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昊丞#《黄明昊和范丞丞看了二零一八年的第一场雪》(短/完)

黄明昊和范丞丞看了二零一八年的第一场雪

 

*高中AU,请勿上升。

 

*CP:昊丞

*BGM:夏迎春 -- 陈晓琪

 

*感谢阅读。

 

 

                                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

 

班主任进来的时候范丞丞趴在桌子上做完形填空,在loneliness和solitude之间摇摆不定。教室后面的空调源源不断的吐出暖气,整个教室都被熏出一派滚烫的热意。他抬手扇了扇风,觉得喉咙又干又痒。这一节课要讲等比数列,在翻开数学书之前他还是没有选择出答案,而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报告”,是清脆的少年音,像一道光。

 

“黄明昊你又迟到!”

 

他听见班主任的声音,好像有点无奈,又很生气。她一定又摆出了皱起眉头要训人的样子了,范丞丞想,但他没有抬头。

 

“每天就知道打篮球,还能不能干点别的啦?赶紧回座位上去,下次再迟到罚你打扫教室!”

 

黄明昊笑了两声,说了几句顽皮的话就跑回位置上。

 

他抱着篮球,经过他的身边时带起一阵清冷的风,那是冬天的气息,寒冷且无情无义。他的校服外套上落满了冬季的尘埃,然后渐趋消散在热气腾腾的教室里。

 

他经过他身边。

 

经过。

 

只有一刹那,但掀起了巨大的寒潮。不,那种凉意是恰到好处的,它让他的身体在这如同滚沸的锅一般的教室里体会到了清凉感和舒适,但又让他的心脏陷于一种疲惫且疼痛的收缩中。他看见了一条长街,从黄明昊残留的身影中流转生出,随后是千堆雪渐趋融化,流淌而出的雪水像一条孤独的河,他时而浮在上面,时而又沉入河底。

 

如果。

 

如果黄明昊会碰掉我桌上的这根笔。

 

他惊慌失措地脑补着这件事发生之后自己的应对措施,要酷一点,还要很高冷。但是要不要说谢谢?说,要说,这样比较见外,见外就代表着——。

 

但是他从他身边经过了,除了一阵飘忽的寒气,他什么也没有留下。

 

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坐到后面,像是一朵冷冰冰的云暂时性的停靠下来。而一团团的寒气从他身后漂浮而来,范丞丞动了动手指,但很快意识到他无法触碰那些东西。它们会让他在这个教室里不那么难受,因为冷。但很快冷意将侵蚀他的全身,他的骨骸和血脉深处都将因为这份寒气的肆虐而颤抖。

 

可我明明不怕冷的,他想。

 

他依旧没有抬起头,凝视着面前的完形填空。其实“被世界抛弃”和“我抛弃了世界”这种辨析方法毫无意义,因为结局是一样的。不管是酷的,还是惨的,说到底都是孤独嘛。这可真是一道相当糟糕的题,可他始终没有选出正确答案。

 

直到班主任敲了敲黑板,他才终于坐直了身子,这时候他感觉到那团寒气覆盖上了他的肩膀,不重,但是存在感很强。他看见黑板上浮出了一长串公式,班主任的口红好像蹭到了牙齿上。

 

而窗外是苍白的云,好像要下雪了。

 

在他和黄明昊分手的第十个小时,要下雪了。

 

*

 

青春期很烦。

 

青春期里的恋爱也是。

 

 

课代表真是太懒了,一桌一桌的发试卷不可以吗?一定要大家从第一桌开始往后传吗?懒死了,懒死了。范丞丞烦躁不已,他盯着自己的碳素笔,这家伙和他一样生气,在算草之上撕咬着,留下一大团黑色的伤痕。掩藏在那乌云色泽一般的黑团后面的是什么呢?范丞丞微微垂眼,动了动嘴唇,但无法发出这个名字的任何一段音节。

 

试卷落到了他的桌上,丁泽仁一愣,指着他的算草纸:“怎么了?”

 

他一下子把算草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没事。”他说。

 

他慢吞吞地给自己留下了一张,随后把一摞试卷缓慢地卷成了一个卷,他看见自己的指甲,发白,带一点红色。黄明昊说这有可能是因为缺钙,然后每天早上都往他的书包里塞一袋牛奶。但今天早上没有,范丞丞想,黄明昊真是个王八。然而他很快意识到了不对,他为什么要骂黄明昊呢?

 

他们都分手了啊。

 

范丞丞深吸一口气,没有转头或者回身,这卷试卷擦着他的脖颈向后传递着。但是过了好半天都没有回应,范丞丞下意识觉得黄明昊是故意的,这种情感让他的心脏生出相当多的火气,但是隐隐约约——,好像还有一点欢喜?不行,他想,然后将这些感情全部丢进那团黑暗的碳素印记中,直到做好了这些建设他才转过身。

 

靠。

 

黄明昊这个大王八。

 

他居然趴在那里睡着了。

 

这真是太不公平了!范丞丞愤愤地想,黄明昊告白了他就得答应,黄明昊把他压在墙角亲他他就得回应,黄明昊在黑漆漆的电影院的角落凑近他舔舐他的耳廓他就得受不住的钻进他的怀里,黄明昊圈着他和他一起夹娃娃他就得认命地给他投币,黄明昊在校外的小吃店和他分吃一份炸鸡他就得被他的撒娇蛊惑给他投喂——,靠,太不公平了,他什么都做了,这场恋爱里唯一一件看起来比较有主动权的事情就是——。

 

十四个小时前,他和黄明昊提了分手。

 

而黄明昊呢?

 

如同范丞丞在这场恋爱中的温顺和甜蜜一样,黄明昊看起来好像也没有要做什么半夜去他家楼下狂吼的冲动事。微信气泡鼓鼓的边角一下子锋利起来,像一把刀。

 

他说:“范丞丞你早就想跟我分手了吧!”

 

他又说:“分就分,随你便好了。”

 

范丞丞直接把人拉黑。

 

可他还是觉得,太不公平了。当他们分手之后,他一个人失眠到凌晨,传个试卷都要幼稚多情的想这想那,可是黄明昊呢?他居然在睡觉!

 

他根本不在意这一场青春期里的恋爱,范丞丞想,根本不在意我。

 

可我为什么要在意这样的事情呢?他一瞬间纠结起来,却又无法想出合理的答案。或许他本来是可以想出来的,但是他又不愿意深入去想。他不想做那个被动的人,也不想做那个分手之后看起来敏感又脆弱的人,因为——。

 

因为什么呢?

 

他果然还是很在意。

 

范丞丞深吸一口气,轻轻碰了碰黄明昊的胳膊。他看着黄明昊头顶的发旋,一瞬间有点出神。黄明昊动了一下,随后慢慢抬起头来,范丞丞匆匆别开眼,把试卷放在桌上,但还未来得及开口,却惊觉指尖一阵温热。

 

是黄明昊拉住了他的手。

 

这个认知一旦成立,他就觉得自己浑身一下冰凉又一下滚烫。他的余光匆匆掠过他们相贴的指节,白色是浅淡的,手心里的血管是浅红色的。温度相似,触感一如既往的柔软。他们总是牵手,黄明昊执意将那些牵手全部变成十指相扣的动作。他扣紧范丞丞每一个骨节,无意识的摩挲,触碰而过的动作撩动起一阵春风,吹进范丞丞的心脏,这一刻他好像不是高中生了,而是——。

 

而是好像已经和黄明昊一起度过了很多年的岁月。

 

他们僵硬了一秒,又或者更久?但也可能更短,范丞丞匆匆把手抽了出来。

 

“卷子。”他说,“往后面传。”

 

他没有等黄明昊回答就把头转过去了,他也没看他,整个过程都很仓促,以至于没有看见黄明昊浓重的黑眼圈,和他压着的纸条上,写满的——。

 

“范丞丞”

 

*

 

分手的第十六个小时,班上的男生去图书馆搬教辅资料。

 

范丞丞走在队伍最后面,黄明昊比他还要靠后。丁泽仁凑过来小声问道:“你跟黄明昊吵架了吗?”

 

他们的恋爱关系没有向关系要好的兄弟们隐瞒,但恰恰是因为没有隐瞒的缘故,被问起的一刹那范丞丞感到尴尬非常。他装出一副平静的面容,干巴巴且硬邦邦地回答道:“我们分手了。”

 

“哈?”丁泽仁一愣,“什么情况?为什么啊?”

 

为什么?

 

因为有女生给我写了情书我礼貌拒绝了但是对方像我讨要了一个拥抱我说不行结果她哭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就浅浅地环了她一下结果黄明昊看见了大骂我无情我无意我无理取闹我——,一个没忍住,很气,就说,你这么不信任我那我们分手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范丞丞想。

 

但是他没有说话,甩开丁泽仁自顾自的快步离开了。丁泽仁一脸懵,转过头看黄明昊,结果对方白了他一眼也跑了。

 

不是,丁泽仁腹诽,我做错什么了?

 

冬天里手指都冻得有些僵硬,指尖通红,范丞丞抱起一大摞就觉得整个人往下一坠,实在太多了。他故意一个人抱了两人份,也不知道这种施虐一样的行径是做给谁看的。指尖充血,他觉得十根指头都变得冰凉彻骨,连带着心脏都变得又疼又硬。

 

好烦啊。

 

他想,然后吃力地往前走。

 

果然还是太沉了,他咬着牙,呵出一口白雾,在空气中打旋儿成了一阵惨白色的雾气,又一点点飘散开了。他微微仰起脸,看向远处浩渺的天,怎么还不下雪呢?

 

在黄明昊写给他的第六百一十六封情书里,他说:

 

“我想和你看过冬天里每一场飘雪,落在身上像结婚时候穿的礼服,落在发上,大概就是一起烧完了青春,成了一对老伴。”

 

好逊哦,范丞丞想。黄明昊真的很土气,情话里的各种梗都是用烂了的那种,写不好的只能化用别人的歌词。可是为什么即使是这样,在看到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脏还是会被叫黄明昊的小鹿撞得一塌糊涂呢?

 

为什么呢?

 

下一秒他的怀中忽然一空,他愣愣地抬起头,是黄明昊抱走了一摞。脸颊被冻得有些红的黄明昊又往他怀里塞了一双手套,毛茸茸的小独角兽形状。好少女啊,可是这是他们某天路过商场时一眼看中的一款,他们一人一对,其实很浪漫。

 

“戴上。”黄明昊用比他还硬邦邦干巴巴的声音说,随后头也不回的快步走掉了。

 

干嘛啊……。

 

范丞丞的心突然不那么硬了,又好像不那么冷了。可是这样好像不行,他明明应该生气,又或者该难过?是不是不在意比较酷?

 

他盯着那双手套,呆在原地。

 

丁泽仁路过他,看了手套一眼,又看了范丞丞一眼,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范丞丞也跟黄明昊一样快步跑了。好像把之前的一切重新排演了一次。

 

丁泽仁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

 

在分手二十二个小时之后,范丞丞看见自己的桌肚里出现了一袋牛奶。

 

他的手里还抓着练习册,老师在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演算公式,这让他有些烦恼,他不喜欢乱的东西,就像他的心一样。当他坐回座位的时候还有五分钟就要放学了,那么在他离开座位的十分钟里发生了什么呢?

 

他坐在座位上,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他不敢回头,却也很担心黄明昊就在后面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动了动身子,试图掩盖住自己的手指,他犹豫了好半天,终于下定决心,故作无意却又一鼓作气的伸出了手,搭上桌肚边沿。

 

如同触摸一只精致又顽皮的小猫咪,又好像是哪位女王王冠上最美的宝石。动作不能太重,要小心,可又想确认这不是一场幻梦。

 

在漫长的纠结当中,下课铃急促地响了起来。

 

啊啊——!

 

烦死了——!

 

他们分手二十三个小时了!!

 

周围的同学火速开始收拾东西,范丞丞彻底不能忍受,他飞快地伸出手揩了一下那袋牛奶,好热,真的好热,像一团火。为什么在寒冷的冬季里它会这样热呢?一定是有人用热水把它烫好了,这些动作还得躲过老师的暗中观察。然后那个人又用干净的纸巾擦去水珠,随后一直捂在心口。

 

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

 

连带着一颗心,放进他的桌肚。

 

同学们陆陆续续走光了。范丞丞侧过眼,看见黄明昊还在他的身后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而前桌的丁泽仁在经历了今日的伤害后果断选择不再参与,连一声再见都没说就跑了。范丞丞忽然有点尴尬,回过神时教室里只剩下他和黄明昊了。

 

他匆匆背上书包,逃也似地冲了出去。

 

而动作只进行了一般,有人用力拉住了他的书包带。范丞丞心道不好,完了,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被黄明昊摁回座位。

 

再然后呢?

 

他听见黄明昊有点委屈还充满撒娇意味地说:

 

“你个白痴,我不道歉,你不知道催我吗?”

 

“我明明超喜欢你的。”

 

 

*

 

他俩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起初谁也没动,但很快,似乎终于不能忍耐了,黄明昊的手背碰了碰他的手,然后迅速的扣住了范丞丞的五指。

 

还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幼稚死了。

 

“我今天……,三步上篮,超酷,你没看到。”

 

“我在做英语练习册,不知道那个空该选loneliness还是solitude。”

 

黄明昊说:“那你最后选了哪个?”

 

“不那么重要了,”范丞丞说,“反正都是reconcile嘛,你这种学渣,我说了你也不明白。”

 

“这个不明白就不明白了,”黄明昊扣紧他的手,“但你要明白‘分手’这种话不许乱说,就……,我吃下醋也不行吗?”

 

范丞丞眨眨眼:“那……,行吧。”

 

“下次你再害我吃醋要挨罚的。”

 

“哈?”

 

“就比如,如果你再和——。”

 

他一脸狐疑地盯着黄明昊,却忽然觉得鼻尖一凉,他抬起眼,忽然发现远处的天泛出一阵柔软的暗红色,随后是漫天的白雪,穿庭树作飞花,柳絮一样飘落。

 

“啊!”他叫出声,“下雪了!”

 

“啊?”被打断的黄明昊一愣。

 

“就像礼服一样……。”范丞丞轻声说,但下一句还没有出口,小狼狗一样的男朋友就凑了上来,在灿烂的灯火和漫天的白雪之下,他吻住了他。

 

然后他说:

 

“就像成了老伴一样。”

 

*

 

青春期里的恋爱好麻烦。

 

分手不足二十四小时,就因为一起看了第一场雪,和好了。

 

Fin.


*语出纳兰性德《于中好·送梁汾南还为题小影》。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xjj谈恋爱真有趣。这是在梦里写得4k+短打,太烂了我跑了(。

跑之前我还有一句:请大家多给泽仁一点爱,在秀恩爱的世界里夹缝生存他很辛苦的(??

评论(46)
热度(51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