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詩人西蘭花.

考研 別催 我很好 你也是.

微博@西兰花田喜多郎

#彦丞#《绯闻男友》(02)

绯闻男友

*请勿上升,请勿转载,感谢阅读。
*总裁俊×明星丞,现代AU,同性可婚设定,私设众多,中篇连载,情敌变情人+先婚后爱。

02.

*

“所以你俩高中时候就认识?”

“……嗯。”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也算缘分吧,想不到多年之后再见居然是要协议结婚。”

“……嗯。”

“是不是很惊喜?”

“……嗯——嗯?”范丞丞猛地抬起头来,一脸惊慌地盯着周锐,“没有不是你可别瞎说!锐哥你就饶了我吧,这是惊吓还差不多!”

周锐侧过头看他,手指敲着方向盘,终于把范丞丞的魂儿喊回来了让他比较满意,但范丞丞的态度倒是让他有些奇怪,便挑眉问道:“什么意思?高中时候和他有矛盾?”

岂止是矛盾,范丞丞在心底叹气,简直是仇怨啊。他把玩着解下来的领结,思忖了好半天才幽幽开口:“也不算什么大事。”

他缓缓转过头,目光深深地看向周锐,夜色下车里灯光昏暗,让他的表情无端显出一些诡异来,“其实,我是撕了他笔记的他的仇人。”

“……”

周锐一巴掌拍上他额头,清脆的声音跟着范丞丞的嚎叫一同响起来。范丞丞捂着额头一脸悲痛,周锐道:“你这小屁孩儿一天到晚也没个正形,玩笑开得比谁都强。”

“……我才没开玩笑呢。”范丞丞小声咕哝道。他是真的撕过林彦俊的笔记——但纯属无心,不过林彦俊还有没有记恨这件事他就不清楚了。反正那时候,黑气是真的塞满了整个房间。

这时车已经开到了他家楼下,周锐熄了火,侧过头问他嘀咕什么呢,他摇了摇头,拎起外套要下车。分别前周锐非常大方地给他批了三天的假,因为他得带林彦俊去见范奶奶,无论如何这也算是一场需要真做的假戏。周锐到没有刻意掩盖起稍显担心的目光,大概是有些介意范丞丞在车上的状态和说的话。范丞丞不愿让自己的私事麻烦到人家,装出无忧无虑的样子笑着说了声谢谢,披着外套蹦跳着走了。余光瞥见周锐的车缓缓驶离,他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敛起,最后一点笑意也消失在斑驳的月色里。

……玩笑。

说完那句“你心深处以后是不是我了”之后,林彦俊笑着收回了手,温声道:“范先生,开个玩笑,希望您别介意。我最近也在看《花重锦官城》,我司艺人和范先生的合作成果倒是相当优秀。”

下午三点,阳光浓郁,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灿漫的阳光被纱质窗帘微微挡住,流落的光影晕染在林彦俊的袖扣上,折射出柔软而晶亮的光泽来。范丞丞盯着那道暖光,却觉得心底一片凉意。“我司艺人”说的倒是简单,暗地里藏没藏什么情愫,谁知道呢?他生来没有给人挡刀的义务,今天赴了约坐在这里的意义究竟何在?是一时冲动吗,还是——

他不愿再想,只觉得有些疲惫,但良好的演员修养依旧能让他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林先生谬赞了,静姝小姐也一直是我颇为欣赏的艺人朋友,演员素养很高。”他故意咬重“朋友”二字,林彦俊很轻地眯了眯眼睛。范丞丞不知道他能不能明白自己的暗示:我们都是专业演员,因戏生情是绝对不会的,我没有给你送绿帽子的打算。但林彦俊表情管理优秀,闻言也不显现半分波动。范丞丞心烦意乱也猜不透,干脆也就不猜了。爱明白不明白吧,他只想把话说清楚,以免受气。

顿了顿,他又道:“我们久别重逢,理应好好叙叙旧,不过我知道林总日理万机忙得很,寒暄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们此行也不过是各取所需,就开门见山好好聊聊结婚的事情吧。”

林彦俊摩挲着杯壁,额发垂落,他轻轻抬眼,微笑道:“我不忙。”

范丞丞一噎。

“你很忙?”

范丞丞登时换上一本正经的表情:“很忙。”

“既然如此,我们也可另寻时间,再做……”

范丞丞头皮一麻,不懂为什么多年后再见林彦俊竟然有如此大的变化。外貌上更俊朗帅气有气场倒是正常,怎么性情变化如此奇怪?记忆里林彦俊总是凶巴巴的,高中时候话剧社一位学长说自己最近太忙可能做不完服装时,林彦俊黑着脸说了句你忙我更忙,想清闲就自己退社吧,之后范丞丞在戏剧社里没再见过那个学长。

怎么现在……被他鸽了三次,还能说出“另寻时间”这样的话来,范丞丞的脑海里瞬间蹦出“笑面虎”三个字。他猛地看向林彦俊:“既然我们都被催的厉害,这种事还是要早做决定,就今天都聊清楚了吧。”

林彦俊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范丞丞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虽然是协议结婚,但双方一来也得心甘情愿,二来自然是要把戏做足。他要求不多,范奶奶需要他出现时,林彦俊能陪同就可以了。他现在的身份并不方便公开婚恋,因而希望林彦俊最好也能和他一样低调行事,只要几位亲近朋友知道就好。

但正是因为他的想法当真简单,所以林彦俊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刻就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我之所以想要协议结婚,就想有明明白白的理由来回绝一些应酬,我对协议结婚的伴侣很高的原因也正在于此,他需要陪同我出席一些正式场合。”

他说话还带一些台湾腔,声音很低,没什么大的起伏,范丞丞盯着他的翕动的嘴唇,不自觉地想起了高中时候林彦俊讲剧本样子。那时候他以为林彦俊也会踏入娱乐圈,想不到最后成为了娱乐公司的总裁……也不全对,林氏最早是做房地产起家,之后才开始涉足其他行业领域的。

“范先生?”

范丞丞一愣,正对上林彦俊探寻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出神了。太丢人了,他暗中咬牙,而林彦俊只是笑了笑:“不过也不是没有折中的办法哦。”

“嗯?”

“不如先订婚吧。”林彦俊说,“这样两边家长都能先安下心来,你也不需急着公开,我也有理由婉拒应酬。”

范丞丞歪着头想了想,这好像确实是个办法。

但在他正要说出自己的想法时,林彦俊又开口了,依旧挂着非常浅淡,却好像什么都掌控于心的笑容,声色沉沉。

“但是范先生既然希望把戏做足,订婚戒指戴好总是不可避免的咯。”他说,“更何况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总是得结婚的。毕竟林氏和范氏若是真敲定了这婚,谁先开口说一句结束都有些不合适。”

“其实你该想清楚,再来的。”

“我给了你三次逃避的机会。不过我很开心你还是来了,所以范先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

——即使是协议结婚,我们也是要结婚的。

——你还是得告诉大家,你和林彦俊结了婚的。

*

“肉肉,我觉得我的人生一片灰暗。”

范丞丞推开家门直接趴倒在地上,闻声而来的肉肉直接跳上他肩头,小爪子扑腾着他的头发。搁在平时范丞丞会登时起身和它一决生死再进行批评教育,今天却了无声息地任它蹂躏了许久。肉肉终于意识到了主人今日心情很是不佳,遂扯着嗓子喊了一句:“林彦俊王八——林彦俊王八——”

范丞丞猛地把它从肩头拖下了:“大哥,这话他要是来了你可别说!”

肉肉是他养的一只玄凤鹦鹉,黄化品种,腮部两坨红,因而被戏称为“腮红鸡”。鸟如其名,很胖。他当初陪突发奇想要养鱼的王琳凯逛花鸟市场时一眼就看中了这只鹦鹉,王琳凯说丑时他一下子竖起眉毛来:“丑什么!你忘了高中时候校庆,林彦俊扮成一只鸡?仔细想想,是不是特像?”

他比划着,“那毛色,那腮红,还有那尾巴,最精彩的就是那肥胖感。”

“……啧,你别说,还真有点。”

范丞丞得意洋洋:“老板,他能说话吗?”

“得学,不过不太清楚,他擅长吹口哨。”

范丞丞二话不说就挑了一只看起来很低气压的。他把鸟笼子在王琳凯面前晃了晃,一本正经道:“我跟你说,这就是鸟中林彦俊,这低气压跟他高中那会儿天天头顶的黑气似的。口齿不清是吧,想想那会儿林彦俊的塑料普通话,你再回忆一下他吹过的口哨……”

王琳凯一脸复杂:“我说丞丞,这都多少年了,你还记很他扼杀你和校花爱的小苗苗的事儿呢?”

“……”范丞丞的滔滔不绝被噎了回去,“你瞎说什么呢,我跟校花有屁爱的小苗苗,我都不记得她叫什么了。”

“就那个姓吴的。”

“吴悠?”

“啧啧。”

范丞丞:“……”

他倒是真忘不了,心情登时变复杂。

于是怀着这般复杂的心情,在肉肉可以学说话时,他教的第一句就是“林彦俊王八”。平日里来他家的人也不多,他当然也不在乎肉肉什么时候说这句话,学会了就行。但玄凤鹦鹉普遍不聪明,肉肉在学会这句话以后连“你好”都接受困难。不过范丞丞又不需要它去参加鸟语十级考试,自然只需要肉肉把这句“林彦俊王八”练习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惜口齿不清是真的很不清,这句话乍一听更像“林业局黄瓜”。王琳凯来他家时听到这句话一脸古怪:“范氏准备从林业局承包地种黄瓜?”

范丞丞:“你鸟语都没入门就别瞎翻译了。”

平日里嘻嘻哈哈也就过去了,反正肉肉说得也真不清楚,可今天见了林彦俊,这句话却越听越清晰,越听越明白,范丞丞甚至生出一种林彦俊听一遍就能懂这是在骂他的感觉,顿时尴尬无比。肉肉又扑棱着翅膀跳到他面前开始吹口哨了,逗他开心的意图很明显。范丞丞伸出手点了点它的额头,微微叹息。买回来的时候肉肉是挺低气压,但养熟悉了便会发现其本质是又皮又粘人,其实和林彦俊一点也不像。范丞丞想了又想,记忆中永远没有林彦俊粘着他或是变身皮孩子的样子。

他总是离他很远。

他们最后商定的结果就是先订婚,之后的事情再另做打算。毕竟范丞丞这边做公关需要时间准备,林彦俊也算是让了一步。范丞丞其实很认真地又思考了一下这件事:他是非林彦俊不可吗?

在千千万万个人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协议结婚对象就这么难吗?也许不难,也许不简单。实际上他心里有一个答案,只是一来他不想也不愿承认,二来是不愿重蹈覆辙。这只是一场不走心也不会走肾的协议婚姻,他们各有各的打算和目的,不过都是要演一场戏而已。就像高中在话剧社那样,站在一个舞台上,角色变换当中,完成一场毫无纰漏的演出。他们曾有很长的相处时间,比起还需要磨合的陌生人,他们对彼此更为熟稔,配合也更为默契,也难怪林彦俊很开心他回来,现成的人选当然比还要挑拣的强很多。范丞丞倒是没料到那三次被鸽经历在林彦俊口中成了他给自己的“逃避机会”,怎么说的跟要账似的……还大发慈悲的感觉。说不定是独创的挽尊方式,他腹诽。

但诚如林彦俊所言,他们既然已经拍板决定协议结婚,那他就总归是要告诉大家,他和林彦俊结了婚的。

以恩爱形式示人,但不久后大家都会明白并开始议论,“他们两个?各玩各的罢了”。在名门贵胄和娱乐世界里,这般谈资都算不上新鲜。亲近人问起,就做出打破流言蜚语的亲密模样,无人之处,就是阳关道与独木桥。

范丞丞叹了口气。肉肉还欢天喜地哼着口哨时他的手机又吵了起来,他懒洋洋地摸出来,看见人名的时候瞬间瞪大了眼睛,惊慌地把肉肉拎回架子:“祖宗,嘘,懂吗?”

肉肉眨眨眼,噤声。

范丞丞清清嗓子,接起了来自林彦俊的电话。

他们之前只聊到下午五点,林彦俊就因为有其他行程先离开了。临别时到不忘说一句抱歉不能一起吃个晚饭,还笑着说了句明天见——范丞丞要他明天陪自己去看奶奶。他跟周锐去了个艺人们常去的私家菜馆吃了晚餐,他魂不附体吃得潦草,糟糕的状态让他自己都无法忍受了,遂硬拉着开开心心吃青椒炒肉和油焖鸡的周锐聊了两个小时的剧本。看一眼时间,林彦俊似乎刚结束饭局,但根据范丞丞的认知,这些商人们饭后应当另有去处才对。

还是说现在就要他陪同出席?

他一阵无奈:“喂?”

“在家吗?”

“啊……在,怎么?”

“云景公寓那套还是明宇山庄?”

范丞丞确实不止一个住处,但他没想到林彦俊这么快就都清楚了,资料上只说明他的大概资产,可没具体到这种地步。他皱了皱眉:“在云景,有事吗?”

“二十三层?”

“……”

“那我是猜对咯?开门。”

范丞丞一惊:“啊?”

“开门。”林彦俊轻笑一声,“我到了。”

TBC.

*“肉肉”是小丞在Loewe采访里说的想给宠物取的名字。因为他对宠物毛发过敏就让他养了一只鹦鹉……这是我能想到的和阿俊扮过的那只鸡最相似的生物……

比较流水账的一章。02:30自动发送。

故事外二十三岁的林总在故事里的二十三层范先生住处邂逅爱情。







评论(22)
热度(410)

© 反派詩人西蘭花. | Powered by LOFTER