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昊丞#《抛锚后的五小时》(短/完)

抛锚后的五小时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西兰花的橙色车库文学第三篇。

 

*CP:黄明昊×范丞丞

*BGM:East of Eden -- Zella Day

*Summary:他们兴致勃勃地去兜风,且__致勃勃地兜了风。

 

*7K+预警/假车/时间线有私设。

*骂我就好但别举报,多谢。再说一次,禁止搬运禁止转载禁止上升。

 

*

 

“啧。”

 

黄明昊打了个哈切,看着身边的人忙上忙下,末了捶了一下方向盘叹了口气:“好像真的抛锚了。”

 

好看的人做出怎样的表情来大概都有一种别样的美感,至少这一点在范丞丞身上基本没有错过。穿着简单的印花T-恤的大男孩摘下了墨镜,苦恼地皱着眉,鼻尖上挂着一颗晶亮的汗珠,沿着皮肤肌理滚落。他烦躁地揉着太阳穴开始和保险公司讲电话:“……我们已经出市区了,最快什么时候——这么久?”

 

黄明昊噗嗤一笑,果不其然被瞪了一眼。范丞丞着急的时候尾音很重,像鹅蛋大的石头滚进沸水里似的。他眯了眯眼瞧着头上的烈日,伸出手去握范丞丞的。对方心情不佳,在他的指头不安分地去摩挲自己的指缝时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拍,而黄明昊只是笑着继续锲而不舍地去完成这个十指相扣的动作。范丞丞躲了两下就没了兴趣,继续和保险公司讲道理,黄明昊垂着头看他的指甲,圆润,薄,泛着淡粉色。手指头很软,有点肉,相当可爱。

 

他们保持着这个动作不知多久,在燥热的环境下人们很少关注时间的流逝,但至少在这通电话后他们依旧牵着手,这也能够成为黄明昊忽视时间的理由。范丞丞叹了口气:“我们跑太远了,据说起码得五个小时才能过来。”

 

“那就等着好了。”黄明昊扣紧他的手向后一躺,更深地陷入椅子里。

 

范丞丞答应过他考了驾照就带他来兜风,结果因为行程太忙,驾照兜兜转转一年多才拿下来,但时间再久也就不过他俩这场腻腻歪歪的恋爱,黄明昊常在心思都安分下来的时候默不作声地将这场恋爱的期限定义为一生。未成年人谈论一生很不靠谱,庆幸的是他还有一年就可以迈入成年人的行列,那之后他们就能有更多的约定来丰富这段不见尽头约等于没有期限的期限,但现在看来第一步就失败了,在兜风路上,他们不幸抛锚了。

 

这次出行是瞒着经纪人的,出了问题也只能求助保险公司,实在是尴尬非常。

 

夏日兜风大概在海边最好,但范丞丞不走寻常路不是一次两次了,跑进相对偏僻绕山路说要感受树木的呼吸鸟儿的鸣唱,结果下午时分万物都被烈日晒得蔫慌慌,就剩他俩坐在车里享受着没有空调只有对象的甜蜜浪漫但闷热沉重的时光。唯独能拿来说安慰话的大概就是你在我的身边就可以了,什么我都不在意,但现在想来都是屁话。天真热。在保险公司到来前,他们要这样热上五个小时。

 

范丞丞挣了一下手,黄明昊下意识地扣得更紧了,未成年人宣示主权的方式展露在生活的边边角角。范丞丞又用力抽了一下:“你别拉着我了,你手心里都是汗,热死了。”

 

黄明昊耸耸肩,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觉察到后背已经蜿蜒下好几道汗水。这并不舒服,但他还是伪装出了撒娇意味十足的委屈表情:“兜风不成,拉手也不让?你能不能有点成年人该有的样子?”

 

他素来如此,咬定范丞丞就吃他这一套,床上床下都格外擅长撒娇,但互啄起来也不客气,力气大得很,能把长他两岁的哥哥压在床上动弹不得,摸着渐渐浮出纹路的腹肌他颇为遗憾,但只能在心底怀念范丞丞曾经又软又白的小肚皮。不过缅怀归缅怀,他亲他的哥哥时从来都是不犹豫不客气的。

 

“未成年人才天天都要牵手呢,”范丞丞吐槽道,“你把水给我拿过来,就在你那边放着呢。”

 

黄明昊心说成年人才天天在他面前嘚瑟自己成年了的事情呢,幼不幼稚?但他不说,他不是每一次都要在语言上讨便宜或者收利息的,行动派的生活总是更快乐。他微微松了手,伸手拿了瓶水拧开盖子给范丞丞递了过去。男朋友尽心尽力地呵护行为从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范丞丞的享受欲望,他心安理得地扬起头喝水,白净的脖颈上喉结突出,精巧的痣像是任人采撷的提子。他的唇角变得水光淋淋的,这让黄明昊有些恍惚,想起了上小学时全班组织去西湖玩,老师说着“欲把西湖比西子”的时候,他盯着那灿烂的光芒下潋滟的水波久久出神。

 

他们买的泡芙还没有吃完,扔在中控台上,有两颗的奶油冒了出来,光芒下渐趋融化,花白的颜色像是范丞丞前不久的舞台上穿着的白色西装。他跪在地上,跟着《EOEO》的扭腰顶胯,留下暧昧的残影。范丞丞垂着头看手机,他的舌尖无意识舔过嘴唇的水渍,一切忽然又变成了粉红色。烈日光河兜头泼洒,黄明昊忽然什么也看不清了。

 

他撑起身凑了过去,终于看清楚了范丞丞的眼睛。那是黑亮的,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攻击性的,潮湿的——令人心动的一双眼。他在那里面看见了自己,一切情愫都不同于范丞丞眼底的,他不安分。他从来都不安分。他们凑得很近,天地温度倏尔升高。黄明昊看见对方皱了皱眉,大概想问他又要干嘛,但他从来都是个行动派,于是他先一步开口了。

 

在树木鸟虫都安稳午睡的时候,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染着缱绻而浪漫的气息,粘乎乎且无比低哑。

 

“我们,”他说,“做吧。”

 

*


点我看黄先生无证驾驶。


黄先生一号备用驾照。

 

黄先生二号备用驾照。


(如果都挂了评论区里说一下,白天忙,晚上再补,见谅。)


*

 

“您好,哪位是范丞丞先生?”

 

靠着自己肩头睡去的哥哥呼吸绵长,眼角带着的颜色已经淡去了,在天边的云霞映衬下却好像又浮了出来。黄明昊歪着头笑了笑,指了指范丞丞,又竖起一根手指贴上自己的嘴唇:“他睡着了。”

 

工作人员看起来有些尴尬:“我们需要看一下你们的身份证件。”

 

黄明昊点了点头,把自己和范丞丞的身份证递过去。范丞丞的驾照被压在最下面,工作人员检查过后笑道:“我听过你们的名字。”

 

“那拜托您,”黄明昊贴着嘴唇做了一个拉上的动作,“麻烦了。”

 

工作人员把证件递回来,又摸出纸笔:“没问题。不过我女儿特别喜欢你,可以拜托你签个名吗?”

 

黄明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点了点头,在纸上留下帅气签名的时候他听见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慨叹道:“想不到你还没有成年,看起来我真是老了。”

 

于是他笑着说了几句可爱话,工作人员看起来对他们颇有好感。在换到保险公司的车上前范丞丞缓缓醒过来了,看起来还有点晕乎乎的。夕阳落在他毛茸茸的头发上,形成一层淡淡的可爱的光晕。

 

他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景象,大概是确认在自己睡着的空当黄明昊已经处理好了一切,于是他又垂着头,想贴着对方的臂膀重新睡过去。被全身心信任的他的男友弯了眼睛:“换个车再睡,先醒醒。”

 

范丞丞小声咕哝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于是凑过去一些,才听见对方很轻但很认真地,又藏了点小伤感地说:“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啊——

 

就快了。他想。

 

不过——

 

*

 

虽然还没有长大,但该做的都做了,该学会的也都学会了。

 

开车上路也上了,差的只是一本驾驶证而已。

 

Fin.

 

是很破的车,对不起,骂我就行,别举报,求你了。

或许有没有那种可以拉我一下的禁止熬夜的群?

或许早八点就要去工作但还是没忍住码字的西兰花可以得到一个拥抱吗?

评论(32)
热度(570)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