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农丞#《海上花开》(短/完)

海上花开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性转文学,高中生设定,有不适请慎入。

 

*CP:陈立农×范丞丞

*BGM:Over and Over -- Chris Garneau

 

*6K+流水账,性转,性转,性转,有擦边球,答应我,慎入

 

                         夏日末尾,海水迭起,梦境绮丽。

 

*

 

00.

 

新来的地理老师第一节课讲了地球的构成,这颗星球表面陆地面积约占29%,剩下的71%是海洋。陈立农坐在窗边,窗帘总是蹭到她的头发上。她托着下巴,看着前桌的男孩子在桌子底下用粉红色的珠光纸折纸飞机,他的手很巧,以至于她有些看呆了,忘了自己之前在想什么。这时候下课铃响了起来,老师还没有走出去,前桌的男孩子就站起身来,他对着纸飞机用力呵气,大喊了一句菲菲学姐我爱你,然后非常虔诚地、勇敢地朝着对面二年级的教学楼掷了过去。

 

陈立农抬起头看过去,二年级的某一个教室,窗帘被用力拉开了,烫了波浪卷发的漂亮学姐天不怕地不怕探出来半个身子,她的制服被风撩起来了——天啊,陈立农想,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学姐竟然接住了那只小小的但漂亮的纸飞机。它乖乖待在她的指尖,好像一只被驯服的兔子,一颗甜蜜的糖果。在一年级生和二年级生们的惊呼声中,学姐抛过来一个飞吻。大家都笑了起来,楼下执勤的教导主任好像抬头骂了一句,所有因为方才的动静而探出的的小脑袋都火速收了回去。

 

可是有些人好像有一点点后知后觉。

 

二年级忠班的窗户再次被人推开了,雪白色的纱质窗帘笼罩在那女孩儿的周身。她好像是被人们的哄笑声吵醒的,看起来有点迷迷糊糊,又很不开心。她的领结在风里像一只生命力蓬勃的飞鸟。柔顺的长发飘散开来,陈立农的心脏被它们拉住了,用力地噗噗跳。忠班学姐在看见她时好像终于醒了过来,露出了一个甜甜的软软的微笑。

 

是我的纸飞机到了诶。陈立农想。

 

学姐朝她挥了挥手:“农农!下课后去社团等我哦!”

 

陈立农还没来得及回答,楼下教导主任更加生气了:“范丞丞!校规第十五条禁止跨楼对话!马上把窗子关掉!”

 

范丞丞缩了缩肩膀,朝陈立农做了个可爱的鬼脸。小学妹立刻给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于是那栋楼上的学姐笑着关上了窗户。窗帘一角被夹住了,留在风里,一下下抖动着。它好顽皮,就像小猫咪的爪子,不住地挠着陈立农的心脏,让他的眼前不住地浮现出方才学姐的笑容和鬼脸,她的领结,她的长发,她在窗帘中若隐若现的白净面庞。这就是青春期里的想入非非吗,陈立农想。

 

她想着想着,忽然记起自己之前在思考些什么了。

 

她想邀请范丞丞去看海。就这个周末。但范丞丞会答应她吗?她不知道。因为范丞丞有男朋友,他经常带范丞丞去兜风或者抓娃娃,像是看海这种没什么趣味性的活动,范丞丞一定不会喜欢。

 

像她这种无趣的人,范丞丞也一定不会喜欢。

 

01.

 

范丞丞是青岛人,很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生意的原因来了台湾。她小时候有一点胖,被长她许多的哥哥托在肩上,穿着粉嫩嫩的裙子,像一朵花蕾。她就住在陈立农家隔壁,从国小开始她们两个就一起手拉手上学了,坐在校车最后一排,分吃凤梨酥和牛肉干。她本来是不会讲台湾话的,但她很有语言天赋,和陈立农待久了就会讲一些台湾腔。她把尾音拉得很长很长,音调就带上了甜腻腻的味道,她问陈立农自己说得好不好听,陈立农说好听,她就笑得很开心,脸颊的软肉鼓鼓的。

 

很久以后陈立农在星座网站上看到一种说法,双子座有相当强的语言模仿能力。她想到了范丞丞,觉得很对。星座网站上还说双子座是多变的,他们有时候很活泼,有时候又很冷漠。陈立农这时候转过头看向范丞丞,刚刚还和她撒娇的女孩子现在正咬着笔尾做数列题,她的睫毛很长很密,垂着时像郁郁葱葱的潮湿森林。

 

范丞丞很会撒娇的,和许多女孩子一样,那是柔软而又纯真的。但是她从来不用撒娇的方式来强人所难,她只会展示她那特别的可爱。陈立农觉得会撒娇的女孩子都很可爱,后来她觉得会撒娇的范丞丞是最可爱的。她不是腼腆的性格,但她不太会撒娇。她只是喜欢范丞丞撒娇而已。

 

现在她有一点后悔。如果她也会撒娇的话,是不是可以拉着范丞丞的手说,姐姐,周末我们去海边好不好哦?

 

而不是坐在音乐教室的旁听席上,看着范丞丞发呆。

 

范丞丞还在学钢琴。她把长长的柔顺的黑发盘了起来,当指挥在台上做出相应手势时,范丞丞素白的指尖就在上面跳跃起来。小时候范丞丞弹不好琴就会挨板子,陈立农在院子里浇花时有听到过她低低的哭声。那是一颗颗珠子落在空气里的声音,热乎乎的水珠化成了浅浅的雾气,把一墙之隔的陈立农裹住了。她推开门跑到范丞丞家,看见范丞丞蹲在自家花丛前,软软的肩膀颤抖着。她很小心地凑了过去,轻轻说,你在哭吗。范丞丞愣了愣,抬起头来,用她那泛着红的潮湿眼睛看陈立农。她的眼睛像玻璃珠,在阳光下折射着七彩的光。

 

她盯着陈立农手里的花洒壶,闷闷地说,才没有,我在浇花。

 

天,她用眼泪浇花诶。陈立农想,她好厉害,她浇什么花呢?很久后陈立农明白了,她浇开了自己心里的花。

 

长大一些,范丞丞用出众的琴技成为了校庆和联欢会上的焦点。她总是穿着雪白色的泡泡裙,戴着红色的发卡。男生们说她是公主。陈立农这时候出神地想,在已知的大部分童话故事里,公主总是深受继母、毒苹果和受诅咒的纺车的困扰,这让她有些慌张。青春期里的女孩儿们都是容易慌张的,当她们陷入某种感情后,这种慌张一日强过一日。陈立农还不知道该怎么保护这位看起来脆弱但有时候又很霸道地和她撒娇的公主时,那些奇奇怪怪的王子们粉墨登场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男人也是哦。

 

追范丞丞的人每个年级都有,每个校区都不缺,从小到大,陈立农用一个32K的本子写他们的基本信息,然后和被迫收下玫瑰与巧克力的公主探讨这些人的合理性。这个人好胖,这个人比我矮,这个人成绩好烂哦。范丞丞把玫瑰和巧克力都扔掉了,因为如果她抱着它们她就无法挎着陈立农的胳膊,她很黏陈立农,因为陈立农会拉着她走花坛边缘的石砖,会让她单脚蹦,这是一种溺爱型的交往方式,别人只会叮嘱她这样会摔跤,但陈立农会让她乐在其中,因为她有很好地保护着她。

 

女孩子是甜的,是加了奶盖和珍珠的奶茶的味道,范丞丞贴着陈立农的胳膊,弯着眼睛说,我不喜欢哦,都不喜欢,我最喜欢农农呀。

 

加了奶盖和珍珠的奶茶真的很好喝。

 

但她最终也没有让陈立农陪她喝一辈子奶茶。她喜欢很酷的暴走族,但那家伙居然还是隔壁男校的生徒会会长,成绩优良,家境优渥,是女孩子们很迷恋的斯文败类。陈立农也网购了一副款式一致的眼镜,并要求店家配了三百度的镜片。可她不近视,所以她只有在看见范丞丞和那家伙走在一起时才会戴上眼镜,很晕,她头会痛,但这样她什么都看不到了。范丞丞跑过来问她,农农,我和别的男孩子在一起,你会不开心吗,陈立农想说不开心,但是她觉得她不能这样讲,所以她讲,开心。于是范丞丞看也不看她,跑掉了。陈立农认为范丞丞的背影是开心的。

 

范丞丞换过几任男友,分手原因不明。她不肯同陈立农讲,陈立农就不再问了。不过她的心情会有一点点复杂,范丞丞分手了且没有伤心,她当然有开心啦,但是不跟她讲原因就好像是有在刻意隐瞒一样,想到这里她就又开始不好受了。

 

这一次范丞丞的男友是三年级义班的学长。很高,很帅,成绩好,家境好,人很体贴很幽默,很会照顾人,还懂得和其他女孩子保持分寸。但陈立农还是觉得自己比他厉害很多,因为她可以和范丞丞一起洗澡。她们一起玩泡泡,她还会帮范丞丞梳那软软的长发。

 

还有,三年级的社团活动都取消了,所以能看范丞丞社团练习的除了社团成员就只有陈立农了。

 

练习结束了,陈立农还是没有想好如何邀请对方。她只好继续看范丞丞,女孩儿轻轻把头发放了下来,空气中都是那清甜的茉莉花香。她跑过来拉住陈立农的手,很开心地要她陪她去吃关东煮。她咬着牛肉丸,嘴唇在夜色下闪着光。

 

她们走在回家路上。橙黄暮色变成了奇特的灰紫,路灯的光影下藏着夏天的小飞虫,有阿婆推着炒冰车,范丞丞买了一大杯凤梨口味的,她们只要了一个勺子,因而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完了。陈立农盯着塑料小勺,有些出神。这上面会有范丞丞那甜甜的口红吗,没有的,因为范丞丞吃东西之前会把口红擦掉。她有些遗憾,她想尝尝范丞丞的口红的味道和她自己的是不是一个味道,因为她们总是买同款。

 

范丞丞一直在给她讲二年级的趣事,包括菲菲学姐和陈立农前桌的恋爱故事。听说菲菲这周末要和那男孩儿去新竹玩诶,我也好想出去玩呀。陈立农拉着她的手,很轻地说,你可以和学长讲诶,你们周末还没有安排吗?范丞丞很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问,哪个学长呀?

 

……诶,就三年级义班那个哦?

 

啊,他啊,真是……最近好忙,都忘记和你讲了,我和他已经甩拖咧。那家伙其实超级臭屁哦我跟你讲,他上次居然讲我盘发很丑,靠北,气死我。

 

女孩子不要讲脏话啦。

 

不可以吗,农农也这样管我吗?

 

诶……没有,丞丞讲什么都很可爱啦。

 

范丞丞很轻快地笑了,软软的脸颊贴着陈立农的肩膀,她书包上的小太阳花笑得和她一样开心,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的。陈立农的心也被晃动了,她的话也被摇晃出来了,那真是一句好甜蜜的话——

 

02.

 

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海边哦?

 

03.

 

在这之前,陈立农做了一个梦。梦里面的范丞丞还是那个制服干净、头发柔顺的漂亮女孩,当她像她发出邀约后,范丞丞拉着她的手,就像回答“今晚我们去吃阿宗面线怎么样”似的,她眨着眼睛说,好呀。

 

也是有区别的。

 

因为梦里范丞丞很开心地说我去年冬天买了一件超可爱的泳装哦,但现实里的范丞丞说的是,我前几天刚刚从网上买了一件新泳装。农农咧,有买新泳装吗?


在这夏日将要落幕的时候,她们的夏季课本,夏季制服,冰淇淋,好像才刚刚出现,在迭起的热浪里,焕发着青春气息,展示着特别的美丽。她们的夏天好像才刚刚开始。


链接。

备用链接一。


07.

 

在陈立农还没有开始寻找她的海洋时,她的海洋就只对她开放了。

 

因为她真的对她很认真地讲了很多次,我最喜欢农农了。

 

Fin.


写的很水很烂……脑洞不过是因为我在挑新泳衣顺便畅想做作摆拍的自己,结果就……要骂就骂我吧。


个人丞花文合集:

丞蒙遇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评论(20)
热度(243)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