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昊丞#《神厨小富贵》(短/完)

神厨小富贵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手机码字,没有排版。很烂,随便看看。

*听着《夏祭り、梦花火》写的,建议大家听一听。


*

黄富贵六岁的时候跟着师傅学厨艺。

他是被师傅从乱葬岗里拎出来的,据说那会儿浑身上下都是尸臭味,他耷拉着眼皮,嘴唇干裂发白,眼睛里都是血丝。

他问师傅,您一个厨子上什么乱葬岗啊?

他师傅听了这话抓起大汤勺满院子追着要揍他,你个没良心的小王八羔子,没有老子你早死绝了!

黄富贵是师傅手底下年纪最小的徒弟,被师傅追着揍的时候没一个师兄师姐来管他。大家都围在一边看热闹,笑着说诶呀小富贵又作又皮,师傅打得好!

黄富贵悲愤,等我成为天下第一神厨,你们谁巴结我我都不搭理!

大家继续嘲笑他,小富贵,你连糖和盐都分不清楚,还想当天下第一神厨啊!

黄富贵不服,味觉不好也不是他的错啊。他一个人盘腿坐在灶台边思考人生,过了会儿师傅进来了,他吓一跳以为又要挨揍了,可是师傅只是拍拍他的头,温声温语说着要他好好长大。其实师傅只是看着凶了点,师兄师姐们只是爱逗他而已,他们都疼他。

师傅说,其实烹饪之道在于不在于让食物变得好吃,而是要让吃了你做的东西的人体会到你的感情。这样的厨子才是真正的神厨。

黄富贵似懂非懂,他想了想,又说:“可是师傅,你为什么要去乱葬岗呢?”

他师傅恨铁不成钢,抓过筷子敲他的脑门儿,你师傅我就乐意满天下找食材,咋的了!

*

黄富贵其实不叫黄富贵。

他叫黄明昊,他从乱葬岗里被拎出去时,就记得这么个名字而已。

但是他师傅说贱名好养活,富富贵贵是人这一辈子的大好事儿,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黄富贵听着他师傅高谈阔论,心说才不是呢,师傅就是不想穷而已。

但是他不敢反驳或是要求换个名字。

毕竟他不想和师兄们一样叫狗蛋狗剩狗麻子。

黄富贵的童年,是煎煮炸炖熬炒拌蒸烫,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和糖,是西红柿黄瓜鸡蛋西兰花,咔咔切菜,练雕花。他味觉不太灵敏,对于一个厨子来说这简直是硬伤,但他做出来的菜都长得好看,在“美者以随心为道”的天下,他依旧很是嚣张。

他从小跟在师傅身边学,说亲传也不为过。

所以他十六岁那年,师傅作为贵权菜系传人被皇宫征为御厨之后,他也跟着进宫了。师傅说,富贵给我打了十年下手,没他我做不出来。

黄富贵感动极了,正要跪地谢恩时,他师傅一面剔牙一面说这揍人,还是揍从小揍到大的最舒服。

黄富贵收住眼泪,决定进了宫就换师傅。

*

但黄富贵还没有来得及抓住一个幸运的御厨做他的师傅,就先抓住了一只幸运的小馋猫做兄弟。

那天他一个人在御膳房里研究新式点心,想尽了办法让它看起来很好看,约等于很好吃。

思忖间听见御膳房的门一动。

他以为是自己养在御膳房的尊贵小老鼠,也没回头,先吱了一声,这是他跟小老鼠的暗号。

随后他说:“你先等会儿,我做完这个你尝尝。”

于是真没动静了。

等黄富贵做好了,一回头,就看见一个穿着杏黄色衣裳的人正站在门边歪着头看他。

黄富贵惊了,诶呀妈呀,老鼠成精了啊!

那人眨眨眼,笑了:“想不到还有这么年轻的小御厨。”

他笑时,眉眼弯弯的,像黄富贵怎么也切不好的月牙儿。黄富贵心想自己当年学刀工练习切月牙儿时,要是能看见他这样的眉眼,可能一下子就学会了。

黄富贵突然意识到了不对。

杏黄,这是太子啊。

他一下子站直了身子,正要行礼,太子却忽然小步跑过来,热热的软软的手指抵住他的嘴唇。

“嘘。”太子说。

黄富贵眨眨眼。

太子又笑了:“你不要讲话哦,也不要拘礼。我今天没有吃好,也不想惊动太多人,就自己来御膳房看看了。有没有什么好吃的给我吃啊。”

黄富贵把自己刚做好的点心捧了过去。

太子说:“这是什么啊?”

黄富贵挺起胸脯洋洋得意:“这是我自创的点心,用橙皮橙花和橙子肉做的。是不是很好闻?”

太子捻起一块儿,咬了一口。

舌尖红红的,牙齿白白的。

太子皱了皱眉。

黄富贵呼吸一窒。

太子笑声轻轻的,他点点头:“嗯,好吃哦。”

他眨眨眼,“小厨子,你叫什么名字?”

黄富贵有点不好意思:“我叫黄富贵,我师傅说贱名好养活。”

唉,真是好土气的名字。和太子殿下的铁定没有办法比,黄富贵想,要不是师傅不许他再说起“黄明昊”这三个字,他肯定不会选择用富贵这个名字自我介绍的。

太子愣了愣,随后称赞道:“好名字。”

这太子品味还挺清奇。黄富贵摸了摸鼻子,太子又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黄明昊想了想,正要开口,太子忽然说,我想和你一样有一个好养活的名字。

于是黄明昊犹豫着,试探道:“那……范皇权?”

太子扑哧一笑:“是挺好养活的。”

在宫里,人都好养,玉盘珍馐,穿金戴银。但好不好活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范皇权又开始吃黄富贵做的点心,腮帮子鼓鼓的,很可爱。

他一面吃一面说:“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也喜欢你做的这个点心,它有名字吗?”

黄富贵道了声谢谢太子殿下,又说还没来得及取名字。

范皇权说,你别叫我太子殿下了,生分。而且他们都叫我太子殿下,我听得烦极了。以后只有咱俩的时候,你叫我皇权我叫你富贵好不好?

也许是御膳房的香气太诱人,也许是御膳房的烛火太惑人。

也许是范皇权长得太好看。

反正黄富贵鬼使神差点了点头,说了好。

范皇权又笑了:“那我们给这个点心取个名字吧。”

黄富贵想了想说,叫号橙吧。

范皇权问为什么。

黄富贵说,名号为橙,简称号橙。点心里里外外都是橙嘛。

范皇权眨眨眼,你知不知道冒犯皇族名讳会怎么样呀?

不等黄富贵回应,范皇权却又笑了起来,声音软软糯糯的。他说,不会怎样的,我喜欢这个名字。

然后他站起身来,端着那盘点心,和黄富贵挥了挥手。

“小富贵,”他说,“这个真好吃,下次再见,你还要做给我吃哦。”

*

过了一会儿,小老鼠来了。

打了个暗号,吱。

黄富贵蹲在它面前,有点失神,小老鼠继续吱,富贵富贵你快和我确认一下眼神啊。

和范皇权确认了眼神的黄富贵悠悠说,你来晚了。

“神厨小富贵第一道名品,已经送人了。”

人家还预定了以后的每一份呢。他美滋滋地补充道。

其实师傅说得也不全都对。

富贵的确是人这辈子想要的大好事。

皇权又何尝不是呢?

富贵皇权,天生一对。

*

那之后,范皇权经常在深夜里摸进御膳房。

找吃的。

黄富贵很奇怪,这个太子殿下怎么天天都去吃不饱呢?但其实他心里又有一个小小的答案,那个答案像一枚小小的可爱的种子,被种在他心里最深的地方。

范皇权来了,他就给种子浇水施肥。

范皇权走了,他就和种子一起坐在角落里,等待着开花结果的那一天。

范皇权说,小富贵,你做的菜真好吃,比我吃过的任何菜都要好吃,你做的点心也好吃,煮的汤也好喝。

“诶呀,”范皇权最后总结陈词道,“小富贵,你做的什么都好吃,我好喜欢啊。”

黄富贵嘿嘿一笑,说你喜欢就好。

他俩一起坐在御膳房的后门门槛上,抬起头就能看见好大一轮月亮。

御膳房里的东西,范皇权没有几个认识的,他拿起来挨个问黄富贵,黄富贵从来不觉得烦,手搭上范皇权温热的手背,他说这个是甑,蒸饭的,这个是鬹,用来煮东西的。这个是擀面杖,用来擀面的。

范皇权说,只能擀面啊?

黄富贵想了想,我师姐说,好像相公不听话的时候,他的夫人就拿这个揍——诶哟!

范皇权真不客气,这一杖怕不是用了八成力。

“像这样?”范皇权说。

黄富贵眼睛一转,忽然觉得美滋滋的。

嗯,像这样。他说。

范皇权总要给他打下手,可其实一直在偷吃。黄富贵说,诶呀你别吃了,你的脸圆了好多啊。

范皇权瞪他。

黄富贵说,但你还是好英俊的!放心吃吧!

范皇权鼓起嘴巴,皱着鼻子笑了。他的嘴角带着油光和碎屑,红色的唇发亮,好像大樱桃。

有时候范皇权来的比较早,黄富贵还没做好,他就蹲在墙角,和黄富贵养的小老鼠大眼瞪小眼。

范皇权说,黄富贵,你在宫里的御膳房养老鼠,是要被砍头的。

黄富贵说,我悄悄告诉你,我养它是为了骗来一只猫抓它,这样我就能养猫了。

范皇权说,你喜欢猫啊。

黄富贵说,嗯。

范皇权有点低落地垂下了眼,叹息道,我对猫过敏。小时候有位嫔妃的猫跳进了我怀里,我生了好大一场病,后来那个嫔妃就被打入冷宫了。

黄富贵:……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想养猫。

范皇权歪着头笑了。

“小富贵,”他说,“不如你养我吧。全天下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做的菜,很好养活的。”

“就像那些好养活的名字一样,我很好养活的。”

黄富贵愣了愣,然后笑着把刚做好的燕尾香酥糕喂到范皇权嘴里,他的指尖滑过范皇权的唇角,热热的,软软的。

“好啊。”他说。

在角落里啃瓜的小老鼠并不知道自己因为某些情愫而逃过了一劫,还是欢天喜地地啃,声音像喜乐。

*

范皇权说,黄富贵,以后你就做我一个人的厨子吧。

黄富贵说,可我现在还在给我师傅打下手,还不够等级当御厨呢。

范皇权说,没关系,我可以等。

“毕竟你是天下难得一遇的神厨。”范皇权说。

黄富贵很不好意思:“担不起担不起,你高估我了。”

其实内心在暗爽。

范皇权笑了,我觉得吧,神厨呢就是要让吃到你做的菜的人都感受到你做这个的时的感情,你的那些感情,我都感觉到了,所以我觉得,你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神厨。

黄富贵说,诶呀妈呀,你太有天赋了,跟我学做菜吧!

范皇权说,好啊,以后咱们跑路,你做菜,我给你打下手,太傅从小就夸我算术好,以后咱们开个店吧!

黄富贵乐了,说好。

过了一会儿。

黄富贵很不好意思地说,皇权,你在我的菜里吃出了什么感情啊……?

范皇权转过头来,静静凝望他。

天上有很多星星。

都跳进了范皇权的眼睛里。

范皇权轻轻一笑。

“是喜欢,”他说,“对不对?”

范皇权笑着,眼睛很晚,比天上的月牙儿还要好看。

黄富贵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和他那句“对”融合在一起。

*

当上太子的人,要承受很多。

范皇权从小就被教育,要明白自己的身份,要和那些人保持距离。所以他从来没有朋友。照顾他长大的宫人们心疼他,对他推心置腹,可他却都兀自远离。

他常常想,自己也许一生都不会遇到真正的,想要遇见的人了。

但是黄富贵出现了。

他想起老人们说,富贵皇权,天生一对。

一对是什么呢?

是不能被拆开,还是一定会在一起?

*

那天黄富贵做了酒酿圆子。

范皇权一口气吃了两大碗,醉醺醺靠到黄富贵的肩膀上。

他呼吸温热,带着香甜的味道,还有一点点酒味。黄富贵一低下头,就能看见他好看的眉,微红的眼角,噙了浅浅笑容的嘴唇。

范皇权忽然笑了。

弯弯的眼睛,像他们初见时那样。

比天上的月牙儿还要好看。

范皇权说,黄富贵,你干嘛一直看我呀?

黄富贵吞了口口水,不吭声。

范皇权又说,黄富贵,我好不好看啊?

黄富贵说,好看。

范皇权说,那你喜欢我吗?

黄富贵又不说话了。

范皇权气极了,小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猛的一起身就要发脾气,却忽然被黄富贵紧紧抱住了。

小厨子贴着他的嘴唇,不像一个吻,可他说话时嘴唇不断地蹭过范皇权的唇,忽然好像很多很多个吻。

黄富贵说,范皇权,我好喜欢你啊。

范丞丞,我好爱你啊。

范皇权一下子闭上眼,可还是有一滴水落上了黄富贵的手背。黄富贵小心翼翼地亲着他,说你别哭啊,对不起,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范皇权摇摇头。

“黄富贵,”他说,“你真是天下第一神厨,什么东西都能做得特别好。”

“连我的心,你都能做成喜欢你的样子。”

*

范皇权离开后,黄富贵摸着自己的嘴唇,还有点回不过神。

师傅从他背后走出来。

“黄明昊。”师傅喊了他的名字。

黄富贵一愣,师傅冷冷看着他,说,我不是让你这么长大的,也不是让你长大之后,就忘了自己不是厨子,不是黄富贵的。

“别忘了,你叫黄明昊。”他说。

黄富贵垂下眼。

“没忘。”

隔了很久,他说。他看见自己的影子慢慢消失了,抬起头,是云把月亮遮住了。那一点月牙,都不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云破月来的好风光。

*

先皇驾崩,举国为丧。

太子范丞丞登基。

登基前一日,范皇权把黄富贵叫了出来,在东宫的小亭子里,听着园中的花开花谢,鱼儿在莲中穿梭。

范皇权说,黄富贵,你有什么东西要送我吗?

黄富贵拿出一个雕刻精致的盒子,打开,里面时码得整整齐齐的号橙,带着清新的味道。

范皇权笑了,一口一个不停地吃。他的腮帮子还是鼓鼓的,眼睛也还是弯弯的。和从前一模一样。

吃完了,范皇权站起身来说,以后你只能做我的小神厨。

黄富贵说,好。

范皇权说,我走了,你自己回去吧。

黄富贵动了动嘴唇,最终说,好。

他看着范皇权的背影,数,七。

范皇权忽然转过身来,他说:“黄明昊。”

“我知道你是前朝太子,黄明昊。”

黄富贵不说话,数,六。

范皇权说:“我知道你和他们一样,不会真心待我。”

五。

范皇权说:“可我还是喜欢上你了。”

四。

范皇权说:“不过我们扯平了,你骗了我,我也骗了你。因为你做的东西都很难吃,第一次吃号橙时,你放的是盐。”

三。

黄富贵说:“从小我就分不清糖和盐。”

二。

范皇权笑着朝他走过来:“但你这次放对了,特别甜。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的东西。”

“是不是,毒药都很甜?”

一。

范皇权倒进了他怀里。

怎么最后时刻,还是想留在你身边?

还以为能潇洒道别呢。

范皇权轻声说:

“黄富贵是神厨。”

“黄明昊,是——”

他的声音最终消失在浅淡的风里。

黄富贵把他搂在怀里。那滴曾从范皇权眼睛里跑出来的眼泪落到了黄富贵的手背上,黄富贵把它收进了自己的眼睛里。

这一回,他还到了范皇权的手背上。

但范皇权再也不会收走了。

*

这一晚,连个月牙儿都没有。

也可能有,但消失了。永远的消失了。

*

新帝有令。

天下人不得种橙。

可他的御花园里,从来都是橙味飘香。

*

小老鼠还是被猫咪抓住了。

是一只很漂亮的,杏黄色的猫咪。眼睛很亮,像月亮。

可新帝没有养,他给小老鼠立了个墓碑。

他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养过猫。

*

人们总是,富贵皇权都想要。

富贵皇权,天生一对。

可一对到底是什么呢?

是不能被拆开,还是一定会在一起?

*

还是,知道终究会别离,所以拼尽力气,也要拥有一段弥足珍贵的好时光?

这件事,黄明昊不懂。

*

以前的神厨小富贵或许懂。

可他被黄明昊关在东宫陪范皇权,就算懂,也不会有人听他说了。


-完-

评论(50)
热度(528)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