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彦丞#《通话时长》(短/完)

通话时长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西兰花种植基地在秋天改种橘橙生贺系列文第四篇,23:18定时发送。

 

*CP:林彦俊×范丞丞

*BGM:우주를 줄게 -- 脸红的思春期

 

*学长×学弟

*已交往设定。第三人视角一人称,募兵制及相关情节有私设,通篇不合常理。

 

                                   你一定可以听到,我所有的爱你。

 

00.

 

十八岁那年,我人生中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仔细想来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生嘛总是有许多机缘巧合的节点咯。

 

虽然很早之前大学联考制度就已经取消了,但因为我高中时候完全没有好好努力过,所以我的大学入学测试成绩还是一塌糊涂,成绩只够申请一些价格昂贵的民办学院。我阿爸看到我的成绩很不满,念了我整整三天,最后叫我滚去服兵役。

 

我当然没什么意见,反正早晚都要服兵役,什么时候都没差啦。

 

第二件,就有点想不到了。

 

因为按照规定来讲申请到了大学就可以毕业后再来服兵役,所以申请成功的同级生们基本都选择先去读书再来服兵役,毕竟没有人喜欢好不容易脱离学校管制又进入部队关注。今年升学率很高,我本来已经做好了独自入伍的准备,却没想到在队伍里碰见了熟人。

 

我的学长,林彦俊。

 

其实只是单方面的“熟”啦。这位学长当时念的是忠班,因为长相帅气又是校篮球队队长,因此追求者众多,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记忆里他去年参加了大联考,申请了广外,按理讲已经念了一年书,怎么会突然休学回来服兵役?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我们入伍了。那一年我们把头发都剃很短,在骄阳似火的夏日里同家人道别。因为疑问未解决,我特意留心了一下林学长。来送他的除了他的父母还有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男孩子,和学长站在一起时显得相当白净,像一杯纯牛奶。因为隔太远,一时间我看不太清长相,只看到他塞给学长一个东西,又手舞足蹈讲了好半天话,之后似乎忽然低落下来,学长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很清晰地捕捉到了他揉那男孩子头发的动作。又过了一会儿,那个男孩子被学长搂进了怀里。

 

林学长力气好大,不愧是我们高中时期的以一挑八人称“八哥”的校霸。我暗想,以后抱他大腿应该就不会被欺负了吧?

 

01.

 

虽然募兵制主张的是义务制度,但实际操练还是非常严格。作息时间自然有严格的规定,各类体能训练也不少。不过很巧的是,我和林学长都被分到了陆军的训练营,还在一个寝室。在这边隔几天就来一次野外无补给拉练,因为高中相同的缘故,林学长对我颇为照顾。他看起来体能不错,从没喊过苦或者累,但实际上绝对也没有很轻松,毕竟汗水和伤口又骗不了人,不过我蛮好奇,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淡定啊。

 

反正我身心俱疲,“累”字写得浑身上下都是。

 

我看着林学长因为拉练划出了血口的手,有点恍惚。记忆里他的手是打篮球和弹琴的,那时候凡是有他的篮球赛和艺术节,女生总是格外的多,据说隔壁女校都来了不少人。那时候我们私下议论应该找林学长要一些签名,因为他很可能被星探签走,他实在太符合偶像剧男主的设定了。

 

但这位男主标配的先生却匆匆办了休学,跑回来服兵役,我真的好难理解。大概帅哥的脑回路都比较特别吧。

 

军营里规定,新兵前三个月不可以将电话,前一阵子检查严格,不少人偷偷带进来的手机都被收走了,据说情节太过严重会被记过受罚。寝室一共是四个人,两个有在谈恋爱,而我比较惨,还是单身,所以没有带手机,林学长似乎也没有马子,没什么特别需要联系的人。这样想来我心理平衡很多,帅哥也没有在谈恋爱,那我大概和帅哥很贴近的吧,大家境遇相同嘛。

 

不过仔细想想,像林学长这种颇受女生欢迎的类型,如果谈了恋爱恐怕会有很多女生伤心无比。但我也很好奇,像是他这样子的人,会想要和谁谈恋爱呢?

 

根据我对偶像剧的研究,林学长大概走的是高冷霸道总裁路线,就是那种宝马香车钞票无数的类型,会讲“喂,你这女人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耶”的典范,所以相应能够与他恋爱的大概是那种野草系女孩吧?长相质朴,家境质朴,性格的话……在总裁面前很酷,在心上人面前很少女?

 

有点像《流星花园》诶。

 

不过这也算有些年头的剧了,林学长在现实生活中真实恋爱的话,或许会有些区别。我围绕着这些区别想了又想,终究没思索出答案,但末了我忽然有点奇怪——所以我为什么要关心林学长喜欢什么类型啊!难道是因为这个情报很值钱吗?

 

我想了又想,觉得可能是因为林学长比较神秘。

 

住在一起将近三个月,我对于他的了解还停留在高中时期的零碎记忆里,不过也有一些不同。我发现林学长总喜欢在背光处偷偷看些什么东西,我用余光去瞥,当然不是什么违禁品,看起来很像护身符一类的物品。

 

嗯……好像还有一张……照片?

 

02.

 

我还没有研究出林学长每天究竟看的是什么,三个月已经过去了,新兵们得到了每周一次和家人通话的机会。时间定在每周六的下午,每个人只有十分钟。班长告诉我们新兵第一年都是如此,到了第二年会时间规定送送很多,就可以时时刻刻讲电话了。

 

当天下午到后勤处打电话的新兵很多,我坐在宿舍暗中观察了一下,果然等到了林学长收拾东西要出门。我忙跳下床,问他是不是要去打电话,能不能一起去。他一点穿外套一面说可以。我们两个便一起往后勤处走。一路上我犹豫很久,也没敢开口八卦几句,林学长不笑的时候真的有一点凶。我们到后勤处时已经不算通话高峰了,没等一会儿就排到了林学长,我坐在他不远处的地方,看他拿起听筒,熟练地拨了一个号码。

 

他声音不大,我又凑近了一些,勉强能够听到。

 

电话应该接通了,他说:“是我。”

 

好高冷,真的很酷。

 

我正期待后续,林学长忽然变了脸色,像一团乌云笼罩上来,我一惊,这才刚开始通话就有了矛盾吗?林学长面色冷峻的把电话扣上了,我听见他咬牙道:“居然挂我电话……”

 

……谁胆子这么大啊。我实名佩服咧。

 

然而下一秒,这通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很急促的样子。林学长沉下目光,嘴角忽然向上挑了挑,接起来时声音却依旧平静无波:“喂。”

 

我连忙竖起耳朵继续听了下去。

 

“挂我电话的理由。”

 

“……怀疑不是本人?你有点傻哦。”

 

“好好好,是我傻,没讲清楚……嗯,三个月之后才能通电话。喂,当时可是你要我遵守规定不要带手机的哦。想我了吧,嗯,有没有。不承认?那我……”

 

“不挂,骗你的。在干嘛?最近有乖乖吃早饭吗?”

 

我在一边听的目瞪口呆。这语气,不太像是父母啊。记忆中林学长有个很漂亮的妹妹,但是据说他相当宠爱那个比自己小很多妹妹,这种感觉,好像也不太符合……

 

难不成……

 

这个判断让我有点惊讶,而那边林学长已经开始讲述日常了,无非是服兵役的一些事情,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听到林学长讲这样多的话,露出这样温和而满足的笑容。电话那边的人开口时,林学长就撑着下巴,听的很认真,目光温柔,好像那人就坐在他对面似的。

 

这十分钟对于林学长而言一定相当短暂。因为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我看见林学长一秒换上了非常烦躁的表情。但他的声音却依旧轻柔:“好了,只能和你讲到这里了,下周这个时候在和你联系,不可以再挂我电话哦。记得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乖。”

 

“嗯,拜。”

 

十足的安抚口吻,那个“乖”字还带着相当暧昧的气息。我藏起震惊,看着林学长带了一些恋恋不舍的情愫挂了电话。想问的问题又一次挤到声带上,但我还没来得及发问,林学长又变回了冷酷模样,向我指了指电话:“陆任嘉,我讲完了,你去用吧。”

 

我连忙应了两声,心思却还停在那个让我惊讶的认知上。

 

是林学长的……女朋友吗?

 

03.

 

可是读了那么久书,也没有听到谁八卦到了林学长的女朋友诶。记忆中林学长颇为“不近女色”,不收女生的礼物和情书,也不接受女生的告白,他好像更多地和男生们打成一片,一切去便利店,一起打篮球或是开黑。我从未看过他和哪个相当亲近过。

 

好像非要挑一个和他关系看起来不错的,应该是我读二年级时学校来的那个叫范丞丞的大陆交换生。他白白净净的,性格很好,会弹琴会打球,因为和林学长打过球赛,慢慢相识了。不过他们更像是球友之间的惺惺相惜?我记得那个小学弟打球真的很不错。

 

但林学长总不会在和他讲电话吧?

 

我听着林学长讲了五周电话,真心觉得不会是那个小学弟。因为电话那边的人似乎很爱撒娇,林学长总会讲很多甜蜜话出来,偶尔还很严肃地宣誓一下主权,还有些时候有一点霸道。我粗略记录了一下,整理了一些关键对话:

 

“我猜一下你在做什么好了,是不是在喝奶茶?不要骗我哦,我都听到你嚼珍珠的声音了。我有跟你讲过好多次,要少喝奶茶,你很不乖哦,回去要挨罚。”

 

“我吗?不累,男人没在怕的。倒是你,体育课不要老想着翘掉,跑千米是很累我当然知道,不过你总是抗拒的话体育考试会很难哦,现在我不在你身边,到时候没办法陪你跑,你怎么办?嗯?不可以,不许向和我以外的人求情。”

 

“什么新电影?哦,好看吗……好了我不问,你不要哭……哇,有这么惨啊。乖啦,都是骗人的……好好好,是真的,是真的。嗯,那你和谁去看的?什么?卢人艺?给你写过情书的那个女生是吧!不行,不可以,没有下次!哈?骗我的?喂,你信不信我请假回去。”

 

“最近有好好吃早饭吗?胖了没?拜托,你少看一些帖子好不好,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那种抱起来咯手的身材诶。你的话,当然是无论什么样子,我都很喜欢啊。在笑吗?我有听到哦,很开心就乖乖承认,说你也喜欢我。”

 

“你再说一遍,谁让你演白雪公主的?靠北,王子咧,谁演的?这种活动以后都给我推掉!我当然知道没真亲,你敢哦!靠北!回去我宰了那臭小子!我?没有羡慕,没有。谁说王子一定拥有公主?我变成犬夜叉绑架你到战国时代哦!”

 

……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在五十分钟的通话时间后,我算是彻底相信林学长有在谈恋爱了。

 

那我还是真的惨,整个寝室居然只有我一个人还是单身,果然帅哥们谈恋爱的画风都不一样,像我这种难道要注孤生吗,我在心里流着宽面条泪。虽然明知答案如此,我还是鼓起勇气确认了一下,在寝室只有我和林学长的时候,我试探着问他:“学长,你有在恋爱吗?”

 

林学长正在叠衣服。因为部队里规定严格,他没有办法洗很久的澡,因而改为通过叠衣服释放压力。他瞥了我一眼,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一个需要被守口如瓶的秘密:“有啊。”

 

我:“……”

 

这得多少女生伤透了心啊。

 

他见我没有下文只顾着震惊,就又继续叠衣服去了。其实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再去问他的交往对象是谁,总觉得这样隐私的事情他不会讲。但我只纠结了片刻,就决定自己去探寻答案,我估计他那张照片应该就是谜底了吧。

 

……但那张照片,真的很不好搞。

 

04.

 

从夏日入伍到过新年好像是眨眼的事情。

 

我在学业上一无所成,在参军中一无所成,在寻找林学长的交往对象上,也依旧是一无所成,毫无头绪。

 

加之单身,我也是……有够惨的。

 

新年那日部队里放了个小假,大家欢欢喜喜准备着晚上守岁要用的东西,各个宿舍也都在大扫除,食堂里香味阵阵。那天通话要求放宽松了,大家时间时常都很自由,于是从早到晚后勤处非常热闹。林学长这一天都在打扫宿舍和操演场,并没有去打电话。敌不动我也不动,于是一整天我都跟在他身后忙上忙下。

 

晚上大家在食堂里把桌子拼到一处吃年夜饭。

 

虽然不能喝酒,但氛围轻松愉快,大家聊得很开心,我余光瞥见林学长简单吃了一些东西后就悄悄离开了,于是也默不作声地跟了过去。

 

他果然去了后勤处。

 

这时大家都在吃饭,后勤处没有几个人在讲电话。他坐到椅子上,缓慢地摁下了号码。

 

隔了好久,我觉得明明已经接通了,林学长却迟迟不开口讲话。我躲在暗处奇怪无比,在我觉得林学长已经进入入定状态时,我听见他很轻地说:“在哭吗……不要哭了,我不在你身边,没办法帮你擦眼泪的。”

 

“我知道,新年快乐,我也很想你。”

 

“……再给我一年就好了,乖。”

 

“最近怎么样?作业都写完了吗?不会的题要记得都弄明白,要好好吃饭,不是说要长得很高很高吗?有去放烟花吗?小心些,别站太近,嗯,好,我知道。”

 

“……”

 

“……”

 

“……嗯,我答应你。”

 

“……”

 

“喂,我说。”

 

“你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我来参军,为你做这些,我都是心甘情愿的,所以不可以给自己压力。升学不会很难的,你成绩一直很好。我回去的话,直接就可以读二年级,和你一起,那时候就不会分开了,我保证。”

 

“再也不会。”

 

“我从不骗你的,对不对?你要好好吃饭,好好读书,开开心心的,嗯,要等我。如果有人欺负你,你就和我讲,有什么不开心的,也要告诉我。然后你就,乖乖等我回去。”

 

“……”

 

“……”

 

“对了……噗,有点巧哦,那你先说。”

 

“我吗?那好,我先说。”

 

“范丞丞,我爱你。”

 

“一直在等这句话吗?那我多说几次,范丞丞,我爱你,范丞丞,我爱你,范丞丞,我很爱很爱很爱你,林彦俊他——”

 

“真的很爱你。”

 

05.

 

谜底终于揭开。

 

林学长的交往对象,就是那个小学弟。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林学长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很轻地揩了揩眼睛。原来我一早就有了正确预感啊,但是谁能想到呢?不过仔细想来,好像也没什么不对,还在读书时,好像总能看见林学长的身影出现在一年级部,偶尔带着奶茶或是新上市的漫画书。小学弟弹琴时他跟着哼唱,小学弟三步上篮时他第一个叫好。

 

啧啧,爱情好奇妙。

 

我正为撞破了林学长的大秘密而感叹不已,眼前忽然笼过来一个影子。我一愣,抬起头正对上林学长没有波澜的眼睛。

 

我:“……啊哈哈哈学长新年快乐。”

 

林学长:“来讲电话?”

 

……这个问题好尴尬的啊!拜托!

 

“啊哈哈哈对对对对对……”

 

“是来听我讲电话吧?”

 

我脑海里瞬间浮现出林学长当年以一挑八的帅气模样,没忍住一抖,却听见林学长笑道:“怕什么,又不打你。我和他恋爱,又没想过要保密。我倒是希望大家都知道他有在和我恋爱,别打他主意才好。”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打,不打。

 

林学长率先走了出去,我跟在他身后,冬日的台湾夜风潮湿,林学长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信封:“你很好奇这个吧?”

 

既然行迹已然暴露,我只好诚实点头。

 

“里面是我妈给我求的护身符,很宝贝,”他说,“还有这个。”

 

他取出一张照片给我看。上面是范丞丞学弟。这张照片似乎是林学长偷拍的,逆着光,坐在钢琴前穿着白衬衫的学弟身上好像长了翅膀。还有一封信,是小学弟写给林学长的。我恍惚想起入伍那日,那个送东西给学长并被学长搂进怀里的,应该就是范丞丞学弟吧。

 

靠北,那时候隔太远,我都没有细想,我居然那么早之前就找到了答案!

 

晕。

 

“我来服兵役,一是想变得更厉害,保护好他,二是为了等他一年半,和他一起念大学,陪他好好长大。我很爱他,非常爱,想要保护他照顾他的心情,太强烈。但我也明白,如果我没办法变得很优秀,就很难保护好他。”

 

林学长的声音很轻,散落在空气里,噗噗噗地开花。

 

“不过异地还真的,蛮辛苦的。”

 

他叹了口气,又笑了:“好在明年,讲电话会方便很多——哦,不对,现在已经是新年了哦。”

 

我永远记得这个冬夜,被大家称为“校霸”的林学长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酒窝那么深,月光散落在他的脚边,晕染开层叠光华。他的目光很温柔,在沉沉夜色下像一场流星雨。

 

我想了想说:“祝你们幸福。”

 

他看了我一眼,笑着拍了拍我的肩:“那祝你早日脱单,不要再拖寝室后腿。”

 

我:“……”

 

借您吉言好不啦!

 

06.

 

通话时间终于自由了,盯着林学长跑去后勤处的背影,我在心里感慨万千。

 

谈恋爱,就真的很了不起诶。

 

更正一下,在我十八岁这年,发生了三件大事,都很有趣。

 

一来,我去服兵役了。虽然很苦很累,但收获颇丰,来这里我并不后悔。二来呢,和我一起服兵役的,还有我高中时候的学长,他看起来很凶,其实很温柔。他有在拍拖,对象是我的一个大陆学弟,那个学弟看起来有点高冷,但其实很可爱,很活泼,只对林学长一个人撒娇。

 

我曾听过他们讲过数次电话,后来因为不想吃狗粮,所以不再围观了。

 

至于第三件事,我想应该蛮奇妙的吧,不过它很真实,又很甜蜜。

 

这件事是,林学长和小学弟,会有千万年通话的时长,因为他们会这样,相爱千年,万年,从不分离。

 

 

——所以请问我什么时候才能脱单啊!

 

Fin.

 

*台湾2007年把服役时间缩短为一年零两个月。按年龄分析,小橘应该是在07年之后入伍的,当时他已经在广外读了一段时间书。


个人丞花文合集:

丞蒙遇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评论(25)
热度(624)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