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坤丞#《假凤来仪》(章一)

假凤来仪

 

*古风AU/有女装/OOC慎入。

*我对你的十八岁,充满爱和期待。

 

*CP:坤丞

 

*感谢阅读。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献便献吻。*

 

[ 章一 ]

BGM:雁引歌 -- 平沙落雁

 

                        俊公子代姐上花轿,郎君说,我觉得挺好。

 

*


“你……,”他微微皱眉,眼中的光亮微微晃动:“你是——。”

 

*

 

这一日是太子殿下大婚之日,京城上下灯火通明。

 

月溶溶,影重重,柳梢挂星,结彩张灯。东云国上下皆在议论太子殿下蔡徐坤同北月国大公主联姻之事。这几年南阳国蠢蠢欲动,欲对北月行不轨,而西海国更是对东云有虎视眈眈之势。所谓联姻为外,合政在内,若如此联盟,或可相互制衡,于是一拍即合,两国联姻之事昭之于天下。

 

庙堂太远,东云国百姓并不关心,他们谈论的是这一场联姻的主人公们。

 

太子殿下相貌堂堂,才学一品,东云国多少女子芳心暗许,坊间那些风月笔墨,最爱以太子殿下为原型而作。所谓“兰芳震乾坤,玉树落人间”,太子殿下不仅以文章才学闻名四海,更有十四岁独赴北月外交的事迹。要知路遥险峻,他却全然不在意,回来时还带了北月国最珍贵的草原之花作为给母后的生辰礼。

 

这样的人,果真是芝兰玉树,天上仙人。


可那北月国的大公主呢?虽生了一幅绝世皮囊,却是男儿性情,要知北月是草原一族,骑马射箭最是利落,大公主十二岁便弯弓射狼,月下浴血而归,模样清贵,却是有一腔热血。听说长大后,还有同情郎私奔的事迹。

 

皇族传闻在百姓之间传的最快,东云百姓忧心忡忡,谁人不知太子殿下性情温文尔雅,遇上这般女子,不懂礼数,不明教化,往后当如何是好?

 

而此时此刻,东宫灯火通明,人人牵挂的太子殿下正朝着寝殿款步徐行。

 

*

 

蔡徐坤六岁的时候就被皇帝抱上膝盖喝玉液琼浆,酒力极佳,更可况他贵为太子,纵然席上各位王公贵族有意灌醉他,终也要有几分顾忌。于是他现下头脑依旧分明,屏退左右,站到了寝殿门前,尚可仔细思索一番当如何同他这位太子妃定下交往协议。既然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政治联姻,何故将真心相付?也不过是人前的举案齐眉,暗里都知道是皇族间的博弈。

 

殿外侍者行礼告退,陪嫁宫女在外间低眉顺眼的候着。北月国从来都讲究先由陪嫁宫女侍候好了驸马爷,方才行床笫之礼。然而蔡徐坤却觉得烦躁,情爱上他素来好一份安宁,最烦虚礼和物化。他揉了揉眉心,假意微笑道:“你退下吧。”

 

那宫女一愣:“殿下,奴婢……。”

 

“退下吧,”于是他便也懒得摆出笑面:“既然嫁到了东云,就应当行东云的规矩。更何况里头的才是本宫的太子妃,周公之礼,自然不能错了人。”

 

这话算是不给人留面子了,但陪嫁宫女到底是教养的好,虽然面色有变,似乎有难言之隐,但终究不失礼数,行礼告退了。蔡徐坤是有意将声音提起来,叫里间的人听个分明的。北月的大公主性情豪爽,他自有耳闻,做了联姻的工具,自然心有不忿,若当他是个草包皇子,自然易心生间隙,往后不好相处,蔡徐坤心中定下的种种协议,怕也不好拿出。而他在外间明了了公主嫁来东云要入乡随俗之事,也不过是想给个下马威,明了他自己的身份地位。

 

他本以为陪嫁宫女在自己这里受了气,里间性情火爆的大公主当同他一争高下才是,这样他才更有立场和理由明了身份提出约束要求。哪料想宫女出去已有小半会儿,里头还是没有动静。

 

蔡徐坤低笑,原来这公主也有心细的时候?那他自然也不能情敌了。于是脚尖一转,他行至里间,撩开水晶帘进去了,便见着塌上大红喜服的北月大公主正安安稳稳的坐在上头。许是坐累了,靠着床柱一动不动,微微垂着头,却扇都要扶不稳当了,只见得那发上二十二根金钗熠熠生辉。

 

他一愣,难道北月的阿母不曾告诉这位公主在洞房中见了郎君当如何行礼?蔡徐坤微微皱眉,他轻咳一声,大公主却依旧没有动静。东云国的太子可不曾为人如此忽视过,可等他走近了,才算明白过来。

 

大公主竟是睡着了。

 

却扇只容大公主露出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或许睡得并不安稳。蔡徐坤失笑,哪有这样的道理,他尚且计划着如何同这公主斗智斗勇,可这公主却是一脸倦容,用沉入梦境的模样来候着他。

 

“公主殿下,”他拨开却扇,便瞧见了那人的鼻尖和红光晶莹的嘴唇,这声音虽轻却有力,一颗颗跃动到大公主的耳畔,轻轻睁了眼,尚且浮着一层薄雾。蔡徐坤笑道:“哪里有你这样候着郎君的道理,若叫人知道了,本宫的面子放到哪里?”

 

大公主眨了眨眼,蔡徐坤便含着笑跟着眨眼。

 

大公主又眨了眨眼,蔡徐坤便含着笑又跟着眨眼。

 

“啊!”

 

那却扇被扔出去好远,大公主登时坐直了身子,头上的金钗跟着晃动起来。瞪大了眼瞧着蔡徐坤,里头的雾气全散去了,到露出来一只有些莽撞的小鹿,像是初次离家,有些怯意,但更多的是一腔孤勇。

 

“蔡徐坤!”大公主喊道。

 

蔡徐坤一愣,怎么,纵然他们的初次见面就是拜堂行礼,再会时就是要云雨巫山的洞房花烛夜,也不必如此相待吧?他正要笑着应一声,却忽然瞥见了大公主的脖颈。

 

繁复的领口也藏不住的,那雪白的脖颈上,有一对痣。

 

小巧而精致,像极了——。

 

“你……,”他微微皱眉,眼中的光亮微微晃动:“你是——。”

 

“我是你的新娘子!”大公主一下子抓住他的衣襟:“拜过堂的!就是我,不会是别人了,我就是你的新娘子——!”

 

这声音可大极了,像是要证明什么一般。

 

“我的新娘子……?”蔡徐坤眼神一晃。

 

随后他微微笑了起来,种种念头在他心头一晃,随后烟消云散,月亮破雾而出,他心头一片柔软,轻轻握住了大公主的手,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蔡徐坤低笑道:

 

“是了,你是我的,新娘子。”

 

待续.


*语出陈奕迅《夕阳无限好》。


古风AU给我一种必须用待续代替TBC的感觉,后文“他”“她”混用不是错误,反正都是丞丞。

评论(19)
热度(253)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