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咕咚#《发烧》(短/完)

发烧

*养父子设定,慎入。

“拿出来吧。”

顾顺侧过脸,迷迷糊糊看了李懂一眼,三十多岁的男人还像二十岁一样年轻又精致。他动作迟缓地取出体温计,又慢吞吞地递给李懂。

“三十七度九……还好。”李懂举高体温计看了看,末了微微叹气。没有烧到整个人沸腾他就谢天谢地了,这点温度应该还不至于把人烧傻。他蹲下身子摸了摸顾顺的额头,“再敢洗冷水澡不擦干头发就吹空调我打死你。”

十七岁的大男孩儿在病榻上也顽皮照旧,朝他露出一个虎牙可爱的笑容,只是多少也带着病中的无精打采。

“天气太热啦。”他低声说。

而且你肯定舍不得打死我的嘛。

养父微凉的掌心贴着他的额头,这让他觉得满足非常。相贴的皮肤像极了甜蜜的糖果,如果能够不分开的话真是太好了。舒适感一点点渗入他的心脏,顾顺微微闭上眼,牵动的嘴角藏着成年人无法解味的情感。

“那也不行。”李懂抽回手帮他掖被子,动作认真没看见肌肤相贴终止时少年人委屈又生气的表情。他轻声道,“发发汗,我去给你拿药。”

“懂儿……我想喝皮蛋瘦肉粥。”


七岁的时候他被二十五岁的李懂领回来,吃得第一顿饭就是李懂熬的皮蛋瘦肉粥。那时候的李懂就很会照顾自己照顾他人了,厨艺精湛,为人温柔。小小的顾顺举着儿童专用的小勺子和碗吃得满脸狼藉,圆圆的大眼睛里溢满了喜欢,一口一个“爸爸”喊得清脆又讨喜,似乎对于家庭变故尚不自知。

他的生母去世的早,生父是提携过李懂的生意人。商业场上风云诡谲,在预感到牢狱之灾将近的时候,他的人生被交到了李懂手里。

可他竟觉得幸福非常。

或许是因为李懂太过温柔,或许是因为李懂无论多忙都会回家陪他,或许是李懂从来没有缺席过他人生中任何一个可以被称作“重大场合”的时刻,又或许是因为他给了他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然后让他明白了,喜欢上一个人,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李懂敲敲他的头:“喊爸爸。”

顾顺不再喊他“爸爸”是一件无法明确具体时间的事情,青春期少年的心思总是很难猜。李懂如今也懒得要求,但偶尔说一嘴也多少能明确他们的关系。

而不出他所料,顾顺只是皱着鼻子朝他笑。

算了。

李懂理顺了一下他的头发,随后起身出门。但如果他在这个时刻回头看一眼的话,或许能够捕捉到少年人眼底的甜蜜却凄哀,觉得坎坷却又斗志满满的神情。

养父子是无法恋爱的。

但如果我只是顾顺,你只是李懂,那就可以了。


发汗是一件有点难受的事情,但顾顺还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具体时间他也不知道,只是醒来时感觉好了不少,视线渐趋清晰,他看见李懂正在帮他整理衣橱。

他忽然觉得李懂的背其实很单薄。

只要他稍微用力,就能把人抱一个满怀。

然后他会用自己坚实的臂膀,一直一直,保护他。

这些想法都长了翅膀,落下的金粉都带着浪漫的色泽。但问题就出在这些翅膀上,它们总是在飞,不知道什么时候降落,什么时候成真。

少年人心思委婉回旋,而听见他动静的成年人却只是回过身匆匆走向他,试了试温度,温声道:“确实没那么热了。”

然后拿过水和药:“水温正好,这药是饭前吃的,吃完再喝粥。”

他笑起来,顺着顾顺汗湿的刘海,伸出手:“起来吧。”

顾顺忽然有点恍惚,这双手牵着他离开过去,牵着他来了新家,牵着他去游乐园,牵着他去吃各种好吃的食物,牵着他长大,牵着他,然后让他,爱上了他。

以后也可以一直牵手吗?

以后可以由我伸出手,牵着你去看山川湖泊,星河灿烂吗?

顾顺紧紧拉住李懂的手,藏起了眼中所有的热意。

“嗯。”他说。

吃过药之后李懂又把粥端了过来。十年过去了,他熬的皮蛋瘦肉粥要比从前的还好喝,大米糯糯的,带着微咸的味道,肉质鲜美,温度适中,滚进他的寂寞的胃,经过他的心脏时,它们敲了敲,随后齐声喊:“李懂!”

“你喜欢李懂!”

“加油!让他也喜欢你啊!”

顾顺垂下眼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把空碗递回去之后他轻声问:“你可以陪我躺一会儿吗?”

他巧妙地利用着自己的年龄优势,故意展现出病中的憔悴和忧郁,委屈和撒娇都恰到好处,其实不过是抓着李懂的温柔不放的做法。

果不其然,李懂又露出了那看起来很嫌弃但其实柔和如春光的笑容。

“都多大了啊你。”

说着这样的话,却还是先把人塞进被子里,随后躺到他身边。

他们隔了一层被子,却像是交融为一体。

顾顺手长脚长,躺着也能看出来比他高了不少。小时候他总是把顾顺抱在怀里,现如今只能轻轻拍着他的臂膀,一低头好像就被顾顺抱住了。

“长大了啊,你。”

“都要十八岁了嘛……”

“都要成人了还不会照顾好自己。”

“嘿嘿。”顾顺眯着眼睛笑起来,“不是有你吗。”

“我又不能跟你一辈子。”

怎么不能呢?只要你愿意,就能。

顾顺微微垂眼,盯着李懂头上的发旋儿:“今天照顾我,你没能去相亲,就……抱歉啦。”

“没事,”李懂说,“本来我也不太想去,更何况还是你比较重要。”

他知道他说出这话也不过是把他当作孩子而已,保证都带着一点“哄”的意味,可他还是会觉得幸福非常,尽管末了也会因为“不是恋人”而有点哀伤。但,他又想,总有一天会是的。

总有一天。

“睡吧。”李懂又说,“睡醒就好了。”

“醒了你还在这里吗?”

“在。”

顾顺从被子下探出手:“拉钩。”

“幼稚。”李懂笑了,却还是牵住了他的手。

这就足够了。在闭上眼陷入深眠前,顾顺静静地想,这就足够我,继续努力且勇敢地去爱你了。

青春期里,为了爱,只要不是伤天害理杀人放火穷凶极恶的事,其余什么都能被原谅吧?哪怕是喜欢上了自己的养父,所以故意把自己弄病只为了不让他去相亲什么的,应该也可以吧。

反正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喜欢你让我的心烧了十几年,何必还去在意这一次身体上的火呢?

毕竟喜欢总是没有错的。

Fin.

昨天低烧时的脑洞,我也想喝李爸爸熬的皮蛋瘦肉粥。

(悄悄打个广告:《春日宴》收录篇目《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弟弟》里孙悟空和顾顺吃得第一顿饭也是皮蛋瘦肉粥,我真的很喜欢皮蛋瘦肉粥了。)





评论(6)
热度(227)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