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这世上每一个叫顾顺却不是顾顺的顾顺》(短/完)

这世上每一个叫顾顺却不是顾顺的顾顺

 

*《红海行动》衍生,请勿上升。

*全员吐便当,都平安无事(除了星星(。

*胡说乱编,慎入。有私设,送给西兰花同学的留级文,详情见个人咕咚文归档。

 

*CP:顾顺×李懂

*BGM:吹梦 -- 四季音色

 

 

 

                      梦里出现的人,醒来时就该去见他,生活就是那么简单。*

 

 

*

 

“去把这碗端给三号桌的客人。”

 

李懂在围裙上随意地擦了擦手,三伏天热浪滔滔,面馆里人声嘈杂,高汤沸腾,他的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水。他应了一声,端过托盘匆匆跑了过去。

 

主厨顾顺从厨房小窗口那儿探出头来:“你慢着点儿!别烫着啊!”

 

小面馆开在商业路上,中午晚上的饭点儿生意最兴隆,等到了两点左右,客人渐渐散去了。顾顺解开围裙,蹲在门口抽烟,烟灰落在他的帆布鞋上,被他一下子揩掉,留下浅灰色的痕迹。

 

李懂端着一盘子西瓜走过来,到他身边坐下。

 

“一会儿给你炒那个米饭,”顾顺说:“你昨晚不说挺好吃的吗?”

 

“哦,行。”

 

李懂吐了口西瓜籽,心说昨晚炒什么米饭了,又想算了反正这也不重要。

 

顾顺说:“你少吃点,坏肚子。”

 

李懂说:“太热了。”

 

这儿真是太热了,跟他那边儿绝对不是一个世界!

 

这次穿越的不太好啊。

 

李懂出神的想。

 

顾顺看着他一脸呆滞的啃着西瓜,乐了,捋了一把他的头发:“想啥呢。”

 

“热。”李懂说:“你一会儿吃啥啊。”

 

“烤冷面啊。”顾顺从兜里掏出张十块钱:“你吃完了,去街对面给哥买一份,老规矩。”

 

老规矩是什么啊,李懂在心底叹息,吐掉最后一个西瓜籽他站起身来:“那我去了。”

 

“等会儿。”

 

李懂回过身,顾顺伸手一把把他拉下身,然后捏住了他的下巴。

 

“先来个吻别。”

 

好的好的,李懂想,快亲,这儿太热了。

 

然后顾顺垂下眼,喉咙深处发出一阵低低的笑意,他凑了上去贴住了李懂柔软的嘴唇,交汇的呼吸里混着西瓜和红塔山的味道。

 

他伸出手盖住了李懂的眼睛,迷迷糊糊的时候,李懂听见他低声说了句:“怎么现在接吻还是不知道闭眼啊……。”

 

 

 

黑暗在李懂的眼前渐渐消散了,起床铃急促的响了起来,他猛地坐起身,习惯性的开始整理着装。微微回神,侧过眼,他看见顾顺也正动作迅速的换衣服。

 

回来了。他想。

 

顾顺注意到他的视线,挑眉笑问:“怎么了,一大早就这么热情似火的看着哥。”

 

嗯,这才是我熟悉的顾顺,李懂又想。给他炒米饭爱吃烤冷面的那个果然只能活在梦里。

 

他别过脸不理顾顺,只是在那人拿着洗漱用品出门之后翻出枕头底下的日历本,在无数对勾里,又填上了一个对勾。

 

没完没了了。

 

*

 

事情要从伊维亚行动结束后开始说起。

 

顾顺在那之后正式成为蛟龙一队的队员,成为了李懂的新室友。在住在一起的当天晚上,李懂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成了老师,顾顺成了学生。

 

顾顺喜欢他,闲着没事儿就明里暗里的跟他告白。

 

他本来是想要拒绝的,结果从一起分吃一个枫糖红豆面包开始,他就一点点沦陷到这个小顾顺的攻势之下了。虽然内心深处有许多不安,还被顾顺妈妈找过去谈了话,但他还是想和他在一起,无论未来有多少坎坷。

 

某一晚他还给顾顺熬了水果粥,顾顺非要喂他,结果他接受了,顾顺却得寸进尺的……,亲了他。

 

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起床铃,李懂睁开眼,对上的还是宿舍的天花板,外头天才刚刚亮。

 

他明白了,这是梦。

 

也不知道梦里小李老师和顾顺同学最后会怎样,他梦醒之前可记得里头埋着不少陷阱呢。

 

……等下,他为什么要关心这个。

 

……不对,他为什么会梦见顾顺,还跟他谈了恋爱。

 

李懂起初以为是和顾顺同住一个屋檐下,他一时心思混乱——,不要关注他为什么混乱,反正,就在这种混乱的作用下,他梦见顾顺了。

 

如果说一次是偶然的话,那么第二次呢?

 

第二次他和顾顺做完了同步呼吸训练,顾顺垂头亲他。

 

好吧,又把他亲醒了。

 

结果又有了第三次,在雾蒙蒙热腾腾的浴室中,他套着顾顺宽松的衣服,去给顾顺送沐浴露,结果被那人拉进怀里,得到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怎么还没完了啊!

 

李懂很崩溃,每天晚上他都会梦见顾顺——,每一个顾顺都长着他认识的那个顾顺的脸,可有时候是他的队友,有时候是他公司的职员,有时候是皇上,太多了,每一个顾顺都是顾顺,却又不是顾顺。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在梦里,他们都和李懂相恋了。

 

还亲他。

 

长了角的顾顺都亲他,用……,那种姿势……。

 

而亲完了,李懂就醒了。

 

就像穿越完,回到了现实世界中一样。

 

李懂决定求助舰上的心理辅导员。

 

他委婉的说:“我最近总是做梦,总是一个人。”

 

心理辅导员问:“梦里发生了什么呢?”

 

“呃……,”李懂纠结了半天,但他得配合人家的治疗啊,于是他坦白道:“谈恋爱。”

 

“还有……,接吻……。”他难堪的埋下头。

 

心理辅导员:“……。”

 

心理辅导员:“你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或者青春期还没有结束,荷尔蒙比较旺盛,比较渴望获得某种情感,不然就趁休假回家找个女朋友吧。”

 

李懂:“……。”

 

他想获得什么情感啊,在梦里天天恋爱,他已经麻木了。

 

但他还是乖乖道谢,出门了。

 

结果当晚杨锐找他谈话,问他最近是不是对佟莉和张天德有什么看法。

 

李懂很茫然,他能对自己的队友有什么看法,他疑惑道:“什么意思?”

 

“就是,”杨锐斟酌了一下措辞,大茶缸的被子盖拿起又放下:“你是不是也想谈恋爱了?在佟莉和张天德同志的影响之下。”

 

哦,说的是佟莉和张天德从伊维亚回来之后就在一起的事儿。

 

能有什么影响,他的兄弟们收获爱情,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你是不是羡慕啊?”杨锐又问。

 

“没有。”李懂坦白。

 

“那是因为没时间恋爱所以心理不平衡?”

 

“怎么会。”李懂失笑。

 

关爱队员的队长陷入沉思,但思考无果,他只好把李懂放了回去。

 

“有什么事儿一定要跟我讲啊。”尽职尽责的队长嘱咐道。

 

李懂点点头,默默回宿舍,结果一推开宿舍门就先看见坐在桌边一脸严肃的顾顺,他一愣:“你干嘛呢?”

 

“你想谈恋爱啊?”顾顺说。

 

“……。”

 

心理辅导员太坏了!年轻人做梦梦见谈恋爱也不行吗!

 

“我没有……。”李懂争辩。

 

“真的?”

 

“诶呀你烦不烦。”李懂怒,拎起自己的牙缸跑了。

 

剩下顾顺独自沉思。

 

你想谈,你找我啊,怎么不懂哥的暗示,跟哥确认下眼神呢?

 

 

*

 

李懂又双叒叕做梦了。

 

这一回顾顺是和尚,他是狐狸。色诱失败,被顾顺收了,进寺庙里挑水浇菜干苦力。李懂气死了,顾顺到了他梦里还压榨他。

 

后来,不出所料,又谈恋爱了。

 

再后来,他……,他居然被顾顺捅死了?!

 

顾顺你为什么这么不要脸!李懂站在上帝视角,正控诉时发现顾顺也变成了只狐狸,还是只风骚酷炫的九尾狐。

 

原来是个轮回千年万年的故事啊。

 

故事的最后,他被顾顺拦腰抱起行不轨之事,顾顺亲他,笑他接吻时不会闭眼。

 

醒来时,李懂悄悄看顾顺,别说,顾顺要真是只狐狸,还挺好看的。

 

李懂又双叒叕×2做梦了。

 

这一回他跟顾顺都是十七岁的高中生。

 

他很满意自己的人设,是个学霸,就是父母双亡有点惨。顾顺是富二代,练标枪的,投的好准,咻咻咻的。

 

垃圾富二代,为了大冒险,骗的他好惨。

 

亏他还放下学习跟他一起跳窗出去玩!不要以为一起做了碰碰车送了他小玩偶他就不生气!顾顺大王八!王八!

 

结果他还是心软了,顾顺努力的挽回,害得他一颗心都甜蜜又酸涩。

 

在漫天的烟花中,顾顺翻身上了他家窗台,低下头,小心翼翼的亲他的嘴唇。

 

“我是真的喜欢你。”顾顺说。

 

醒来时,李懂还是悄悄看顾顺,快三十的人眉眼间还带着十七岁的少年英气。

 

李懂又双叒叕×3做梦了。

 

这一回……,这一回怎么回事!李懂盯着自己身上的小裙子,呆住了。他愣愣的照照镜子,镜子里睫毛弯弯嘴唇粉嫩双马尾俏皮可爱的人,是!谁!

 

李懂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胸。

 

好吧……,虽然很平,但是……,起码是有的。

 

所以他变成女孩子了?

 

正茫然间顾顺推门进来了。穿着超短裙,大腿白净,黑长直,瓜子脸,嘴唇是烈焰般成熟的红色。

 

“干嘛呢,又走什么私呢?”

 

顾顺伸出手搂住她,声音颇为性感。傲人的胸部贴在李懂的背上,柔软而滚烫。李懂一僵,顾顺笑了起来,贴近了低声道:“跟姐姐恋爱这么久了,还害羞呀。”

 

说着便亲了过来。

 

香香又甜甜。

 

醒来时,李懂在震惊中挣扎了好半天才看向顾顺。

 

……好吧,他……,女装也挺好看的……。

 

……等下我在想什么……。

 

*

 

就这样,在梦里,李懂和顾顺谈了快小半年的恋爱。

 

李懂已经把这当成日常了。

 

万一哪天不梦了,他可能才会觉得不正常。

 

 

 

夜深了,星星挂上墨蓝色的天空。乳一样的明月顺着窗帘的缝隙洒落进来,凝成一条笔直却晶莹的光线。

 

李懂做梦了。

 

这一回在广袤无垠的沙漠里,天边挂着蓝蓝的月亮。

 

四周都是血液和硝烟的味道。

 

顾顺抱着枪,趴在他旁边。

 

“能找到地方狙击手的位置么?”顾顺嚼着口香糖,低声道。

 

李懂瞬间进入状态,在梦里也是一板一眼相当认真:“放心。”

 

这时候顾顺忽然说:“如果这一次能活着回去,你就跟哥回老家结婚吧。”

 

李懂:“啊?”

 

“哥家里有好大一片鱼塘,”顾顺又说:“我要为你承包它,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它的主人。”

 

“……。”

 

“哥还会带你去看流星雨降落在地球上每一个地方,还能带你去买美特斯邦威。”

 

“……。”

 

“哥做饭比方一勺还好吃,以后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

 

“怎么,心动了吗?”顾顺咧开嘴笑道:“有没有被哥的回村计划诱惑到?”

 

“你有病啊?”

 

“有。”

 

“什么——?!”李懂一惊。

 

“我爱你爱到病入膏肓——。”顾顺说:“为你死了也行。”

 

“战场上不要提死这个——。”李懂转过头,却忽然怔住了。

 

剩下的话被收缩的心脏碾碎成粉末。

 

滔天的火光,狂风裹挟着砂砾。李懂看见了杨锐的尸体,徐宏的断臂,张天德紧紧抱着佟莉,死而同穴。庄羽还掐着通讯器,陆琛的绷带撒了一地。

 

他看见顾顺的心脏上有一个血洞。

 

可他还在对他笑。

 

*

 

亲我。

 

快亲我啊!

 

只要亲我,一切就都结束了!

 

他呆愣愣的看着顾顺,顾顺依旧凝望着他。巨大的疼痛感涌了上来,李懂伸出手想抓住顾顺的前襟,却无论如何都握不住。

 

那人像一道风,从他的掌心头也不回的离开。

 

“亲我啊!”他大喊,可顾顺却只是笑,一直笑,任铺天盖地的尘埃淹没他的身体。

 

“你他妈傻了啊!”李懂疯了一样伸出手:“亲我啊!”

 

——不要离开我。

 

——这一回还没有好好恋爱,怎么就结束了呢?

 

潮湿的感觉在他的面颊上扩散开来,他看见远处的月亮越来越圆,越来越亮,可他喜欢的人却被拖进一片黑暗之中,变得破碎不堪。

 

……亲我啊。

 

“你亲——。”

 

咦。

 

为什么嘴唇上会有如此温热而柔软的感觉。

 

*

 

李懂睁开眼。

 

这一回对上的是顾顺黑亮的大眼睛。

 

李懂:“……。”

 

顾顺:“……。”

 

“你吵着要哥亲你,”顾顺笑道:“哥就亲了,怎么样,哥够意思吧?”

 

李懂愣愣的看着他,摸摸自己的脸,有点湿。

 

顾顺伸手擦擦他眼角的水光:“怎么了?梦里都亲了那么多次,在现实中亲一次还害羞了?”

 

“我梦见你死——,”李懂一惊:“什么叫梦里亲了那么多次?!”

 

“有时候你是小狐狸,有时候你是我的老师,有时候你是面馆的小服务员,还有时候是京城的大才子,”顾顺笑着说:“不过每一次,你都是我的心上人。”

 

“像十二点落跑的灰姑娘一样,哥一亲你,你就跑了。”

 

“这一回,”他说:“可算是亲上了。”

 

 

李懂先眨眨眼,又眨眨眼。

 

“进虫子啦?”顾顺说。

 

李懂摇摇头,然后说:“你说话算数不?”

 

“嗯?”

 

“你要给我承包鱼塘,要带我看流星雨降落在地球上每一个地方,要给我买美特斯邦威,你说你做饭比方一勺还好吃,”李懂说:“还要诱惑我跟你回村。”

 

顾顺笑着把他抱了个满怀:

 

“算,所以年底跟哥回老家结婚吧。”

 

 

*

 

这世上有许多叫顾顺却不是顾顺的顾顺,还有许多叫李懂却不是李懂的李懂。

 

但是,在他们各自的故事里,他们都是各自的心上人。

 

一吻定情,一梦到西州。

 

 

*语出《新桥恋人》。

 

 

Fin.


洗澡时洗出的脑洞,洗完了便要写出来。磕你爱的cp,为他们产粮,就是如此简单(其实很难(。


评论(39)
热度(62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