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彦丞#《把握时刻心动》(短/完)

把握时刻心动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部分情节时间线有改动,有私设,介意请慎入。

 

*CP:林彦俊×范丞丞

*BGM:Ordinary Day -- Melanie Penn

*Summary:就算不想承认也不行,到处都是出卖我的痕迹,它们都在说,我喜欢你。

 

*6K+流水账,沙雕画风,很烂。喜欢就留一条评论吧,万分感谢。

 

                            心心相印,印一个你。

 

00.

 

林彦俊的粉丝总觉得他忙,觉得他累,对此我很不服气,如果她们能过来参观一下我的工作,才会明白相对于林彦俊而言,最忙最累的分明是我。

 

其实我们整个家族都挺忙的,我们没有假期,不能偷懒,一旦搞了什么幺蛾子,那可有的折腾。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时候是三百六十六天,没到最后,我们就得一直工作。问起世界上谁能如我们这般辛劳?我觉得不会再有了,因为只要我们一偷懒,那就得死人——哦,我可能没介绍清楚我的身份,我是一颗心脏,准确而言,我是现在的当红偶像林彦俊的心脏。这样看来,我说我比林彦俊忙比林彦俊累实在是无可非议了吧?

 

不过脑家族一直不太认可我们心脏家族的说法,大脑小脑左脑右脑跟着我们吵,非说他们才是规矩*,可拉倒吧,我们管你们什么规矩不规矩的,问问人体构造各个部位器官,我们要是罢工不跳了他们还干不干?谁能比我们跳得卖力啊。不过林彦俊的脑子比较懂事,从不和我掰扯这些事儿,就埋头工作,这一点比较符合林彦俊的酷炫拽的外表,林彦俊这人吧我也挺满意,就是是看着高冷霸道实则温柔又带了些敏感和皮罢了。他每天努力进步,没什么胡思乱想——拿他朋友的话来说,就是不整那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于是他的大脑每天传输给我的信息也就没什么波澜起伏,我也只要安安静静跳就成了。

 

但近来很不对劲——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不对劲,我也说不太好,但我总是被拉扯着猛地一跳或是疯狂加速,这相当不舒服,也相当不健康。我的老天野,二十三岁的小男孩儿身子骨这么弱吗?我不信,我更不会觉得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开玩笑,老子蹦跶一天,大脑连个通知都还没来呢,你说加速就加速,这么追求刺激性?我不同意。

 

我当然问过林彦俊的大脑,我说这小子想什么呢,突然来一下子很吓心脏的好不好?大脑很尴尬,说他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他的世界是一片空白,前后思考刹那间断层,等各种信息再度开始组合传输时,那片空白上也只是断续的信息。我们去问林彦俊的眼睛和耳朵,他们却说还没来得及聚焦或是辨音,林彦俊就停止行为了,一时间我们都很无奈。其实细细想来很久前就有这种事件发生,虽然很突然,但好在频率不高。哪像现在,好像没有安分时候了。我和大脑商量半天,觉得这不是个小问题。

 

晕,要不说林彦俊这小子有时候挺皮呢,掌握他生死大权的我,他都敢这么戏弄,咬定了我敬业的态度,不敢随便停止跳跃,真气。

 

不过今天还好,他没有通告,于是回公司进行短暂调整。他洗了澡,刚发完微博,这会儿正穿着睡衣倚靠在床头,开着他那盏昏黄色的小灯,正在看……台言,我觉得挺好的,特有情操和情调的,也能提高综合素养。位于前线的林彦俊的眼睛悠悠地念,大脑一条条给我发指令:“目前已阅读到男主将要向女主告白的片段,检测到皮层兴奋度上升,请肾上腺和心脏做好应对举措。”

 

我深吸一口气,正准备来一次深跳,林彦俊的耳朵忽然捕捉到了微信提示音,紧接着他的眼睛和大脑开始处理声音信息,我正要接收新指令——

 

我靠!

 

又是猛地一跳,毫无征兆。

 

这一下把我辛苦聚来的气都呼出去了,连带着血管还有方才加速后的余韵。我相当无奈正准备问大脑兄弟林彦俊又在干嘛,就听见他的新指令:“收到丞的微信,心脏请加快跳动频率。”

 

同这条指令一起回响起来的,还有林彦俊的耳朵捕捉到的、情不自禁在他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开了大喇叭广播的那条来自“丞”的微信消息——那是清朗的少年音,这一回却像是笼着甜丝丝的糖粉,撒娇意味十足,软糯无比:“阿俊俊俊俊俊,你在干嘛呀。”

 

……丞?

 

我晕晕乎乎加着速跳动着,猛然反应过来——又是那个范丞丞啊!

 

01.

 

林彦俊——不,我和范丞丞的渊源,要从林彦俊进厂开始说起。

 

在此之前,哪怕是被他老板安排着去尬撩他们公司女队小队长,我都跳得稳稳当当,如水一般宁静安稳。我跟了林彦俊二十三年,没见过他因为哪个女孩子让我接收到加速指令,他在这方面特别高冷,可女孩儿们偏偏吃他这一套,奈何他本人没什么情绪波动。要不是他的生理器官每天都在正常工作,还能跟我聊天解闷,我真的怀疑他是天生的性冷淡了。我一度怀疑林彦俊此生脱单无望,毕竟他连撩妹尬得要命。我问大脑我说他一个台南人,没点台言储备也太不合适了吧,他的大脑比我还无奈,说我能怎么办,他自己不伸手拿着看啊。他的手就这么莫名躺枪了,呛我俩不知道给林彦俊传输点行为指令。

 

林彦俊本人不努力,我俩也没办法,只能寄希望于他的眼睛早日寻觅到合适人选,奈何林彦俊有时候有些自恋,老是觉得自己才是最帅气的,每每这时我都会拒绝接收他的大脑发出的这条讯息。

 

而就在我真的要确定林彦俊注孤生的时候,他的大脑给我传输过来一条指令:范丞丞,看起来很高冷,其实很可爱。隔了一会儿又过来一条:长得也蛮好看的,很有气质。请心脏适度提高跳跃速度。

 

我来了兴趣,这种经历可真是第一次,我立马蹦跶着问哪个漂亮妹妹是范丞丞。

 

林彦俊那双眼睛仰仗着自己貌美,嚣张跋扈,嗤笑我:什么妹妹,林彦俊参加这个选秀节目有什么妹妹啊,那是个男生。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他的眼睛疯狂给大脑输送起林彦俊捕捉到的关于这个“范丞丞”的图像信息,是挺白,带着与周围人都不一样的特别的清冷气息,可是笑起来又如同小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脖颈上的痣,像雨后剔透的乌梅。林彦俊能说出“长得也蛮好看的”这种话其实让我很震惊,这可不像他会讲出来的话。当然他也确实没有讲出来,不过他这个默默得出来的认知还是迅速被拉来给他的五脏六腑八卦了。

 

我前思后想了好久,觉得不应当。

 

林彦俊就算不喜欢前凸后翘带有御姐气息的女孩,娇小可爱能让人生出保护欲望的应该也可以吧?可他偏偏挑来一个和他身高相仿性别相同的人,来让我——我觉得不太合理,因而并不认为这是“心动”,我觉得可能是一种危机感,林彦俊这人对比他长得好看的人还是挺关注的。

 

这时候他进厂也没多久,主要还是和同公司的人待在一起,于是我每天还是按部就班稳稳跃动,关于“范丞丞”的事情我就没多记挂,只是我偶尔围观大脑工作时,会发现数据库里多了诸如“范丞丞Rap不错”“范丞丞饭量挺好”“范丞丞好像对猫毛过敏”这样的信息。

 

我一直没太在意,以至于突然有一天,我又因为这个“范丞丞”而疯狂加速时,我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回,是因为那男孩儿把“林彦俊”选为了颜值Top。

 

不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反正林彦俊一直觉得自己就是颜值Top来着(虽然他选择了丁泽仁),这时候工作人员正给他做采访,碰巧问到了这个问题,我毫无波澜地跳动着,听着他在那里说着什么完完全全征服我之类的套话,我不用猜都知道他的答案是——像是被什么东西忽然撞了一下,我没有由来地猛跳了一下,紧接着大脑传来指令:我觉得范——

 

“那个人呢,就是张艺兴代表。”

 

……打扰了。

 

那条没有传达完的指令被迅速撤回了。突然的加速让我有点晕,这时候那个叫灵超的小男孩走了过来,他笑了笑,对着摄像机说,没有啦,开玩笑,那个人是灵超。他这么说着的时候把灵超也叫了过来,两个人嘻嘻哈哈说着话。而方才,他的大脑,他的心脏,好像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切一如平常。只是这回大脑没再给我发指令了,而我也没有再突然失控加速,只是继续沉默跳动。

 

02.

 

但是,我看着长大的自以为无比了解的林彦俊,目前却在我无法理解的道路上一去不复回。

 

他出来闯荡的时间很早,比同龄人成熟很多,也就多了许多冷静和自制的色彩,我虽然暗中嘲笑他注孤生,实则很满意他对于感情的理智态度和处理方法。但近来他总是先一步让我加速跃动,甚至大脑忽然空白毫无指令就让我兴高采烈开始蹦跶,我很不爽,但我无法给他一拐,更舍不得让支撑我的血管去抽他一下子。

 

那些加速跳跃来得总是很突然,一瞬间我以为他变回了那个情感尚且处于萌芽状态的十三岁的林彦俊。故意扮酷,其实在阿妈看言情剧时会装作喝水路过,但实际上偷偷看了两眼,晚上躺在床上还止不住回想,以至于我得配合着加速。

 

可问题是,他又不是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这样是做什么呢?

 

我和他的大脑细细思忖了这个问题,尽管时至今日我还是不愿意承认,但——一切的一切,都和那个叫范丞丞的有着漂亮的痣的少年,有关。

 

范丞丞趴在练习室的地板上写Rap词时,林彦俊要我先跳,才让大脑记录上“范丞丞趴着时喜欢把腿翘起来来回晃”这件事。

 

范丞丞在他走向《爱你》组后对着镜头说“为什么林彦俊也不唱Rap”时,他又要我先跳,才让大脑赶紧记忆“一会儿去找范丞丞说话”这件事。

 

至于像是范丞丞在食堂吃鸡翅时嘴角带着油光弯着眼露出可爱笑容这样的事,唱《爱你》时眼前情不自禁浮现出范丞丞这样的事,把小零食分给范丞丞并得到对方的俏皮鬼脸这样的事——我跳就是了。

 

他甚至没有定焦或是辨音去确认——但凡涉及到了范丞丞,他总会在一瞬间思维断层,搞得他大脑间歇性死机,折腾得我突然起舞。

 

我不懂范丞丞究竟有怎样的魔力,反正我不承认这是心动,顶多就是比较关注而已。但我是林彦俊的心脏,他要我快点跳,那我就得快点跳。唉,我忽然觉得自己失去了对他生死大权的掌握,一瞬间变为了底层劳动器官。每一次突然加速我都得承受着,还得自我宽慰,没事,我强壮有力,我可以——

 

林彦俊啊,我不可以了。再这么频繁加速,我就疯了。

 

在宣布他以第五名身份出道时,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所有器官都跟着亢奋运转,我自然也相当激动,跳得更加卖力了。而就在这时,那个叫范丞丞的、那时候染了张扬的红发的小男孩,笑着跳了起来,第一个扑过去抱住了他。林彦俊的酒窝立马开始工作,他的眼睛也打起十二分精神,比平日更为明亮。

 

我:……勒得慌吗?

 

林彦俊的胳膊:我忙着呢,他居然还觉得我不够用力,勒死人家范丞丞算了。

 

真当我没看见,人家扑过去的一瞬间,是你这胳膊先一步把人家按进怀里?

 

但我又能如何呢?那一刻,我也有我的工作。在林彦俊的胸腔深处,热血汩汩流淌而过,烧的我滚烫,烧的我好像要被挤出水来。天地之间忽然很安静,血管喊我,心脏,你有没有听到,你跳得好用力,扑通扑通,我觉得全世界只剩下了你的声音。

 

是吗?我不知道。这时候林彦俊的眼睛大喊了一声:干嘛啊,我不想流眼泪,每次冲杂质都很凶!潮乎乎的超级难受啦!

 

在我的记忆里,那一晚灯光璀璨,呐喊声不断,庆祝的丝带和花片到处飞舞,林彦俊的后背出了许多汗。范丞丞走上属于他的位置时,他要我跳得更快了。据林彦俊的胳膊说,范丞丞很软。而根据林彦俊的鼻子带来的消息,我知道了范丞丞的身上,是浅淡的草木调香水味。清冽,鲜活,带着阳光的味道,还有灌木丛中的隐秘的花朵精致的花蕊里,藏着的甜味。

 

至于林彦俊的大脑,那一晚工作态度很消极,我看他好像输入了林彦俊的名字,又输入了范丞丞的名字,但中间空了几个格,也不知道缺失了哪个动词,反正林彦俊的大脑到最后一直没有补上,只是把这条信息收入了数据库的深处。

 

03.

 

他们就这么一起出道了。

 

在LA的街头,在人潮汹涌的机场,在温馨的宿舍,在不同城市的舞台上,他们就这么,一起出道了。

 

而我呢——我好像,要一直和范丞丞绑在一起了。

 

04.

 

而且,虽然他俩看似是限定队友,但我总觉得这个限定的期限被无限制放大了。就比如此时此刻,收到范丞丞微信的林彦俊——好,我加速跳了。

 

林彦俊的小酒窝在范丞丞出现后工作量迅速加大,我没有同情,要说累,谁比得过我呢,哼。我抬头,林彦俊的大脑正在组织话语,过了会儿林彦俊的手指在键盘上跃动着,但他又把字都删掉了。静了两秒,林彦俊的嘴巴和声带上班了,他温声说:“我在想念白雪公主殿下咯。”

 

呕。林彦俊你真是白看了这么久的台言——哦,对,自打和范丞丞关系越发亲密后,他真的有在重温台言,剧和小说都不落下。不过这学习成果也太差劲了,林彦俊果然还是那个善于尬撩的林彦俊,范丞丞的想法果然和我的很相似,他的语音依旧俏皮:“不是吧,犬夜叉的官配成了白雪公主吗?”

 

这是他俩最近一场巡演上的造型。在无人窥见的角落里,林彦俊托着裙子厚重的范丞丞的肘节,在镜头不曾关注的时候,他俩凑在一起讲悄悄话,在范丞丞把裙子撩起来的时候,林彦俊的腿兢兢业业加速跑过去,而他的手及时上线,把人家的小裙子拉了下去,指尖相触碰,热度蔓延。至于这种把范丞丞画了他的扇子紧紧抓住这样的事情,不提也罢。

 

林彦俊这时笑道:“那范丞丞先生可以做我的官配咯?”

 

哪儿跟哪儿啊林彦俊,前言不搭后语的,你看人家理——

 

“好啊。”

 

……算了,打扰了。

 

我真的不想再听了,孤独的夜晚,我愿意用辛勤工作来填满。可林彦俊的耳朵偏偏喜欢广而告之,远方的范丞丞的声音温热又可爱,电波柔化后好像一朵棉花糖,他说,你有想我吗,我好想你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带我去吃卤肉饭和那个什么淡水阿给吧,我今天买了好大一包小面包,就一边想着你一边吃啊吃,现在——我的小面包美了啦。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跳跃的音节像是天上的星星。林彦俊笑着听,我忽然觉得他有意让我变得柔软——这一刻,我没有激烈跳动,却觉得自己像被放在温水里,一点点融化了,变成了丝丝缕缕的风,沿着海,沿着夜空,飞到了范丞丞的身边。

 

陪他入梦。

 

隔了好久,我听见林彦俊说:好,你等我。

 

05.

 

而这时,林彦俊的大脑忽然打开了数据库,把那条不完整的认知很小心地捧了出来,他喊了我一声,输入了一个词,问我有没有问题。这一回,林彦俊不催我,他的大脑也不下命令——是我,完全情愿地,用有力且坚定的偏快的速度,跳动着。

 

我说没问题,这个词很对啊。

 

——林彦俊喜欢范丞丞。

 

06.

 

说来也是,喜欢这种情感,萌芽于无声之中,细水长流,偶尔激起浪花,浇灌过生命的每一个角落,开出的花都带着甜味儿。

 

难能追溯了。

 

也许在林彦俊为了得到范丞丞的关注,像个幼稚的国小一年级男孩儿一样低下身子解开对方的鞋带、却得到一个啾咪时——

 

也许在他拨动着范丞丞头顶发丝拼接的那颗心并得到了对方一个甜甜的微笑时——

 

也许在范丞丞凑过来,和他手指相贴比心,或是和他十指相扣鞠躬时——

 

也许在范丞丞举着镜子,他也送了一个啾咪时——

 

又也许,是因为生日会上范丞丞挽着他,靠向了他的肩膀;是因为他们两个曾无数次凑在一次说着悄悄话;是因为范丞丞歪着头和他撒娇,说,小橘,我可以去你的生日会吗?

 

当然了,也可能是因为林彦俊含着浅淡的泪水时,范丞丞握了握他的手腕,看向他的眼神同样潮湿,却充满温暖。他伸出手向他讨要拥抱,于是林彦俊也就一把把他搂进自己的怀里。那男孩儿柔软的脸颊贴着他的肩,热度烧得他胛骨又酥又麻,头发蹭过他的太阳穴,留下波纹般的触感,而他望向灯光璀璨的远方,原本就已经无法控制住的微笑,在范丞丞轻声说了“也要想我”之后,而彻底放大。那时候他的手贴着范丞丞的后背,作为一个常年居住在那个位置的器官,我当然知道,他的掌心,也贴着范丞丞的心脏。

 

不过也有可能更早吧,不然为什么,在廊坊那寒冷的冬季里,我会一次又一次的用力跃动呢?我敲起的血,那么热,颜色那么赤诚,好像一道虹,驱散了所有的冬日阴霾,在林彦俊的世界里,是春暖花开。

 

所以说,我终究是林彦俊的心脏啊。

 

承认喜欢,或是持续心动,不管要不要确认,我都得听林彦俊的安排。就像现在,他要我心动,虽然在此之前我已无数次为范丞丞而“动”了,那又如何呢?

 

这一次我依然会全情跃动,至于这一次要多久——

 

我保守估计,一生起步。

 

07.

 

你问范丞丞吗?

 

我都说了天下心脏是一个家族的,我怎么可能,没和范丞丞那颗也总是失控而忽然加速的心脏聊过天啊。

 

Fin.

 

*我国法律规定以脑死亡为死亡标准。

 

故事大概其实就是小橘心动历程,从纠结到坦诚,也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TT,文力有限,请多海涵。灵感是今天去野餐,路上吃夹心饼干,忽然觉得可以写一个关于“心”的故事,然而写的很烂……大家骂我就行。

小橘和小橙的感情真的很好,希望两个人永远快乐,永远有一颗明亮且温柔的心脏。

那么晚安啦。(有点撑不住倒头而睡TT。


个人丞花文合集:

丞蒙遇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评论(34)
热度(893)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