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ALL丞#《情有苦衷》(04)

情有苦衷


*OOC我的,请勿上升真人。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占单CP Tag致歉。


*CP:昊/坤/正×丞

*感谢阅读。


点我看更多狗血故事:情有苦衷


//04.

 

*BGM:好得很 -- 麦家瑜

 

                        你明明也知道爱情毫无章法,为什么仍要三番五次作乱令我失眠。

 

*

 

黄明昊是下午第二次彩排开始的时候来的,那会儿范丞丞刚吃完凉了大半的午饭,心说如果朱正廷知道他又吃了冷饭自己铁定会挨训。他站在门口等待,胃部一阵冰凉,但门外却是六月炎夏,令他的后颈浮出一阵薄汗。

 

除却他以外门口还等了不少黄明昊的粉丝,二十年庆典上会宣布由黄明昊来代言公司下一季新品,粉丝自然不会缺席,公司也特意留了二十个坐席给了黄明昊的粉丝,如此也算合作共赢。热情的女孩子们完全不在意当头烈日,举着条幅翘首以盼,兴高采烈地等待着心心念念的偶像,范丞丞看见她们的眼里溢满了爱意。

 

刺目的日光让他有些恍惚,不免想起过去,想起尚且也是这个年纪的自己,在心上人面前同样无法藏起这些喜欢,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喜欢要比这多得多。但人终究会长大,更会改变,到头来感情也得发生某种变化,过去的一切都被贴上“幼稚”的标签,唯独留下如今的自我,慨叹当年时不免露出溢满了悲伤情愫的自嘲。 

 

约莫十分钟后去接黄明昊的车终于回来了,保安立刻冲上去围截瞬间开始尖叫的粉丝。范丞丞忍不住笑了起来,不知道车里面的黄明昊此时作何感想。车稳稳停下来,也不用助理提供开车门和打伞服务的黄明昊自顾自下来了。他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腕上的银链闪闪发光,帽子上印着一只杰瑞。大大的墨镜衬得他的脸很小,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他朝粉丝们挥了挥手,就在保安的护送下走进了公司后门。

 

从路边到后门,不过十米。

 

范丞丞站在门里,黄明昊在路上。

 

推开那扇门以后,世界就融为一体,没有冷气,也没有高挂的太阳。这是世上最简单的十米,但在有心人眼里是千里万里,也是心思间的一寸。

 

范丞丞理了理衣服,露出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而推开门的黄明昊看起来就像一个迫不及待想回家吃新鲜甜品的小孩子。他的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容,没有上妆的面容看起来清新可爱,冷气拂过他的头发,他眨眨眼,晃动出无数灿烂的光华。

 

“好久不见了,哥哥,”他凑近他,小声说,“这一回,没有把我忘记吧?”

 

他的眼睛像是六月的太阳,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会被藏进云层深处,于是天降大雨,世界阴寒,一切都是未知的,但人们很少去考虑以后的事情,即使大家都知道六月的天多变如孩子的脸。

 

范丞丞笑了笑。

 

“没有。”

 

他说。

 

 

*

 

第一次彩排只走了一次流程,第二次则需要把每一处内容都细化核对好。范丞丞握着对讲机穿梭在舞台前后。和庆典嘉宾们的接洽工作需要持续到哦庆典完美落幕,谁也不能打包票他们在这期间没有什么特殊需求。

 

下一个节目就是黄明昊的了,主持人介绍完之后他会上台演唱,随后是宣布他下一季的代言,再之后还有一个互动节目。抽谁的座位号已经内定好了,其实不过是上台和黄明昊一起试用下一季的新产品,再说几句我开心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之类的话而已。范丞丞来回翻看着流程单,左肩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他侧过脸,却听见右侧传来一个顽皮的声音。

 

“笨哦,哥哥。”黄明昊笑道。

 

范丞丞转过头,正对上他的眼睛。

 

他一定带着美瞳,范丞丞想,因为那明亮的瞳孔沾染着晶亮的色泽,像是淋着枫糖浆,看起来还有一点甜。

 

“下一个节目就是你了,准备好了吗?”

 

“哥哥不相信我吗?”黄明昊歪歪头,“你可是听过我的歌的啊,还是专门唱给你的,你总不会都忘了的吧?”

 

“……。”

 

“对我有点信心嘛,我好歹也是个偶像啊。再说了,你不是在这里看着吗?”

 

没等范丞丞回答,黄明昊继续说了下去,带着顽皮的笑音:“对了,哥哥会一直在现场的吧?之后我那个互动节目,你也会参加吗?”

 

话题既然已经被转移走了,范丞丞自然不会再去回味:“会,不过那个已经内定好了,一会儿会有人和你接洽的。”

 

“的确是内定好了。”黄明昊低声说。

 

话音一落,年轻的偶像又开始讲一些不着边际的可爱话了,范丞丞望着他的嘴唇,忽然想起了露水情缘之夜他唱的那首《No Roots》。黄明昊声线没有那么硬,所以转音重音都驾驭得相当漂亮。范丞丞很少见男生会翻唱这首歌,但又不得不承认黄明昊的唱法的确优秀,或者说他的舞台驾驭能力实在太加分,他简直就是为了那些镁光灯而生的。

 

但他又不能理解,为什么黄明昊要屡屡将那一晚提起来。照理说419对象之间都是好聚好散的典型,以后就算不幸再遇甚至共事,装出无事发生的样子其实也挺好,怎么到了黄明昊这里就不走寻常路呢?一副对他一见钟情深情满满的样子,好像怎么也放不下他似的。

 

“我还有很多歌要唱给你听,”这时黄明昊又开了口,他微微眯起眼,看起来更像一只小狐狸了,却偏偏要隐藏起所有的顽皮和狡黠,装出小白兔的样子,但这样的狐狸往往是杀伤力最高的那种,他低声道,“都是给你的,专门给你的。”

 

“范丞丞。”

 

他低声叫了他的名字。

 

“你要等我,给你。”

 

下一秒报幕声适时结束,黄明昊朝他浅浅一笑,朝着舞台走了过去。

 

可是。

 

范丞丞垂下眼,他为什么要等呢?

 

 

他没有留在后台听黄明昊的彩排,转身离开准备去做其他工作,然而刚迈出去一步却感受到了落在身上的相当强硬的目光,如芒在背。他僵硬了一秒,不必回头,就知道是蔡徐坤。

 

他为什么不走呢?范丞丞低低叹气,可是他也没有立场去要求蔡徐坤离开,又或者蔡徐坤本身,也不会离开。

 

即使当他那句“是朱正廷么”得到了“您未免过于关注我的私人生活了”的答案,即使范丞丞在开口的同时用眼神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他依旧留了下来,坐在贵宾席位上,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甚至在午饭时间,他还想带范丞丞一起去高档餐厅。

 

“之后两方公司合作,还少不了你从中接洽。”

 

但那并不是我的本职工作,范丞丞想,更何况,就算是,我也不会去啊。

 

不过也说不准,公司也不是他开的。说白了不能依靠外物,到底能不能过了那些坎儿,明明该看他自己。

 

周围的女同事们都悄悄称赞着年轻的蔡副总的好面孔和温和气质,甚至开始脑补两家公司合作后彼此之间互相走动的日常。范丞丞只僵硬了一秒,就自动忽视了这道目光和那些细碎的议论,然而在他转身的下一秒蔡徐坤再一次,毫不客气地喊住了他。

 

用温和的礼貌,疏离地喊,范先生。

 

范丞丞深吸一口气,回头,假笑。

 

“蔡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想再核对一件事,”蔡徐坤十指相扣,搭在膝盖上,微微仰头,带着浅淡的笑容,“我出场前的报幕工作,是由你来吧。”

 

王八蛋。

 

神经病。

 

臭不要脸。

 

范丞丞微笑道:“当然了。”

 

 

*

 

其实这一场庆典和公司年会没有太大的区别,但相对而言更为正式。合作伙伴和商界名流都出场了,觥筹交错下面藏着利益往来,所有人看起来都相当精致。

 

刚刚见完合作老友的毕雯珺回到范丞丞身边,拍掉他正欲对蛋糕行不轨之事的手,义正言辞道:“正廷让我看着你。”

 

“……不是吧,”范丞丞垮下脸来,“我们的兄弟之情这么塑料?”

 

“拿人的手短。”

 

“他拿什么收买你的?我出双倍。”

 

“得了吧,你工资还没有我的多。”

 

“过分!”范丞丞做了一个鬼脸,“毕雯珺你已经不是那个冷艳的天蝎了,你仗着职位比我高就搞阶级歧视,你和黄新淳是一类人,抠门儿,守财奴,鄙视你!”

 

黄明昊由于还有表演,一直都在后台,而蔡徐坤则在各个商人之间游刃有余的穿梭,现下他谁也不用应付,终于可以幸福快乐地做自己,如何放飞都没有人管。毕雯珺无奈一笑:“你这还上升到阶级层面了?那要不你求求我,我可以勉为其难地让你吃一块儿。”

 

“哇塞,你知道我是谁吗?”范丞丞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眼明手快的拿过一块蛋糕,得意洋洋地塞进嘴里,“还想让我求你,不可能的,小心我告诉朱正廷你欺负我。”

 

“告吧。”毕雯珺说,“告诉他吧。”

 

范丞丞一愣。

 

而毕雯珺只是笑着揉了揉他的头:“你就是该多多想着他的。”

 

“毕竟他是你的男朋友。”

 

蛋糕留在口腔里的感觉,是绵软而甜蜜的,此时此刻不知为何却忽然变得苦涩非常。一时之间无法将这种感觉完整表露出来,却能够无比清晰的感受到那其中藏着的复杂情愫。但在范丞丞还没有想好回答的时刻,会场的灯忽然暗了下来,下一秒响起了节奏明快的音乐,花火在舞台周围炸开。

 

他抬起头,是黄明昊出场了。

 

报幕改了?他一愣,看向毕雯珺,对方也是一脸茫然。果然年轻的偶像总有许多大胆且浪漫的想法,懂得如何成为会场的焦点,懂得如何将气氛调动至高潮。在场的人果然都被吸引了注意力,齐齐朝着台上看去,而后方的粉丝坐席则在这一刻爆发出剧烈的欢呼声。

 

“这二十个粉丝,都是公司挑的,”毕雯珺忽然说,“学历,家境,都经过筛选。她们都是社会中相当优秀的那一批,可是在见到喜欢的人时,还是无法控制那种心情。”

 

“就像正廷一样。”

 

“他会为你,抛弃一切的。”

 

台上音乐声明明那么大,那么快乐,范丞丞却把毕雯珺的话都听了个清楚。他想说是么,又想说是啊,可末了他只是转过脸,用咀嚼过蛋糕的带着苦涩却甜蜜的味道的嘴唇,上下碰撞出了一句:“嗯?”

 

“没什么。”毕雯珺说,“看演出吧。”

 

台上灯光炫目,黄明昊果然是天生的偶像,将气氛调动得恰到好处,人们都因此兴趣高昂起来,时不时有人称赞着这个当红的小偶像。年轻人的歌声也好,舞蹈动作也好,那精致的面容在灯光下看起来像是神的恩赐,范丞丞却总是忍不住将他与三个月前的面具少年重合。原来他也无法彻底遗忘那一晚的相遇和碰撞。

 

黄明昊的衣角翻飞着,在最后一刻做了一个可爱的Wink,比了一个手枪手势,十足帅气,十足可爱。

 

这世上有人为舞台而生。

 

有人为爱情。

 

一曲终了,主持人上台介绍了黄明昊下一季代言人的身份,又按照流程安排开始组织互动环节。

 

“Justin来抽一个吧,这里面是咱们所有在场嘉宾和观众的座位号。”主持人递上来一个大箱子,而范丞丞知道那里其实并不是所有人的座位球都有,而内定幸运儿的座位球被粘在箱子内壁,黄明昊一扯就能扯下来。

 

小偶像一定最明白如何配合。

 

黄明昊笑着说:“那我要来抓一个幸运的小可爱!”

 

然后他慢慢抽出手,在灿烂的灯光下,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他将那颗座位球高高举起,声音雀跃:“那么,谁是座位号为0616的小可爱呢?”

 

范丞丞面容一僵。

 

靠。

 

年轻人真是,太喜欢不按套路出牌了。

 

0616,是他。

 

毕雯珺也转过脸来看他,一脸惊讶:“不是安排好了吗?”

 

“我不知道。”范丞丞皱眉道,“他……。”

 

 

“去吧。”

 

熟悉的声音忽然落在耳边,范丞丞一惊,转过头,正对上朱正廷的面容。

 

发型精致,西装裁剪优良,富二代小少爷想要来一张庆典邀请函多么容易,可是他根本没有告诉过他,他会来。

 

根本没有告诉他,自己会因为忧心于无法在家里等到归人,而踏着月出现在他的身边。

 

他不会告诉他的,永远不会。

 

范丞丞呆呆地看着朱正廷,而对方却只是温柔地笑了笑,捏了捏他的手。

 

 

“去吧,丞丞。”他说。

 

“我等你,你总会回来的,对吧。”

 

 

*

 

幸运之行终会结束。

 

但谁都不应该在这之前就妄下评断。


TBC.


搞作业的心催促着我赶紧因为写得太烂而光速逃跑。

评论(47)
热度(267)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