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ALL丞#《情有苦衷》(02)

评论区押正丞的朋友们,那个…我…现男友也不一定就…你懂我的意思吧(。


情有苦衷

 

*OOC我的,请勿上升真人。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CP:昊/坤/正×丞

 

*感谢阅读。


前文走:



//02.

 

*BGM:Breath -- Fleurie

 

                        若你知我心意,何故如此犹豫。

 

 

*

 

关于节目的时长安排,蔡徐坤……。

 

关于部分嘉宾对活动的特别要求,蔡徐坤……。

 

关于……,关于……,蔡徐坤……。

 

范丞丞深吸一口气,用力按住键盘,屏幕上所有的字都被他删了个干净。他啪的合上了笔电,甚至不想再去回应周遭人探寻的目光,他起身朝着毕雯珺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会邀请蔡徐坤来参加典礼的事情?”

 

他靠在门上,垂下眼开门见山。

 

毕雯珺刚挂了一通电话,手机还贴在耳边,他愣了愣随后微笑道:“丞丞,门凉,你贴在上面不难受吗?”

 

“……,”范丞丞抬眼:“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这是公司的决定,你也奈何不了?”

 

“蔡徐坤的公司,要和我们合作一个新的项目,他出席这次典礼是必然的,以后少不了要碰面,”毕雯珺叹了口气:“丞丞,你打拼了这么多年,能明白我的意思,对吗?”

 

“我不是那种会感情用事的人。”

 

“我知道,你从来都是公私分明的。”毕雯珺说:“所以,我相信你,于公于私,我都相信你。”

 

“我也相信我自己。”范丞丞抬起头笑了笑,随后侧过头,沉声道:“他是下午来吗?”

 

“嗯,所以特别批准你中午可以早点下班,”毕雯珺温声道:“加油。”

 

 

在公司二十周年的典礼上,范丞丞负责的是接洽嘉宾和节目安排的工作。公司上层决定邀请哪些人来参加典礼,专人联系后,由他去接待和商谈。这样的工作其实他做过很多次了,公司大大小小的活动里,他都在负责这项工作,从来都是顺分顺水。

 

到没有想过,这一次已经碰上了两位“特殊嘉宾”。

 

一个是支走了经纪人在落满阳光的会议室里,朝他露出狡黠而明亮的笑容的黄明昊,他摘下帽子和口罩,上了妆后果然是大众都爱的光芒四射的偶像形象,而那一晚顽皮而清新的少年模样就像是唯有范丞丞才能享受的特别待遇一样。他朝他笑起来:“哥哥还记得我吗?从三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开始,我就已经对哥哥念念不忘了。”

 

还有一个。

 

“我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蔡徐坤说:“留给我的时间也不需要很久。”

 

他微笑着看着范丞丞,眼底是一片晶亮的光芒。

 

“好的,”范丞丞避开他的目光,在平板上打下几个字:“那么蔡先生,您就是在中间部分作为我们新的合作伙伴出场,在主持人介绍完之后,会有礼仪人员带着您上台的。”

 

“你是主持人吗?”

 

“……我不是,我们会请专业主持人的。”

 

“那么,”蔡徐坤侧过头,目光越发柔和起来:“我现在还可以提出自己的特别要求吗?”

 

范丞丞呼吸一窒,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但他还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当然了,蔡先生您是我们的特别嘉宾。”

 

“那我要你,做我的主持人,”蔡徐坤的声音里依旧染着甜蜜的笑意:“做只属于我的主持人。”

 

“……。”范丞丞的指尖顿在平板屏幕上,他抬起头来,静静的望着蔡徐坤。

 

而对方依旧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像是很多年前那样,他总是这样笑,眼神也好,嘴角的弧度也好,全都保持着最为得体的模样。但是,如果仔细去分辨,又能够寻找出一些不同来。在面对不同的人的时候,里面沾染的情感是不同的。在范丞丞尚且是个十多岁的普通少年时,曾为那里面蜜糖般的爱意而沉醉不已。

 

但如今呢?

 

他已疲于分辨。

 

蔡徐坤并不催促他回答,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两卡券。他伸出手,范丞丞抬眼去看,发现是一家日料店的优惠券。

 

“你快要下班了吧?可以一起吃个饭吗?”蔡徐坤说:“以合作伙伴的身份,但又更为私人一些,就去你之前最喜欢的这家店。还记得吗,上大学时,你最喜欢托人要他家的员工优惠券了,因为确实有很大的折扣。”

 

“可以接受我的邀请吗?”蔡徐坤走近了一些,微微垂眼,凝望着范丞丞躲避的眼睛,将每一个字都说的百转千回:

 

“丞丞。”

 

 

*

 

范丞丞一直觉得,人到了某一个特定的年纪,就不会想要长久的回忆过往。或者说,当人有了崭新的生活之后,就会选择性的将过去不美好的事情都藏进生命深处。

 

但是蔡徐坤的出现,却是在一点点却无比用力的,将那些过去拉扯出来,鲜血淋漓的在他面前摊开,依旧用温柔的声音说,你看,你以前多么爱我。

 

因为爱我,所以永远不会拒绝我。

 

他未曾想过时至今日依旧如此。当蔡徐坤靠近他,甚至轻轻握住他的手,温声呼唤他的名字时,他除了皱眉躲避,竟然什么重话都说不出来。那些温柔他太熟悉了,他曾无比沉沦,也曾在多年后后知后觉的分辨出,其中隐秘的伤痛。

 

“没有想到这么久没来,他家的招牌料理还没有变。”蔡徐坤笑着把刺身朝着范丞丞推近了一些:“还喜欢这道吗?”

 

“不喜欢了。”范丞丞声音平静。

 

“是吗,看来这么多年,丞丞变化很大,以前很喜欢吃这个的。”

 

“人都是会变的,”范丞丞抬起头凝视着他:“就像现在,我变得不喜欢别人叫我丞丞。所以蔡先生,你还是叫我的全名吧。”

 

若他时至今日依旧无法逃避那些温柔,那么就在那些伤痛露出之前,先把盔甲准备出来。

 

蔡徐坤替他斟酒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抬头温声道:“这样啊。你觉得自己变了很多,对吗?那么,你觉得我变了吗?”

 

“蔡先生还是热爱工作热爱梦想努力拼搏的那种人,”范丞丞面无表情:“工作让你快乐,梦想是你唯一的生存意义。”

 

“你觉得我很快乐吗?”

 

“难道不是吗?”

 

蔡徐坤忽然低笑了一声,随后倾身,他伸出手抚住了范丞丞的脸庞,凝视着对方因惊愕而微微放大的瞳孔,他沉声道:

 

“并非如此,我并不快乐。”

 

“因为我喜欢的人,看起来不快乐,所以我也没办法快乐起来。”

 

范丞丞一瞬间的僵硬在他的掌心中暴露无遗,而他依旧用那温柔的目光凝望着他:“如果你不相信的话,看我的眼睛,看看我的眼睛里,我喜欢的人,此时此刻是否带着满满的闷闷不乐的气息。”

 

他的眼睛,那么明亮,像是一轮月,而流淌而下的月光里,点缀着寂寂星河。

 

范丞丞在那里看见了自己。

 

可他只能看见他的眼睛,他的心,他永远无法窥探。

 

永远无法……。

 

一种难以言说的悲愤涌了上来,他咬着嘴唇打开蔡徐坤的手:“蔡先生,我们之间的关系再私人,也只是学长学弟的同窗情谊罢了。多谢款待,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他把同窗情谊咬的很重,如同磨开一颗酸涩的果子,流出的汁水腐蚀着他的心脏。

 

随后他站起身来,不去看蔡徐坤,只是低声道:“还有,蔡先生,我已经不喜欢这家店了。”

 

“因为实在是太难吃了,”他说:“各种意义上的。”

 

然后他默然离开,像是要把月亮甩在身后一样。

 

 

蔡徐坤侧过头,范丞丞的身影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他再回头去看,留在那人盘子中的食物,一点也没有动过。

 

他微微皱眉,但依旧带着笑。拿过范丞丞的杯子,他五指并拢,仿佛还能感受到范丞丞在此处留下的温度。

 

没关系,他想,没关系。

 

人是跑不过月亮的,那些光亮,会一直缠绕着人们。

 

 

*

 

“还要吃甜甜圈!要两个!”

 

“好好好,两个两个。”

 

“嗝……,你……你今天这么好说话啊!那要三个!三个!”

 

朱正廷毫不犹豫的拍了拍范丞丞的屁股:“得寸进尺啊,就两个!”

 

“那,那我要吃火腿肠!用这个补偿我失去的那个甜甜圈!要三包!”

 

“你还跟我讲上价了?”

 

“我不管,我还要吃薯片,还要喝鲜榨果汁!还有还有,我要吃大西瓜!”

 

“这么多啊,我没带这么多钱怎么办?”

 

“你说你会养我一辈子的!我要把你扣下,换吃的!”

 

“那可不行,万一你不来赎我,我还怎么养你一辈子?”

 

“唔……,”这个问题似乎让范丞丞有些苦恼了,他晕乎乎的伏在朱正廷的背上陷入了沉思,轻轻扯着朱正廷的衣领,他小声道:“也是……,那,那我勉为其难的少吃点吧。”

 

朱正廷没忍住笑了出来,而背上的人一下子来了脾气,用力扯他头发:“你笑我!”

 

“没有没有,轻一点,好痛,”他憋笑忍痛,轻声道:“我是在想,丞丞就算不去赎我,我也会努力的逃出来,回到你的身边,毕竟说了养你一辈子,那一天一时一刻都不能少啊。”

 

“真的?”

 

“真的。”

 

“那你回去给我煮皮蛋瘦肉粥喝,不然你就是骗我。”

 

朱正廷失笑:“诶呦,我这是养小猪呢。”

 

“你说谁是猪!”

 

“我是我是!诶诶别扯我头发,乖乖乖!对我是猪,我是我是!”

 

 

 

朱正廷去接范丞丞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范丞丞这幅喝的大醉吵着要吃零食的模样。毕雯珺在一边哄着,见了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你可算来了,你的小男朋友喝醉了真要命。”

 

“怎么喝这么多?”朱正廷皱了皱眉,低下身把人搂进怀里,范丞丞大概是察觉到了这是自己熟悉的气息,渐渐安分了一些,但还是棉花糖可乐火腿肠念叨个没完。

 

“工作压力太大。”

 

“那你不会给他少安排一点?”

 

“……,”毕雯珺无语,末了叹了口气:“正廷,蔡徐坤回来了,和我们公司合作。”

 

朱正廷正把范丞丞往背上扶,闻言动作一顿,但也只是一瞬间,他动作继续:“所以呢?他去见蔡徐坤了?”

 

“……嗯。”

 

“那又能如何?”他目光平静:“现在,我才是范丞丞的男朋友。”

 

“我才是。”他重复道。

 

随后把人稳稳的托到背上,他笑道:“好了丞丞,我们回家。”

 

 

他会带他回家,谁也不能阻挡他。

 

 

把范丞丞安顿到沙发上,朱正廷正要去厨房给他煮醒酒汤,他却忽然伸手拉住了朱正廷的衣角。抱着一大堆零食,五官皱在一起。

 

“怎么了?”朱正廷理顺着他的头发:“难受?”

 

“不是,我……,我要给你唱歌,你跑什么啊?”

 

朱正廷一愣,随后笑道:“我不跑,你唱吧,我听着呢。”

 

“两只脑斧……,两只嗝……,脑斧……。”范丞丞晕乎乎的晃荡着脑袋。

 

“真好听。”朱正廷热烈鼓掌。

 

“嘿嘿,那是,”范丞丞笑起来:“我,歌王!”

 

“对,歌王!”

 

“那,那我是歌王,你是谁啊?”

 

朱正廷目光柔和下来:“我是朱正廷,你的男朋友,歌王的男朋友。”

 

“谁是朱正廷?谁是我的男朋友?”

 

“我是朱正廷,我是你的男朋友,”朱正廷伸出手把他紧紧抱到怀里:

 

“我是范丞丞的男朋友。”

 

他声音很轻,也温柔,却那么用力,那么坚定。

 

范丞丞没吭声。朱正廷把他抱的更紧了一些,抬起头,看见没有拉紧的窗帘,透进来许多澄澈的月光。

 

过了很久,他听见他怀里的人小声的说了一句:“嗯。”

 

于是他笑了起来,轻轻亲上了他的发梢。

 

 

 

他的确跑不过星体。

 

但那些光芒,只要他把他抱的紧紧的,就不会有一分一毫泄露而来。

 

 

TBC.


要分线吗还是NP?


评论(59)
热度(380)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