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彦丞#《八仙过海》(短/完)

八仙过海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胡编乱造,没有不尊重民间传说和童话故事的意思。

*CP:林彦俊×范丞丞
*BGM:多情岸 -- 灰老板
*Summary:小鲛人扑上来,圆圆的眼睛瞧着八仙,只说一句话,就是要八仙,同他成亲。

*手机码文,没有排版。非常烂,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


 海浪迭起,雪白色的泡沫,是你还是我?


00.

世有蓬莱蕊珠,仙境仙宫中,有仙。

名八仙。

人们听来,常以为有八位神仙,但仔细一了解,也才知道这八仙不过是一位神仙,仙号也只这一个八字。

八仙常年一身白衣,腾云驾雾,种梅饲鹤,不染尘埃。仙境里人人都知道他性情最清冷,脾气并不大好。前几日有仙童失手折了他种的橘子树,路过的仙仆都说这位八仙登时黑了脸,罚那小仙童独自去扫长清殿。长清殿是什么地方?十个仙童用仙法扫殿都要扫上三日呢。

他性情虽不大好,但生来却是冠玉模样。八仙原是人间一小生,修仙得道,飞升入境。凡胎时就是俊朗模样,脱骨去俗后法力维持,便更为英俊了。仙界传言有一日见到八仙笑将的模样,唇边浮出一对酒窝,可谓是讨喜非常。

但奈何八仙并不常笑,他究竟有没有酒窝,也到底是个传言了。

仙人们给八仙取了外号,冷面俊容俏八仙。

但因着八仙是真的冷,脾气也是真的差。

于是不久后,八仙把那个带头给他取外号的小仙人拎过来给他种橘子树浇甘露了。

01.

仙帝当然也知道八仙的坏脾气。

但八仙仙骨极佳,说来也不过是性情,旁人难能干涉,故而也不曾多说什么,只在某次宴会上委婉问他,是否为外物所困扰,有许多烦恼。

八仙面容清冷,答,不曾。

仙帝道,那爱卿何故不多笑一笑?

八仙答,过度温良,难能制霸一方,统辖座下弟子。

仙帝:……

八仙好像没有一个成熟仙人该有的样子。

02.

八仙的清元宫里种了许多橘子树,都是他从人间带来的。八仙把它们照料得很好,翠叶繁茂,橘子挂在梢头,颜色亮眼,晨雾收起时挂上一层水光,看起来颇为动人。

但既已得道升仙,自然不必再吃人间食物,八仙也只是任那些橘子化作春泥更护橘。

橘子树在清元宫的仙气里养着,自然也有了仙气,渐渐生出了树灵。某日八仙又来看他的小橘子树们了,有只小树灵鼓起勇气问,仙君,您为什么要种我们呢?

到底是八仙自己一手养大的小橘子树,此时此刻的八仙看起来格外温柔,虽然也没挂上个温润笑容,但他却好脾气地解答道,为了不忘了我在人间的本心。

既已成仙,前尘便都是前尘了。但八仙不能忘了自己每一段修仙经历,忘不了自己修累了去海边思考人生的岁月,忘不了那碧波中粼粼的橙色。那其中有许多苦涩,但也有人间烟火气的美妙绝伦,七情六欲虽被留在人间,但终究也不能遗忘。不过这些八仙并不愿与旁人共享或是常常提起,因而只这一句作答了事。

倒是小树灵偏生了好奇心,不禁又问,何谓本心?

八仙随口答,本名吧。

说来还不曾说起八仙的本名。倒也上口。

03.

林彦俊。

04.

但八仙恍惚时,总会想起那礁石背后的少年,带着甜蜜的笑容,一声声唤,林彦俊,林彦俊。

“我若是说快一些,好像林彦橘呢。”他歪着头说,背后是无边的蔚蓝色海洋,水波清朗,“林彦橘,我好想吃橘子呀。”

如今八仙种了许多。

可惜无人来吃。

05.

林八仙虽然脾气不大好,但也不是没有朋友。箕尾山上就有他的好朋友柚仙。柚仙是打青丘山过来的,本是一只狐狸,闲暇时候修一修仙,没想到真的成了,仙帝就让他去离家近些的地方守着。

箕尾山多白玉,柚仙办了个白玉展,邀请各路仙友来参观。林八仙自然也在其中。柚仙好美食,成仙之后更惦记仙界肴馔,遂千里传信八仙,你要是来你得我带吃的。

林八仙不想去了。

但一翻地图,箕尾山绵延至东海,他若是去,则自然是要过东海的。这些年来,林八仙其实没少去东海,为的就是找当年遇到的小鲛人,但全是无功而返。他品阶年年上升,案牍劳形,也就更没什么时间去东海看一看了。

这一回也算是带薪休假,加之路过东海,林八仙也就不计较柚仙的种种要求了。于是林八仙也传信过去,问柚仙想吃什么东西。

柚仙并不同他客气,点名要东海的扇贝红螺海蟹真鲷。

林八仙心想,若这次再找不小鲛人,就把青丘狐狸扔进炼丹炉里。

06.

八仙过海。

东海浩荡,波涛汹涌,卷起无数雪白色的泡沫。林八仙有点恍惚,他看着这无边无际的蓝色,忽然觉得千年岁月已经在弹指间奔流而过,从此一切不复从前。

林八仙指尖蕴藏着法力,点过东海海面,正欲抓几只红螺海蟹,可海水刚刚触碰到海水,他身后却传来一串急促慌张的喊声。

“你干嘛!”

林八仙一愣,收回指尖,但见一少年正叉着腰瞪他。

林八仙面无表情:“抓鱼。”

少年一惊:“你这位仙君怎么这么残忍啊!为什么要吃我的同类!你太过分了你信不信我告诉龙王你今天你就别想过了我们东海!”

他中气十足,义愤填膺,仿佛林八仙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恶毒事。

林八仙皱皱眉:“同类?”

这年头鱼都有腿了吗?

那少年一眼看穿他的心思,很不高兴地撇嘴道:“怎么,你瞧不起没有尾巴的鲛人吗?”

07.

范丞丞是东海一尾鲛人。

……拯救苍生之前是。

他挡住林八仙的去路,煞有介事道:“我从前当真是鲛人,为了拯救苍生,把自己的鱼尾巴祭献了,现在没有法力再回东海里,就在这里守着这些法力低微的虾蟹。”

林彦俊来了兴趣:“凡人打渔,为何你不来阻拦?”

范丞丞一本正经:“凡人打渔是为了生计,不仅仙帝有命,这本也是天地轮回自然之法,我自然不会干涉。可你是仙人,本来也不需要这些来提升修为,为什么还要对他们下狠手?”

他说得情真意切,眉眼明亮,林彦俊瞧着瞧着,竟觉得为人这般顶撞,却无论如何也来不了脾气。他垂眼勾了勾嘴角,心说也罢,反正他本来也懒得抓这些虾蟹,依着柚仙的性子,八成还要他做成美味送过去,这般阻拦下来他也就乐得清闲,回头柚仙问起,他也只消说是这小鲛人以不许他过海就是了。

……

等等。

鲛人?

林彦俊登时来了兴趣,抬眼瞧范丞丞时,也跟着带上一点笑意,那唇边浮出一对酒窝来,当真是俏八仙。范丞丞一惊,忙说:“我、你也不能吃我!”

“你是鲛人?”林彦俊问。

“怎样啊?”范丞丞瞪他,“都说了不许瞧不起没有尾巴的鲛人了!”

“你怎么证明?”

范丞丞往地上一躺:“来我给你演演我们鲛人平时游来游去的动作啊,我告诉你,看了你就得信!”

无赖极了,还凶巴巴的。

可他就当真这么躺在地上,白净的腿在地上扭来扭去,日光流落下来,他的腿型很好看,线条流畅。

到有些可爱。

他一面扭,一面低声抱怨。

“好了。”林八仙说,“我信你了。”

范丞丞跳起身子来做了个鬼脸:“哼。”

林八仙今日难得好脾气,被摆了脸色都不来脾气,大抵是因为鲛人总让他觉得亲切。他并不恼怒,只继续问道:“那你可曾见过一个鲛人,银发,橙色鱼尾。”

范丞丞一愣,眼睛瞪得更大了,圆圆的如同晨露,却又让林彦俊恍惚起来了。他记得那个小鲛人的眼睛也是这样的,含着水光,明亮且圆润。但他们却并不像,面前的鲛人没有闪着光的橙色鱼尾,白净的面庞上也没有繁复而美丽的花纹,柔软的黑发被束了起来,在风中轻轻晃动着,并不似那小鲛人的银发,在海面上荡漾出绚烂的光芒。

“没有。”范丞丞说,“四海鲛人千万,鱼尾发色一致的更多,我哪里都记得?更何况我早已不能入海,就更不清楚了。”

林八仙的好脾气来得快去得快。

林八仙转身就要走。

“诶你等等!谁让你走了!”范丞丞追赶上来,“你要找他的话,你一个仙君为什么不去问问龙王?”

林八仙如何不曾问过?

可就像这没了鱼尾的小鲛人说得那样,四海之大,鲛人无数,他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晓,只记得那面容,当如何来找呢?

但此时林八仙心情不佳,并不想答。

海也不过了,白玉也不看了,带薪休假也就罢了,林八仙抬腿继续走,哪知身后那只讲起道理来滔滔不绝的小鲛人忽然扑到他背上,喊道,你不许走!

林八仙叫他这么一扑,只想把隔壁铁拐李的拐抢过来送这小鲛人一拐。

但林八仙还是很懂规矩的,毕竟是东海的,他也不好下手。

不然以后可能真的过不了海了。

于是林八仙压下脾气,咬牙道:“为何?”

却听那小鲛人说:“你得跟我成亲!”

08.

林八仙:……

范鲛人:你不会是想抵赖吧?

林八仙很无语,这算哪门子抵赖?他皱眉道:“本仙君与你不过是萍水相逢,为何要同你成亲?”

“因为我们东海有规矩,凡是见了没有尾巴的鲛人,就得和他成亲!”范鲛人发言流畅,“我又不能同凡人成亲,说来仙君你自然是第一个瞧见我没有鱼尾模样的了。”

“所以你得嫁给我!”范鲛人总结陈词。

林八仙:……

范鲛人:你果然是想抵赖啊!

林八仙转身又要走。

“诶诶诶仙君仙君你别走,你娶我也行!娶我娶我!你跟我成亲就行!”范鲛人又扑了上来。

林八仙皱眉道,本仙君不过是……

“你也知道你是仙君!”范鲛人打断他,“仙君做点好事儿不对吗?我没有鱼尾已经很惨了,你见了我还不娶我,你还有没有良知?再者我现在回不了东海,法力早已不如从前,流落凡尘无依无靠,你难道不觉得我可怜吗!”

他全然不给林八仙回答的机会,继续道,“仙君,我这千年岁月里不曾享受过儿女情长,今日你见了没有尾巴的我那这就是天定的缘分,也是自然之法,岂有不珍惜的道理?”

他晃着他的胳膊,歪着头,眼睛一眨一眨,亮晶晶的,好似含了水光,生出可怜意味。

林八仙又有些恍惚了。

所有撒娇撒痴都恰到好处,不令人觉得过分亲近,也不让人恼怒。半颗心都柔软下来,绕过指尖,凝成温热的气息。

——“林彦俊,林彦俊……我若是说快一些,好像林彦橘呢。”

——“林彦橘,我想吃橘子。”

林八仙垂下眼,正对上范鲛人的眼睛。

那透亮的眼中,藏着三界都没有的光亮。好像等了千年万年就只为把这光捧给林八仙似的。

他们好像。

09.

但不是。

10.

可林八仙忽然很轻地笑了笑。

沉寂许多年的平静心跳突然开始加速。

素白的手指抚上范鲛人的下颌,他低声道:

“好啊。”

“本仙君娶你。”

11.

八仙过海,没过去。

不是过不去,而是忙着成亲,就不过了。

倒是苦了箕尾山的柚仙大人,横竖没等来东海的红螺海蟹,连林八仙成亲的喜帖,也因着林八仙素来低调,都没得到。

12.

仙界成亲也不是什么要不得的事情。

只是大家里里外外寻觅,多求的是适合双修的好伴侣。像林八仙这样,打东海带来一位因为失了鱼尾而无甚法力的小鲛人成亲的,可谓是头一个。不过林八仙毕竟脾气摆在那里,人家也不好说他什么,这又是他的私事,也就更不能说些什么了。

林八仙把人往清元殿领,问名字。

“范丞丞。仙君您呢?”

“八。”

范丞丞在他身后蹦蹦跳跳的,清元殿原本安安静静,他一来了却声响不断。他喊,我没问仙号,我说您的名字。

“忘了。”

“这也能忘呀……”范丞丞说,“仙君,那你可要记住我的名字啊,你千万别忘了。”

林彦俊转身看他。

范丞丞还是笑。

清元殿临近北方星宿,不知昼夜,永远明亮。浮动的星河落入范丞丞的眼里,但在那片璀璨中,范丞丞只把林彦俊装下了。

隔了好久。

林彦俊说,好。

13.

有一个名字,林八仙从没有忘记过。

因为他忘了问那个名字是什么。

不知,何谈遗忘。

14.

仙界八卦小报近来疯传的消息,自然是林八仙领回来了一只失了尾巴的鲛人。

听说还要成亲。

众仙家大惊。难道这只小鲛人生来就适合与林八仙双修?

在大家议论不止的时候,当事人之一的范小鲛人正在给另一位当事人林八仙种的橘子树浇水。

他浇累了,就盘腿坐在树下歇一歇。

无风,沿北望去,星子一眨一眨,明亮无边。雾气浅淡,笼罩在橘子树中,泛着橙色的光。小鲛人后颈出了不少汗,高高束起来的头发也有些松散,有几缕贴到了皮肤上。

他穿着浅蓝色的长衫,袖子高挽,同所有高高在上气质冷漠的仙人都不一样。他带着温软的人气。

树灵们喜欢他,心甘情愿让他靠着,还催动树叶给他扇风,范丞丞仰起脸来,笑得很开心。带着橘香的风轻拂过他的指尖,恍惚间,他渐渐闭上了眼。

梦里他一身红衣,八仙也一身红衣。

喜乐鸣奏,烛火明亮。

他们成亲了,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快乐日子。

可其实八仙有点过分冷淡了。没有三茶六礼,也不邀亲朋好友,半分成亲的仪式都不曾做,寝宫都不和他在一处。他也不是仙,自然要吃饭,八仙也很少和他一起。

八仙总是很忙。

也没什么空和他讲讲话。

八仙要炼丹,要提升修为,要编写仙家典籍,要教授座下弟子仙法。八仙有时候还得去开开会,下凡捉捉妖,回来受了伤,也不要范丞丞管他。

清元殿里的仙童只知奉八仙的命要好好待他。

可是他们这也不算成亲,究竟是为什么呢?

其实八仙有时候,好像也不是特别忙。不然怎么总能去东海呢,腾云驾雾,眺望海面,好像在寻找什么。

范丞丞都知道。

范丞丞想说,你别找了,找不到。

你还是多看看我吧。多看一天是一天,等哪天你连我都找不到,可就真是没戏啦。

可范丞丞从来没说过。

因为八仙在他面前,很忙,很忙。太忙了,没空和他讲话。

15.

本以为是一场好梦。

但不知是谁的甘露滴到了他的眼角,不知是东海哪颗海水贴上了他的眼睫,潋滟的水波就这样挂在上头,好像星星。

潮湿的星星。凡人们叫它眼泪。

16.

鲛人泣珠。

范丞丞没了鲛人尾,已不是鲛人。

这回是泣血了。

17.

林彦俊去橘子林里找人时,见到的就是这光景。

他今日无事,却不见平日里清元殿蹦跳玩笑的范丞丞,仙童禀他说人去了橘子林浇水,他颔首,亲自去找了。

找是找到了,怎么委屈巴巴地蜷缩在树下,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呢?

他蹲下身来,瞧着范丞丞歪着头,皱着眉,嘴角刚要翘起就又垂了下去,一颗眼泪跟着往下砸。

范丞丞不是鲛人了。法力低微,林彦俊几乎都快要感受不到了。清元殿里仙气缭绕,也不能帮他提升半点修为。现在的范丞丞,与其说是没有尾巴的鲛人,倒不如说是正从鲛人变成人。

拯救了什么苍生?

说不定,是犯了什么规矩呢?

林彦俊无奈。可他看着他朗润的眉眼,忽然又开始恍惚了。

范丞丞很白,黑发柔软,睫毛很翘。嘴唇颜色有一点淡,就像雾气里的樱桃,鲜亮的颜色一旦朦胧起来,就有了一种脆弱的美感。

很像。

林彦俊想,但不是。

18.

林彦俊和那只橙色鱼尾的鲛人的故事,要从很久很久前开始说起。

其实对于天上流转的光阴而言,好像百年,千年甚至是万年,都不是很久。

但对于人而言并非如此。

几十年的光阴,好像已是全部。不曾再见,就是无法被填平的刻骨思念。

那时候林彦俊只是东海岸边的一个小村庄里因为科举落榜五次而悲愤欲绝沉迷修仙的小生。

说来也怪,他在孔孟之道上没什么天赋,修仙倒是根骨奇佳。

他有时候修累了,就去海边思考人生。

哦,仙家可能把这个叫做冥想或是体悟。

其实林小生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大抵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唯有窥见浩瀚,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得失或也如此。

林小生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孤独修行,孤独思考下去,但某一日,他忽然瞥见了一块礁石背后有浅淡的银光在闪动。

浮在海面上,那么明亮。

他一愣,起身过去,却听见扑通一声,如同惊慌躲避一般,溅起水花无数。林小生仔细去看,仿佛有一道橙色的光落入了海底。

林小生心脏狂跳起来。

典籍上,载着鲛人的传说和故事。

他是否窥见了?

唯有窥见真正的美好,才知道过去种种都不会漂浮的云眼,不值一提。

19.

林小生就这样,等了一天有一天。

等到他自己都觉得这是一场梦的时候,在礁石后面,传来很飘忽的一个声音。

很软,很轻。

问,你是在等我吗?

20.

这世上,有兰若祠的小狐妖,也有如梦画卷中清秀的仙人。

出现在林彦俊的生命中的,是礁石后偷看他的小鲛人。

银发,橙色鱼尾。身子雪白,指尖微凉。墨色的瞳孔里,是一片东海里映着的,天地间唯一一个林彦俊。

21.

故事说来也简单。

不过是小小凡人,孤独的修仙日子里,遇见了东海里小小的鲛人。他们本应不该有任何交集,所有的相见,也不过是因为好奇,或是缘分。

小鲛人歪着头问他的名字,末了咯咯咯笑起来,林彦橘林彦橘的喊,撒着娇想要吃橘子。但天生的修仙人林彦俊还没来得及给他来,他的天雷劫就来了。

过了,飞升成仙。

不过,烟消云散。

在第一道惊雷劈下来之前,林彦俊有点后悔了。

他当初应当态度强硬一些,问来小鲛人的名字,这样,若是他能有来生,也可以再见他一面。

可小鲛人总是说,要他过了天劫,成了仙才可以告诉他自己的名姓。你可得成了仙君,再来见我啊。

鲛人泪成夜明珠,小鲛人捧着他的八颗泪珠送给林彦俊,他说我听修仙人讲八卦,总说八卦生万事万物,这是自然之法,天地根源,你一定要拿好了呀。

林彦俊在第二道惊雷打下来时,想,修仙是有这样的说法,民间还说,八是团圆。

若是我三生有幸,应当可以,与你团圆。

22.

五道天雷,林彦俊飞升了。

可怜八颗夜明珠都碎了,随风而去。林彦俊刚休息过来就匆匆去了东海,他铁定是要同小鲛人先赔个不是,再好好问一问小鲛人的名字。

末了,他要露出小鲛人最喜欢的他那对酒窝,同他说,我回来了。

但东海果然浩瀚,他纵然成了仙,也终究渺小。

他没再找到他,没再见过他。

23.

种了的橘子树,结果又落。

24.

范丞丞和那个小鲛人很像。可他不认得林彦俊,他也没有银发橙尾。

林彦俊微微叹气,指尖刮去他眼角的泪滴,是一颗剔透的水,很凉。比夜明珠还要凉。

范丞丞迷迷糊糊醒过来,迷迷糊糊喊,林彦俊,林彦橘……

迷迷糊糊就又掉了一颗泪,他说,我好想吃橘子啊。

林彦俊一愣,范丞丞却又在迷迷糊糊中睡过去了,扑进他的怀里,带着海水的气息,但人却又是软绵绵热乎乎的。他在他怀里呢喃,我还叫丞丞呢,你怎么不种橙子呀。

林彦俊垂下眼,无法从范丞丞身上感受到半分那只鲛人的气息。他没有说话,只是叹息般笑了起来,随后把人抱在怀里,从树上摘了一颗橘子。

八仙种了这么久橘子树,却还是头一次摘。

说来也对,也该有个人吃了。

他捧着橘子,紧紧抱着范丞丞。

“那就吃。”他很轻地说。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

“我种。”

25.

我已经遇到你,那就只是你。

从此以后,只是你。

26.

近来林八仙对范鲛人很不一样。

范鲛人很可能成为仙界第一个见过林八仙笑容五次以上的人。

其实可能已经不止五次了。林八仙见了他,总是会浅浅勾起嘴角。林八仙心情一好,连柚仙想吃他新炼的丹的事儿都同意了。清元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很惊讶,范鲛人果然厉害啊,我们清元殿可以改名叫情缘殿了。

橘子林外,林八仙都为他新开了一片地,种了许多橙子。橘子是橙色的,橙子也是,一时间整座清元殿都是明亮动人的橙光。林八仙对橙子树的悉心程度,几乎超过了对橘子树的。

林八仙有时候会把范鲛人抱入自己的床榻,说成亲的人都是同塌而眠。

林八仙喊他丞丞。

林八仙给他摘橘子吃。

林八仙开始和范鲛人一桌吃饭了。

林八仙去上课,带着范鲛人旁听。

林八仙凡间打架归来,也只许范鲛人帮他处理伤口,可明明他自己的仙法就已是足够应付的了。

林八仙撑着头,听范鲛人滔滔不绝,他盯着范鲛人,一动不动的,把人盯得忘了词,磕磕绊绊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耳廓红的厉害,林八仙垂着眼笑出了酒窝。

林八仙有时候搭上他的手腕,渡仙气给范鲛人,但范鲛人如今只能慢慢修养,因而只是一点一点的,但也足够温热。

范丞丞觉得自己该开心。

但范丞丞却觉得不对。

某日八仙伏案看书,连日疲惫积累,林八仙渐渐有了睡意。朦胧中,似乎是谁为他披上了衣衫。

那人凑近他,声音很轻。

27.

“你透过我,看的不是我,也没关系。”

“其实我已经,很快乐了。”

28.

可林彦俊记得范丞丞喜欢吃面食,记得他睡觉时爱把手放进枕头下面,记得他看人间本叫《海派甜心》的话本时会落泪。

但关于小鲛人的种种,他却都不知。

29.

林八仙很少串门。

所以他的突然造访,让正在研究凡间婚姻发展状况的月光娘娘、七星娘娘和月老俱是一愣。

林八仙开门见山简明扼要提出问题。

月光娘娘道,看来是你对他的喜欢还不太明显。

七星娘娘道,男仙人之间生不出孩子,八仙,这个我帮不了你,不过我觉得你们俩挺配的,子嗣绵延之事也可以不考虑。

月老道,红线要不要?

八仙面无表情:红线不是对仙人没有用吗?

月老摸着胡子笑了,他说,八仙,你也知道你自己没把他当做谁的替身,不过是未走出前尘有了些遗憾罢了。但昨日种种都是昨日,今日的才是今日的,你为何不同他讲清楚?

月光娘娘也笑了,八仙,我看你是欠人家一场明媒正娶的成亲礼呢。

七星娘娘眨眨眼,八仙,这个我可以帮你啊,我和织女们熟得很,你家小鲛人身长几尺?

林八仙忽然就把自己那对酒窝拎出来放到了白净的面容上了。

“我知道了,多谢。”

他说。

小鲛人是他孤寂的修仙岁月里的陪伴。

范丞丞是他往后千万年岁月里的唯一。

30.

这天地间,说来说去,也只这么一个范丞丞。

他看着他,便也只是看他一人而已。

他应该早些告诉他,在那些恍惚过后,他所有的心动,也只是对范丞丞一人而已。

31.

但八仙还没暗中把成亲之事筹备妥当,凡间又有妖怪作乱了。林八仙很生气,制霸一方的梦想再次涌上心头,更何况这很耽误他和范丞丞成亲,于是这回他准备给每个妖怪一百拐。

临走前,他把范鲛人搂进怀里。

范鲛人软软的,香香的,像个绝世宝贝。

林八仙说,你等我回来。

范鲛人把自己更深地埋进他怀里。

“嗯。”他说。

32.

奈何这次妖怪有点过分多了。

林八仙回了天上时,时日已流转许多。

范鲛人瘦了许多。

林八仙捏捏他的脸,话还没出口,范鲛人忽然脸色一变,猛地推开他,跌跌撞撞跑掉了。

林八仙愣在原地。

不是小别胜新婚吗?

请问这样合理吗?

33.

林八仙敲了敲范鲛人的门,没人理。

他皱了皱眉,正要采取些措施,门里范鲛人忽然慌张地喊,你别动!

林八仙抬起的手缓缓放下,他温声说,你怎么了?

过了会儿范鲛人推门出来。

范鲛人朝他笑,说我没事,我见到仙君,有些太激动了。走啦,吃饭去了。

他伸手,去拉林八仙的手。

林八仙的手很凉,指节分明。范鲛人的手被他紧紧扣住了,软软的。

林八仙拉着他,要走,范鲛人却忽然不动了。

林八仙说,怎么了?

范鲛人说,林彦俊。

林八仙说,嗯。

范鲛人说,我叫什么名字?

林八仙不明所以,问他怎么了。

范鲛人还是很执着地问他,林彦俊,我叫什么名字?

他一动不动的地盯着林八仙,很严肃,很认真,他的眼睛很亮,皮肤苍白得过分。林八仙想得让他多吃一点才行。

林八仙这一次脾气格外的好,他声音很低沉也很温柔,他说,范丞丞。

嗯,范鲛人笑着应他,我告诉你了,我把我的名字告诉你了,这一回,你不要忘,你不许忘。

“你千万别忘。”

林八仙一愣,范鲛人却又说,你喊我一声丞丞。

要怎么喊呢?

足够温柔,足够缠绵。

即使不爱,也不要冷漠。

34.

可若是他爱你呢?

35.

“丞丞。”

林彦俊盯着他的眼睛,含着笑唤他。声音当真是低沉的,但足够温柔,足够缠绵。

因为缱绻爱意,所以并不冷漠。

“去吃饭吧。”林彦俊又说。

范丞丞也看着他。

然后他很轻很轻地笑了起来。

“对不起,”范丞丞说,“我瞒不住了。”

“你还是忘了我吧。”

他眉头一皱,呕出一大片血。

36.

东海有一只鲛人,银发,橙尾,面容上有许多繁复美丽的花纹,他叫范丞丞。

东海岸边有个修仙的小生,叫林彦俊。

范丞丞躲在礁石后面,偷偷看了他很多很多眼,林彦俊不在的时候,他就想着他,然后潜入海水里孤独又寂寞地吐泡泡。

东海祭祀是他的养父,他很委婉地问,鲛人如果爱上了人,该怎么办。

养父研究着奇奇怪怪的法术,笑他,鲛人没有腿的,爱也是白爱,不要有这种幻想。

可是爱一定要有回应或是回报吗?

范丞丞不去深想这个问题,他瞧着林彦俊等他的眉眼,有点伤心的样子,他忍不住探出头问,你是在等我吗?

林彦俊朝他笑,带着酒窝,他说,是。

这就足够了。

足够他在林彦俊渡天劫的时候,跑去偷来养父那些记载着古老法术的典籍,用自己的鱼尾何千年的修行为代价,换林彦俊平安渡劫,换林彦俊能飞升成仙。

哪怕他知道,没有腿的自己无法和林彦俊在一起,所以连名字都不敢和林彦俊说。哪怕他也知道,没有鱼尾的自己再也不能回到东海,他既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凡人,也再不可能是鲛人,他的寿命已经不多了。

他能做的,其实也只有这些了。

林彦俊,一定要成为仙君。

鲛人泣珠,泪是血,每一颗珠子里都藏着他们的心头血。鲛珠珍贵,所以鲛人每一个鲛珠都无比珍贵,但他一口气送了林彦俊八颗,只把自己的血泪都藏在月色下。

其实他也后悔过,没有把名字告诉林彦俊,那他若是把他给忘了,该怎么办呢?但他转念一想,其实这样也没关系,只要他不忘了林彦俊,就好了。

他只遗憾一件事。

他没有吃到林彦俊给他带来的橘子。

37.

但好在,成为人的范丞丞吃到了。

养父找到他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养父又恨又悲哀,可一切都不能挽回。没了东海的庇佑,范丞丞死了就是真的死了,大祭司用自己的鳞片给他吊了一条命。东海秘术,总有一个法子能让范丞丞死而无憾。

“我能实现的你的最后的愿望,就是让你再见他一次。见到他之后不久,你就真的死去了。”

“没事。”范丞丞笑着说,“我不怕。”

“为了他,我不怕。”

“成人也好,死去也没有关系。或许我最终能够拥有的岁月和他千年万年的为仙人生相比不值一提,但是这已经是我的全部了。我的全部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我觉得好值得。”

他一颗眼泪砸下来,不是鲛珠。

是淋漓鲜血。

他说,我觉得,好值得,好值得。

38.

他对林彦俊说,他拯救了苍生。

什么是苍生?对于范丞丞来说,林彦俊就是他的苍生。

39.

他就这么成了人。

一个看似寿命漫长,实则遇到林彦俊后,就终将灰飞烟灭的可怜人。

可他从不后悔。

他只是很生气。

林彦俊这个笨蛋,每天只知道在天上飞着找他,这怎么找的到呢?他没了银发,没了鱼尾,坐在沙滩上,林彦俊却只往海里看。

他就这么等,一直等。

40.

终于等到了八仙过海的日子。

41.

这是他所有岁月里,最短暂也最漫长光阴。

但好在足够美丽。

他吃到了橘子,林彦俊还给他种了橙子,他也把名字告诉给了林彦俊。林彦俊答应他不会忘了他,他放心了,哪怕下一秒就消散也没关系。

可说来还是舍不得,他好不容易等到了,又该如何承受失去呢?就算林彦俊望着他时好像惦记得还是那个小鲛人又有何妨,他们都是一个人啊。

只要林彦俊,不要,忘了他。

41.

可是。

橙色的光影包裹住范丞丞,林彦俊回过神来时,跌落到他怀里的,是面容上花纹美丽,银发绚烂的范丞丞。

那橙色的鱼尾,鳞片剔透饱满,是四海之中最美的一条鱼尾。

他的眼泪终于又成了鲛珠,一颗颗砸得林彦俊生疼,他说,林彦俊,对不起。

“你还是忘了我吧。”

42.

长清池是仙界仙法最强的地方。

那一天仙界议论纷纷,谁也没有见过八仙这幅模样。头发乱糟糟的,白衣上都是血。他跑得好快好快,好像都忘了自己可以腾云驾雾。有水光打湿了他的面颊,他一声一声地不断地喊,丞丞,丞丞,你不要睡。

八仙怀里的鲛人,他们都不曾见过。

那真是极其好看的鲛人了,橙色的鱼尾是那么明亮动人。可他在八仙的怀里,好小,看起来也很脆弱,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了。

他跌跌撞撞把范丞丞放进长清池,拉着范丞丞的手,声音喑哑。

“丞丞,丞丞……我没忘,我怎么能忘。”

“……你看看我。”

有水珠砸进长清池,范丞丞微微抬眼,看见林彦俊满脸都是眼泪。

你别哭呀,他说,林彦俊,我喜欢你的酒窝,你笑给我看吧。

林彦俊就说好,然后他笑,不停地笑。

范丞丞说,林彦俊,你以后还会给我吃橘子吗?

林彦俊说,当然会,你吃什么我就给你找什么。

范丞丞说,林彦俊,你照顾好那些橘子树。

林彦俊说,好,你放心,我会把橙子树也照顾得很好很好。但我一个人力不从心,你要陪我。

范丞丞张了张嘴,啊了一声,又说,算了吧,我现在好累。

林彦俊说,那我们去吃饭。

范丞丞摇摇头,我好困。

林彦俊搂着他说,现在还不能睡,听话,我一定有办法的,你等等我好不好?

范丞丞说,林彦俊,你还没和我好好成亲,你欠了我一场成亲大礼。

林彦俊说,我补给你,你不要睡,我补给你。

范丞丞说,你现在就补给我吧。

林彦俊指尖发着抖,他施法,长清池边上张灯结彩,他身上的白衣染着的血都晕开,成了这世上最帅气的新郎官。七星娘娘找的织女心灵手巧,裁给范丞丞的喜服好看极了,披在范丞丞身上,浮在长清池水面上,衬得范丞丞几乎透明。

一拜天地。林彦俊说。

二拜高堂。天地万物皆为父母。林彦俊又说。

夫妻对拜。林彦俊把眼泪憋回去,把范丞丞抱在怀里。

范丞丞在他怀里嘿嘿一笑。

“从前我没有好好想过一件事,”他很轻也很累地说,“爱一定要有回应或是回报吗?我想应该不需要吧,我很爱你,就好了。”

“不过现在看来,我也收到回应和回报了,对不对?”

林彦俊亲了亲他的额头,他说我爱你。

范丞丞闭上眼。

“其实,我还是有点亏了。”

“林彦俊,我爱了你,千年,万年,可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却只有这一刻。”

“但好在,”他说,“你值得。”

43.

那一天清元殿外北星宿都黯了下来。

橘子树和橙子树的叶片果实,都寂寞地垂着头。

仙家们看见许多漂亮的泡沫,从长清池的方向飘了出来。那些泡沫带着海洋的气息,还有橘子和橙子的芬芳。很亮,也很脆弱,飘向远方,渐渐消失了。

44.

而林彦俊看见的,是一道光,从他的怀里彻底消散了。

45.

很久前,有一道光,在他靠近时,潜入了海水中。

后来这道光来了他的怀里。

又后来,光消失了。

46.

东海岸边,小鲛人的眼里是浩荡无边的海水,但海水里只有一个林彦俊。

清元殿前,范丞丞的眼里是熠熠灿烂的星宿,但星光里只有一个林彦俊。

无论何时,他只装的下一个林彦俊。

47.

无论何时,林彦俊也只会爱上一个范丞丞。

48.

“在下无能。”

八仙闻言毫不犹豫跪下。

东海祭祀一愣,叹息道,仙君,您何故和我过不去呢?丞丞是我一手带大的,他去了,我如何不伤心?但我帮不了您,就是帮不了您。

八仙还是跪着,不语。

49.

八仙过海,又没过。

上一次,是娶了一只小鲛人回家。

这一次,是要等那只小鲛人回家。

林八仙就这么一动不动跪着,东海祭祀在心底骂娘,本想悄悄把范丞丞复活藏好了,奈何林八仙这架势,是来真的了。

他叹了一口气,从锦囊中拿出一片鱼鳞,橙色炫目。

和八仙猛然亮起来的眼睛一样。

50.

“他打东海生,魂灯自然也点在东海。如今魂魄散了,不入轮回,千年万年,一点点往回飘,自然找与自己有关的。我知晓有这一日,所以一直藏着他这片鳞。他在弥留之际化成原身,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其实您仙骨奇佳……本也可以平安渡过,但……”


“并非。”林彦俊打断他,“是因为丞丞,我才能平安。”

祭祀一愣,随后笑道:“只是仙君,这可当真是千年万年,又或许更久,也才堪堪能凑齐他一魂一魄,而待到重生,前尘尽忘……您当真要等?”

林八仙笑道,我等。

“因为他值得。”


祭祀望着他,叹道:“仙君,他舍命救您时,把您当做他的苍生。”

“我知道,”林彦俊答,“他也是我的苍生。”


他还是我的生命。

是我千年万年无悔的光阴。

是我所有义无反顾的,汹涌爱意。


在离开前,祭祀又一次叫住了八仙。他递来八颗鲛珠,说这是范丞丞失去鱼尾前最后哭出来的八颗鲛珠。林彦俊垂着眼,把它们很认真地收好了。


51.

好像已有千万次沧海桑田变迁而过,清元殿的橘子树都修炼成小仙君了。

八仙又来过东海了。

他一身白衣,腾云驾雾,却不飞过东海,而是沿着沙滩静静地走,好像在寻找什么。

礁石后,小鲛人悄悄看他。好冷酷的人,小鲛人想,有点凶。他悄悄动了动自己橙色的鱼尾,正准备跑路,那仙人忽然到了他面前。

小鲛人还没反应过来,仙君忽然笑了。

竟然有酒窝。

还挺好看的。

林八仙轻笑道:“我们仙宫有规矩,谁见了不腾云驾雾的神仙,就得嫁给他。”

小鲛人一愣,不明所以。

林八仙继续笑:“范丞丞,我用整座清元殿,连带着殿后无边无际的橙子林橘子林为聘,你可愿嫁给我?”

52.

民间传说,八仙过海。

有人说过了,有人说没过。传说嘛,怎么说的都有。

53.

唯独林八仙自己知道,遇见范丞丞,他再也舍不得过。


完.

大家也可以听着《情炽》看,效果更好。

几个考据问题:根据《山海经》记载,箕尾山确实是绵延到东海的,但那里的东海实际上指的是淮河一带,这里为了情节方便我就改了。另外根据干宝《搜神记》等一系列典籍,鲛人活动区域实际上是南海,这里为了情节方便我又改了…蓬莱和蕊珠都是道教记载过的仙宫,其他的都是我编的。月光娘娘七星娘娘月老都有记载。其余的基本都是我瞎扯的。瞎编的,没有严格的考据,大家要骂就骂我吧。浪漫高考,你值得拥有。以及停在“53”我很快乐,想要评论呜呜呜。

断断续续写了一天,小丞真的带给我好多幸福感动以至于拉住了我想要be的手。这篇真的是he,真的。真希望,千年万年我们都能陪他走下去,因为他,真的值得。
范丞丞,值得一切最好的。


个人丞花文合集:

丞蒙遇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评论(109)
热度(1421)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