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ALL丞#《情有苦衷》(10/完结章)

情有苦衷

本章:

1.9K超长,我认为这是一个OE结局。

2.如果你认为某个CP是BE了的话,还是骂我吧……

3.小贾年纪是私设,他的经纪人是个王八蛋,请大家相信小贾。

4.有无103大家自由理解。1363话都说开了,不虐。

5.无论如何,只希望你的梦醒来时,有人能带你去好好吃顿晚饭。


完结啦!理直气壮求评论!今天精修完放完整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鞠躬!Ps.我还是听着《 夏祭り、梦花火》写的。

更多狗血故事走:情有苦衷



//10.

 

*BGM:三千年前 -- 关淑怡

 

                        那些所谓的有了苦衷的感情,说到底,不过是预示着别离的开端。

 

*

 

“我希望你能来。”

 

小孩子们总是很擅长利用年龄方面的优势来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无论是否合理,只要他们抬起眼,用那潮湿而带一点委屈色彩的撒娇目光看你一眼,那些所谓的理性和原则就要被压缩,而同意的话便跃上被说出口的边缘,即使带一点无可奈何的情绪,也会被小孩子们理解为心甘情愿,从而心安理得的接受,歪着头说,你真好,我好喜欢你。

 

黄明昊何尝不是如此呢?

 

他比范丞丞小了八岁,却在那些摸爬滚打的岁月里早早看懂了成年人们内心深处的种种心绪。而他只要抓住其中最为脆弱的一个点便能开始借题发挥,换上甜蜜的笑容和目光,充满期待和祈求性质的神情能让他所有看起来带着强人所难色彩的要求都变得柔软又可爱。

 

所以当他说出“这是我出道四周年的粉丝见面会,我希望你能来,这是我最大的心愿”这种话时,范丞丞只能坐上他的车。他唯一一点相对而言比较坚定的表现,不过是把箱子放到副驾驶位上,而他自己坐到了后面。

 

黄明昊撇撇嘴:“哥哥真的不要坐到我旁边么?”

 

范丞丞看向窗外:“时间会很久吗?”

 

“大概两三个小时。”

 

“我可能会提前走,”范丞丞给毕雯珺发完微信后转过头,看着黄明昊的背影,“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

 

“比我更重要吗?”

 

“当然。”

 

黄明昊噗嗤一声笑了:“哥哥,你可真不会讲话。一下子就把什么事都说得很死,确定以后不会反悔吗?”

 

在范丞丞回答之前,他抢先道,“哥哥,真的不要把话说得太绝。”

 

“一来令人伤心。”

 

“二来,以后只能独自后悔。”

 

范丞丞没有回答。有些事情他比黄明昊看得更明白,但少年人更善于把这些话铺展开讲个明白。他有时候也会想起他那些少年时光,有一些节点比较荒唐,有一些则足够被珍藏。他们的共性就在于,他确实把它们做得太绝,说得也太绝了。但如今想来这些都不再重要,因为无论是哪种他都不能再回去了。

 

他倒不觉得悲哀,只是正如黄明昊说的那样,他有些后悔。

 

却也只能独自后悔。

 

*

 

黄明昊安排他等在后台的一个休息室,就被助理拎去化妆了。小助理不认得他,但看他的眼神充满了类似于敬意的情愫,大概能把黄明昊这种带了点小恶魔性情的人咬住是一件很厉害的事,但范丞丞并不这样觉得。分开时黄明昊还扒着门框,笑嘻嘻地说,哥哥你要好好等我啊。

 

“至少看完我吹灭蜡烛再离开吧。”少年人露出狗狗眼,还在闪光。

 

范丞丞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你快去吧。”

 

整个休息室就这样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坐在沙发上刷微博,过了一会儿弹出来毕雯珺的微信,说好,那我先吃了,有事联系吧。又过了一会儿弹出了蔡徐坤的,问他吃没吃。再过了一会儿朱正廷也发了消息,说今晚有点事情,不能给他准备晚饭了。范丞丞侧躺到沙发上,怎么都是吃吃吃呢?他想。是不是人类总是如此,在面对那些不知如何处理或无法安下心开头的对白时,就拿食物来抵挡一切。真的当食物没有七情六欲吗?它们有,只是不而已。

 

他回复毕雯珺,说嗯,多谢。

 

继续跳过蔡徐坤,点开朱正廷的头像,他说,嗯,我知道了,你记得吃晚饭。

 

然而回复都还没来,休息室桌上放着的一部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范丞丞一愣,休息室里只有他一人,黄明昊的团队里他也只认识一个黄明昊而已,贸然接听实在是有失礼貌。但他起初并不想管的心理还是被不断响起的电话声打破了,似乎对面当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他没办法,之后拿过手机推门出去。

 

也许命运就是这样吧。范丞丞在很久之后想起这件事,依旧感慨良久。所有看似偶然的情节都有一个命定的责任,为了揭穿或是捅破那些终究无法掩盖的事情。他推开门时便看见黄明昊的经纪人站在走廊拐角,举办庆典时他与那人有过一面之缘,因而下意识想要走过去将这个手机托付给对方。

 

但对方不高不低的声音却足够让他停下脚步。

 

“Justin不过还是孩子心性,你也知道他早就不想做个偶像了,每天见到了不认识他的普通人就开心得不行,一天到晚跟我说什么想自由自在地飞,也真是气到我了。但是也不能和他来硬的,他那个小脾气,怎么着你也得顺着,不然他还真能搞出来演唱会上说罢工的幺蛾子来。”

 

“至于你说的那个范丞丞,他也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他什么性格我们能不清楚?所以你放心,等他这阵子玩够了,我肯定让他和那个范丞丞断的一干二净。”

 

范丞丞站在门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他和黄明昊不过是一夜风流,怎么还成了细水长流似的浓情蜜意恋爱关系?仿佛他对黄明昊爱得深沉,没了对方就不能活命似的,还逼着黄明昊为自己堵上前途。

 

可对方不过就是,“一时兴起”,不是吗?

 

当真是一时兴起,一时……性//起。其实有些感情根本也算不上感情,人类冲动起来什么都做得出。想想看也真是该好好后悔,好好反思。其实也说得通为什么黄明昊对他有这么大的执念了,自己不关心那些娱乐新闻,自然也不知道他的身份,被偶像生活束缚久了自然渴望不被人注视的自由生活,自己或许正是一个,极其优秀的,消遣对象。安分守己,不黏人,还能因为不知晓他的身份,对他保持某一种疏离姿态而让对方产生一些新鲜感。

 

黄明昊说自己想飞。在人们都在梦里的时候,他在飞。

 

飞吧,范丞丞想。我一个俗人,也没有翅膀,以后你自由自在迎着风走,就别找我了。我也不是你那个年纪了,比起新鲜刺激,什么都不如安稳珍贵。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在他看来比黄明昊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这一次,他想,我不后悔。

 

他忽然觉得一身轻松,好像一切都可以到此为止了。

 

范丞丞垂下眼勾了勾嘴角,末了转身回了休息室,把手机放回了桌上。想了想,他朝着手机笑了起来。谢谢,他做了这样一个口型,末了他拿起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转身离开。

 

有些人不需要道别。

 

大概是知道相逢本身就是错误,所以以后都不会再见了。

 

*

 

结果倒是苦了他自己,什么东西也没吃上。

 

他坐在公交车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流动的光景。盛夏风光宜人,处处都洋溢着蓬勃的生命力。生命力代表着什么呢?一切都是旺盛的,一切都是活跃的。死去的可以复活,受伤的可以痊愈。他歪着头想了想,在到了商业街位置的时候跳下了车,找到了那家同事推荐后他就一直很感兴趣但没时间来吃的披萨店。

 

店面不大,店员热情。他正思忖着点哪一款,店员忽然笑着说:“不好意思,不过请问一下您还是单身吗?如果不是的话,您可以参与一下我们店现在正在举行的活动。马上要到老板和老板娘的结婚纪念日了,我们就策划了这个。”

 

她指了指墙上贴得满当当的情侣照片:“如果您愿意把您和您爱人的照片打印出来贴上去,留一张心愿便利贴,可以任选两款披萨拼在一起,是免费的。”

 

范丞丞笑了:“这对单身人群是不是不太好啊?”

 

“单身人士可以免费领取一份披萨的。”

 

“哇,”范丞丞笑意更深,“也挺好。”

 

原来单身也,挺好的啊。

 

“那您是……”

 

“我啊,”范丞丞的指尖滑过桌面,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他垂着眼,轻笑道,“这个,不方便透露。”

 

他最后点了两份披萨打包。小店员看他的眼神就好像明白了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充满了鼓舞之情,似乎他正在辛苦求爱。范丞丞憋笑,指了指照片打印机:“我不贴照片的话能用吗?”

 

“当然可以,这个是免费的。”

 

他点了点头,连上手机后翻出了相册。有很多美食图,风景图,他看着好看就存下来的艺术设计图,零星几张自拍,公司同事聚餐的场面。有几张偷拍的睡着的毕雯珺,有几张他想抱但不能抱的小猫咪。

 

没有黄明昊。

 

从前有很多蔡徐坤,现在都消失了。

 

有朱正廷,有他们的合影,有他的偷拍。有几张特别糊,似乎是他正要拍对方的丑照时就被发现了,朱正廷便扑上来压着他,不许他动,他在他的身下,边笑边讨饶。

 

他继续翻,忽然就翻到了他们大学毕业时,一起合的影。

 

也就这么一张。

 

他们没穿学士服,而是租了几套高中校服。肥肥大大的,蓝白相间,青春气息十足。

 

毕雯珺站在最左面,站得笔直,显得腿特别长。他抱着一个篮球,中分,额头饱满。他笑起来时其实很好看,有一对酒窝。

 

然后是蔡徐坤,眉眼精致,微笑恰到好处,对着镜头比了一个剪刀手。他里面穿了一件白衬衫,下摆被乖乖塞进裤子里,看起来像极了高中时候所有女孩都喜欢的优秀学长。

 

那时候的自己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和蔡徐坤站得很近,实则是为了在背后偷偷牵手。他记得他们那时候牵得很紧,很用力,好像笃定这一生都不会分离。

 

而他旁边的朱正廷没有穿好外套,搭在小臂臂弯上,衬衫纽扣第二颗也没有扣上。他抱着一本书,封面是水蓝色的,好像是一本诗集,照片模糊,稍微有一点看不清了。另一只手臂被他轻轻搭在范丞丞的肩上,细白的手腕上有一只佛珠。他对着镜头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温柔,但依旧带了点哀伤。但那时候的范丞丞全都看不出来,只会说哇正廷哥你这张照得真的很不错啊。

 

他们四个人站在一起,身后是无穷无尽的绿意。原来盛夏是这样的美丽,一切的情愫,一切的光影,好像没有尽头似的。

 

他换过很多次手机。

 

唯独把这张照片,很好很认真地——保存下来了。

 

原来一晃之间,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还没有好好去体会,好好去铭记,怎么突然就都过去了呢?那些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时光被永远地留在了过去,如今的他们,各自带着各自的苦衷,每天都是崭新的,可却像是在苟延残喘一样,悲哀地活着。

 

要是可以回到过去。

 

要是可以回到过去的话——

 

范丞丞扬起头,紧紧闭上眼,直到眼眶的热意和潮湿渐趋消散才垂下头来,静静打印了这张照片。他把它收进了钱夹里,随后沉默着离开。

 

*

 

要是可以回到过去的话。

 

我希望,可以道一声珍重,把别离的话,好好说一次。

 

一次就好,一次就够。

 

*

 

他打了车去了朱正廷的公司。

 

朱正廷公司的员工有一大部分是他陪着面试的,连保安都脸熟他,朱正廷比较信任的那些更是清楚他们的关系。这时候公司只有一些还在加班的人了,他一路无阻地朝着朱正廷的办公室走,却在快要到的时候碰见了朱正廷的助理。

 

他没什么“总裁爱人”的架子摆,从来都让朱正廷公司的人喊他“丞丞”,能加一个“哥”来证明他的魄力当然更好。小助理和他招招手:“丞丞哥来啦。”

 

“嗯,正廷哥在吗?我给他带了点晚饭。”

 

“在里面呢,这都两个小时了还没出来,”小助理说,“好像是什么大事。”

 

他皱了皱眉:“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问题?”

 

“啊?那倒没有。是那个蔡徐坤老板,您知道他吗?说是有——诶丞丞哥!”小助理一愣,不懂平日爱开玩笑自由散漫的范丞丞怎么好像忽然来了很大的脾气,快步走过去,就那么用力地撞开了朱正廷办公室的门。

 

 

“我说了谁都别——”

 

朱正廷烦躁地抬起头,却在对上范丞丞的眼睛时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脾气。

 

“丞丞,你怎么来了。”他摆出一个情绪难辨的笑容,“吃过饭了吗?我让小赵带你去……”

 

“我带了晚饭给你。”他把披萨推到朱正廷面前,随后转过头看向一直保持着温和微笑的蔡徐坤,“蔡总,好久不见。”

 

“倒也不算。”蔡徐坤笑意加深,“我在梦里,天天见你。更何况我们正在聊你呢,想不到你就来了。”

 

范丞丞冷下眼来:“不知您有何贵干。”

 

“好了丞丞,你先回家去,我们处理一点……”朱正廷从办公桌后走出来,然而刚刚握住范丞丞的手就被甩开了,他的话头突兀断开。

 

范丞丞静静闭上了眼,末了又用力睁开,他笑了笑:“说吧。”

 

“有什么话都说开吧,我也受够了现在这种境况。别再和我说什么‘我能处理好’‘只要你快乐’这种话了。我也是个男人,是个成年人,能面对能处理很多问题。”

 

“我用不着别人保护。”他说,“用不着任何人保护。”

 

*

 

所有真相或许都是这样吧,即使会迟到,也不会不来。

 

那些过往的爱情故事,里面藏着的痛或是绝望,早晚有一天也会被铺展开。

 

即使已经过去六年了,那些情感被倒出来时,还是痛意弥漫的。

 

他和蔡徐坤分手的事情,和朱正廷脱不了干系。范丞丞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很早之前就该觉察到这件事,可实际上他却还是不明所以。又或许是他本身不愿意再去深究呢?那段六年的爱情让他投入其中,也让他觉得疲惫。

 

分手之前他和蔡徐坤已经有了不少细小的矛盾。那段时间蔡徐坤的公司频频出现问题,他拉下脸去求从前认识的富二代朋友们帮忙,被蔡徐坤知道后非但没有得到感谢,两人反而大吵起来。如今想来他也有不对,蔡徐坤本身是相当骄傲的性格,他其实只要陪在他身边,他就会觉得很快乐了,去非要大义凛然做一些自我牺牲,这根本不符合蔡徐坤的人生法则。

 

而在这个当口,朱正廷找到了蔡徐坤。

 

范丞丞的父母当年说给范丞丞的话,被朱正廷简单整理复述给了蔡徐坤。也不外乎,你没有能力,没有背景,没有资产去守护范丞丞这样的话。真是恶俗,穷小子爱上了小王子,小王子愿意为他牺牲一切,穷小子却还死死抱着自己的尊严。

 

“其实你自己也清楚,现在的你很难给他他想要的东西。他现在只是因为太爱你,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才会觉得有你就够了。”

 

“可是以后呢?”

 

“你们之间没有婚姻,没有子嗣,什么绑定都没有。以后要分开,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朱正廷望着他,忽然笑了起来,“但我能帮你的。”

 

他推过来一张信函,“我之前在国外念书,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现在名下有一家子公司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接手人,我和他推荐了你,机票和他的联系方式我都放在这里了。不过问题就是,你可能得出国,和丞丞异地了。”

 

“我的建议是,你别带他走。你到了那边还是得继续辛苦,他陪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没必要再继续了,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明白的人,所以——”

 

“你也知道丞丞是我照顾了十几年的弟弟,我不希望他再这样下去了。”

 

那时候的蔡徐坤把朱正廷眼底的情绪看得明白,他摩挲着那封信函,垂着眼笑道:“谢谢。但是我还是想说,我很爱他,而他也——”

 

“好了。”朱正廷说,“回去吧。”

 

“丞丞还在等你呢。”

 

“就他自己,等着你,在你们的家里,多孤独啊。”

 

他捏着那张信函回去,思忖着该如何和范丞丞讲这件事。他不知道自己要离开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如此自私地要求范丞丞去等他是否合理。范丞丞为他付出太多,每一点刻在他的心上,最后都会汹涌成泪。

 

而回去时,范丞丞板着脸坐在沙发上,质问他为什么又推了自己帮他找的一个投资合作。

 

他想去和对方解释那边投资的不稳定性,可范丞丞生起气来全然不给他解释的机会。那种无力的感觉汹涌而来。他同样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冲动起来什么也控制不住。在范丞丞面前他无数次扔了理性和原则,下一秒把人摁在沙发上,他用力亲吻着。

 

记忆中范丞丞红着眼,哑着嗓子拼命忍着眼泪。

 

蔡徐坤,蔡徐坤,他一声声地喊他。

 

“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他的声音被蔡徐坤做的支离破碎,留下的哭音终究湮没于空气里。他苦于道别,如今望着范丞丞红着脸噙着泪的睡脸,却忽然知道如何道别了。他还会许诺,告诉对方自己一定会回来。然而范丞丞睡得那么沉,或许还在做一个甜甜的好梦,他已经不能再自私下去,就这么把他叫醒了。

 

然后他沉默着离开。

 

在到达目的地后,却收到了范丞丞的短信。言简意赅。

 

“分手吧。”

 

朱正廷发了语音给他,是范丞丞冷漠的声音。

 

“我也早就受够了,不然你帮我跟他说分手算了。”

 

“这种事还是你自己和他说吧。”

 

“恶心。我嫌恶心。”

 

他在那一刻觉得天旋地转,随后又清楚地明白这里面一定少不了朱正廷的作为。他从未像此时此刻这样生气,可又不知道该生谁的气。他有自信范丞丞爱他,却也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觉察到无奈。如果范丞丞这一次说的,不是气话呢?

 

没关系,没关系。他深吸一口气,我只是需要时间。

 

一切都还可以……在我的掌控之中。

 

而那时候的范丞丞,以为他们打了个分手///炮,所有的情分,就都这样结束了。朱正廷轻轻揽着他,温声道:“其实很早前他就和我透露过想和你分开的意思,但不知道如何和你说。我说这样不行,不对。可是丞丞也知道,他是那种下定了决心,就一定会去的人。”

 

“分开总是不可避免的。”

 

“但哥哥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那之后是朱正廷长达三年的追求。

 

直到那时候他才知道朱正廷喜欢了他多久。那是漫长的,沉默的,无比温柔的十几年。他陪在他身边,一直守护着他。可他不说,从来都不说。

 

范丞丞便也不甚明白。

 

而如今,他终于把所有爱意汹涌捧上。

 

他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在范丞丞离开时说一句“我会在家里等你”,而范丞丞回来后,总能看见朱正廷坐在客厅或餐桌旁,在温暖的灯光下看书或是帮他切水果。当他推门而入时,朱正廷便扬起笑来。

 

“丞丞回家了啊。”他说,“我一直在等你呢。”

 

“终于等到了。”

 

他曾在无数个孤独的日子里,在那个小小的家等待蔡徐坤。等待的痛苦他比谁都明白,可是朱正廷却就这么,等了他十几年。如果他永远不明白他的心意,他也不说,那么朱正廷还想等多久呢?

 

也许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他的银行卡被冻结后其实也寻求过帮助。他不好意思麻烦朱正廷,就找毕雯珺借了些钱。之后蔡徐坤公司运营中也找毕雯珺帮了不少忙。他说我有朝一日肯定还你,毕雯珺说行,那你以后就来我家的公司帮忙。在蔡徐坤离开前他一直摇摆着,这一次一切都能重新开始了,他拨通了毕雯珺的电话。

 

朱正廷还笑他不必如此,自己会一直养他。范丞丞垂着眼,轻声说:“我把欠雯珺的都还完了,也就相当于和蔡徐坤彻底了断了。”

 

在之后,就是没有蔡徐坤的生活。

 

朱正廷一直陪在他身边,公司里毕雯珺一直也很照顾他。他把过去全都抛下了,终于可以重新做那个范丞丞了。

 

但是,究竟做的是哪一个范丞丞呢?

 

他却怎么也想不出。

 

他也沉思了很久,分辨过对朱正廷的感情。但家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奇妙了,更何况三年来的直白性情感表露已经足够他停留。在最后一次放纵性的,和黄明昊的那个夜晚结束后,他选择答应朱正廷的追求。

 

和过去一切都道别了。

 

*

 

但没有想过,一切都将会,再次变为——

 

过去。

 

*

 

六年也好,三年也好,十几年也好。

 

其实都是过去。

 

范丞丞抬起眼,看了看朱正廷,又看了看蔡徐坤。时至今日他都没有离开毕雯珺的公司,那么这代表着什么呢?他们都在凝望他,像是在等他的回答,而他们眼底的情愫各不相同。他笑了笑,随后看向蔡徐坤。

 

“你知道吗,我们分手,也不单单是如此而已。”

 

“如果你稍微相信我一些,又如果我也稍微相信你一些,其实什么都不能让我们分开。固执,骄傲,甚至是自大和自负,这世上有太多负面情绪了,你得相信我们遇见这种情感不是偶然。”

 

“而是——”

 

这次真的不要再有遗憾了。

 

所有的道别,都要足够美丽才行。

 

他用尽全力收起他所有因为紧张而会做出的小动作,扬起头,直视着蔡徐坤的眼睛,努力忽视着里面汹涌的情感,他微笑起来。

 

“是我早就不爱你了,蔡徐坤。”

 

然后他咬紧牙转过身,走到朱正廷身边,拉过他的手。

 

他说:“正廷哥,回去了。”

 

*

 

回去了。

 

回哪里去?

 

反正不是家。

 

*

 

他们一路无话,推开家门时,朱正廷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其实我从未想过,要你原谅我。”朱正廷轻声说,“丞丞,别转过来,别看着我,听我把话说完,可以吗?我怕我看见你,就不会讲话了。”

 

“我太爱你了,”他笑道,“一点你不开心的样子都看不得。”

 

“我愿意受一切苦,一切罪,一切折磨,来偿还我过去的所作所为。而我只有一点请求,即使你离开我,我也自知没有资格挽留,我只希望你……不要恨我。”

 

“也不要忘了我。”

 

“我似乎还是太过贪心了。我知道我的手段卑劣,甚至感情都变得可怖。可我真的很喜欢你,这种感情我很难去抑制。为了你,我什么都能牺牲。从前我只想过这样来对待自己,但遇见你以后又觉得,为了你,牺牲我自己,也没关系。”

 

“我把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

 

“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偷来的,所以我无比珍惜,也无比难过。我知道总有一天这些都会结束,所以我只希望时间可以走得再慢一点。”

 

“我想再好好地,让我拥有你的日子,多一点。一点,一点就好了。”

 

“……一点就好了。”

 

他慢慢松开了范丞丞的手,抬手马马虎虎刮去了泪水。范丞丞隔了很久才转过身来,带着清浅的笑容。

 

“哥,”他说,“我好饿,披萨是不是忘在公司了?我出去买点饭吧。”

 

“我给你做,别出……”

 

“不了,”范丞丞笑着打断他,“你总得让我自己去外面看看,看看自己到底真的想吃什么。我不能真的一辈子被你守着,照顾着。”

 

“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被人欺负之后就流眼泪的小孩了。我已经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不用你,再为我受伤了。”

 

“我知道,”朱正廷咬着嘴唇,末了也笑起来,“我知道丞丞长大了,是哥哥不好,还总把你当小孩。去吧,哥哥在家等……”

 

“别等了。”他说。

 

“正廷哥,别等我了。我知道等一个人有多难受,有多苦。这么久以来辛苦你了,所以别等了。我无法给你承诺,但你只要知道我会回来就好了。”

 

“我也会照顾好自己,你别担心。”

 

“别等我了。”

 

他再一次重复道,“你只要知道我会回来就好了。”

 

“然后,照顾好你自己。”范丞丞又扬起一个纯粹而温热的笑容,“那就,再见啦。”

 

他轻轻推开了门。

 

朦胧中好像听见行李箱在地上滑动的声音,听见小孩子的笑声,听见零食从塑料袋里被取出来时的沙沙声,听见断续的钢琴声。

 

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和朱正廷第一次见面时的声音。他那时候在练琴,朱正廷拉着行李箱跟在母亲身边,敲开他家的门。他兴高采烈地把自己的零食分享给对方,他说,哥哥,你长得可真好看啊,我叫范丞丞,你呢?

 

“我叫朱正廷。”他笑着说。

 

但是这是不是很像他和蔡徐坤相见时候的声音呢。同样是行李箱摩挲过地面的声响,他在手机上玩钢琴软件解闷。盛夏蝉鸣不断,蔡徐坤穿着雪白色的衣服出现了,一尘不染,微笑浅浅。他把自己带来的饼干递过去,希望这样可以拉近和新室友的关系。那时候蔡徐坤朝他笑了起来,有风吹进来,扬起他的刘海。

 

“范丞丞你好,我叫蔡徐坤。”他说,“我可以叫你丞丞吗?”

 

他们在他的生命中走来。

 

然后被他永远地,留在了身后。

 

门被关上了。

 

*

 

他出了门时才得空看了一眼手机,全都是黄明昊的信息和电话。

 

他随手点开一条微信,小孩子又在撒娇问他怎么走了。滑到最后一条却又变得紧张兮兮,他说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你别相信,都是假的,公司从来都是这样。

 

“我真的不想做偶像。”

 

“我想飞到平凡又自由的地方,去谈一场简单的恋爱。哥哥,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

 

范丞丞笑着回了一句:“你自己飞吧。我更喜欢做梦。”

 

做梦好。

 

梦里什么都是好的。只要他不醒来,一切就都是幸福又美好的。

 

他关了手机,拔下了卡扔进了垃圾桶。末了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扬起头,看着渐渐黯淡下来的天空浮上几颗星星。

 

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夜空了。

 

隔了很久他把那张钱夹里的照片取了出来,他看啊看,但始终没有掉下泪来。朦胧中他好像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说一起去吃饭吧还是,我不放心你自己。他没有去辨别,也没有回应,只是静静地抱着自己,闭上了眼睛。

 

世界忽然很安静。

 

这时候,最适合做梦了。

 

*

 

这一次,别太早醒来。

 

Fin.


这个故事最开始是一个投稿版的脑洞,叫“我的419对象和我的前男友以及我的现男友的修罗场”,连微博投稿图我都做好了。本来没有想过扩写,但是第一章却比投稿版更早地写出来了。这是我在丞花圈完结的第一个小长篇,很高兴一路走来认识了这么多的姐妹。谢谢大家,一直愿意看这个故事。

有些情节自己写着写着也落下泪来。这一章写到丞丞打印四个人的合影时,我想象着他们每个人的动作,忽然就红了眼眶。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样的感觉,大概真的是,一切都会过去吧。

前前后后写了将近三个月,再看前几章颇像黑历史。5W+,之后会放出精修版。我个人觉得其实算开放式结局,当然一切还是在于大家。我觉得其实也不算烂尾吧,感情总得有点遗憾对吧(自我辩解)写着的时候会翻前几章留下的句子,尽可能让它们都能圆满。

想了很多话,又不知如何讲出来。我自己还是个刚刚二十岁的幼稚鬼,怎么能把别人的爱情故事讲好呢?很遗憾,后面越来越狗血。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只是,感情一旦被冠上“苦衷”,大多数时候,都预示着别离吧。


总之,万分感谢大家了。

希望以后能把更多的故事带给大家!愿我们爱的男孩越来越好,丞花圈越来越好,每一位漂亮的小姐妹也永远幸福❤!

晚安啦!愿大家,夜夜好眠,醒来时有最好吃的饭可以吃!

(最后是个小私心,想把这篇做个本纪念一下,如果大家觉得没意思就不做啦。)

评论(30)
热度(252)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