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ALL丞#《情有苦衷》(09)

情有苦衷

本章:

1.6K+流水账预警。

2.隐含103,有63回忆杀。解读修罗场,不虐。


甜蜜之夜过去了,所以我来写点苦苦的。(??

自觉感情线越发明了,喜欢就给条评论吧,万分感谢。祝大家七月份一切顺利!

更多狗血故事走:情有苦衷


//09.

 

*BGM:绝 -- 傅佩嘉

 

                        是不是只要心甘情愿搭上一生,总能找到那个最登对?

 

*

 

“丞丞哥,你的快递,我刚刚去拿我的就顺便给你带上来啦。”

 

“多谢多谢。”范丞丞停下手头整理文件的动作,扬起头笑了笑。他接过那个快递盒子,也没看就直接放到了桌子下面的储物箱里。那里头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快递盒,但几乎都没有拆开过,偶尔有几个被打开了,但里面的东西却还安安静静躺在里头。桌下一片浅淡的黑色,一切都被笼罩在里面,沉默且朦胧。

 

“你最近快递好多啊。”女同事坐到他对面,一面拆着自己的快递一面笑道,“是不是上次和那个蔡总一起去做得那单拿了不少奖金?”

 

人和人之间的种种话题总是来得自然,依托一个细节上的话题或是一个随意的开端就能进行衍生。随着年龄的增长,里面隐秘的情感越来越难以发觉。范丞丞在漫长的交际过程中渐趋察觉到许多类型,并能够一一分辨。很多时候他其实也感叹自己为什么这样晚才学会去辨别人们话中情感,如果能早一点明白过来,也许就能避开许多伤痛。

 

比如,“如果你也喜欢我,就和我在一起吧。”

 

比如,“我不痛。丞丞你记住,我会一直一直保护你,谁也不能欺负你——嗯,只有我可以。”

 

比如,“哥哥,这一回,我来等你,你可不要再把我忘了啊。”

 

如今细细思忖实在是太晚了,那么过去的事情就被永远的放置和停留在过去好了。不需要在意的事情有很多,从此以后它们都是。范丞丞露出一个颇为讨喜的笑容,顽皮地吐了吐舌头:“但是和大老板出去一起谈生意特别麻烦,阴晴不定的,我一直瑟瑟发抖。”

 

同事果然被逗笑了:“不过我好羡慕你啊,可以和蔡徐坤一起去,我听说他是指名要你去的诶。”

 

“没办法啊,谁叫咱们组我是负责人。”他搬出万能的理由来,“拯救了你们,避免你们也瑟瑟发抖。”

 

“才不会呢,我要是能和蔡徐坤一起出差的话……”

 

“工作时间禁止闲聊。”

 

突然出现的声音砸落进空气里,原本还低着头思考着如何回答同事那少女幻想的范丞丞一下子抬起头来,就看见毕雯珺站在同事身后,目光却落在他的脸上。毕雯珺不笑的时候总显出一派冷漠,甚至像个高冷的黑道大佬,范丞丞大学时刚见到他时还把他当成了收保护费的学长。此时此刻毕雯珺的面容依旧平静,没什么情感,但目光却带着一点不易觉察的温和和包容。

 

他在帮他解围。

 

同事吓了一跳,被上司抓到工作时间取快递说闲话可不是一件好事,并不是所有的上司都像范丞丞这样好讲话,她匆匆低下头开始整理文件。而这时毕雯珺走到了范丞丞身旁,放下了几个文件夹,示意他处理一下,便转身离开。

 

范丞丞摩挲着文件夹的边缘,末了笑着安慰了同事几句。女生拍着胸口连连慨叹:“毕总真的……吓死我了,原来这种虽帅却凶的老板是真实存在的啊。”

 

他没有回答,垂着头慢慢摊开文件夹,翻了几页便看见一张小小的便利贴,和毕雯珺本人一样是简单的形状,冷静的白色。那上面是毕雯珺帅气的正楷字,“看手机”,他言简意赅。

 

范丞丞工作时间手机都是静音状态,为了全身心投入他开了Forest之后还会把手机锁进小抽屉里,毕雯珺之前还夸他这种敬业精神值得被写成大字报张贴到公司的每个角落进行宣传,想不到今天他却要求范丞丞破例。他愣了会儿神,摸出手机时两小时的专心时间早已经结束了,小树长得正好,而毕雯珺的微信消息也在这时弹了出来:“看见了回个话。”

 

他点开微信,几个小时前毕雯珺问:“今天还来我家吃饭吗?”

 

白色的气泡上,浮动着的黑色字体里,究竟藏着怎样的感情呢?范丞丞垂下眼,如果毕雯珺说出口他会否可以辨别清楚呢?想来还是他道行不够。他笑了笑,手指滑上键盘。

 

“好。”

 

他如此回答道。

 

*

 

距离四个人荒唐的会面,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而他不回蔡徐坤的微信、电话,不再手收下或拆开黄明昊的快递,晚上不再回家里吃朱正廷准备好的晚饭,也已经两个星期。

 

他闭上眼睛就会想起那天晚上那片没有星星的,孤独的夜空。

 

可是混入了人造光,整片天便依旧明亮。他在那片光芒下任朱正廷紧紧拉着他的手,抬起头便能看见面前蔡徐坤似笑非笑的表情和透着冷意的眼神,他的身后是坐在机车上的黄明昊,头盔被抛起又稳稳落回手心,沉闷的噗噗声和少年人情感不明却无比炽热的目光都让他感到烦躁非常。

 

而他能做什么呢?在他三十岁的这一日,他收到了全天下最让他作呕的礼物,可他不能拒绝也不能退还,是上天充满恶意的戏弄,硬生生把这份大礼扣进他的血肉里。他可能真的再也不会过生日了,有些事情经历一次就已经是巨大的折磨,如何还能再被回想?

 

范丞丞深吸了一口气,他同样握紧了朱正廷的手,随后露出一个不带感情的笑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可是蔡总亲口说我可以不去参加酒局,享受自己的私人时间的,您总不能出尔反尔吧?更何况和男友见个面怎么说都是我的私事,您未免管的太宽。”

 

“毕竟大家不是大学时候的好兄弟了,有些事情,还是划得明白点比较好。”

 

他声音平稳,每一个音节都咬得很准。蔡徐坤望着他,眉眼平静,轻笑道:“丞丞,要是按你说的现在是私人时间,那么我和正廷叙叙旧,也没什么不妥当的,不是吗?”

 

蔡徐坤总能掌控一切,哪怕有过一次两次的失误,他也很快就能调整好。从上大学时范丞丞就早早地意识到了这件事,而那六年的爱情足够他更清晰地明白一切。蔡徐坤可以很快地抽离,也可以很快地投入,什么他都可以做到,哪怕是决绝地结束他们的关系,或许也同样……

 

范丞丞忽然一愣。

 

——当年帮我和丞丞传话的事情。

 

他的神经忽然绷紧,却又散成一团。然而不及回应,朱正廷已经把他搂到了怀里,同样带着情绪难辨却无比标准的笑容,他听见他说:“天晚,不如改日。更何况坤坤你也看见了,今天是丞丞的生日,我们分别了这么多天,情难自禁。你要是真的还记得咱们上大学时候的情分,不如先让我和丞丞去好好说说话。”

 

他捏了捏范丞丞的脸,“他最近瘦了不少,你忙着业绩和工作不在意,我可不行,我心疼。”

 

是不是有点太用力了,范丞丞想,但又好像没有,因为朱正廷的手好像有点抖。他无端想起那一晚他喝了很多酒,趴在朱正廷背上要吃零食。回到家里吵着要给朱正廷唱歌,末了一个劲儿地问他他是谁。而对方眉眼温柔地看着他,声音也柔柔的,他说我是朱正廷,我是范丞丞的男朋友。

 

记忆中的朱正廷总是温柔的,有时候带一点哀伤,陪在他身边,什么也不说。但他受了欺负后又把他护在身后,欺负他时看起来很凶,目光却又缱绻。他陪在他身边,守着他,十几年,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近乎于宣示主权的话,当他和蔡徐坤在一起后也只是问了几句,末了就剩下祝福。可是后来呢——

 

他捧着他的脸,那么认真地说爱。

 

十几年的光阴,若是抵不过一朝相遇和心动,那么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沉默着爱了他十几年的人,应当如何是好?那之后朱正廷总把他抱得很紧,每一句话前面都加上一个“我的”用作限定,好像这样能帮他证明什么,能让他有勇气,去面对什么。

 

是那个“范丞丞的男朋友”的身份,还是方才自己对蔡徐坤毫不客气的回呛?是不是他的态度让朱正廷觉得心安了,所以才能继续顽抗下去?那么如果他稍微偏向其他地方一些,朱正廷会否又只是用那种带着哀伤的目光来凝望他呢?他疲于思考,却又觉得迷惑,真奇怪,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该是什么态度,怎么朱正廷就知道呢?

 

怎么就,觉得心安了呢?

 

但他终究只是笑了笑,然后回头对黄明昊说:“今天谢谢你,你的演出很精彩,以后有机会再见。”

 

黄明昊凝望他一眼,随后歪着头笑了。他似乎什么都看明白了,那些在他不曾出现的岁月里,范丞丞,朱正廷,蔡徐坤,三个人的一切纠葛他好像都明白了,却好像都不在意。而他想做的一切,似乎也都不急于一时。黄明昊做了个飞吻,机会都是人创造的,哥哥。他这么说着,戴上头盔,绝尘而去。

 

范丞丞也懒得思考关于黄明昊的一切。他把自己的手放在朱正廷的掌心里,随后越过蔡徐坤,沉默离去。

 

在经过蔡徐坤的身边时,他听见对方很轻地说了一句:“没关系,什么事情我都会处理好。”

 

“——只要你永远开心。”

 

*

 

朱正廷同他一路无话,进了房间后范丞丞先开了口:“一会儿我下楼陪你再开一间房吧。”

 

“为什么?”朱正廷笑着看他,声音却飘忽不轻,“我是你的男朋友,为什么在外面要和你分房睡?”

 

范丞丞不答,自顾自问了下去:“你怎么突然来了,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我这边不知道还要多久,你就订明天最早的——”

 

“因为我不希望我的爱人的三十岁生日,是和公司同事‘丁泽仁’一起过的。”

 

“你什么意思?”范丞丞抬起头静静看着他,“难道你希望我直接告诉你,我是和蔡徐坤一起出差?之后呢?你是要我去,还是不要我去?”

 

“当年雯珺帮你的你早就还清楚了,你随时都可以离开,你甚至随时都可以和家里人摊牌,告诉他们你和蔡徐坤结束了——可你从来都没有!”朱正廷抓着他的肩膀,力气太大了,范丞丞一下子皱起了眉,他皱眉时眼角也跟着红了起来,落在朱正廷眼里像是星星陨落,这使得他的动作和声音瞬间放轻。

 

但悲哀却被放得很大。

 

他轻轻叹了口气,手沿着范丞丞臂膊滑了下去,轻轻一动便重新握住了范丞丞的手。他贴到范丞丞耳边轻声道:“丞丞……别再骗我了。”

 

范丞丞忽然觉得有点恍惚。

 

他初中的时候有点胖,略有些自备,去新学校念书的时候和其他人都不熟,于是被高年级的人堵在角落里嘲笑,收保护费,脸上挂着印子,身上脏兮兮的,整个人悲哀又绝望,也就忘了等在校外舞蹈班练舞的朱正廷一起回家。对方回来后大概是要训他怎么先跑了,见了他的样子却紧张起来问个不停。他想起那些人威胁他的话,于是骗对方说是自己磕着了。结果朱正廷第二天去了学校问了个清楚,二话不说和那些人打了起来,小刀划过他的手臂,留下一道永远无法湮灭的疤痕。

 

他盯着那道血珠滚落的伤口吓得脸发白,朱正廷却摸着他的头笑着说:“丞丞,以后别再骗我了。”

 

“我不痛。丞丞你记住,我会一直一直保护你,谁也不能欺负你。”

 

瞧着范丞丞朦胧的泪眼,朱正廷又开玩笑说,“只有我可以。”

 

 

他和家里人摊牌了与蔡徐坤的恋情之后就大吵了一架,随后断绝了关系,银行卡全都被冻结。他跟着蔡徐坤不再过从前奢侈的日子,学费都要靠打工来赚,可他却也乐得自在。那时候他已经搬出去住了,某天晚上拎着从菜市场买来的打着蔬菜往家里蹦的时候,就看在朱正廷站在楼下等他。

 

“我过得真的挺好的。”他一本正经。

 

而朱正廷只是笑着把两张银行卡塞给他,像所有恶俗言情剧里的男二那样,他说密码是你的生日。范丞丞不要,他说以后你得还我,现在先收着吧。

 

但直到今天他也没有要范丞丞还钱,因为他现在又有了新的理由,他说我拥有你就足够了,别的都无所谓。你来到我的身边,何止是还了我钱,我是赚大发了。

 

他说这话时笑的于当初别无二致,而那时候他说:“丞丞,别再骗我了。”

 

“你瘦了好多,就算你自己觉得过得好,可我还是觉得不好。我看不了你受苦。”

 

 

还有吗?

 

他和蔡徐坤分手后躲在被子里哭,却说自己根本不在意。朱正廷理顺着他的头发,轻声说,丞丞,别再骗我了。

 

他刚进毕雯珺的公司里就接了一笔大单子,在毕雯珺听不到的地方有的是人议论他。他回去还笑着说自己工作上的趣事,朱正廷却能捕捉到他那些难过,随后温声道,丞丞,别再骗我了。

 

还有……

 

还有很多。

 

可是他对他的所有的欺骗,都没有想要伤害他的意思。

 

那么朱正廷呢?

 

范丞丞抬起眼,抿了抿唇,平静道:“你在质问我吗?可我都还没有质问你,刚刚蔡徐坤说得话,我都听得很明白。你一定有事瞒着我,在骗我,对不对?”

 

“可我不问。”他笑着说,然后避开朱正廷的眼睛,又用力推开他的手。

 

“哥哥。”他说,长大后他很少叫朱正廷哥哥,皮起来甚至直接喊猪猪廷。可他一旦喊他哥哥,一切都被软化了,时光仿佛也倒退回他们的少年时代,那时候没有杂乱的情感纠葛,所有的感情都沉默且温柔。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问吗?因为我不想问,我也不能问,我知道你有苦衷,所有我不问。我知道你是守着我长大的亲哥哥般的人,你会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所以我不问。”

 

“……我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我该理解你,该,爱你。所以就算你有所隐瞒,我也,不问。”

 

“我不问。”他终于再一次看向朱正廷,水汽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听见自己轻飘飘的声音,坠入无边的深渊,他说,“朱正廷,我不问。”

 

回应他的,是朱正廷用尽全力的拥抱。

 

那天夜里他们躺在床上,谁都没有说话。床很大,朱正廷却把他抱得很紧,仿佛在浩瀚宇宙中紧紧依偎。朱正廷的额头抵着他的,呼吸温热。

 

“丞丞,”隔了很久之后他忽然说,“哥哥没有骗过你。所有的事情,哥哥都会处理好,你只要一直快快乐乐的就可以了,好不好?哥哥也相信,你再也不会骗哥哥了,对吧。”

 

范丞丞没回答。对方也在把时光朝着过去推,好像那时候他们之间的一切都是简单又纯粹的,能让如今的一切都变美好。

 

朱正廷笑了笑,继续说:“你看,我们的额头抵在一处,拥抱在一起,像不像一个圆?”

 

“圆满的圆。”

 

随后他低下头亲了亲范丞丞的嘴唇,温柔,清浅,如风似梦。

 

“我只要这样低下头,就可以亲到你,像不像圆有了圆心?”

 

“一切有了心的事物都会变得很美,”朱正廷说,“稳定,又快乐。”

 

“正廷哥,”范丞丞笑了笑,“睡吧。”

 

然后他兀自闭上眼,隔了很久,他听见朱正廷很轻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生日快乐,我爱你。”

 

*

 

可你还是在骗我。

 

伤害性的欺骗,你要我如何做?

 

*

 

而我不问,不代表我永远不会知道。

 

*

 

第二天醒来时朱正廷已经离开,而蔡徐坤什么也没有说。这边工作一结束范丞丞就先行离开了,随后便是忽视蔡徐坤所有的消息和电话。他倒也仁义,没直接拉黑,但忽视似乎更是折磨。但蔡徐坤却像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每一句依旧说得温柔,情感慢条斯理,仿佛也在等一个合适的时间。

 

而和朱正廷之间的隔阂也不可避免。

 

他不再回家吃晚饭,只说公司加班,顺便拉上毕雯珺帮他证明谎言,再在每一个晚上拉着毕雯珺和他一起去吃饭。而朱正廷却连问毕雯珺一句都没问,似乎一下子就相信了范丞丞的话,好像觉得他真的不会再骗他,即使他从未承诺。范丞丞回去时饭菜几乎没有动过,躺到床上就被朱正廷浅浅抱住,他们什么也不说,只是每一天离开前,朱正廷依旧会笑着说:“我等你回来。”

 

黄明昊却像是看明白了他和蔡徐坤、朱正廷之间所有潜在的沟壑,各种礼物不断地邮寄过来。范丞丞起初都拒收了,黄明昊却极其擅长撒娇,这是我的心意,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他这么说。

 

范丞丞失笑,一个生日,至于送这么多么?

 

黄明昊发来的语音带着笑意:“我想把世界送你,可惜不能,只好一点点,把我的世界送给你。”

 

少年人的心意,他不能忽视,却可以不回应。

 

 

晚上下班之前他把黄明昊送的东西都整理了一下,为表达感谢他决定以“黄明昊粉丝”的名义把这些捐赠出去。他给毕雯珺发了条微信,让对方先去餐厅等他,自己把这件事处理好立刻就过去。

 

他抱着箱子步履轻快地下了楼,经过一辆车时却被突然从车窗里伸出来的一双手拉着。他瞬间觉得惊悚非常,各种恶性事件涌上心头,然而还没来得及打过去,车窗里又探出一个染了金发的小脑袋。

 

——是黄明昊。

 

范丞丞一愣。

 

对方推下墨镜,笑道:“哥哥,我来带你私奔啦。”

 

他的尾音轻快上扬着,看见范丞丞手里的大箱子却疑惑起来。不等范丞丞反应过来,他趁对方此时动作不方便,迅速打开了箱子一角。在看见里面的东西时,他先是一怔,随后很轻快地笑了。

 

“看起来哥哥早就有和我私奔的打算了吧?”

 

他敲了敲箱子,“带着我从前的世界——”

 

“和我以后的,唯一的,永远的世界。”

 

他的声音明快而温柔,覆盖上范丞丞的手,他如是说道。

 

TBC.


本来以为再写一章就可以完结了,现在看来还要两三章……我真的很笨,写什么都又臭又长真的对不起大家……

不知不觉已经4W字了,想想看这还是我在丞花圈的第一篇故事,真的是感慨颇多。

评论(16)
热度(21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