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西蘭花.

Russian Roulette.

#彦丞#《流浪春日》(短/完)

流浪春日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年龄差私设。很短的睡前故事片段合集,希望你可以遇见温暖的落雪。原名是《冬日喵喵》。


*CP:林彦俊×范丞丞

*BGM:Merry & Happy — TWICE


*


它是一只雪白色的小猫。

范丞丞眨眨眼,呼出的白色热气在他眼前化成湿乎乎的水珠。缩在台阶上的小猫缓慢地晃着尾巴,微微抬起眼看了看他,又耷拉下眼皮接着呼噜呼噜地睡觉。他蹲在小猫面前,看见阳光下那些细细的绒毛随着风飘动。

“你叫什么名字?”他说。

小猫不回答他,只是继续缓慢地、慵懒地摇着尾巴。

“我叫范丞丞。”他并不觉得这位新朋友的态度很傲慢,也许它只是在害羞,于是他先自我介绍道,并用手指在地上划着笔画来辅助介绍,“这么写,很简单。”

小猫也不睁开眼,但是弓起了身子,范丞丞激动地直起了腰,正准备伸手打招呼,但对方只是打了个很深的哈切,又缩回了小小的身子,变成了雪白色的一团。


范丞丞想到了班里的女生们看小说时常常说起的一个词,“傲娇”。好像很适合现在的情况,他想。这是一只可怜的小猫,它没有好听的名字,面对我的亲近,既不肯承认,又不表现出羞赧。该拿你怎么办呢?他低声呢喃着说,不如我来取一个名字给你吧。

“你喜欢什么样的名字?”他很认真地征询起对方的意见。

父亲这时背着登山包出现在门口,“丞丞,在做什么,不要跑到别人家门口蹲着。”

“知道了。”他赶紧拍拍身子要站起来,这时候小猫悠悠看了他一眼,蓝汪汪的瞳孔好像海里的星星。这一定是个充满不舍、难过和种种蓝汪汪的情感的目光,十二岁的小男孩敏感极了,他也变成了海里的星星,整个人都浸在令人心软的水里,于是他急促但温和地说,“不要难过,我很快就回来。在这之前,我先给你取个名字吧。”

“他们总叫我小橙子,”他说,“你就叫小橘子吧。”


“很喜欢吧?小橘子。就这么约好了,以后再见。”

他笑得鼻子都皱起来了,站起身朝着小橘子挥挥手,迎着阳光跑了出去。他的小号登山包上挂着橙子玩偶,纽扣在闪光。小橘子终于站起身来,看起来有些困倦。

房间门这时候被推开了,穿着蓝色绒卫衣的林彦俊蹲下身,手心里放着一些猫咪零食。雪白色的小猫咪颠颠过去,粉红色的小舌头卷过食物。

“没去玩吗?”他一面说一面揉着猫咪的后颈,听着对方喉咙里滚动的满足声,非常轻地笑了,“今天太阳很好的。”

好像太阳很好,就代表着今天也很好。


范丞丞的父亲是一名画家,今年冬天来到这个靠南的小城写生,这里总是湿冷湿冷的。

因为把寒假作业早早完成了,挂在父亲的腿上,说什么也要跟着过来。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好像已经成熟了,比如他们会为了实现自己的某个小心愿而努力付出,但有时很幼稚,比如会缠着猫咪给它取名字。

“如果我们也能养猫就好了。”他小声向父亲许愿道。

“等你又过敏时就不会这么说了。”

“上次只是一个意外。”

“但是还有上上次,”父亲把一块石头递给他,“好看吗?”


那是一块剔透而晶莹的圆润的石头,上面有深蓝色的细细的纹路。

“好漂亮。”男孩儿把它举起来,在阳光下翻来覆去的看,“像大海一样。”

“你可以把他送给你的新朋友当见面礼,除了你的零食和漫画书以外。人们的生活总是需要些艺术。”

艺术家父亲总喜欢把琐碎的、烟火气十足的事情和艺术放在一起说。范丞丞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这样的话,但他已经习惯了。他点了点头,用衣摆擦了擦那块石头上落着的尘埃和水雾,然后把它小心收进了口袋里。

口袋一下子变得沉甸甸的,好像装着一船海盗一百年积攒的宝箱。


范丞丞的新邻居正在洗脸。它认真地舔着自己的小爪子,揉着肉嘟嘟的毛茸茸的小脸蛋。

他好久没看见猫咪自己做清洗了,眼睛亮了起来:“真可爱。”

“小丞喜欢猫吗?”邻居家的阿姨微笑着问,男孩儿很用力地点了点头,她又说,“阿俊养猫前向我保证,养了猫咪就会考到重点中学重点班,结果只是重点中学普通班。我说要把猫猫送走,明明已经读初中了,还像小孩一样和我发脾气呢。”

“如果我开学考试考了年级第一,我们可以养猫吗?”范丞丞立刻回头问父亲。

“好像不太行。”父亲说,“发脾气也不可以哦。”

阿姨温柔地笑了起来,范丞丞看起来有些难过,但是小孩子的快乐总是比难过跑得更快一些:“阿姨,我可以常来找它玩吗?”

林彦俊这时刚把范丞丞当作礼物送来的零食和漫画书整理好,从楼梯上下来。楼下的人听见动静都看向他。范丞丞意识到了这是那个“像小孩子一样发脾气”的初中生哥哥,啊——像小孩子一样发脾气,是很幼稚的形容。他歪着头想了想,咯咯地笑了。林彦俊一下子停住了脚步,母亲也笑着看他,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刚刚可能成为了某个话题的主角。

好烦啊。小孩子。他不动声色地窘迫了。


小猫洗完脸了,林彦俊把它抱了起来,它踩着林彦俊的肩膀缩进了他的卫衣帽子里。

好朋友一下子消失了,范丞丞的笑声也消失了。他眼巴巴地看着林彦俊——的帽子。小孩子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感,他对小猫咪的喜欢简直像是沸腾的糖浆一样滚动着。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看了看邻居家的阿姨,又看了看林彦俊。

初中生感到了烦恼,但他还是走到了小学三年级的孩子面前,蹲下了身。

“轻轻的。”他说。

“啊,”范丞丞小心翼翼捏着他的帽子,小猫开始打瞌睡了,“小橘子好可爱。”

“小橘子?”

“是的,它叫小橘子吧?”

时刻谨记着“轻轻的”这三个字,范丞丞用气音说。

“它不叫小橘子。”

“啊?”范丞丞一下子失落起来,“可是我今天给它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它看起来很开心。”

林彦俊正要跟他解释,可是他看起来很遗憾。小时候妹妹如果被大人们训了,也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小孩子们的眼神里如果装着遗憾和悲伤,瞳孔就会变成不断涌动的蓝色的波浪,冲刷着大人的心脏,露出一些罪恶。他生出惶恐与不忍,于是他只好说,“好吧,小橘子。”

“哥哥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吗?”

“……是的。”

范丞丞的眼睛变成了弯弯的月亮。他又看了好久的小橘子,发现它肚皮上有一撮橙色的软毛,他很惊喜地笑了。又像说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他慌忙从口袋里取出那块漂亮的石头,“哥哥,这个也是我准备的礼物。”

林彦俊接过了那块石头,还带着一点温度,表面光滑,在客厅的暖光下亮晶晶的。范丞丞看他的眼睛也是亮晶晶的。他不捏着他的帽子了,改捏他的袖口,小孩子小声说,“哥哥,你喜欢吗?”

“喜欢。”他说,“很漂亮。”

然后他把这块石头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这时范丞丞忽然着急起来,“不是的,哥哥,这个是我送给小橙子的礼物,等它睡醒了你帮我交给它吧。”他明明很着急,可说话还是轻轻的。


啊。好烦啊,小孩子。

书上说,让人觉得烦的人出现了,不要着急,那人很快就会离开。


和比自己小了将近十岁的人成为了朋友,这可是林彦俊从没有想过的事情。他还猜测过,如果妹妹没去参加冬令营,可能会和范丞丞玩得更好,因为他们都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问题与幻想。

三年级的小学生总是探头探脑出现在他家门口,小橘子是他眼睛里的星星。亮亮的目光好像有特别的温度。

只有林彦俊在的时候,他才能和小橘子有最短距离。因为小橘子总是缩进林彦俊的卫衣帽子里。范丞丞对动物的毛发过敏,所以没办法靠得太近。

“我总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他吃饼干的动作都难过得缓慢下来了。

“每个人都有想做但不能做的事情。”林彦俊觉得自己从来不会这样慨叹人生,他烦看着杂志,很随意地安慰道。

“哥哥,你有什么想做但不能做的事情吗?”

“……”

“嗯?”

“好像没有。”

范丞丞难过极了,饼干扔到一边,去玩他自己带过来的乐高积木了。

林彦俊只好硬着头皮说:“我想考到重点中学的重点班,但是没有成功。”

“哦——”范丞丞眯着眼睛,小大人似的古灵精怪地笑了,“像小孩子一样发脾气啦。”

“——喂。”


林彦俊只要在掌心放一些猫零食,小橘子自己就会颠过来,乖乖地舔舐他的掌心。

范丞丞羡慕极了。

“你也会有你能做但我不能做的事情的。”林彦俊说。

“是什么呢?”

“这个只有你自己知道。”

“但是我不知道。”

“那么等你长大你就会知道了。”

“长大是什么?我爸爸,还有我妈妈,总是这样对我说。”

“长大就是你会发现这世上有许多你能做但我不能做的事情。”

“长大后我能摸小橘子吗?”

“应该还是不能的。”林彦俊说,“这个和长不长大没有关系。”

范丞丞长叹一口气,看起来像个看破红尘的大人:“那我还是不要长大了,长大真的好无趣呀。”

林彦俊被他逗笑了,这时候小橘子吃饱离开了,他就站起身去洗手,范丞丞抱着独角兽玩偶跟在他身后。林彦俊一面把洗手液揉成雪白色的香甜的泡沫,一面说:“长大还是很有趣的。”

“可是不能摸小橘子的话,还是很没意思呀。”

“除了这个,不能想点别的什么吗?”

范丞丞歪着头想了好久,还是想不出来。林彦俊擦干净手,把他抱起来:“那你洗完手好好想想,不要再用刚吃完薯片的手抱玩偶咯。”


范丞丞在行李箱里发现了之前美术课上他们买来剪图案的夜光纸,盘腿坐在沙发上剪了一个橘子,因为他剪不出一只完整的小猫咪,只好剪了一只小猫头,耳朵尖尖的,胡子粗粗的。父亲整理完画稿,问他在做什么,他把剪纸藏到了身后。

“要送哥哥礼物。”

晚上他又去找林彦俊玩,初二生林彦俊有很多作业,埋头坐在书桌前,证明三角内角和为一百八十度。范丞丞等不及想把礼物送给他却又不想打扰他,自己跳下床,想了想,把贴纸贴到了林彦俊的床脚。下次如果小橘子又钻到床底下,林彦俊找不到,床脚的贴纸会帮林彦俊照亮一切。

他贴好了又爬回床上翻漫画书,翻着翻着就开始磕头。

等到林彦俊把所以三角的内角和等于一百八十度都证明完,再回过头,就发现范丞丞缩在床的一角,闭着眼睛,无意识张着粉粉的小嘴巴,露出可爱的小门牙。他穿着橙色的毛绒绒的睡衣,像一只没长大的小浣熊。

他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去洗漱,回来后又轻手轻脚地关了灯,爬上了床。他伸长手臂,就抓住了一只小浣熊。

又软又热的小浣熊在他的怀里冬眠了。

小浣熊记事快,忘事也快,不记得和林彦俊说贴纸的事情,林彦俊也就隔了很久才发现。


范丞丞有时候还和父亲一起跑到山上去,他给小橘子带的石头堆满了小橘子的专属储物盒。

林彦俊的装饰品摆放窗台上,但还没有小石头。


月底的时候下了一场雪,林彦俊去上补习班了,范丞丞趴在窗边,想出去玩,又没人和他一起。

等到晚上林彦俊回来了,他穿着拖鞋就跑了过去,“哥哥,我们去堆雪人吧。”

林彦俊把围巾绕到他身上,“天都黑了。”

“去吧哥哥,去吧。”

啊,小孩子,烦人的生物,总是让人没辙。

他们跑到院子里,范丞丞的鼻尖和耳朵都红红的,林彦俊又跑回房间拿了拿了一条围巾,范丞丞被他包成了橙色、蓝色、白色和黑色混在一起的雪人。

“如果小橘子钻进来,我们是不是都发现不了?”范丞丞仰起头问,热气一捧一捧的,好像花开了。

“不会的,它有蓝色的眼睛。”

范丞丞歪着头想了想,噗的一声跳进了雪里,很大声地喊:“彦俊哥哥,你看得到我吗?”

橙色、蓝色、白色和黑色混在一起的雪人,藏在夜幕低垂的苍茫的雪里,看起来真是奇怪极了,可是也不突兀。林彦俊一把把这个奇怪的小雪人捞了出来。小雪人在他的背上咯咯地笑了。

“看得到。”林彦俊说,“你的眼睛比星星还亮。”

“明天哥哥还上补习班吗?”

“不了。”

“那明天可以来打雪仗吗?”

林彦俊抬起头看了看天,“好像还会在下呢,应该可以吧。”

范丞丞埋在围巾里,额头贴着林彦俊的颈窝:“要是哥哥藏进雪里,我也能看见的。”

“为什么?”

“因为哥哥笑起来的时候,嘴边有个小窝窝,我讲个笑话,就能看见窝窝啦。”


他们窝在一起看电视,主持人问嘉宾,如果从现场嘉宾里选一个人一起去荒岛他会选谁,这个嘉宾选了自己的朋友。

范丞丞抱着牛奶问:“为什么要去荒岛?”

“只是问问,没有真的要去,节目总是这样。”

“那为什么要选这个人?”

“他们是好朋友。”

“哦,”像是明白了很严肃的事情,范丞丞点了点头,“那如果我要去荒岛,我会带哥哥去。”

林彦俊说:“等你其他朋友在这里,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范丞丞着急了:“才不会呢!虽然我和小胖、和乐乐的关系都很好,但是他们都生活在海岛城市,哥哥不是啊。”

“哦——是因为你觉得我没有看过岛吗?”

范丞丞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又很期待地说,“哥哥,你要是去荒岛,会带谁呢?”

他满脸写着“我”。

林彦俊憋着笑说,“带我没看过海岛的朋友去。”

“哎呀。”范丞丞急了,挽着他的胳膊说,“我带了你呀。”

“嗯。”

“所以你也要带上我啊。”

“这个理由好像不行。”

“那怎么办?”范丞丞更着急了,“得赶紧想个新的理由。”

“那就因为喜欢吧。”林彦俊说,把毛毯更细致地围在范丞丞的身上。

“什么是喜欢呢?”范丞丞认定了这是个有些敷衍的理由,兴致不高,“就像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吗?”

“……你还看言情小说?”

“我不看,我听班里的女生说,她们很喜欢那句,‘喂,我喜欢你’。”

林彦俊沉默了好久,说,“牛奶好喝吗?”

“嗯。”

“小橘子可爱吗?”

“当然了。”

“哥哥呢?”

“很帅,对我也很好。”范丞丞笑嘻嘻地钻到林彦俊身边。这时候小橘子打着哈切,喵喵叫着,窝在范丞丞脚边。


“这就是喜欢。”林彦俊如是总结道。


夜里范丞丞睡不着,要林彦俊给他讲故事。林彦俊胡编乱造小红帽勇斗大灰狼,白雪公主和犬夜叉喜结连理,范丞丞一边听一边说不对,林彦俊问他哪里不对,他一面解释,一面睡着了。声音小下去,像是停了雪。

林彦俊给他盖好被子,把耳机戴上,漫无目的浏览网页。

耳机里有人很缓慢地唱着,“Like snow fallin’ in spring...I wanna see you”。

智能搜索引擎偷窥人们的生活,给林彦俊推送着奇怪的消息。

“荒岛求生指南”、“牛奶怎么煮最好喝”、“特价猫粮”,以及——


“喜欢和爱有什么区别”。


但他们最终没有一起去荒岛,春节要到了,范丞丞父亲的采风之旅也结束了,三年级的小男孩要和小橘子道别了。林彦俊买了一张月台票帮范丞丞的父亲搬行李,他来的时候只有一个行李箱,走的时候变成了三个。

里面装着林彦俊送给范丞丞的围巾、毛毯、奶粉,还有很多张小橘子的照片。

林彦俊终于得到了一块石头,圆圆的,亮亮的,橙色纹路,很漂亮。

范丞丞趴在窗边,林彦俊仰着头看他。这时候林彦俊意识到,范丞丞能做但自己无法做的就是,范丞丞在离别的路上,而他在离别的原地,与范丞丞仰头看他的原因不同的,仰着头看他。

书上说,让人觉得烦的人出现了,不要着急,那人很快就会离开。

翻过一页,书上又说,这是骗人的。


范丞丞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问,“哥哥,你去荒岛会带上谁。”

“你。”林彦俊回答道。

小孩子很开心地笑了。


小孩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孩子,大孩子问,怎么了?

小孩子说,妈妈告诉我,如果你盯着一个人看六十秒,就会永远记得他。

大孩子点了点头,那我也告诉你一件事吧。


“什么?”

“下次再早点做完寒假作业吧。”

范丞丞听不懂,歪着头看林彦俊。

“然后我就会告诉你一个秘密。”


这时候火车鸣笛,车身一动,范丞丞要离开了。他一下子着急起来:“是什么呀?”

“要等你下次来了我再告诉你。”林彦俊说。他往后退着,和范丞丞挥了挥手。好像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听见范丞丞问父亲,爸爸爸爸,下次寒假是什么时候?

林彦俊吸了吸鼻子,手插在兜里,石头热热的,他的掌心也热热,热得流出了水。

这时候才下起雪来。


其实它叫小橙子。他想。

因为它是一只被抱回来时,身上有一撮橙色的毛的、雪白色的猫。


Fin.




评论(24)
热度(552)

© 旋轉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