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先到這裡吧 不要記住我.

#彦丞#《奇迹恋爱》(短/完)

奇迹恋爱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西兰花种植基地在秋天改种橘橙生贺系列文第三篇,17:30定时发送。

 

*CP:林彦俊×范丞丞

*BGM:恋上外星人 -- 张智霖

 

*哑巴俊×盲人丞

*1w+现代AU,同性可婚设定,通篇傻白甜且不合常理。

 

                      我们都是最平凡的人,但我们同样可以爱得伟大。

 

00.

 

保安队的八哥林彦俊又立了大功。

 

返乡高峰时超市里来往人流密度很大,不法分子自然也混在其中。收银员们每天经手大量钱款,接待的客户相当多,心怀不轨的人就利用这一点来添乱。最近流行的这个骗术并不高明,但有一定操作难度,相当适合在人多混乱的时期使用。

 

林彦俊就在监控室里看完了那人的完整表演。

 

只买了一瓶可乐,递给了收银员一百元,在收银员要找零的时候似乎说了什么,从口袋里翻出一堆零钱来,等到收银员把一百元还给他,又摇了摇头,把零钱收走,把一百元扔了过去。往复几次,屏幕里都能看出收银员有些烦躁了,把找好的零钱推给了他,那人拎着可乐离开了。

 

从监控视频上看,似乎只是一个有些麻烦的顾客而已。

 

可林彦俊却发现了不对。

 

收银员一直以为他们拿来拿去的一百元是最早过了验钞机的那张,林彦俊却看得很明白,那个人手里还有一张一百元,在交换中不断迷惑收银员,使对方以为那张一百元从未变过,加上时间紧张,最终把假币收入其中,白白找给对方一堆真钱。监控里已然得逞的骗子悠哉游哉地往出口走,林彦俊眯了眯眼睛,整理了一下衬衫,推门而出。监控室里另一个保安问他去干什么,他比了一个数字八的手势。

 

那是他要去抓人的意思。

 

林彦俊也不拎警棍,不通过对讲机找帮手,直接下了楼,刚好和那个骗子打了个照片。他高眉骨,深眼窝,时常把嘴抿得紧紧的,绷成一条线,这回气势汹汹,看起来颇为冷漠凶狠。那骗子见了他的保安装束,再看一眼他的表情,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拔腿就要跑,林彦俊却比他反应更快,从后面冲上去,锁喉,再一个过肩摔,动作一气呵成,流畅无比。

 

被制服在地的骗子乱叫了几声,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问是怎么一回事。林彦俊把人摁在地上,掏出手机快速打了几个字:搞诈骗的。

 

工作人员一愣:“骗什么了?”

 

林彦俊又打字:看监控。

 

联想起林彦俊多次抓获小偷的英勇事迹,连忙打开对讲机又叫来几名保安,随后给经理打了电话。被林彦俊制服的骗子嚎叫不听,骂骂咧咧吸引了不少目光,林彦俊垂着眼暗中施力不为所动。大卖场明晃晃的灯光落在他的眼睫上,投落出沉默的阴影。

 

在稍显混乱议论纷纷的环境中,他的默然似乎很不合常理。

 

01.

 

但最终并没有报警。

 

超市经理在请示是上级选择了非常利益化的商人式处理方法。他没有报警,而是在拿回骗走的钱外,要那人办了一张五千元的购物卡。经理没让林彦俊离开,他便站在人群之外冷眼观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骗子急得满头大汗,在最终被准许离开时,林彦俊看见对方恶狠狠地剜了自己一眼。

 

比这还要狠毒的目光,林彦俊见过更多。

 

事情算是处理完了,经理走过来对他又是一阵夸赞。赞扬声不绝于耳,从经理再到其他超市工作人员,喊他八哥,又齐刷刷地给他鼓掌。他不说话,只是很浅地笑了,唇边浮出两个酒窝,原本冷峻的面孔上便显现出一些柔和来。

 

林彦俊在保安队的外号之所以叫“八哥”,正是因为由他抓住的小偷牵出了当时相当嚣张的盗窃团伙,刚好八个人。他从前当过兵,业务能力绝对是整个保安队里最强的。但他素来低调,不争不抢。

 

也不说话。

 

因为他是个哑巴。

 

他参军时出任务不幸受伤,声带受损,喉咙变成近乎残破的鼓风机,声门颤动后传出的声音咝咝啦啦并不好听,带着苦闷而略显惊悚的沙哑感。部队安排了文职工作给他,他交流不便,又比旁人要骄傲一些,索性申请退伍回了故乡。拿到的补偿并不少,政府也给了他不少优惠政策,他却不甘于此,托人找了一份超市保安的工作。最开始大家并不看好他,身体有缺陷的人似乎总有许多问题,他倒并不在意,安安心心倒也真做出了成绩。

 

其实失语前,他也不算是很爱讲话的性格。他父亲是台湾人,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那片富饶的岛上长大,说话也就带一点台湾腔,那时候大家都很喜欢听他讲话,因为他声音低沉,说台湾腔时很像偶像剧里的男一号。但大部分时候他都是沉默着的,加上长相原因,总有人觉得他很凶,而实际上他也只在熟悉的人面前话多一些而已。现如今什么话也不能讲了,他也就顺其自然,安慰自己,这样也算轻松。

 

也不算,很孤独。

 

02.

 

下班时候下了很小的雪。今天不轮林彦俊值班,他就到超市里买了些蔬果,关于八哥今天火眼金睛勇擒骗子的事迹还在超市里广为传颂,林彦俊的回应始终是一个浅淡的笑容。买完菜他围上围巾,默默钻进了薄薄的雪雾里。

 

他有一个妹妹,叫林爱雯,现在正在读高二。女孩儿就读的高中离家比较远,林彦俊就陪她在高中附近租了一处房子,兄妹俩彼此照应着生活。他下了公交车,雪渐渐变大了,就转了个身去接妹妹。放课后的高中生们嬉笑打闹着鱼贯而出,林爱雯看见他,也蹦跳过来,书包上的橘子玩偶一晃一晃的。

 

“哥!”她挎上林彦俊的胳膊,“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林彦俊悄无声息地把伞倾向了妹妹的方向,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

 

林爱雯从书包里翻出来一张纸,粉红色的,带珠光,雪色下透出一种别致的浪漫和美丽。她兴高采烈地在林彦俊眼前展开,一脸求夸赞的模样:“你仔细看,看完一定会开心的——嗳暧现在就看嘛,哥!”

 

林彦俊最怕妹妹撒娇,没办法借着路灯看了起来。只看了一个开头,他就皱着眉要妹妹收起来,女孩早就料到他是这反应,把纸藏到背后,很严肃地开口了:“哥,你就别抗拒了啦,你都二十八岁了好不好哦?你不着急我都替你急诶,拜托你啦,就去看一下嘛,这个我查过了,是政府组织的呀,真的很正规,完全没问题啦。”

 

她眨着眼,很可怜,也很可爱。同父母生活,耳濡目染,妹妹讲话也带着台湾口音,软软糯糯的。林彦俊被她讲的没辙,只好缓慢点了点头。

 

“真的吗!太好啦!那我一会儿陪你去剪头发好不好呀,要帅帅地去才行!嗯……这上面说在周六,”林爱雯开心起来,尾音都是上翘着的,她抱着林彦俊的胳膊,给他一条条念那张纸上的内容,“那你穿什么去好呢,西服?应该没问题吧?要不今晚打电话问问爸爸吧,他应该很有经验……”

 

林彦俊听着她讲话,垂眼看那张纸。

 

“残障人士相亲大会”。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介意“残障”还是介意“相亲”,其实二者他都不太喜欢。但是现今人们眼界都很高,他清楚自己的条件,就算会介怀,也只能顺其自然。他对于爱情没什么向往之情,以为现在过的日子就已经可以了,往后就这样下去也没关系。

 

但林爱雯兴致很高,她认定哥哥有了另一半之后会更快乐。林彦俊不懂她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不快乐的。按理说妹妹普遍对哥哥有依赖情结,自己的妹妹却总想把自己送出去,说到底倒也真是个可爱的小孩。

 

03.

 

星期日林彦俊不得不和超市告了假,他纠结了很久,还是很诚实地表示告假理由是他要去相亲。经理给他发了个加油的表情,他有点尴尬,又觉得哭笑不得。

 

林爱雯非要给他画一个淡妆,她说现在大家出门都很注重形象的。女孩儿一边给他画眉毛一边很认真地说:“哥,你想呀,要是人家一眼看中了你的外表,接下来的交流肯定是事半功倍的!”林彦俊憋笑,觉得她果然年纪小,一眼看中外表也不觉得是肤浅情感,有时候这说难听了就是见色起意。

 

相亲地点安排在市中心的一家酒店顶层,林爱雯一路叽叽喳喳给他讲着相亲注意事项,基本上都是她从网上看来的。林彦俊听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中听不中用。其实究竟合不合适,双方相处片刻便知,多一些条框,反而更不方便。

 

会场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坐轮椅的,拿拐杖的,当然也有不介意另一半有缺陷的人站在其中,林彦俊说不好他们是被催婚催烦了还是心甘情愿。他清楚在许多人里他们都是残次品,但他却觉得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相亲方式是抽签,编号一致的做到一起去。林爱雯双手合十给他进行祷告,林彦俊展开纸条,上面的数字是53。林爱雯凑过来看,吐了吐舌头:“让我想起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林彦俊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她又叮嘱道,哥哥你一会儿一定要笑哦,要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妹妹表情严肃,林彦俊知晓不能辜负她的努力,便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们坐到写着“53”的桌子旁等了一会儿,一位穿着时尚的漂亮小姐走了过来,她头发蓬松,染着浪漫的大波浪,看起来像是风风火火的性格,林彦俊猜测她大概三十。她把手中的纸条摊开在桌上,确认了一下,笑道:“您好,我们抽到的也是53。”

 

林爱雯一下子精神了:“姐姐,是您来相亲吗?怎么称呼?”

 

女人摇了摇头,笑道:“叫我冰冰姐就行。来相亲的是我弟弟,二位稍等。”她转了个身,牵过来一个男孩儿。他们长得很像,都有着看起来就很软的头发和漂亮的唇色。林彦俊看了看自己的肤色,又看了看那个男孩儿,觉得对方像一罐鲜牛奶。

 

那男孩儿抱着外套,只穿了一件雪白色的衬衫,领口别着一枚徽章作装饰,颈上有一对很漂亮的痣。他看起来似乎刚刚二十岁,微垂着眼,很安静,也很乖顺。林彦俊觉得他像一颗蜜桃,裹在层层叠叠的云朵里,透露出隐秘的甜蜜和温和,让人很舒服。他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第一意识出乎他预料,变成了希望能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

 

“打个招呼。”冰冰姐说。

 

男孩儿抬起头来,笑弯了眼睛:“您好,我叫范丞丞,二十三岁了。职业是私人钢琴教师,请问您怎么称呼?”

 

林爱雯忙开口道:“我哥他不能讲话,要是你们不介意的话,我能传达我哥的意思。”她说完了又匆忙解释缘由,并很真挚地夸了夸林彦俊的服兵役生涯和在保安队里的光辉事迹。范丞丞坐得很规矩,听得也很认真。林彦俊看着他圆圆的眼睛,觉察到了一个问题。

 

林爱雯今天给他做的造型可能浪费了。

 

果然,林爱雯介绍完毕后,范丞丞很认真地开口了:“那林先生的情况,我已经了解大概了,我再说说我自己吧。小时候出了事故,所以我看不见东西,但基本自理还是能做到的,想结婚是因为想尽早安稳下来。”

 

“我哥也是想尽早安稳下来。”林爱雯说。她很懂事,没有表现出对对方盲了的惊愕。

 

范丞丞又笑了,只是那双眼睛里没有半分光彩,黑白分明剔透晶莹,却缺少了灿烂,他轻声道:“那好巧。”

 

林彦俊望着他翘起的嘴角,像看见一座弯弯的小桥。

 

04.

 

他们聊了很久。最开始是林爱雯一直在介绍,后来冰冰姐从包里拿出来一盒木刻字:“林先生也可以试着和丞丞交流,他对这些字很熟悉。”林彦俊点了点头,从盒子里挑了一会儿,拿出了几个,摆出来一句:你好奇我的长相吗?

 

范丞丞的手指有点肉,看起来很柔软,指甲泛着健康的粉红色。他迅速摸出了那几个字是什么,先是一愣,随后轻笑道:“其实有一点。”

 

林爱雯立刻要开始夸赞她哥的帅气模样,却看见她哥又从盒子里挑字,于是她很懂的安静下来。林彦俊把字规规矩矩放在桌上:你可以碰一下。

 

范丞丞眨了眨眼:“林先生不介意吗?”

 

林彦俊拿出了一个“不”。

 

其实他心里还有些紧张,害怕范丞丞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轻佻。但范丞丞本身看不见他的模样,如果他不喜欢自己的长相呢?就这样隐瞒着交往下去,林彦俊觉得这太过不尊重人。

 

但范丞丞似乎并未介意,他试探着伸出了手,林彦俊便配合着靠近了他一些,在那白净的指尖将要触碰他的面孔时,林彦俊想起了林爱雯的叮嘱,于是他很真诚地露出了一个笑容。那柔软的手指带着适中的温度,划过他的眉骨,鼻梁,人中,很轻地碰了碰他弯着的嘴唇,范丞丞轻声呢喃着很好看,随后落到了他的酒窝上面。范丞丞很惊喜地笑了:“林先生有酒窝啊。”

 

顿了顿,他很轻地说:“很可爱,圆圆的,像小橙子……我特别爱吃橘子和橙子。”

 

林彦俊愣了一下,觉得这是一句很可爱的话。他想,如果可以的话,下次就买一些橘子和橙子带给范丞丞。

 

嗯,看来林爱雯的辛苦没有白费。

 

他们用那些木刻字交流了彼此的兴趣爱好和一些生活习惯,倒是意外的合拍。林爱雯也在一边帮忙,偶尔揭林彦俊的短,比如洗澡时间很久,最少两个小时,比如不爱吃香菜,比如害怕牛蛙。林彦俊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很乐意和范丞丞细致了解下去。范丞丞总是很认真地听,又很认真地答:“我对香菜倒是没什么感觉,只是不太爱吃海鲜。”

 

林彦俊在心里默默记下。

 

他们大概是聊得最久的一桌,周围有许多人都相继离场了。冰冰姐看了看手表,笑道:“林先生,时间也不早了,如果您觉得没什么问题,咱们可以交换个联系方式。”

 

林彦俊点了点头,正要拿手机出来,范丞丞却忽然说:“等等。”

 

他抬起头,白净的面容上泛出一些可爱的粉红来:“林先生……我对您,很有好感,所以我……后面把您当做结婚对象来相处,可以吗?”

 

说完这句话,范丞丞的耳廓也跟着红了。他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开口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颤抖。冰冰姐和爱雯都是一愣,大概没料到他会说这话出来。但林彦俊却觉得有些雀跃和满足,他笑起来,从盒子里取出了四个字两个字,放到了范丞丞的手心。

 

——当然可以。

 

等范丞丞摸完这四个,他又取出三个,轻轻递给范丞丞。

 

——我也是

 

05.

 

几乎是畅通无阻走到了结婚这个环节。双方父母见过面都觉得合适,家境,孩子的性情,其实都很合适,但最重要的是,林彦俊和范丞丞对彼此都很有好感。在之后的交往中,范丞丞很认真地和他约定:“如果你想说肯定答案,可以捏一下我的手指,否定答案就捏两下,我都明白的。”林彦俊笑着捏了一下,范丞丞便也笑起来,牙齿很白,嘴唇是可爱的粉红色。

 

婚房的钱双方各出了一半,房子不大,临近林彦俊所工作的超市,范丞丞是私人钢琴教师,每次上课前那学生都会安排司机来接他,他对住哪里也就没什么意见。林彦俊拿出一部分积蓄贷款买了辆车,写到了范丞丞的名下,表示这是送他的礼物。范丞丞笑着说自己也看不见,没办法开,林彦俊就在他的掌心写道:那我载你。

 

他动作很轻,范丞丞的手很敏感,微微颤抖,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后,仰着脸朝林彦俊笑了。

 

林彦俊要结婚了,林爱雯也就不好意思再和他们住在一起了,尽管范丞丞说了不介意,她还是执意申请了住宿。林彦俊那个月多给她打了一些生活费。

 

婚礼简单而低调,双方各自请了一些关系亲近的朋友。林彦俊把戒指给范丞丞戴上时还有一些恍惚,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结婚了。他想起了林爱雯的话,要是人家一眼看中了你的外表,接下来的交流肯定是事半功倍的,他觉得这句话不适用于范丞丞,适用于他。他对范丞丞一见钟情了——形容自己,当然不能用见色起意这样的话。

 

范丞丞穿着雪白色西装,在他的指引下为他戴上了戒指,随后抬起头,很顽皮地笑了:“下面你可以吻我了。”

 

他红着耳朵,小声补充道:“我嘴唇很软。”

 

林彦俊觉得他实在是过分可爱,捧着他的脸,很真诚很小心地亲了亲他的嘴唇,果然很软很软,很像阳光下渐趋融化的奶糖,又带着甜丝丝的味道。超市的同事们高声欢呼起来,八哥真是职场情场都顺利得很。林彦俊自己也这样觉得,而且他意识到,以后他和范丞丞超级,估计都会因为他不讲话而迅速休战。

 

看来有时候,无法讲话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但这似乎建立在“不再孤独”的基础上。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孤独。

 

往后的岁月,都被温暖的人填满。

 

06.

 

实际上,范丞丞要比林彦俊想象中的更为可爱。

 

比如他会赖床,撒娇要林彦俊抱他起来,随后缠上林彦俊的脖颈,软软的脸颊贴着林彦俊的胸膛,温热的呼吸像蓬松的云朵。林彦俊一个不留神,他就又睡了过去。叫他起床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林彦俊说不了话,就只能捏一捏他的脸,或是揉一揉他的头发,但范丞丞总是不为所动,柔软的手握成拳藏在枕头下。林彦俊垂眼去看,觉得他像个保护奶糖的小孩子,也像守护美梦的小精灵。

 

比如他很贪吃,乖乖坐在餐桌边等林彦俊做好晚餐,像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林彦俊觉得他可爱,挑锅里熟了的食物投喂他,他就笑得鼻子都皱起来,乖乖接受投喂,等林彦俊转身要离开时,就拉住林彦俊的衣角,很小声地说,阿俊,你可不可以再喂我一口呀。

 

两个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对于林彦俊来说并不陌生,妹妹实际上比范丞丞有更多奇奇怪怪的生活习惯。但妹妹和伴侣是不一样的,林彦俊每每去看范丞丞时,都觉得自己在看一个易碎的玻璃瓶,里面装满了七彩的泡沫和星光,他需要把他紧紧呵护在掌心,永远不能分离。因为这剔透又灿烂的玻璃瓶喜欢依偎在他怀里,描摹着他的眉眼,很轻地笑着说,阿俊有高高的眉骨,薄薄的嘴唇,真好看啊。

 

“真希望我能看见你。”他呢喃道。

 

林彦俊的心软化成了橘子水,带一点甜,一点酸。他想,真希望我也能亲口告诉你,我很爱你。

 

冬日渐深,年关将至,保安队的工作越来越忙,范丞丞教的学生也快要参加艺术统考了,把培训时间延长了两小时。某天范丞丞趴在浴室门口和林彦俊聊天——因为林彦俊已经洗了两个小时还没有要出来的打算,范丞丞一个人待着无聊,就选择了这种方式。他讲了不少趣事,林彦俊时不时轻叩一下浴室门表示自己在听。范丞丞撑着下巴说:“阿俊,我带的那个学生要考试走了,年后我就没事情做了。”

 

林彦俊正在思忖如何表达“我养你”时,范丞丞又说:“所以我想办个钢琴班,就在这附近租个房子,带一两个学生就好。我今天计划了一下,需要买两架新的钢琴,房子我托我姐帮我看了看……”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浴室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扑面的热气水雾和淡淡的沐浴露香气让他一下子晃了神,后面的话都自动融化成乱糟糟的一团。林彦俊靠近他,挂着水珠的手指摩挲过他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会累吗?

 

“不会呀。”范丞丞笑着说。林彦俊的沐浴露很香,他的脸微微泛红。

 

林彦俊又写:会有很多不方便的。

 

范丞丞摇了摇头:“我不能依赖你,让你永远照顾我。你放心,我没问题的,我也想照顾你,给家里做些贡献啊。”他的眼中虽然没有光彩,林彦俊却觉得那里倒映着无数星辰。他盯着范丞丞粉红色的嘴唇,没忍住亲了上去。范丞丞顺势攀附上他的肩膀,喉咙深处溢出猫咪般可爱的咕噜声。

 

躺上床林彦俊难得没有打开小台灯看书,他在思考范丞丞办班的事情。如果能刚好让时间卡在他下班的时候,那么他就可以去接上范丞丞,轮到他值夜班的时候就让范丞丞休班,这样会方便很多。他正一条一条计划着,穿着毛绒睡衣的范丞丞爬到了他身边。他洗澡时不许林彦俊帮忙,大概是还带着一点羞赧,林彦俊起初担心他有许多不方便,后来发现范丞丞会把需要用到的瓶瓶罐罐摆出一个顺序来,手指跃动着点数,去拿自己需要那个。他们用同一款沐浴露,凑到一起都是清甜的香气。

 

范丞丞畏寒,就算开着空调也把自己裹得很严实,睡衣上两个毛绒球一晃一晃的。他抱着林彦俊的胳膊问:“今天不看书吗?”

 

林彦俊捏了一下他的手指。

 

范丞丞就说:“那我给你讲故事好了。”他睡前爱讲话,总是讲着讲着就睡着了,发现林彦俊临睡前会读书,他就试探着问可不可以讲给林彦俊听。林彦俊当然乐意之至。范丞丞软软地开口了,从前有一只小橘子,还有一只小橙子……

 

“然后……”

 

编不出来了。林彦俊忍俊不禁,笑着看范丞丞红了耳朵,他嚅嗫了半天也讲不出后续,好像涉及到某个特别的人,他就只顾着心脏噗噗跳,不知道怎么讲话了。他眨眨眼,拉着林彦俊的睡衣袖,很认真又很紧张地说:“有一天,小橙子对小橘子说,你亲亲我呀……”

 

林彦俊呼吸一窒。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地关了床头灯,拉过被子,把两个人都紧紧裹了进去,盖过了头。藏在黑暗中的范丞丞抱着他的脖子,微不可闻地轻笑出声。

 

很温暖,也很可爱。

 

07.

 

轮休日林彦俊陪范丞丞去买新钢琴。

 

范丞丞带着厚厚的手套,牵着林彦俊的手,一路上都在讲自己小时候学琴的事情。丧失了视觉,他的听觉就比常人敏锐一些,某日路过乐器店,听见钢琴的声音,就生出了“非他不可”的念头。最开始的当然困难重重,他买了盲人专用的乐谱,一个个音符感知着。他大概生来有学乐器的天赋,所以走出了最初的困境后,就顺利了很多。

 

林彦俊看着他飞扬的神采,心里酸酸甜甜,又很想问,你见到我时,是否也有这种“非他不可”的想法呢?从前他是很不相信人和人能在近乎陌生的状态下交付心意的,但遇见范丞丞之后他才明白这是一件分人的事情。范丞丞又很犹豫很小心地说:“我听雯雯说,你之前唱歌很好听,那你……”

 

林彦俊摇了摇头,摸了摸他的头发,像一个安抚。

 

他早就不在意了。比此自己的声音,他更愿意听见范丞丞的声音,与他而言这正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

 

那家琴行范丞丞经常光顾,他最早就是在这里学钢琴的。老板参加了他们的婚礼,见到他们摘了手套就十指相扣的样子,不禁又说了句恭喜。范丞丞弯着眼睛笑得很开心,他触碰过那些琴键,模样认真,如同灵魂与钢琴融为一体一般,感知着内部的构造,感知着即将诞生的每一个音节。他坐下准备试弹时,忽然感觉身边跟着坐下一个人,他愣了愣,喊,阿俊?林彦俊捏了捏他的手指,在他掌心写:蓝色多瑙河。

 

范丞丞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原来林彦俊也会弹钢琴啊。他的心中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每次多了解林彦俊一些,他的心中就会生出这样蓬勃的情感来。他点了点头,手指搭上琴键。天地倏尔安静下来,跃动的音节代表着交互的心意和十足的默契,范丞丞什么都觉察不到了,只有林彦俊的气息和与他共同弹奏出的音符是那样的清晰。

 

——可能能还有他的雀跃的心跳声。

 

出了琴行,范丞丞兴致高昂地抱住林彦俊胳膊:“原来你会弹钢琴啊!”

 

林彦俊在他白净的掌心写:小时候学过一些。

 

“你一定还有很多很多很好的地方,是我不了解的,我也有好多等你去发现呀,”范丞丞笑着说,“好在,我们还有一生,来好好了解彼此。”

 

林彦俊无声轻笑,把人抱了个满怀。

 

08.

 

新年那天范丞丞起了个大早,勤勤快快跟在林彦俊身后打下手,和他一起打扫卫生。林彦俊贴好对联之后,扶着范丞丞踩上小梯子,范丞丞摸了摸对联,笑着说:“你贴的好正啊!”要下来的时候他朝林彦俊伸出双臂,“阿俊,你可以接住我吗?”

 

林彦俊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当然可以。

 

他们商定好,上午去林彦俊家拜年,下午去范丞丞家。范丞丞买了一大堆礼品,后备箱都要放不下了。林彦俊笑着捏他鼻尖,给他写:不用这么多的。

 

范丞丞很认真地回答他:“这是我的心意呀。”

 

真是很柔软很温暖又很真挚的心意。

 

 

这几年市里有政策,节假日烟花燃放时间已经被固定了,且只有十五分钟。范丞丞喝了一点红酒,脸泛着可爱的粉红色,趴在窗边,白净的面容上晃过斑斓的色彩,他笑着问林彦俊:“烟花长什么样?”

 

林彦俊摩挲着他的掌心:没有你好看。

 

范丞丞咯咯咯地笑了:“不对哦,烟花就是阿俊的样子。但是不一样的是,阿俊永远不会留下我一个人,消失在夜空中的。”

 

他钻进林彦俊的怀里:“你会一直陪我吗?一直都,只和我在一起。”

 

林彦俊与他十指相扣,很认真地捏了一下。范丞丞笑着凑近他,在醇香的酒气中,他们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

 

发不出去的部分走外链啦。



11.

 

他们将有,很好很好的生生世世。

 

在漫长而无比美好的岁月里,他们总会因彼此而创造奇迹。

 

Fin.

 

*Evan被我翻译成了爱雯,因为Evanism不太好换,向橘妹们致歉。


个人丞花文合集:

丞蒙遇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评论(42)
热度(808)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