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农丞#《采橙记》(短/完)

采橙记

 

*《采橙记》第四篇——《甜甜怪的甜甜爱情故事》

 

*请勿上升,感谢阅读。

 

*CP:陈立农×范丞丞

*BGM:大切な君へ -- 井上苑子

 

*送给春杏老师 @春杏 ,望喜欢。

 

 

 

                           你超级爱吃甜,我超级爱吃你。

 

*

 

01.

 

甜品店店长陈立农觉察到事情的不对劲,是因为最后一瓶枫糖浆彻底空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草莓酱,苹果酱,槐花香气清新的蜂蜜……近日来总是有奇怪的减少的痕迹,明明他没有那么浪费来着。

 

他虽然有时候比较迟钝,但不至于连价格昂贵的进口枫糖浆突然空了都发现不了。明明昨天摆上厨房架子时还是满当当的,怎么可能今天早上起来时再看就彻底空了呢?陈立农起初觉得是有老鼠作乱,虽然一直觉得自己的甜品店卫生打扫非常合格来着。但当他拿起空瓶检查时,忽然觉得毛骨悚然。

 

瓶子……没有被开封的痕迹。

 

塑料膜还完整地覆盖在上面。

 

他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撞鬼了?他本身是不太相信这种事情的,但亲眼见到无法解释的现象和道听途说来的怪谈所带来的冲击力终究是不同的。不过在深思熟虑后,他还是决定一探究竟。

 

方法很简单。

 

他是昨晚九点半关了店离开的,而枫糖浆是在离开前几分钟取出来的,而当他早上八点打开店门时枫糖浆就已经空了。那么,陈立农想,只要在那段时间埋伏起来,或许就能抓到“罪魁祸首”了吧?

 

不过……万一罪魁祸首真的是阿飘,那可就……陈立农在采购完新的枫糖浆后又把阿母给他求来的护身符挂上了厨房。一切准备妥当,完成了今天的生意,陈立农没有忙着离开,而是装出一副关了店的样子,实则掐着几张符咒抱着扫把躲进了厨房的角落。

 

当然也没忘了把新买来的枫糖浆当做诱饵摆上桌子。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过去了,厨房没有动静。

 

陈立农瞪着眼睛,不敢懈怠。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陈立农揉揉眼睛,这个阿飘真是……不知道睡眠时间很宝贵的吗?

 

在凌晨一点半的时候,陈立农决定放弃了。或许今天这只阿飘不来了?他打了个哈切,正欲起身,却忽然听见摆放枫糖浆的位置传来一声轻响。

 

陈立农一僵。

 

随即是窸窸窣窣的声响,陈立农不敢动,只能拿余光去瞥,却见黑暗的厨房中慢慢浮动出一点晶亮的光,色彩斑斓,星子在上面飘上飘下,还伴随着儿童魔法剧里“bulingbuling”的声音,看起来应该是价值一块钱的特效。

 

陈立农:?????

 

这是什么少女心满满的阿飘?陈立农一阵惊愕,现在的阿飘都好潮流哦,但不管是过时的阿飘还是赶时髦的阿飘,偷他的甜品和原料的阿飘绝对不是好阿飘。陈立农深吸一口气,壮士扼腕一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手里的符干脆利落地丢了出去。

 

“妈咪妈咪哄——”不知道对不对,陈立农又补了一句,“急急如律令!”

 

手中的符咒接触到的,似乎是什么柔软而温热的存在。

 

星光晃动,光辉灿烂。

 

陈立农睁开眼,看见那星光中坐着一个小人,正努力抱着那瓶枫糖浆,奈何胳膊实在太短,用尽了力气也只能圈住一半。

 

他的额头上贴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符咒。光亮耀眼,使得陈立农无比清楚地……看见了那个小人眼中的茫然和惊恐。

 

“我不是嘤嘤怪!”小人惊慌失措地扯着头上的符咒。

 

“别抓我!壮士!我真的好饿!”

 

……哈?

 

02.

 

“所以你以为我是抓嘤嘤怪的魔王?”

 

“当然呀!”小人煞有介事地瞪大了眼睛,随即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软软小小的手一下下拍着自己的胸脯,“你真的吓死我了诶!你是不知道,最近魔王迷恋上了‘可爱的生物’,到处抓嘤嘤怪,你上来就往我头上贴符咒,好在我心里承受能力强,不然当场就进了精灵熔炉!”

 

陈立农歪歪头:“什么是精灵熔炉?”

 

像是不解气一样,在陈立农把那些符咒摘下来放到桌子上后,小人又跑上去用力地踩了几脚,大概是真的吓得不轻。他的橙色披风随着他的动作上下飞舞着,藕白色的小短腿铆足了力气,实在是掷……桌有声。

 

“精灵熔炉是死掉的精灵怪进的地方。”小人转过脸,摆出一个凶巴巴有点吓人的表情,“那里超级阴森,超级可怕!”

 

“你去过吗?”

 

“怎么可能!翘辫子的精灵怪才去那里呢!”

 

“那么你就是精灵怪咯?”

 

“你才发现呀!”小人板起脸,叉着腰,“你真笨!”

 

陈立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啦,我已经不看童话好多年了。”

 

“谁跟你说这是童话啦!我们是真的存在的哦!”

 

说着把自己的胳膊举高高,披风微微滑了下去,露出里面雪白色的长衣。小人——小精灵怪在桌子上蹦跳了几下,歪着头道:“我真的是存在的哦,不信你可以摸摸我。”

 

陈立农眨眨眼,正对上小精灵怪乌黑明亮的漂亮眼睛。那里面映着他的目光,融进了剔透的色泽,看起来分外诚恳,也分外可爱。大概是对方的态度让小精灵怪很满意,反正无论是人类世界还是精灵怪的世界,在无知者面前所谓的有知者总会表现出一点洋洋得意,而这只小人就很骄傲的挺起了胸脯。而陈立农垂下了头,微微凑近一些,鼻尖落在小人面前,便能闻到浅淡的甜蜜气味。

 

“啊!”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草莓酱苹果酱枫糖浆——果然是你偷吃的对吧!”

 

小精灵怪一僵。

 

“对不对?”陈立农追问道。

 

“诶呀……就……”小精灵怪一下子苦了脸,扁着嘴,“我也不是故意的呀……可是我不吃就会死掉诶。”

 

“你家的果酱糖浆是附近最最最好吃的一家啦,其他甜品店都用好差劲的原料,那种腻腻歪歪的甜我根本受不了。”

 

他垂下头,无比失落地盘起了腿坐到桌子上,看起来有点难过:“真的只有你家最好吃了……你就当救了我好不好呀?你一定能救我的,只有被甜甜怪认可的甜蜜生产者才能看见甜甜怪,所以——救救我好不好?”

 

小精灵怪抠着手,仰起脸来,可怜兮兮地恳求道:“农农店长,好不好呀?”

 

03.

 

这是一只叫范丞丞的甜甜怪,专门靠吃甜食为生。

 

来到自己的甜品店里的原因说出来有些惨,因为贪吃,吃到的甜蜜食物没有上交给精灵怪界的王,所以被罚到人间收集一千种被归类为“甜蜜”口感的食物,带回精灵怪界。

 

根据范丞丞的说法,他在人间流浪了很久很久,终于找到了开了不少甜品店的商业街,但是吃了几家之后发现他们用的原料都不好,那些甜蜜的味道并不清新,不符合甜甜怪的审甜标准,更不能方便他交差。他本来以为自己回精灵怪世界已经无望了,却不想还有家开在街角的“农农甜品屋”,这一进门可了不得了——

 

“你用的原料都好好吃哦!”范丞丞比了一个大拇指,“超级甜!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当然呀,陈立农想,我用的是最贵的嘛。

 

不过……

 

“所以就决定扎根在我这里吃够一千种甜蜜的食物吗?”陈立农戳了戳范丞丞的脸,软乎乎的像是刚出炉的蛋糕,小精灵怪正盘腿窝在一块橙子味道的布丁面前,陈立农看见一道绚烂的橙色星光滑过,那枚橙味布丁慢慢流成了橙色的河流,顺着那道星光流淌起来,范丞丞挥动了手中的魔法棒,橙色的河流就淌入了他小小的嘴巴里。

 

“嗝。”他躺下身摸了摸肚子,“好甜哦。”

 

“刚吃完东西不要直接躺下啦,会长胖的。”陈立农用指尖轻轻托了托他的背。

 

“可是真的好满足哦。”范丞丞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满足归满足啦,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哦。”陈立农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声音也变得温柔,原本就是软糯的音色,这一回更是柔软如羽。

 

“其实我已经吃够九百九十九种甜蜜食物啦。”范丞丞掰起手指给他看,“但是我一直还没有找到剩下的那种味道。找不到,就回不去啦。”

 

“你在我这里待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吗?”

 

范丞丞撇撇嘴:“对呀,你做的我几乎都吃了,但还是没有找到最后那种。”

 

“没关系,”陈立农笑弯了眼睛,“你爱吃甜的,我爱做甜的,我会努力研发新的甜品,一定能帮你找到最后一种味道的,好不好?”

 

范丞丞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就像是清晨第一颗露珠滚落到乌黑剔透的葡萄上,留下晶亮的光影一样。他一下子站起身,哒哒哒跑向陈立农,身子虽小,力气可在,他抱住陈立农热热的手指,歪着头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农农你超级好!”

 

他呼出的热气就像一阵春风,像新生的小猫咪柔软的肉垫,落在陈立农的指尖,传送到了他的心口里。

 

啊——陈立农想,好在魔王只抓嘤嘤怪。

 

这么可爱的范丞丞,安全了。

 

04.

 

于是——甜品大作战,开始了。

 

熬夜看甜品食谱到深夜,陈立农醒来时看见小精灵怪窝在他的脸颊旁睡得正香。

 

从进口产品超市采购了大量糖浆果酱,陈立农看见范丞丞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憋着笑,把一枚水果硬糖放进对方怀里:“那些还要用,先吃这个好不好?”

 

一人一精灵怪目光炯炯地盯着豪华甜品店橱窗里的样式美丽的甜品,思考着那其中的原料。范丞丞小声说:“要不我去吃吃看?”

 

陈立农拎着他的斗篷把他放回自己的口袋:“你要相信我啦!”

 

……而且你只要被我看见就好了。

 

漫长的准备工作结束了。

 

实践自然也要开始跟进。

 

于是从传统的中式糕点,到模样精巧的西式甜品,陈立农立足甜品制作基础法则,汲取古今中外甜品制作经验,改良古法,融合现代工艺,但是——

 

“唔,”范丞丞默默把吃空的碟子推了回去,“还是不行。”

 

唉,誓言虽然美好,但是现实总是凄凉的。

 

陈立农懊恼地揉了揉眉心:“丞丞,对不起哦。”

 

“没事啦。”范丞丞跳上他的掌心,轻轻摸着他掌心的纹路,那一条是事业线,那一条是财运线,他都在和陈立农闲暇时聊天中了解清楚了。缓缓碰着陈立农那条延伸漂亮的爱情线,范丞丞小声说,“和农农在一起,就很开心,晚一点回去也没什么关系啦。”

 

“可我怕你家里人担心你……”

 

“我没有家里人了。”范丞丞垂着眼说,“在很多年前,神仙、精怪和魔族之间发生了一场战争,我家里人都……”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就算吃很多甜蜜的食物又能怎样的,不甜的东西,永远不甜。再甜蜜的存在,也无法改变苦涩的生活。”

 

陈立农的心一抖,他也压低了声音,垂下头蹭了蹭范丞丞的脸:“我不该问你这些事情的,对不起。”

 

“这不怪你啦……”

 

“不过,”陈立农笑了起来,弯弯的眼睛好像昨天新研制出来的被叫做月色精灵的月牙状蛋糕,“虽然生活不总是甜蜜的,但只要我们自己变得很甜蜜,就不会觉得很苦啦。”

 

“就像丞丞,”他说,“丞丞就很甜嘛,和丞丞在一起,每天我都很开心哦。”

 

 

这可是大实话。

 

小精灵怪每天坐在他的肩膀上,晃荡着两条白白软软的腿,哼着曲调轻快的歌,讲着精灵怪世界的趣事,总能逗得陈立农笑起来。他有点贪睡,窝在陈立农给他买来的芭比娃娃的小床上怎么叫也不肯起床,用来当被子的小手帕被踢飞,露出圆滚滚的小肚皮。烂漫的阳光在他柔软的头发外圈出一层光晕。起床时还有点晕,迷迷糊糊就栽进了陈立农的掌心,下一秒呼吸又变得温热绵长。

 

他还很贪吃,美名其曰是替陈立农检查甜品质量,实际上把自己吃得直打饱嗝。他也很爱玩,甜品店的小装饰全都是他的玩具,某次差点和气球一起升空,蹬着腿直喊陈立农的名字,等对方把他托住了,心满意足无比骄傲地做出一个运动员落地的姿势:“完美落地!十分!”

 

“是你成功降落啦。”陈立农笑声轻柔。

 

有时候也会安安静静地听陈立农讲故事,听陈立农唱歌,晕晕乎乎要睡过去之前还不忘夸一句超级好听。还有时候又变成了有只凶的小精怪,比如——

 

“陈立农我跟你讲哦!”他气势汹汹叉着腰站到正在挤奶油的陈立农面前,“刚刚那个女顾客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先立业后成家是我们精灵怪都明白的道理,所以陈立农你不要犯傻哦!”

 

陈立农送了一指尖的奶油过去:“要不要吃呀?”

 

“嗷呜!”

 

雪白的光亮晃过,范丞丞捧着脸很满足:“好吃好吃好吃——啊!不要转移话题!”

 

又变得一本正经了:“你不要犯傻听到没?”

 

陈立农笑了起来,遗憾自己工作时间不能抚摸甜甜怪,一次性口罩之下他的声音都带着翻涌的热气,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还有带着笑音的温声细语。

 

“好哦。”

 

他这样讲到。

 

 

真的是大实话——和范丞丞在一起,他很开心。

 

小精灵怪仰起脸:“我让你的生活变甜蜜了吗?”

 

“是的。”陈立农的眼神很认真,很诚恳,像盛着世界上最明亮的钻石。

 

“真好,”范丞丞低下头吸了吸鼻子,再抬头时眼角藏着一点水滴。陈立农看见他小巧的耳朵泛着可爱的红色,声音也带着甜蜜味道,“真是太好了啊,农农。”

 

是啊,陈立农想,遇见你,真是太好了啊。

 

05.

 

他慢慢举起自己的手掌,和范丞丞对视。

 

“丞丞真的好甜。”他说。

 

“每天都在帮丞丞制作甜品,我也需要补充一点糖分啦。”陈立农笑了笑,“甜甜怪小先生,你可不可以帮帮忙——”

 

望着范丞丞还红着鼻头和耳朵一脸茫然的可爱模样,陈立农的心里像是被塞进去了千万颗世界上一等一甜蜜的糖果。

 

“可不可以让我亲亲你呢?”

 

06.

 

啾咪。

 

07.

 

当然可以啦。

 

有时候甜蜜来自食物,有时候来自于心。

 

那些被叫做“我超级喜欢你”的情感,实在是太甜了。

 

08.

 

松开贴着陈立农柔软嘴唇的手,范丞丞红着脸转过了头,然而还没来得及说一些缓解羞涩的话语,范丞丞突然觉得自己的用来装甜蜜味道的小瓶子亮了起来。

 

他瞪大了眼睛去看——

 

满了!

 

一千种被归类为“甜蜜口感”的味道,凑齐了!

 

他猛地抬起头看向陈立农,却发现对方背后是温柔的光晕,剔透的翅膀从他背后生出,范丞丞看见他额头上浮出的金色印记,猛然明白这是仙界的证明。

 

“好巧哦,”陈立农笑道,“原来对于我们而言,彼此就是世界上最甜蜜的存在啊。”

 

就如同小精灵怪要收集世界上的甜蜜味道一样,仙界的陈立农小殿下也因为那场害得仙界丢失了甜蜜味觉的战争而不得不来到人间,收集甜品制作方法。他一直在寻找那最甜蜜的存在,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忽然明白——

 

那种最甜蜜的东西,被人类们称之为——

 

09.

 

爱情。

 

10.

 

如果一切要有理由。

 

大概一条喜欢你就足够。

 

Fin.


思维混乱,希望大家别嫌弃(落泪。

评论(19)
热度(33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