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昊丞##正丞#《夹娃娃机最高端玩家》(短/完)

夹娃娃机最高端玩家

 

*时时老师的昊正丞修罗场点梗。

*送给时时老师 @时时 ,希望老师逢考必过!也祝大家儿童节快乐!

 

*预警:昊丞+正丞修罗场,介意请慎入。

 

*CP:黄明昊/朱正廷×范丞丞

*BGM:Letter -- iris

 

*请勿上升,感谢阅读。

 

 

                              夹心最高端玩家是——。

 

 

*

 

夹娃娃机出现在乐华,最初是为了YHboys的小孩子。

 

毕竟只是一群幼稚又懵懂的奶团子,基本上是在工作人员腿上长大的,就算被公司训练成了礼貌而懂得管理自我的模样,说到底还是有一颗柔软的童心。小孩子们面对繁重的训练总会生出一些隐秘的抵触情绪,人性化的管理方式选择的解决办法除了心理辅导,还有就是陪他们一起玩闹。

 

每天训练表现最好的能得到一枚游戏币,虽然只有一枚,虽然一枚能成功的几率非常低虽然中二的小孩子都觉得夹娃娃又蠢又幼稚——但多少也算是乏味无趣的训练生活里一点色彩动人的娱乐活动,于是这个夹娃娃机很受这几只奶团子的欢迎。以至于尽管没明确说这是专门为了YHboys的小孩子们准备的,但公司其他人在这个夹娃娃机面前,都默契选择了路过。

 

但这让范丞丞很苦恼。

 

当年在大厂的时候,他就妄图成为大厂夹娃娃机最高端玩家,奈何力气实在是比不过卜凡,人家手长腿长两下就用暴力方式获取了一大堆娃娃,他还得对着摄像小哥哥撒加卖萌说尽了过年祝词才能换几枚游戏币。如今回了乐华,好不容易又有了成为“全乐华夹娃娃机最高端玩家”的机会,对手却是一群每天只有一个币的小奶团子,而且他还不太好意思去和小孩子们抢夹娃娃机。

 

更何况要是真的拿了称号,也有点“胜之不武”的意思。

 

范丞丞很忧郁。

 

范丞丞很痛苦。

 

但范丞丞没有轻易放弃。在六月一日,他目的性极强的在夹娃娃机周围徘徊起来,表面上抱着一包糖状似散步,其实守娃娃机待游戏币的道理他门儿清。

 

果不其然,儿童节获假一日的小奶团子们在他吃了第六颗糖果后集结出现了。

 

每个人手里都握着几枚满载希望的游戏币,队伍整齐,看起来倒有些“雄赳赳气昂昂”的意思。在看见他时先是一愣,随后齐刷刷鞠躬:“丞丞哥哥好!”

 

“好好好,”范丞丞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大地主,奶团子们像他的小帮手小管家。他憋着笑,明知故问道,“早上好,你们来干嘛?”

 

“夹娃娃。”张俊一摊开掌心给范丞丞看,“我们一直在攒游戏币,现在已经有整整五十枚了。因为每天只有一次机会……确实是,不那么容易,所以我们就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这样成功几率比较大。”

 

范丞丞老神在在点点头:“挺好,挺聪明,加油啊。”

 

张俊一认真地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开始给其他六人分游戏币。范丞丞咬着糖憋笑,小孩子真是太可爱了,然而可爱是没有用的,他们是不会超越他成为夹娃娃机最高端玩家的。果不其然,在阵亡了七枚游戏币后,他们开始痛定思痛反思问题,并齐刷刷把充满渴望神情的目光投向了范丞丞。

 

孙嘉锴凑过来拉了拉他的衣角,模样可爱:“哥哥,你有没有什么夹娃娃的秘诀啊?”

 

“这个嘛,”上钩了,范丞丞心里飘过一个计划通的表情,表面上却是神秘兮兮冷静非常,“唉,其实理论这种东西,说太多了你们也不明白,这个主要还是得看实践啊……”

 

张俊一立刻把所有的游戏币都放到了范丞丞的手心。

 

“哥哥,”他无比严肃地说,“您请。”

 

*

 

黄明昊拎了两份关东煮满世界找范丞丞,对方微信不回电话不接一副人间蒸发的模样,但他也不会觉得没辙,反正只要用食物引诱范丞丞一切都好说。

 

他对夹娃娃机同样持路过态度,今天也照旧没打算靠近时,却忽然听见了几个奶团子喊“丞丞哥哥”加油的声音。他脚步一转,探过头去,就看见奶团子中间的范丞丞正和夹娃娃机僵持不下。

 

由此可见娃娃也能引诱范丞丞。

 

他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小孩子们见了他又齐刷刷喊“昊昊哥哥好”,他手里拎着关东煮实在不方便挨个蹂躏抚摸,于是笑着说:“你们都在这儿做什么呢?”

 

小孩子们还没开口,范丞丞先转过了头。更准确的说是又一枚游戏币阵亡了,他要找张俊一拿新的。在看见他的时候范丞丞先是一愣:“你来干嘛?”

 

他举起关东煮:“不了解一下?那我走了。”

 

“人可以走东西留下。”范丞丞挡到他身前。

 

黄明昊笑了笑,盯着范丞丞有点凌乱的头发心念一动。他把关东煮递过去,随后道:“你怎么有币夹娃娃?”

 

范丞丞正喂张铭浩吃鱼豆腐:“不是我的,是他们的。”

 

张俊一拉了拉黄明昊的衣角,举起手中剩了一块糖的包装袋,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开口了:“丞丞哥哥说帮我们夹娃娃,他说在我们把糖吃完之前一定会帮我们夹到一个娃娃。”

 

黄明昊盯着那大大的包装袋,又看了一眼张俊一手里那最后一枚糖果。小孩子欲言又止的表情让黄明昊瞬间明白过来——为了照顾范丞丞的感受,他们一直没吃最后一颗糖。

 

所以说这些小朋友有时候可比范丞丞“懂事”得多啊。

 

他摸了摸孙嘉锴的头:“你们还剩多少游戏币啊?”

 

小孩子可怜兮兮地摊开手:“……十五个。”

 

……哇靠范丞丞,你这什么技术。黄明昊无语,一边的范丞丞慌张解释道:“这个我要说清楚,不是我技术的问题,我觉得公司可能故意把那个爪子调松了,特别不好夹,真的。”

 

他把一颗丸子递到孙嘉锴嘴边:“对吧!不是我技术的问题是吧!”

 

“……是的。”

 

黄明昊忍不住笑了起来。范丞丞有时候撒娇起来真让人没辙,这会儿吃完了关东煮,大概是因为战绩实在太丢脸,范丞丞挂到他身上,气息温热清甜,重量都落在他心上,模样乖顺,像是寻找安全感的小动物。黄明昊在心里幽幽叹气,他这个哥哥果然是“不懂事”得很。

 

就不知道这样的动作让我心动得快没命了吗?

 

而这世上哪有弟弟给哥哥收拾烂摊子善后的道理呢?可他偏偏甘之如饴。黄明昊歪着头想了想,虽然那时候在大厂他抓娃娃的技术也惨不忍睹,但若能同心上人一同玩闹,自然也是美事一桩。于是他笑着伸出手来:“要不我试试?”

 

“得了吧,你在大厂那会儿……”

 

“哥哥,”张俊一默默地递来一枚游戏币,黄明昊觉得自己在他的眼里看见了“破罐子破摔”“视死如归”等等挣扎情绪,小孩子绷紧了唇角道,“您请。”

 

*

 

“你们在干嘛?”

 

朱正廷拎着两个快递盒子,一份是他的面膜,一份是给范丞丞买的儿童节礼物。上次范丞丞靠在他肩膀上随口说了某个娃娃品牌的玩偶可爱又柔软,他暗暗记下就等着今天这个大孩子们都说自己童心未泯的日子送出去。

 

反正还没成年嘛。

 

然而取回快递路过夹娃娃机时却被热闹的场面吸引住,他走过去,看见黄明昊正在奶团子的包围中奋力和夹娃娃机的爪子搏斗,而范丞丞在一边领着奶团子们给他加油呐喊。在黄明昊不慎失手的时候,又没忍住抱头叹息,末了却被黄明昊顺毛。

 

而在他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范丞丞转过脸来,呆了一秒:“诶,正廷哥你怎么来了。”

 

小孩子们乖乖地和朱正廷问了个好,张铭浩最喜欢他,一下子扑进他怀里:“正廷哥哥好,我们在夹娃娃!”

 

朱正廷一愣,奶团子们夹娃娃他能理解,范丞丞和黄明昊怎么会掺和进来。他垂眼思考,大概是天生喜欢那些小玩偶的范丞丞想办法找小朋友们要来了几枚游戏币,想夹娃娃玩吧。他浅浅笑了笑,至于黄明昊——那少年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就敛起了笑容,像一只随时会发怒的小兽,警惕地瞧着他。

 

情敌之间最清楚彼此的路数。

 

他不动声色,摸了摸张铭浩的头:“那你们夹到了吗?”

 

小孩子尴尬地吐吐舌头:“没有。”

 

范丞丞捂脸:“这……这个我可以解释,主要是——”

 

“还剩几枚游戏币?”朱正廷把快递放到一边,拉着小孩子的手走过去,他笑着捏了捏范丞丞的脸,“你说你是不是又胖了?我都跟你说了不许再吃什么糖果和关东煮了,你昨天不还向我保证了?”

 

所谓投食就能获得心上人的青睐这种说法,在朱正廷看来实在是幼稚非常。

 

范丞丞悄悄把关东煮包装往角落里踢了踢,贪图一时方便没及时扔掉委实尴尬。他从可怜兮兮的孙嘉锴手里接过仅剩一枚的可怜兮兮的游戏币,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就剩这一枚了。”

 

朱正廷笑着接了过来,利落地投进夹娃娃机里。他握着游戏操纵杆,眯着眼盯着里头的娃娃,屏息凝神,却露出了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咚。

 

雪白的小兔子成功出洞。

 

全场寂静。

 

“我的天正廷哥你这也……”范丞丞先回过神来,“你这也……”

 

你这也太深藏不露了吧……

 

范丞丞内心垂泪,难道要让他拱手让出“全乐华夹娃娃机最高端玩家”这一殊荣吗?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朱正廷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随后把娃娃递给了张俊一,声音温柔:“只有这一个了,俊一小队长想想送给谁吧。”

 

张俊一把娃娃推了回来:“既然是正廷哥哥夹来的,当然要送给正廷哥哥了。”

 

“不用了,”朱正廷微笑道,随后在黄明昊漠然的目光中拉过范丞丞,“哥哥已经夹到想要的娃娃了。”

 

“我有这个,就可以了。”

 

*

 

“喂,我说范丞丞,你看这些够不——”

 

黄明昊推开宿舍门,脸上还挂着兴高采烈的笑容,宿舍里的光景却让他一愣。

 

他的情敌正敷着面膜,靠在床头刷微博。而他的心上人抱着他的情敌送的可爱玩偶,靠着他的情敌睡得正好。

 

他左手是一大包找老师讨要来的游戏币,右手是去公司不远处的游戏厅里抓来的一大包娃娃。帽子和口罩还来不及摘下来,身上的薄外套忽然让他觉得如同针芒。

 

“嘘。”朱正廷朝他笑了笑,“小声点,丞丞睡着了。”

 

于是黄明昊也笑了起来。无论眼神中的笑意是怎样的含义,至少此时此刻他看起来好像很无害。

 

随后他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可以看清楚朱正廷揽着范丞丞的腰的手紧了一些,但他并不在意,而在蹲到范丞丞身前的一刹那,他迅速摘下口罩,吻了吻对方的侧脸。

 

“我说正廷哥——”

 

在对方忽然冷下来的眼神中,黄明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他声音很轻,却也很硬:“娃娃到底该被谁夹走,除了看玩家的水平——”

 

“还得看娃娃的意见吧?”

 

Fin.

 

没有赶上六月一日非常难过了。

无论世界上有多少恶意,肆意揣测妄图将一切美好分崩离析的人多么肮脏恶毒,都相信少年们之间的感情,安静且温热。非常谢谢大家的阅读。


评论(21)
热度(79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