还真是有意思,这种事也要跟你讲。”

 

“不是他跟我讲的,”顾顺一边说一边走回房间,随后抱出来一大摞语文教辅:“是我自己发现的。”

 

他把书脊转向了母亲:“我所有的语文教辅,是按着从初一到现在的顺序摆的。而你翻过它们,看过了每一本的扉页上我写满的李懂的名字之后,却并没有按顺序重新摆放好。你只顾着寻找答案,寻找摧毁和击垮一切的方式,但从来没有试图想过我的想法和做法,想过我的心情和感受。”

 

“而且,”他找出一本,翻出来一张纸:“这是高一他刚来教我们那天我给他写的情书,但我没有送出去,而是夹在了九十九页。九月九日,那是我初三那年与他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你看完了却随随便便的夹到别的位置了。”

 

“你凭什么这样做。”他捏紧了那张情书:“你凭什么阻拦我去喜欢别人,又凭什么阻拦别人喜欢我!就因为你自己失败的爱情和婚姻,所以你——!”

 

少年瞪大了眼,零星的水珠落在他的前襟上,随后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他皱着眉看向母亲,而对方只是轻轻收回手,仿佛朝着他扔水杯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动作。

 

“顾顺,”她嗤笑了一声:“你可真是长大了,为了你那所谓的爱情,来质疑你的亲妈了。”

 

顾顺别过脸,轻轻擦了擦挂在脖颈上的水渍,他面无表情:“你也知道你是我的亲妈,那么你为什么要在逼死我爸之后,再想着把我逼死?”

 

“你明知道我喜欢他。”他说:“从过年的时候,你知道我和他一起去了乡下,你就在计划这件事吧,这个新年,快乐的是你,对不对?”

 

“你明知道的。”

 

林曼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和你爸都是一样的蠢,以为爱情能当饭吃,就不去考虑以后了!知不知道人们将如何看待一个因为出轨而自杀的男人!知不知道人们将如何看待这个男人的儿子成为了同性恋这件事!顾顺,你让我觉得恶心!”

 

“我从不觉得我自己恶心,因为爱从不恶心。”顾顺转过身拿起外套,一面说一面朝着门口走去:“那些觉得爱恶心,想方设法的去阻挠的人,才是真的恶心。无论是谁,都是如此。”

 

他拉开家门,楼道里的声控灯应声而亮,灿烂的光芒胜过他即将走出的这个房间这个世界,浓重的光晕在他年轻却勇敢的面庞上展开。

 

“你不必再去刁难他。”

 

“因为我会保护他,并用一生来告诉你,我多么爱他。”他说:“你说在成年人看来我始终是个小孩子,可其实你不该把我当个孩子的。你太小瞧我的爱情了——,我已经为他长大了。”

 

 

房门被重重摔上了。林曼丽瞪着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声带振动,连接的是她的心脏,簌簌飘落下沾着血色的尘埃。果然那些血脉是无法被斩断的,在爱情面前,他们都一样。

 

不……,是她,顾顺是和她一模一样的。

 

奋不顾身的模样,和她年轻时一模一样。把爱情当饭吃的,明明是她。在陷入爱情的时候,曾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嫁给那个男人,即使明知道婚后的生活将充满坎坷,那个男人也将无法割舍那段被她腰斩的爱情而做出背叛婚姻和家庭的事。更准确的说,那或许不是背叛,而是命中注定的追寻,无论有多少人从中作梗,依旧能有抛弃一切的决心,朝着心中所向往的人和爱情飞去。

 

她做错了吗?

 

顾顺是她这一场失败的爱情和婚姻里唯一留下的纪念品,尽管他的到来意味着她的第一胎——,她心心念念的可爱的小公主化为轮回中的一缕残影,但他的身上交融的是她和她的爱情的骨血,所以即使一切完美的假象都彻底破灭了,她依旧想要给他世界上最好的生活。她想给他他应得的母爱,可是她又很难将她心中隐秘的爱表露出来,因为那些爱都是鲜血淋漓的,都是残破的,都在叫嚣着她这一生情路的悲哀。

 

她明白顾顺对自己的恨意,是她害他失去了父亲,她的所作所为根本不像一个母亲。新年的时候她曾考虑过和解,可是他们究竟该为什么和解呢?她只能骗他她要出差。顾顺和她说是去和朋友出门旅游了,可她难得走进顾顺的房间,想为顾顺打扫一次时,却发现了顾顺乱糟糟的书桌上码的整整齐齐的语文教辅资料。

 

太特别了,就像顾顺的爱情一样。

 

她打开来看,上面全都是“李懂”两个字,这个名字她有印象,曾过去的那几次家长会,最喜欢的老师,顾顺填的从来都是李懂。而从某一本掉落出的情书印证了她的猜测,顾顺把这封情书和父亲写给他的遗书放在了一起,这是他最亲的人,和他的爱情。他们被他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一处。

 

她让他不要麻烦老师,是想隐晦的告诉他趁早放弃这段不会为人所认可的爱情,可顾顺却说他长大了。

 

怎么会长大呢,她明明没有看见。

 

“但是在成年人看来,你就是个孩子。”她下了这样的通牒,实则是为自己的话进行强行证明,其实也不过是自我麻木。谁说顾顺没有长大,是她没有看见,在那些不为人知的夜晚,顾顺一定常常想起往事,想起自己的心意,想起他喜欢的老师,然后在明月的水波之下,顾顺长大了。

 

她做错了吗……?

 

她想起春天的时候她和李懂的面谈,她只见过他几面,始终记得李懂身上那种温柔的气息。温柔是难得的品质,难怪顾顺会无法忘怀,没有人不爱吹面不寒令人沉醉的春风。她有意把顾顺对李懂的心意说的幼稚且盲目,然后数次强调自己家长的身份,把这种不该存在的爱情说的肮脏可怖,把李懂对顾顺的影响无限夸大。

 

“他是我的儿子,是你的学生,我们都希望他能好好的,谁也不想耽误他。”

 

“我最了解这孩子了,您单纯的回绝他,他只会越挫越勇,倒不如,您想一个办法,狠狠地伤害他一次,或许他就真的放弃了。小孩子嘛,都是脆弱的。”

 

“虽然我也不希望我儿子跟一个男人谈恋爱,不过要是这种方法行得通且后劲儿十足的话,倒也不是不行。”

 

“如果您相信我,认同我的看法,那么就请您按照我说的做。我一直觉得,您和我一样,都是最合格的大人,最懂得——,如何让小孩子死心。”

 

从始至终李懂都带着浅淡的微笑,可如今想来,那微笑里总带着一丝悲哀和绝望。其实成年人们在爱情面前,也不是刀枪不入的勇士。他微微抬眼,低声道:

 

“我会让他死心,但我不想……,再伤害他了。”

 

“但这终究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我会尽可能多的把那些伤害转移到我自己的身上,”他微笑道:“然后尽可能多的,让他在快乐中……,死心。”

 

“还有,林女士,顾顺他……,总会长大的。”

 

“我们都应该……,不再一味的把他当成孩子,去否定他的一切。而且有时候,有些事是不分年纪不分对象的,”李懂说:“比如爱。”

 

 

 

——不该夸大爱的力量。

 

林曼丽揉揉脸站起身,找出相册,那时候丈夫还会对她微笑呢,顾顺搂着她,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说着妈妈抱抱。其实孩子是男孩儿女孩儿一点也不重要,她都爱,因为是她的孩子啊。

 

——却也不该轻视。

 

顾顺朝着李懂家的方向走,虽然他不会进去,但在楼下看一看那房间的光也好。快到的时候忽然看见李懂家楼下的面包房正在做活动,店员举着试吃盘走过来:“您好,要常常我们家的明星产品枫糖红豆吗?这一款一直卖的特别好。”

 

他笑着吃了一块,店员问他怎么样。

 

“味道特别好,”他说:“甜蜜的,是爱情的味道。”

 

——我们都有爱的权利,谁也不能剥夺。

 

李懂默默判着试卷,翻到了顾顺的那一张,男孩儿不在上面写什么幼稚的情话了。作文的结尾,男孩儿一笔一划的写道:

 

“爱海要在陆地上爱,登高山,瞭望大海。爱人亦然,万全处,方可率性狂恋。*”

 

——爱很平淡,也很勇敢。

 

张天德和佟莉并肩走在路上,女孩儿兴高采烈的讲着今天听说的趣事儿,男孩儿从口袋摸出一颗糖果,问她要不要尝一尝,是他新买的俄国进口的。

 

——爱可以是未触碰却已收回手,也可以是前路漫漫,无惧艰险。

 

吴悠伸了个懒腰,盯着面前的半成品很是满足。虽然距离毕业还有很久,但她一定要送李懂一份惊喜大礼,即使老师喜欢顾顺也没关系,她就是喜欢他,能不能拥有并不重要。罗星再次回绝一个新的相亲对象,他打开钱包,照片上的女孩儿笑容甜美可爱。姥姥和李懂的前女友话着家常,女孩子巧笑倩兮:“我跟懂儿啊只是好朋友,因为他现在有喜欢的人啦!”

 

——你是谁不重要,我只知道,爱你,无悔。

 

*

 

家长会那天林曼丽并没有去,李懂却收到了她的微信。

 

“很抱歉,最近是真的有事情要忙,不能参加孩子的家长会了。所以在微信上和您聊一聊吧,希望您不要介意。”

 

“李老师,也许你说的很对,顾顺他已经长大了,是我对他太缺少关心了,也有些欠缺考虑。长大的孩子,就有了飞翔的权利,但飞的累了,也需要一个栖息地,如果可以,希望您能给他一个。有时候大人要比孩子更经常的做错事情,这世上从来没有合格的大人。但好在有些事情是错事无法摧毁的。”

 

“希望您不要介怀过去的事情,当然也希望您能理解我从前的所作所为。爱的权利,谁都该有,都不该被剥夺。不过,虽然我这么说了,但是我还是需要一阵子来调整自己。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顾顺的成绩,李老师,如果顾顺考不上好学校,那我们还是得好好面谈。”

 

李懂愣愣的看着那些话,末了微笑起来。

 

“谢谢。”

 

他将此作为了第一句话。

 

 

话虽如此,但李懂始终觉得,他和顾顺之间还需要一个契机,而顾顺看他的眼神,似乎也是在等那一个契机。十月中旬的时候天气渐渐冷了下来,招飞通知也下来了。

 

杨锐的意思是班上的男生都该去试一试,毕竟成为飞行员也是一件不错的事,高考难度有所降低,以后的工作也相当体面。招飞第一件事就是体检,安排在隔壁市,每个班的副班主任带着去。教导处安排了两辆校车,当天去当天回来。

 

李懂站在门外等候着,班里的男孩子一个个出来了,有的垂头丧气,有的则因为通过体检要求而兴奋不已。他笑着让他们回车里等着。

 

最后出来的是顾顺。

 

男生垂着头,与他目光交汇的一刹那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过了吗?”李懂笑问。

 

“没有,”顾顺嘿嘿一笑:“身高超标了,我187了。”

 

“又长个子了?去年还是185呢。”

 

他记得。顾顺和他并肩朝着门口走去,轻声道:“我长大了嘛。”

 

“是啊。”

 

老师忽然说,他没有否认少年人的成长,用温柔的目光,他轻声道:“你长大了,虽然还没有成年,但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顾顺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他愣在原地,老师走出几步后回过头笑道:“要留在这里不回家了吗?”

 

少年人深吸一口气追了上去。

 

“回啊。”

 

他笑着说。

 

 

返程的路上少年人又坐在了他的身边,窗外流动的是深秋的景象。李懂恍惚中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金黄交错的叶子,点缀着秋日高远清爽的天空。那时候顾顺坐到他身边,想来只是为了和他更亲近一些,他倒是不解风情的说他是熬夜玩游戏了。

 

男孩儿递给他一枚耳机:“要听吗?”

 

他点点头,放进自己的耳朵里。周华健的声音很温柔,他唱:

 

“我决定不躲了/你决定不怕了/就算下一秒坎坷这一秒是快乐的/曾经交心就非常值得/我要专注爱你不想别的没有忐忑/曲折的心情有人懂/怎么能不感动。”

 

我决定不躲了。

 

你决定不怕了。

 

 

李懂侧过脸,清浅的秋风吹起少年人额角的碎发,他也在看他,目光明亮,像极了那一晚他们共同看过的月亮。

 

“老师,”他眉眼带笑,有一分的小心翼翼,一分隐秘的凄哀,还有许多许多的欢喜和期待:“我好想变成一阵风,这样我就可以吹着你,一起去好远好远的地方,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想和你在一起,在那里自由的生活,或者流浪。”

 

那是年少的期许,即使被成年人无数次重创,也依然带着蓬勃的生机和光亮。

 

“我真的好喜欢你。”他垂下眼,隐去了所有的光:“好喜欢好喜欢你。可是,老师你住在台风眼里,那里,风是吹不进去的。”

 

李懂侧过头,后面的男孩子们聊着天,或者已经睡着了。他们都是没有心事的模样,但其实,世上的每个人都有心事,差别只在于是否会说出来。

 

他面前的少年,毫无保留的开口吐露了。

 

于是他轻轻伸出手,搭上顾顺的手。

 

“虽然风吹不进台风眼里,”他说:“但台风眼一直住在风的怀里。”

 

 

*

 

回到学校的时候晚自习已经快要结束了,李懂给看自习的老师打了个电话,又安排孩子们赶紧回家。他的车今天限行,于是和顾顺安静的走在回去的路上,顾顺又像很久前那样开心的笑了起来,和他说着许多趣事。

 

路过楼下的面包房的时候,顾顺忽然跑了过去,李懂疑惑的跟了上去。

 

店员似乎还记得顾顺把枫糖红豆的味道形容为“爱情”的可爱话语,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而李懂是店里的常客,自然也没有怠慢。顾顺伸着脖子看了看:“还有枫糖红豆吗?”

 

“刚巧剩下最后一个了。”

 

少年满足的笑起来,买下最后一个,然后分了一半给老师。精致的包装纸托着柔软的面包,中间的红豆蓉像一颗心,枫糖在月光下闪着晶莹的光。

 

“你很喜欢吃这个吗?”

 

“这是老师和我分享的第一份食物,”他说:“只要吃到它,就会想起你。”

 

他们并肩进了房间,门还没有关好,顾顺却已经把李懂抱了个满怀。

 

 

 

“起初我是真的很生气,不想理你,甚至不想见你。而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之后,我……,我更生气了,可是生完气,却觉得难过,整颗心都像是被人摁在冰水里,浮不上来,只有那种刺骨的冰冷,是如此的清晰。”

 

“我生气,是因为我觉得你傻,觉得你蠢,那种理由太搞笑了!说什么怕耽误我说什么社会不接受之类的,你以为我们还活在几千年前吗?就算是几千年前也依旧有大胆的人啊,那谁,谁来着……,不是还分桃断袖了吗!”

 

“是弥子瑕,卫灵公和汉哀帝,董贤。”老师笑着将头靠在他肩上。

 

“哦……,哦哦!你这不是知道的挺清楚的吗,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呢?我从来不介意别人如何看待我议论我,你会介意吗?”老师轻轻摇头,让少年的眼眶微热起来:“而说什么会耽误我,这是太傻了。我是因为爱你,才有了动力,才拼命的去奔跑,拼命的努力啊,我可是想要成为真正站在你身边的人啊。所以你自以为是,觉得让我知道和你在一起会受伤知道我们之间有差距我就会离开,你真是太傻了……。”

 

“我只会去寻找我们之间的隔阂,然后用劈天神斧断开一切,愚公移山一样坚持不懈的搭一座桥,回到你身边。我不要独一无二的世界,我要有你的世界。”

 

他把他抱的更紧了,低声说:“我爱你。”

 

“只是爱你而已,爱没有错,爱很平淡,爱就是爱,我不接受任何非议和阻挠,我永远只会一腔孤勇的爱你。”

 

“我爱你。”他重复道。

 

 

然后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捧在老师眼前:“我……,初三的时候给你写了情书,那天是九月九日,长长久久的呢。后来,因为在一起了,觉得没有必要给你了,毕竟也挺幼稚的……,不过,现在想想,还是应该完完整整的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你。”

 

李懂接过来,他垂下眼,看见顾顺还有些幼稚的字。

 

李老师:

 

你好!

 

冒昧写信给您,很不好意思。我是初三五班的顾顺,你给我们上过课,你还提问了我,也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了……。不记得也没关系,因为我决定用以后所有的日子,来让您认识我,记得我,了解我。

 

因为我喜欢您,非常喜欢。我不觉得男生喜欢男生很奇怪,也不觉得学生喜欢老师很奇怪,因为我相信,爱情是一件没有规矩和条框的事情。你是我的梦里人,是我的心上人。

 

我的心里,有一个小小的我。他和我不一样,他只会纯粹的思考,固执的奔跑,时时刻刻的想你爱你。我不孤独,在于有他的陪伴。我孤独,在于我们俩其实,只有我们俩。所以,如果可以,我希望您能接受我们,接受残破的不完美的我们。因为您,是这世界上,唯一不会让我们孤独的存在。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顾顺

九月九日

 

李懂微笑着把这封已经有了年岁的情书贴到胸口上。

 

“顾顺,”他说:“是我应该这样对你说,你可以接受我吗?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大人,有点沉默,还有点不近人情,自以为总是做对了事,其实都是错的。我才是残缺的不完美的,你可以接受我,让我不孤独吗?”

 

那男孩儿倾身,用力吻住了他。

 

“没关系……,残缺的不完美的人在一起,就会拼在一处,变得圆满,变得完美。”

 

“嗯。”

 

“我们以后继续一起分吃枫糖红豆好吗?”

 

“好。”

 

“我从张天德的手机上看见了,你也看了那晚的月亮是吗?”

 

“嗯,我们看了同一轮。”

 

“那,一起去看海吧?”

 

“好。”

 

“一起做每一件担着第一次名号的事情吧。”

 

“好。”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永远不行,”李懂说:“但每一个明天,都可以。”

 

顾顺微笑起来,他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贴着李懂的耳边说:“老师,我长大了,虽然年龄还不够,不过你可以等等我吗,下个月,我就十八岁了,是真正意义上的大人了,不是大孩子。”

 

“可以吗,等等我,辛苦你了。”

 

“不辛苦。”李懂闭上眼,少年的心跳和他的融合在一处。

 

 

 

“我心甘情愿。”

 

 

 

*

 

 

秋天飘了叶子,冬天落了雪。

 

我用一生种下了一颗红豆,春天里百花盛开,甜蜜的枫糖,为我浇灌了一整个宇宙,星光灿烂,宇宙说:

 

我叫爱情。

    

Fin.



完结啦,如果不介意,看一下小小的后记吧qwq。

起初估计只有5W字左右,没想到没日没夜的写了8W,很有成就感。今天是一个甜蜜的日子,蜜蜂遇见花,枫糖遇见红豆,这个故事里的人,从上一个秋天走到了下一个,真好。圆满啦。

下午做了一个梦,月亮和星星在一条线上,灯塔的光直直的照射到月亮上时,便炸开一阵烟花。我推开宿舍门,看见长长的楼道里,夕阳浓郁,一切都像一个童话。浪漫又甜蜜。有一段写的我还有点想哭,嘿嘿。


我想过很多次,17岁的顾顺应该是怎样的模样。和《恋爱碰碰车》里有一点区别,在于这个顾顺是火一样的男孩儿。如果一生中能被这样的火焰烧一次,便知道爱的勇气多么大。番外篇大概会讲讲顾顺和妈妈的和解,讲讲吴悠的爱情秘密,还有顾爸爸,其实我很喜欢这几位原创人物啦嘻嘻。

希望以后再写一篇大顾小李。

加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我更希望在完结章传递这样一种想法:


爱,简单,纯粹。爱,就是爱。


感谢连载期间一直陪在身边的朋友和阅读这篇文的大家,能为大家所喜爱,真是太幸运了。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都记在心上啦,爱你们!祝大家幸福❤。

评论(34)
热度(277)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