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ALL丞#《情有苦衷》(05)

情有苦衷


本章:

1.63有啪(但其实只是个假车),是外链,介意慎入。

2.求大家配着BGM食用,《吴哥窟》太适合《情苦》里的63了。


*目前还是ALL的情节,所以每个单Tag都带着,我真挚地向每一个单Tag道歉,后面分线就不会这样了,感谢理解。

*或戳Tag:情有苦衷


*CP:昊/坤/正×丞

*请勿上升,感谢阅读。


//05.

 

*BGM:吴哥窟 -- 吴雨霏

 

                        我明明可以触碰到你,却仍如隔雾看花般心生悲哀。

 

*

 

“……可以吗?”

 

朱正廷贴近他的耳廓,濡热潮湿的气息细细碎碎的在皮肤上铺展开来,所过之处皆能惊起一阵震颤。范丞丞微微垂眼,伸手环上他的脖颈,能够感受到朱正廷温热的掌心顺着他的腰线向上移动着。

 

他为什么要询问他呢?

 

范丞丞不愿思考,只是静静地阖上眼,埋进他的颈窝,低声道:“我明天放假。”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然而朱正廷只是继续舔吻着他的下颌和耳垂,他含着他每一寸软肉,像孕育一颗最明亮剔透的珠贝。气息交缠,他能够感受到范丞丞在他怀里每一分的颤抖,范丞丞太脆弱了,就像一朵新生的花朵,偏要挑在冬天最深处开放。那一点娇艳的色彩背后是无边无际的浩荡大雪,没有人知道这场雪什么时候融化,但总有人愿意为他点灯驱寒。

 

“可以么?”

 

他继续发问,看起来相当执着。

 

范丞丞一下子变得又窘迫又羞恼:“我不是说我明天……”

 

“可以么?”

 

“……”

 

范丞丞一愣。

 

他要的不是他的理由,他只想从他这里要一个肯定的答案。他要他给他一个清晰的、果断的、直白的的理由,要他亲口说出,要他亲自应允,要他证明这不是一场孤寂的美梦。可是他究竟在害怕什么呢?范丞丞不知道,或许朱正廷本人都不知道,又或许他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愿意面对。朱正廷有时候就是太过优柔寡断,又太爱隐瞒和隐藏那些情绪,他的摇摆不定也许来源于他的不安,可是这世上究竟存在着什么让他不安的事情呢?

 

朱正廷能够感觉到我在他的怀里吗?他想,然后敛下所有情绪,他低声说:

 

“可以。”

 

回应他的是无声却热烈的亲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他为他扬起脖颈,看见的是灰暗的房间里形状模糊的吊灯。紧紧闭合的窗帘外应当有一轮明月,被放到柔软的床上时,他看见了那一团不甚清明的光芒,好亮,他想。他觉得自己该因为这样灿烂的月华而想起谁的眼睛,可是他绞尽脑汁想起的,只有五岁时妈妈做给他的香橙布丁。那么剔透,那么柔软,又那么甜蜜,他那时候只要放心享受那块布丁和妈妈的爱就好了,其他事情他都不需要去考虑,也不需要在意。

 

他不需要想自己该爱谁。

 

也不需要想,将他搂进怀里亲吻他的人是谁。

 

“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离开,可我还是垂死挣扎着。”

 

“为什么?”

 

朱正廷垂眼,吻着他脖颈上的痣,轻声问。

 

范丞丞终于觉得回过些气力来,他抚上朱正廷的背,换上顽皮的笑音:“我又不会怀孕嘛,全当情趣了,庆祝正廷哥的第一次。”

 

可这不是他的第一次了,但男人之间又何必纠结于这些事情呢?毕竟都过去了,他空落地想,都过去了。

 

“可我希望你怀孕。”朱正廷忽然说。

 

范丞丞一愣:“说什么呢你。”

 

“我是认真的,”朱正廷说,“如果有孩子绑定着我们,你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了?”

 

“又或者,在你终究还是离开的某一日,我留下这个孩子,就是留下了你的一点骨血,就是一份念想,看见他就能想起你,这样就好像……你从未离开过。”

 

“对不起,”他没有等范丞丞回答,动作轻柔地把人抱了起来朝着浴室走去,他轻轻笑了笑,“我太开心了,在说胡话。”

 

 

*

 

被朱正廷揽进怀里的时候,范丞丞触碰到了他小臂内侧,那里有一道浅浅的疤痕,是他们上初中的时候朱正廷为了他和别的人打架留下的痕迹。

 

“还疼么?”范丞丞摩挲着,小声问。

 

“怎么会。”朱正廷吻了吻他的发旋,“从来没有疼过。”

 

怎么会呢?范丞丞想,其实是疼到麻木了,所以不在意了吧。

 

从朱正廷小学六年级搬到他家隔壁,和他成为邻居开始,就已经是一个漫长的疼痛过程了,可是到头来,朱正廷却会对他说,从未疼过。

 

朱正廷把他搂得很紧,肌肤相贴,热意流动。

 

“睡吧。”他说。

 

 

在阖上眼的一刹那,范丞丞就知道今晚自己的全都会是回想。

 

他会回想起典礼上,朱正廷温柔地捏了捏他的手,让他走上台去。然后他看了毕雯珺一眼,却什么答案都得不到,他只好以那个黄明昊口中“幸运的小可爱”的身份走上舞台,然后得到了黄明昊的拥抱,灿烂的微笑,他们摆出有趣的动作开始自拍,而黄明昊凑近他时,在不引人注意的角度低低呢喃:“哥哥,要等我啊。”

 

他也会回想起蔡徐坤出场之前,他懊恼自责自己该和朱正廷说自己会去报幕这件事的。可是直到他离开又回来,朱正廷都含着笑,什么也没问。而他在台上,站在蔡徐坤旁边,能够闻到对方身上浅淡的香水味。他太熟悉这一款了,那是他送给蔡徐坤的二十岁生日礼物,那时候蔡徐坤还说自己不常用香水,而自己呢?躺在他的腿上,撒娇说不行,我不管,我要你用。那之后一瓶一瓶,蔡徐坤没有换过。

 

蔡徐坤怎么还能记得呢?

 

而当他们握手的时候,他看见蔡徐坤戴上了那枚戒指,那枚定情信物般的戒指,像一场孤独的缅怀,又像一场依依不舍的祭奠。可一切都过去了,为什么他还要记得。

 

然后这些事混在一起,成了一道粘稠的光。

 

把他从头到脚的包了起来,无法呼吸,只剩下一点不易觉察的泪水飘荡。

 

范丞丞猛地睁开眼,微微一动,却感觉到朱正廷把他抱得更紧。太紧了,他想,他一定知道这已经是一个紧紧的拥抱了,可为什么还要如此固执的加重力道呢?他会疼,朱正廷一定也会,而那道疤痕同样会泛出许多痛苦和酸涩。

 

但是这一刻,朱正廷抱着的是范丞丞吗?

 

原来他们都不会轻易入睡,而是会在月色如泪的夜晚分享痛苦。

 

但明明可以不去痛苦的。

 

 

*

 

第二天醒来时朱正廷已经离开了,范丞丞揉了揉腰坐起身来一阵纳闷儿,摸出微信看了看消息不禁吃惊,朱正廷居然去公司了。甩手掌柜也会当累吗?范丞丞狐疑,回了一句“朱总最近好勤劳啊”,实则也意指昨晚,他本以为朱正廷不会看明白,结果对方的消息很快传了过来。

 

“是啊,所以你得陪我一起‘勤劳’。”

 

范丞丞:“……”

 

流氓。

 

他把手机扔进床里面,捞过衣服蹦跳着下了床,但终于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

 

朱正廷临走前也不忘替他准备好早饭,他站在微波炉前等待加热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他嚷了一句稍等,又蹦跳着跑到门边。

 

“请问是范丞丞先生吗?有一份您的快递,请您签收一下。”

 

范丞丞一愣,他买什么了?从前看过的乱七八糟的电影飘上脑海,什么刀片什么假肢之类的恶作剧让他一阵胆寒。可他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他默默收下这只小箱子,拆开来看,竟是一张门票。

 

是黄明昊巡演的门票。

 

内场,VIP席位。

 

票面上年轻的偶像笑容如同灿烂的阳光,纸券质量上乘,印刷和手感都很完美。他摩挲着票面,翻到背面,看见上面贴了一张小纸条。

 

“真遗憾之后还有其他的通告,不然还想和哥多待几天来着。总是要哥哥等我实在不好意思,这一回我来等你吧,你回来的,对不对?”

 

不对。

 

范丞丞走回房间,把这张门票收进了抽屉最深处,他潜意识里觉得这里不会被朱正廷发现,但又不愿意思考为什么他不希望朱正廷发现这张票。不过,他又想,其实我可以卖了这张票,当红偶像黄明昊的演唱会的内场VIP票得多值钱啊,发了发了,叫毕雯珺再嘲笑他穷,哼。然而门票还没有藏好,手机又响了起来,范丞丞一阵烦躁,为什么好不容易放个假还有这么多事儿?

 

号码是陌生的,但响得很顽强,他一脸狐疑地接了起来,但在电波将那声音传递来的一刹那就想挂了电话。

 

“丞丞,”是蔡徐坤,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早上好。”

 

范丞丞没吭声。

 

似乎早知道不会有回音,蔡徐坤也没等,自顾自说了下去:“方便见一面吗?”

 

“对不起,不行。”范丞丞冷漠道,“私人时间,不处理工作相关的事情。”

 

“那也没关系。”蔡徐坤笑了笑。

 

 

“我只有一件事,”他说,“丞丞不忙的话,帮我转告朱正廷一件事吧。”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继续和我们公司打下去吗?”他声音带着笑意,温柔却又颇为残忍,“不是每一个时候,我都会任他宰割的啊。”

 

 

*

 

叮——。

 

范丞丞回过神来,是微波炉工作结束的声音。

 

缓缓地,他站起身,一阵腿麻,又跌坐到地上。他皱着眉抬起头,看向窗外,那是六月溽暑未散时,浓重而灿烂的天光。

 

一定很温暖吧,他想。

 

可他怎么感觉不到呢?

 

唯觉刺目,一时间无法睁开眼,一时间又被割出泪来。



TBC.


写到一半跑进宿舍阳台哭了一会儿,我站在上帝视角,知道正廷从前做了什么,我觉得我不该心疼,但我一想到“十几年”的岁月,又觉得悲哀无比,可是这里谁没有苦衷呢?

评论(84)
热度(320)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