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皇权富贵#《你今天真好看》(短/完)

你今天真好看

*OOC我的锅,请勿上升真人!
*OOC我的锅,请勿上升真人!
*OOC我的锅,请勿上升真人!

*BGM:Spending all my time -- Perfume

黄明昊有一个上锁的手机相册。

宿舍里空无一人,窗外的清风缓慢流动,光芒璀璨。这是打开相册的好时间。

黄明昊把手洗的很干净,然后在桌上铺开一张白纸,蜡笔和彩绘铅笔整齐的码在面前,他深吸一口气,像是世界上最听话的学生一样坐到桌前,他缓缓地拿起了笔。

这是创作的好时间。

0616,相册解锁。

黄明昊提笔作画。

对着满屏幕的范丞丞,在世界上最白最纯净的一张纸上,画他的模样。

他见过范丞丞许多样子。

微笑的,开怀的,有一点忧郁哀伤的时候,眼角带着一点晶亮的水光。少年人也是有忧愁的嘛。他吃东西的时候脸微微鼓起来起,像一只小仓鼠,好可爱。从被子里探出头时,头发乱糟糟的,刘海上翘,眼里蒙着一层浅淡的雾气。范丞丞撒娇的样子他也见过的,在妈妈和姐姐面前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小男孩儿。

可是有时候又很撩人。

黄明昊喜欢范丞丞黑色的衬衫,锁骨上落下的阴影,他也不是很胖的啦,黄明昊想,其实怎么样都很好看。他还喜欢他涂了红色眼影的眼角,那是毕方鸟的颜色,火一样燎过他心中的原野。范丞丞本人就像他的掌心一样,黄明昊同他手心交叠汇合时,能感受到那蓬勃的生命力,温热的少年感,还有一点隐秘的青春期的潮湿。

黄明昊落笔了。

节目组让画肯定是要给全国观众们看的,于是他画了一个大众版范丞丞。

这一回他要画一个独属于他的,全世界最特别的范丞丞。

先打一个轮廓。

范丞丞的下颌线流畅而分明,脖颈修长,一笔流下,完美。

黄明昊给他的耳朵加上了一枚小小的耳钉,头发选黑色,加一点褐,柔软蓬松,曾落在他的颈窝,直痒进心里。

眉毛是画剑型的还是直线型的?黄明昊陷入沉思。不同的眉型让他看起来有不同的气质,有时是仗剑江湖的侠客,有时是简单可爱的大男孩,有时带着当下女孩子们最喜欢的盐系风。啊好纠结,不过,黄明昊一面涂色一面想,哪种都很好看的嘛。

毕竟是范丞丞啊。

然后是鼻子。挺翘,鼻骨略高。他们有时靠的很近,彼此温热的呼吸交汇在一起,有一点甜,有一点烫。

黄明昊捂住鼻子,呼吸落在自己的掌心,扩散出热腾腾的气息。

啊好热好热。

接下来是眼睛。

范丞丞的眼睛,是天下最美的眼睛。在黄明昊看来,什么住着星星,什么卡姿兰大眼,都太俗了,根本无法用来形容那双眼。

那双眼里,有许愿池落下的剔透数珠,潋滟的湖光,海潮上的明月。那双眼里,有亘古绵延的生息,千万里山路望不见尽头,笼罩在薄雾当中,画作远山长,是零星的忧愁。那双眼里,是天地浩大,春秋晦朔,江湖庙堂,剑影刀光。诗人住在里面,俗人也住在里面,想要成为闪光点的坚持和野心也住在里面,得到了爱的纯净和少年气息也住在里面。

范丞丞抬眼看他时,他也住在里面。

他也迎着那道光芒,变得明亮,浑身暖意。

看一眼,便真的知道什么是“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浪漫的眼睛,真诚且纯粹。黄明昊心里的小鹿把他撞的眼花缭乱,但他还是坚持着给范丞丞画上了精致的双眼皮。

该画嘴唇了。

那柔软的嘴唇,带着暖暖的颜色,上下一撞,碰出他的名字,他喊他,Justin。

“Justin,你好,”他唇角弯弯:“我叫范丞丞。”

你叫范丞丞。

你叫,我的心上人。

他用最甜蜜的粉红色勾勒了唇形,打一层薄薄的阴影,看起来饱满可爱,让人满心都是亲吻的欲望。

不过,黄明昊一边涂色一边想,不给别人亲,哼。

窗外风很轻,云很淡,天高远,湛蓝的像是送给爱人的宝石。

十六岁的少年,无忧无虑的岁月,大声欢笑,自由奔跑,在喜欢的情感面前,又显现出许多期许和柔软。

黄明昊小心翼翼的把画捧了起来。

他在上面画了颗心,里面圈着他俩的名字。

古有画中仙的浪漫奇谈,今有十六岁的少年,把喜欢流在笔端。

他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画师,画工或许都比不上范丞丞的一些粉丝,可是,黄明昊凝望着他的画,凝望着他独一无二的范丞丞,我一定是世界上,把他画的最好的人。

因为我最熟悉他。

也最喜欢他。

他是他心里白日黑夜的轮回,岁月的更迭,是霞光万丈,星河璀璨,是春日的桃花夏日的烟火,秋天里凉爽的风吹过灿烂的叶子,冬天的雪落在乳般的明月之下。

天下所有的好风光,化作他的模样,却不及他周身半分的光亮。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怎么去看那些照片。唉,他满颗心里都是他,全然不需要什么参照,睁眼闭眼,落笔停笔,多么清晰啊。


黄明昊闭上眼,把画紧紧又轻轻的揽在怀里。

忽然起了风,落在他怀里的纸张上。

他疑惑的睁开眼,和范丞丞对视上了。

黄明昊:“……。”

范丞丞:“……。”

范丞丞眨眨眼,关上门问道:“你考了满分啊?”

他指了指他怀里的纸。

黄明昊尴尬的笑了笑说见笑见笑,然后转过身开始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然而动作越慌越容易暴露,一个不慎那张画就飘落到了地上。

他赶紧伸手去捡,然而范丞丞已经眼明手快的拿了过来。

他垂下眼,看了看。

黄明昊:“………………………。”

范丞丞:“………………………。”

天要亡我啊!

神啊!救救孩子吧!

黄明昊一脸绝望,无数种辩解的话浮现出来,正要开口解释,范丞丞却已经将画放在了桌上。

诶。

你耳朵红什么啊……?

黄明昊楞楞地。

然而范丞丞微微别过了脸:“你……,你画的是我吗?”

“啊哈哈……,好吧是你。”

“我觉得,”范丞丞缓缓地展开双臂:“没有真人好看。”

“所以,”他脸上染上一丝春光,虽然很纠结,却又很大胆,他轻声说:“你还是抱真人吧。”

窗外天色明媚,风清云远。

正是喜欢你的好时节。




你今天真好看。

因为我是你的心意的模样。



Fin.

我终于对弟弟们下手了……,吹爆他俩啊!太可爱了!两只画工一流啊,学过几年美术的老阿姨都自惭形秽!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都是没有烦恼的自由自在放飞自我的欢快模样,不过我偷偷觉得,十六岁的喜欢应该是温柔的小心的吧……(然而请勿上升!请勿!都是我编的!

总之感谢阅读,弟弟们要幸福啊呜呜呜。

评论(12)
热度(181)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